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五七章 天下英雄會江寧(四)

第一〇五七章 天下英雄會江寧(四)

明澈的夜色下,江寧城內雜亂的夜市間煙火繚繞,一處處攤位上都是嘈雜的人聲。

賣素鹵食物的木棚下,幾名穿灰黑衣服的「不死衛」成員叫來飯食酒水,又讓附近相熟的攤主送來一份肉食,吃喝一陣,大聲說話,頗為自在。

公平黨發展至今,膨脹太快,各方建制也亂。「轉輪王」麾下,戰場爭鋒的主體是所謂的「無生軍」,而當中的精銳組成便是「不死衛」,原本的定位乃是精銳打手、護衛、執法隊乃至於斥候的角色。但到得後來,人員數量膨脹太快,各種沾親帶故的、找關係的、隨便插旗自封的人手也參與了進來。

這其實是轉輪王麾下「八執」都在面對的問題。原本出身大光明教的許昭南分派「八執」時,是有過分工合作安排的,例如「無生軍」自然是核心軍隊,「不死衛」是精銳打手、特務組織,「怨憎會」負責的是內部治安,「愛別離」則屬於民生部門……但女真人去后,江南一鍋亂粥,隨着公平黨起事,打着各種名號肆意搶奪求活的流民遍地開花,根本沒有給任何人細細收人後安排的餘暇。

例如隔着數百里距離,一個村子的人號稱自己是公平黨,隨手插了轉輪王「怨憎會」的旗,待到將來某一天他搭上這邊的線,「怨憎會」的某個中層人員不可能說你們旗子插錯了,那當然是保護費收過來旗子給出去啊。畢竟大家出來混,怎麼可能把保護費和小弟往外推——這都是人之常情。

如此這般,「八執」的部門在中上層還有互補之處,到得中下便開始混亂,至於下層每一面旗都算得上是一個大勢力。這樣的狀況,往更高處走,甚至也是整個公平黨的現狀。

當然,眼前幾個「不死衛」單從穿衣級別上看起來,層級就相當高,算得上是正兒八經的核心成員。這些人平日裏沒有巡街看場之類的固定工作,此時天已入夜,白日裏的事情大抵也已經做完,一番快意的吃喝間,口中說起的,也已經是晚上到哪裏逍遙、哪一家半掩門的最是知情識趣之類的成人話題。

如此過得小半個時辰,又有兩名穿灰衣的不死衛成員自街道那頭過來,與幾人碰面后,也不知說了什麼,眾人臉色微變,有人低聲罵了一句:「晦氣。」當下匆匆扒完飯,一道起身往街道另一頭走去。

早已換了攤位喝茶的游鴻卓悠閑起身,跟了上去。

經曆數次戰亂的江寧早已沒有十餘年前的秩序了,離開這片夜市,前方是一處經歷過火災的街道,原本的房屋、院落只剩殘骸,一批一批的流民將它們拆分開來,搭起棚子或是紮起帳篷住下,黑夜之中這邊沒什麼光芒,只在街道當頭處有一堆篝火燃燒,以宗教起家的轉輪王在這邊安排有人講述一些宗教故事,居住在這邊的人家以及一些小孩便搬了凳子在那頭聽課、玩耍,其餘的地方大都黑乎乎的一片,只走得近了,能看見些許人的輪廓。

這樣的街市上,外來的流民都是抱團的,他們打着公平黨的旗幟,以幫派或是鄉村宗族的形式佔據此地,平日裏轉輪王或是某方勢力會在這邊發放一頓粥飯,令得這些人比外來流民要好過許多。

偶爾城內有什麼發財的機會,例如去瓜分某些大戶時,這裏的眾人也會一擁而上,有運氣好的在過往的時日裏會瓜分到一些財物、攢下一些金銀,他們便在這破舊的房舍中收藏起來,等待着某一天回到鄉下,過上好一些的日子。當然,由於吃了別人的飯,偶爾轉輪王與附近地盤的人起摩擦,他們也得搖旗吶喊或是衝鋒陷陣,有時候對面開的價格好,這裏也會整條街、整個派別的投靠到另一支公平黨的旗號里。

這樣的街市上,許多時候治安的好壞,只取決於這裏某位「幫主」或者「宿老」的壓制。有一些街道夜裏進去沒有關係,也有部分街市,普通人晚上進去了,可能便再也出不來,身上所有的財物都會被瓜分一空。畢竟生逢亂世,許多時候光天化日下都能死人,更別提在無人看到的某個角落裏發生的兇案了。

幾名「不死衛」對這周圍都是熟悉非常,穿過這片街區,到當口處時甚至還有人跟他們打招呼。游鴻卓跟在後方,一路穿過黑暗猶如鬼魅,再轉過一條街,看見前方又聚集數名「不死衛」成員,雙方碰頭后,已有十餘人的規模,嗓音都變得高了些。

「來的什麼人?」

「現在不知道,抓住再說吧。」

「只有一個人,要咱們去這麼多啊?」

「出事的是苗錚,他的武藝,你們知道的。」

「都給我驚醒些吧,別忘了最近在傳的,有人要給永樂招魂……」

能夠進入不死衛中高層的這些人,武藝都還不錯,因此說話之間也有些桀驁之意,但隨着有人說出「永樂」兩個字,黑暗間的街巷上空氣都像是驟冷了幾分。

對於在大光明教中待得夠久的人而言,「永樂」二字是他們無法邁過去的坎。而由於過了這十餘年,也足夠變成傳說的一部分了。

傳說中的「聖公」方臘、「雲龍九現」方七佛當年是多麼的英雄霸氣、橫壓一世,甚至根本不需要藉著女真人的搗亂,他們都能掀起規模巨大的起義,席捲江南……

傳說若是當初的永樂起義便是看到了武朝的軟弱與積弊,大禍在即,因此奮力一搏,若然那場起義成功,如今漢家兒郎早已打敗了女真人,根本就不會有這十餘年來的戰亂不息……

傳說如今的公平黨乃至於西南那面霸道的黑旗,繼承的也都是永樂朝的遺志……

也有傳聞說,當初聖公留下的衣缽未絕,方家後人一直存身於今日的大光明教中,正在默默地積蓄力量,等待有一天振臂一呼,真正實現方臘「是法平等、無有高下、去惡鋤強、為民永樂」的志向……

大光明教承襲彌勒教的衣缽,這些年來最不缺的就是各種各樣的人,人多了,自然也會誕生各種各樣的話。關於「永樂」的傳聞不提起大家都當沒事,一旦有人提起,往往便覺得確實在某個地方聽人說起過這樣那樣的言語。

一行人沉默了片刻,隊伍當中卻是況文柏冷哼一聲:「當年的永樂四分五裂,人都死絕了,還有什麼招魂不招魂。這便是最近聖教主過來,有心人在私底下做文章罷了,你們也該提點神,不要亂傳這些市井謠言,若是一個不小心讓上頭聽到,活不了的。」

此時眾人走的是一條偏僻的巷子,況文柏這句話說出,在夜色中顯得格外清澈。游鴻卓跟在後方,聽得這個聲音響起,只覺得心曠神怡,夜裏的空氣一時間都清新了幾分。他還沒想過要干點什麼,但見到對方活着、手足俱全,說氣話來中氣十足,便覺得滿心歡喜。

以他這些年來在江湖上的積累,最怕的事情是天南地北找不到人,而一旦找到,這天底下也沒幾個人能輕輕鬆鬆地就擺脫他。

況四哥在這隊人當中大概是副手的位置,一番話說出,威嚴頗足,先前提起永樂的那人便連連表示受教。領頭的那人道:「這幾日聖教主過來,咱們轉輪王一系,聲勢都大了幾分,城裏城外到處都是過來參拜的信眾。你們瞧著好吧,教主武藝天下第一,過得幾日,說不得便要打爆周商的五方擂。」

如今執掌「不死衛」的大頭頭乃是外號「寒鴉」的陳爵方,先前因為家中的事情與周商一系有過大仇,此時眾人說起來,便也都以周商作為心中的假想敵,這次天下第一的林宗吾來到江寧,接下來自然便是要壓閻羅王一頭的。

有人便道:「聖教主的武藝,真的如此厲害?」

況文柏道:「我當年在晉地,隨譚護法做事,曾有幸見過教主他老人家兩面,說起武藝……嘿嘿,他老人家一根小指頭都能碾死你我。」

他口中的譚護法,卻是當初的「河朔天刀」譚正。不過譚正當年是舵主,看來什麼時候又升職了。

有人道:「譚護法對上教主他老人家,勝負如何?」

「據說譚護法刀法通神,已能與當年的『霸刀』比肩,就算不勝,想來也……」

「當年打過的。」況文柏搖頭微笑,「不過上頭的事情,我不方便說得太細。聽說教主這兩日便在新虎宮調教眾人武藝,你若有機會,找個關係託人帶你進去瞧瞧,也就是了。」

為首的那人道:「這幾天,上面的大頭頭都在教主面前受過指點了。」

「結果如何?」

「咱們老大就不說了,『武霸』高慧雲高將軍的身手如何,你們都是知道的,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戰場沖陣所向披靡,他手持長槍在教主面前,被教主手一搭,人都站不起來。後來教主許他披甲騎馬沖陣,那匹馬啊……被教主一拳,生生打死了,照現場的人說,馬頭被打爆了啊……」

「……高將軍如何了?」

「教主他老人家指點武藝,怎麼好真的沖人動手,這一拳下來,彼此稱量一番,也就都知道厲害了。總之啊,按照老大的說法,教主他老人家的武藝,已經超過普通人最高的那一線,這世上能與他比肩的,或許只有當年的周侗老爺子,就連十多年前聖公方臘全盛時,恐怕都要相差一線了。所以這是告訴你們,別瞎信什麼永樂招魂,真把魂招過來,也會被打死的。」

眾人大點其頭,也在此時,有人問道:「若是西南的心魔出頭,勝負如何?」

為首那人想了想,鄭重道:「西南那位心魔,醉心權謀,於武學一道自然免不了分心,他的武藝,頂多也是當年聖公等人的的程度,與教主比起來,難免是要差了一線的。不過心魔如今兵強馬壯、兇狠霸氣,真要打起來,都不會自己出手了。」

眾人便又點頭,覺得極有道理。

這些人口中說着話,前行的速度卻是不慢,到得一處庫房,取了漁網、鈎叉、石灰等圍捕工具,又看着時間,去到一處建築設施仍舊完整的坊間。他們盯上的一所臨着水路的院落,院落算不得大,過去不過是普通人家的居所,但在此時的江寧城內,卻算得上是難得的馨寧寶地了。

按照這些人的說話內容推測,犯事的乃是這邊名叫苗錚的房主,也不知道私下裏是在跟誰會面,因此被這些人說成是為「永樂招魂」。

況文柏等人抵達時,一位盯梢者確定了目標正在裏頭會面。為首那人看了看周圍的狀況,吩咐一番,一行十餘人當即散開,有人堵門、有人看管後巷、有人注意水路,況文柏是老江湖,知道這邊要麼是一次得手抓住了敵人,要麼附近最可能讓狗急跳牆的或許便是眼前這道不到兩丈寬的水路,他領着兩名同伴去到對面,讓其中一人上到附近房屋的屋頂上,拿着面小小的旗子做盯梢,自己則與另一人拿了漁網,守株待兔。

屋頂上盯梢那人手中的旗幟呈灰黑色,夜色之中若不是有心注意,極難提前發現,而這邊屋頂,也可以稍稍窺見對面院子之中的情況,他趴下之後,認真觀察,全不知身後不遠處又有一道身影爬了上來,正蹲在那兒,盯着他看。

如果過得一陣,院落當中的屋子裏,一道黑色的身影走了出來,正要走向院門。屋頂上監視的那人揮了揮旗子,下方的人早就在注意這面小旗,當下提起精神,互相打了手勢,盯緊了院門處的動靜。

游鴻卓起身往前走了兩步,手中的刀照着屋頂上那哨衛腰眼刺了進去,膝蓋跪上對方後背的同時,另一隻手抓起瓦片,無聲地朝對面拋飛。

院落邊的眾人正聚精會神地盯着院門,陡然聽見側後方的夜色里傳來「啊——」的一聲慘叫,卻是附近院落中一位居民莫名其妙地被東西砸破了頭。這一刻,院落內、外的身影都同時停留了一瞬,這邊的領頭人陡然做了好幾個手勢,猛然前沖,在一名同伴的背上踩了一下,拔刀躍入院牆,而院落里的黑色身影早已朝側面奔跑過去,在牆上猛地借力,翻過側面的圍牆。

門口的兩名「不死衛」猛地撞向院門,但這院落的主人可能是安全感不夠,加固過這層木門,兩道身影砸在牆上落下來,狼狽不堪。對面屋頂上的游鴻卓幾乎忍不住要捂著嘴笑出來。

被眾人抓捕的黑色身影越過院牆,便是靠近水路這邊的狹窄過道,甫一落地,被安排在這兩側的「不死衛」也拔刀堵截過來。這下兩頭圍堵,那身影卻並未直接跳向腳下的小河,而是雙手一振,從斗篷后擎出的卻是一刀一劍,此時刀劍卷舞,抵禦住一邊的攻擊,卻朝着另一邊反壓了過去。

游鴻卓微微皺了皺眉。對面水路邊出現的這道身影,他竟然感到有些眼熟。

江湖上的俠客,使刀的多,使劍的少,同時使用刀劍的,更是少之又少,這是極易分辨的武學特徵。而對面這道穿着斗篷的黑影手中的劍既寬且長,刀反而比劍短了些許,雙手揮舞間陡然展開的,竟是過去永樂朝的那位尚書王寅——也就是如今亂師之首王巨雲——驚艷天下的武藝:孔雀明王七展羽。

當年的孔雀明王劍多在江南綻放,永樂起義失敗后,王寅才遠走北方。後來世事的變化太快,令人措手不及,女真數度南下將中原打得支離破碎,王寅跑到雁門關以南最難生存的一片地方傳教,聚起一撥乞丐般的軍隊,濟世救民。

他所在的那片地方各種物資貧乏而且受女真人侵擾最深,根本不是聚眾的理想之所,但王巨雲偏偏就在那邊紮下根來。他的手下收了不少義子義女,對於有天分的,廣授孔雀明王劍,也派出一個個有能力的屬下,到各地搜刮金銀物資,貼補軍隊之用,這樣的情況,待到他後來與晉地女相合作,雙方聯手之後,才稍稍的有所緩解。

數年前在金國軍隊與廖義仁等人進攻晉地時,王巨雲帶領麾下軍隊,也曾做出頑強抵抗,他手下的眾多義子義女,往往帶領的就是最強方的衝鋒隊,其捨身忘死之姿,令人動容。

游鴻卓由於欒飛的事情,在晉地之時與王巨雲一系的力量未曾有過太深的接觸,但當時在幾處戰場上,都曾與王巨雲的這些子女並肩作戰。他猶然記得昭德城破的那一戰中,距離他所守衛的城牆不遠的一段城內,便有一名手持刀劍的女子幾度衝鋒浴血,他也曾見過這女子抱着她已經死去的兄弟在血泊中仰天大哭時的情形。

梁思乙……

這應該是那女人的名字。

此時雙方距離有些遠,游鴻卓也無法確定這一認知。但隨即想想,將孔雀明王劍改為刀劍齊使的人,天下應該不多,而此時此刻,能夠被大光明教內眾人說出為永樂招魂的,除了當年的那位王尚書參與進來以外,這個天下,恐怕也不會有其他人了。

如今盤踞荊湖南路的陳凡,據說乃是方七佛的嫡傳弟子,但他已經隸屬華夏軍,正面擊潰過女真人,殺死過金國大將銀術可。即便他親至江寧,恐怕也不會有人說他是為永樂復辟而來的。

他心中想着這些事情,對面的黑色身影劍法高超,已經將一名「不死衛」成員砍倒在地,衝殺出去,而這邊的眾人明顯也是老江湖,圍堵過來毫不拖泥帶水。雙方的結果難料,游鴻卓知道這些在戰場上活下來的瘋女人的厲害,短時間內倒也並不擔心,他的目光望着那倒在地下的「不死衛」成員,想着「不死衛成員當場死了」這樣的冷笑話,等待對方爬起來。

也在此時,眼角一側的黑暗中,有一道身影霎時而動,在不遠處的屋頂上高速飈飛而來,轉眼間已迫近了這邊。

游鴻卓在晉地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在埋伏、斬殺想要行刺女相的刺客,因此對於這等突髮狀況極為敏感。那身影或許是從遠處過來,什麼時候上的屋頂就連游鴻卓都未曾發現,此刻或許察覺到了陡然發動,游鴻卓才注意到這道身影。

對面下方的殺戮場中,被圍堵的那道身影猶如猴子般的左衝右突,片刻間令得對方的圍捕難以合口,幾乎便要衝出包圍,這邊的身影已經高速的狂飆而來。游鴻卓的腦中閃過一個名字。

「不死衛」的大頭頭,「寒鴉」陳爵方。

號稱:輕功天下第一。

游鴻卓雙唇一抿,「啾、啾」吹起兩聲口哨,對面道路間使孔雀明王劍的身影陡然轉折,這邊疑似「寒鴉」陳爵方的身影越過院牆,一式「八步趕蟬」,已直接撲向水路對面。

游鴻卓嘆了口氣,從屋頂上朝況文柏與他的嘍啰飛撲而下。

接住我啊……

他砰的落下,將手持漁網的嘍啰砸進了地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五七章 天下英雄會江寧(四)

95.9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