第一〇五五章 天下英雄會江寧(二)

第一〇五五章 天下英雄會江寧(二)

陽光漸漸西斜,從溫暖的澄黃染上慵懶的橘色。

江寧以西三十里左右的江左集附近,寧忌正興緻勃勃地看着路邊發生的一場對峙。

這是距離主幹道不遠的一處村口的岔道,路邊的打穀坪上每邊站了三十餘人,用污言穢語彼此相互問候。這些人中每邊為首的大概有十餘人是真正見過血的,手持刀槍,真打起來殺傷力很足,其餘的看來是附近村莊里的青壯,帶着棍子、鋤頭等物,呼呼喝喝以壯聲勢。

由於距離大路也算不得遠,不少行人都被這邊的景象所吸引,停下腳步過來圍觀。大路邊,附近的水塘邊、田埂上一時間都站了有人。一個大鏢隊停下了車,數十精壯的鏢師遠遠地朝這裏指指點點。寧忌站在田埂的岔道口上看熱鬧,偶爾跟着旁人呼喝兩句:「聽我一句勸,打一架吧。」

倒是並不知道兩邊為什麼要打架。

對峙的兩方也掛了旗幟,一邊是寶豐號的地字牌,一邊是轉輪王八執中的怨憎會,其實時寶豐麾下「天地人」三系裏的頭頭與楚昭南所謂「八執」的八員大將未必能認得他們,這不過是下頭很小的一次摩擦罷了,但旗幟掛出來后,便令得整場對峙頗有儀式感,也極具話題性。

「寶豐號很有錢,但要說打架,未必比得過轉輪王的人生八苦啊……」

有懂行的綠林人士便在田埂上議論。寧忌豎着耳朵聽。

「是極、是極,大光明教的這些人,喝了符水,都不要命的。寶豐號雖然錢多,但未必佔得了上風。」

寧忌跳起來,雙手籠在嘴邊:「不要吵了!打一架吧!」

那邊的打穀坪上也確實到了打架的環節,只見雙方退開一段距離,各自排出一名打手,便要放對。

輪轉王「怨憎會」這邊出了一名神態頗不正常的乾瘦青年,這人手持一把砍刀,目露凶光,拿了一碗符水喝下,便在眾人面前開始顫抖,隨後手舞足蹈,跺腳請神。這人似乎是這邊村莊的一張王牌,開始顫抖之後,眾人興奮不已,有人認得他的,在人群中說道:「哪吒三太子!這是哪吒三太子上身!對面有苦頭吃了!」

「哪吒是拿槍的吧?」寧忌回頭道。

對方一巴掌拍來,打在寧忌的頭上:「你個小孩子懂什麼!三太子在這邊凶名赫赫,在戰場上不知殺了多少人!」

他這一巴掌沒什麼殺傷力,寧忌沒有躲,回過頭去不再理會這傻缺。至於對方說這「三太子」在戰場上殺過人,他倒是並不懷疑。這人的神態看來是有點滅絕人性,屬於在戰場上精神崩潰但又活了下來的一類東西,在華夏軍中這類人會被找去做心理輔導,將他的問題扼殺在萌芽狀態,但眼前這人分明已經很危險了,放在一個小村子裏,也難怪這幫人把他當成打手用。

這邊「請神」的過程里,對面寶豐號出來的卻是一位身材勻稱的拳手,他比怨憎會這邊的殺人狂高出半個頭來,穿着衣服並不顯得非常魁梧,面對使刀的對手,這人卻只是往自己雙手上纏了幾層油布作為拳套,路邊一群人看着他並不出眾的做派,發出噓聲,覺得他的氣勢已經被「三太子」給壓倒了。

寶豐號那邊的人也非常緊張,幾個人在拳手面前噓寒問暖,有人似乎拿了刀槍上來,但拳手並沒有做選擇。這說明打寶豐號旗幟的眾人對他也並不非常熟悉。看在其餘人眼裏,已輸了八成。

寧忌卻是看得有趣。

這拳手步伐動作都異常從容,纏油布拳套的方法極為老練,握拳之後拳頭比一般人大上一拳、且拳鋒平整,再加上風吹動他衣袖時顯出的上臂輪廓,都表明這人是自幼練拳而且已經登堂入室的好手。而且面對着這種場面呼吸均勻,稍許緊迫蘊藏在自然神態中的表現,也多少透露出他沒少見血的事實。

兩撥人選在這等大庭廣眾之下講數、單挑,明顯的也有對外展示自身實力的想法。那「三太子」呼喝跳躍一番,這邊的拳手也朝周圍拱了拱手,雙方便迅速地打在了一起。

戰場上見過血的「三太子」出刀兇狠而猛烈,廝殺奔突像是一隻發狂的猴子,對面的拳手首先便是後退躲閃,於是當先的一輪便是這「三太子」的揮刀搶攻,他朝着對方几乎劈了十多刀,拳手繞場躲閃,幾次都顯出緊急和狼狽來,整個過程中只是威懾性的還了三拳,但也都沒有切實地打中對方。

見那「三太子」哇啦哇啦的大吼著繼續搶攻,這邊觀望的寧忌便微微嘆了口氣。這人瘋起來的氣勢很足,與通山縣的「苗刀」石水方有些類似,但本身的武藝談不上多麼驚人,這限制了他發揮的上限,比起沒有上戰場廝殺的普通人來說,這種能下狠手的瘋子氣勢是極為可怕的,可一旦穩住了陣腳……

打穀坪上,那「三太子」一刀切出,腳下沒有停著,猛地一腳朝對方胯下要害便踢了過去,這應該是他預想好的組合技,上身的揮刀並不兇猛,下方的出腳才是出其不意。按照先前的打鬥,對方應該會閃身躲開,但在這一刻,只見那拳手迎著刀鋒前進了一步,雙腿一旋、一拗,揮出的刀鋒劃破了他的肩膀,而「三太子」的步伐便是一歪,他踢出的這記猛烈的撩陰腿被拳手雙腿夾住,隨後一記猛烈的拳頭轟在了他的面門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太子」的叫聲猙獰而扭曲,他手中刀光揮舞,腳下踉蹌後退,拳手已經一刻不停的逼近過來,雙方拆了兩招,又是一拳轟在「三太子」的側臉上,隨後擰住對方的胳臂朝後反剪過去。「三太子」持刀的手被拿住,身下步伐飛快,像只瘸腿的猴子瘋狂的亂跳,那拳手又是一拳轟在他肩上,兩拳砸在他臉上。

「三太子」右手放開刀柄,左手便要去接刀,只聽咔嚓一聲,他的右臂被對方的拳頭生生的砸斷。拳手拽着他,一拳一拳地打,轉眼間油布的拳套上便全是鮮血。

如此打了一陣,待到放開那「三太子」時,對方已經如同破麻袋一般扭曲地倒在血泊中,他的手斷了,腳上的狀況也不好,滿頭滿臉都是血,但身體還在血泊中抽搐,歪歪扭扭地似乎還想站起來繼續打。寧忌估計他活不長了,但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我乃『鐵拳』倪破!吉州人。」夕陽之下,那拳手展開雙臂,朝眾人大喝,「再過兩日,代表平等王地字旗,參加五方擂,到時候,請諸位捧場——」

路邊眾人見他如此英雄豪邁,當下爆出一陣歡呼讚美之聲。過得一陣,寧忌聽得身後又有人議論起來。

「五方擂,那可不好打的,是『閻羅王』周商那邊立下的枱子,連打三場,要死人的……」

「唉,年輕人心傲氣盛,有些本事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我看啊,也是被寶豐號這些人給誆騙了……」

「是極、是極。閻羅王那些人,真是從鬼門關里出來的,跟轉輪王這邊拜菩薩的,又不一樣。」

「還是年輕了啊……」

這議論的聲音中有方才打他頭的那個傻缺在,寧忌撇了撇嘴,搖頭朝大路上走去。這一天的時間下來,他也已經弄清楚了這次江寧諸多事情的輪廓,心中滿足,對於被人當小孩子拍拍腦袋,倒是更為豁達了。

如果要取個外號,自己現在應該是「涵養深厚」龍傲天,可惜暫時還沒有人知道。

夕陽西下。寧忌穿過道路與人群,朝東面前進。

江寧——

與去年成都的狀況類似,英雄大會的消息流傳開后,這座古城附近魚龍混雜、三教九流大量聚集。

而與當時狀況不同的是,去年在西南,眾多經歷了戰場、與女真人廝殺后倖存的華夏軍老兵盡皆受到軍隊約束,不曾出來外界賣弄,因此哪怕數以千計的綠林人進入成都,最後參加的也只是秩序井然的運動會。這令當你唯恐天下不亂的小寧忌倍感無聊。

但在眼下的江寧,公平黨的架勢卻猶如養蠱,大量經歷過廝殺的部下就那樣一批一批的放在外頭,打着五大王的名義還要繼續火拚,外地刀口舔血的強人進入之後,江寧城的外圍便如同一片叢林,充滿了張牙舞爪的怪物。

這中間,固然有不少人是嗓門粗大腳步虛浮的繡花枕頭,但也確實存在了許多殺過人、見過血、上過戰場而又倖存的存在,他們在戰場上廝殺的方法或許並不如華夏軍那般系統,但之於每個人而言,感受到的血腥和恐懼,以及隨之醞釀出來的那種非人的氣息,卻是類似的。

而整個公平黨,似乎還要將這類修羅般的氣息再度催化。他們不僅在江寧擺下了英雄大會的大擂台,而且公平黨內部的幾股勢力,還在私下裏擺下了各種小擂台,每一天每一天的都讓人上台廝殺,誰若是在擂台上表現出驚人的藝業,不僅能夠拿走擂主設下的豐厚資財,而且隨即也將受到各方的拉攏、收買,轉眼間便成為公平黨軍隊中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對於眾多刀口舔血的江湖人——包括許多公平黨內部的人物——來說,這都是一次充滿了風險與誘惑的晉身之途。

例如城中由「閻羅王」周商一系擺下的五方擂,任何人能在擂台上連過三場,便能夠當眾拿走白銀百兩的賞金,並且也將得到各方條件優厚的招攬。而在英雄大會開始的這一刻,城市內部各方各派都在招兵買馬,何文擺「三江擂」,時寶豐有「天寶台」,高暢那邊有「百萬兵馬擂」,楚昭南有「通天擂」,每一天、每一個擂台都會決出幾個高手來,揚名立萬。而這些人被各方拉攏之後,最終也會進入整個「英雄大會」,替某一方勢力獲得最終冠軍。

在寧忌的眼中,這般充滿野蠻、血腥和混亂的局面,甚至比起去年的成都大會,都要有看頭得多,更別提這次比武的背後,可能還摻雜了公平黨各方更加複雜的政治爭鋒——當然,他對政治沒什麼興趣,但知道會打得更亂,那就行了。

在這樣的前進過程中,當然偶爾也會發現幾個真正亮眼的人物,例如方才那位「鐵拳」倪破,又或是這樣那樣很可能帶着驚人藝業、來歷不凡的怪人。他們比起在戰場上倖存的各種刀手、凶人又要有趣幾分。

這卻是先前在軍隊中留下來的愛好了。偷窺……不對,軍隊里的監視本就是這個道理,人家還沒有注意到你,你已經發現了對方的秘密,將來打起來,自然而然就多了幾分勝機。寧忌當初身材矮小,跟隨鄭七命時便常常被安排當斥候,查看敵人行蹤,如今養成這種喜歡暗自窺探的習慣,原因深究起來也是為國為民,誰也不能說這是什麼陋習。

再加上自幼家學淵源,從紅提到西瓜到陳凡,再到杜殺、到軍營中的各個高手都曾跟他灌輸各種武學知識,對於習武中的許多說法,此刻便能從路上窺見的人身上一一加以印證,他看破了不說破,卻也覺得是一種樂趣。

夕陽完全變成橘紅色的時候,距離江寧大概還有二十餘里。寧忌並不急着今天入城,他找了道路邊上隨處可見的一處水路支流,逆行片刻,見下方一處溪流邊上有魚、有青蛙的痕迹,便下去捕捉起來。

此時秋日已開始轉深,天氣將要變冷,部分青蛙已經轉入泥地里開始準備冬眠,但運氣好時還能找到幾隻的痕迹。寧忌打着赤腳在泥地里翻騰,捉了幾隻青蛙,摸了一條魚,耳聽得溪流轉角處的另一邊也傳來聲音,他一路搜尋一路轉過去,只見上游的溪水當中,也是有人嘩啦啦的在捉魚,因為寧忌的出現,微微愣了愣,魚便跑掉了。

出現在那邊淺水中的,卻是今天中午在驛站門口見過的那個小和尚,只見他也捉了兩三隻青蛙,塞在隨身的布袋裏,大概便是他在準備着的晚餐了。此時見到寧忌,雙手合十行了個禮,寧忌也雙手合十說聲「阿米豆腐」,轉身不再管他。

這小光頭的武藝基礎相當不錯,應該是有着非常厲害的師承。中午的驚鴻一瞥里,幾個大漢從後方伸手要抓他的肩膀,他頭也不回便躲了過去,這對於高手來說其實算不得什麼,但最主要的還是寧忌在那一刻才注意到他的步法修為,也就是說,在此之前,這小光頭表現出的完全是個沒有武功的普通人。這種自然與收斂便不是普通的路數可以教出來的了。

當然,在另一方面,雖然看着烤鴨就要流口水,但並沒有憑藉本身藝業搶奪的意思,化緣不成,被店小二轟出去也不惱,這說明他的教養也不錯。而在遭逢亂世,原本溫順人都變得兇殘的此刻來說,這種教養,或許可以說是「非常不錯」了。

因此寧忌見到他,會相對放鬆一些。

兩人又捉了一陣青蛙和魚,那小和尚赤手空拳,只逮了一條小魚放進布袋裏,寧忌的收穫倒是不錯。當下上了附近的土坡,準備生火。

他放下背後的包袱和藥箱,從包袱里取出一隻小鐵鍋來,準備架起爐灶。此時夕陽大半已淹沒在地平線那頭的天際,最後的光芒透過林子照射過來,林間有鳥的鳴叫,抬起頭,只見小和尚站在那邊水裏,捏著自己的小布袋,有些羨慕地朝這邊看了兩眼。

寧忌便也看看小和尚隨身的裝備——對方的隨身物品委實簡陋得多了,除了一個小包裹,脫在土坡上的鞋子與化緣的小飯缽外,便再沒了其它的東西,而且小包裹里看來也沒有鐵鍋放着,遠不如自己背着兩個包袱、一個箱子。

他想了想,朝那邊招了招手:「喂,小光頭。」

小和尚捏著布袋跑過來了。

「你連鍋都沒有,要不要我們一起吃啊?」

「……好、好啊。」小和尚臉上紅了一下,一時間顯得頗為高興,隨後才微微定神,雙手合十鞠躬:「小、小衲有禮了。」

「你去撿柴吧。」寧忌自小朋友眾多,此刻也不客氣,隨意地擺了擺手,將他打發去做事。那小和尚當即點頭:「好。」正準備走,又將手中包袱遞了過來:「我捉的,給你。」

寧忌接過包袱,見對方朝着附近山林一溜煙地跑去,微微撇了撇嘴。

「也不怕我拿了東西就走,傻乎乎的……」

過得一陣,天色徹底地暗下去了,兩人在這處山坡後方的大石頭下圍起一個土灶,生起火來。小和尚滿臉高興,寧忌隨意地跟他說着話。

「小光頭,你為什麼叫自己小衲啊?」

「師父有時候叫自己老衲,我說我是不是叫小衲,師父說也沒有關係。」

「喔。你師父有點東西啊……」

「哈哈……」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五五章 天下英雄會江寧(二)

95.8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