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五八章 天下英雄會江寧(五)

第一〇五八章 天下英雄會江寧(五)

八月十四明亮的月色下,發生在江寧城內小院外的這場抓捕方才開始,便已混亂成一片。

被眾人圍捕的黑衣人手中孔雀明王劍大開大合,將一名不死衛成員砍翻在地,左右疾奔便要突圍,負責圍捕的不死衛成員追將上來,那邊的院子里也已經有人持槍殺出,顯然便是這院落的主人苗錚。

從遠處狂飆而至的身影刷的掠過院牆,隨即衝過水路,便已猛撲向嘗試突圍的黑影。他的身法高絕,這一下狂飆而至,配合不死衛的圍捕,想要一擊擒敵,但那黑影卻提前收到了示警,一個折身間手中刀劍呼嘯,孔雀明王劍的殺招展開,趁著對方狂奔不止的這一刻,以氣勢最強的斬舞奮不顧身地砍將過來。

水路這邊,游鴻卓從屋頂上躍下,砰的一聲將況文柏身邊持漁網的嘍啰砸在了地下。那嘍啰與況文柏原本聚精會神注意著對面,此時後背上陡然降下一道百餘斤的身體,籍著巨大的衝力,整個面門徑直被砸在水路邊的青石上頭,猶如西瓜爆開,場面慘不忍睹。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發生在身側,況文柏卻也是老江湖了,手中單鞭一揮便照著前方砸了下去。那身影卻是就地一滾,照著他的腿邊滾了過來,況文柏心中又是一驚,連忙後退,那身影沖了起來,下一刻,況文柏只覺得腦中嗡的一聲悶響,口鼻之中泛起甜味,整個人朝後方倒飛出去,摔落到後方一堆泥土瓦片里。

這邊嘍啰被砸下地面,游鴻卓照著況文柏身前翻滾,起身便是一拳,也是早已練了出來的條件反射了,整個過程兔起鶻落,都未曾耗費一次呼吸的時間。

當年在晉地七人結義,況文柏的武藝當然是高過游鴻卓的,但這麼幾年的時間過去,他的動作在游鴻卓的眼中卻已經幼稚得不行,下意識的出拳打臉是不想用刀傷了他。誰知這一拳過去,對方徑直往後倒在泥瓦堆中,令得要作勢再打的游鴻卓微微愣了愣,隨後猛地轉身,拎起地面上那帶著各種倒鉤的漁網,雙手一掄,在狂奔之中呼嘯著舞動了起來。

「啾、啾啾啾、啾啾……」

眼下的變故已由不得人猶豫,這邊游鴻卓揮舞大網沿水路狂奔,口中還吹著當年在晉地用過一段時間的綠林暗號,對面使孔雀明王劍的那道身影一邊砍斷列在旁邊的竹子、木杆一邊也在飛快奔逃,之前衝殺過來的那道輕功高絕的身影追趕在後方,緊被砍斷的竹竿干擾了片刻。

使孔雀明王劍的身影朝著這邊猛地加速,朝水路對面游鴻卓這邊飛撲過來。

她此時也已經沒有更多選擇了,游鴻卓手中牽起的大網乃是對付綠林高手的利器,上頭綴滿倒鉤,任何人一旦被網住,倒鉤入肉,當即便會失去反抗能力。若游鴻卓乃是敵人,她這一下的飛撲便等同於自投羅網。

游鴻卓揮起漁網,照著水路這頭撒了出來,他在華夏軍中專門訓練過這門手藝,大網撒出,網子的下沿剛剛高過撲來的身影,對於水路對面追趕的眾人,卻儼如一道屏障兜頭罩下。

說時遲那時快,後方追趕的那名不死衛隊長抄起一根竹竿,已照著漁網擲了過來。竹竿截住漁網,落向水中,那飛躍過來的身影鬆開手中長刀,握刀的手抓向水路這邊青石河岸,游鴻卓衝過去,順手拽了她一把,視野之中,那輕功高絕的敵人也已經躍了過來,手中長刀照著兩人斬下。

游鴻卓拉著那女子的手往前翻滾,手中長刀虛斬,那女子的戰鬥意識也是極為出眾,被拉拽上岸,手中剩下的長劍便在揮斬護身。而那飛躍過來的敵人一刀斬出,只發出極細的「叮」的一聲響,這是籍著他高超的身法、擅使暗殺刀的標誌,而這一刀未競全功,游鴻卓見他左手呼嘯揮下,一道鞭影霎時間橫過夜空,朝下方劈來。

游鴻卓與使孔雀明王劍的女子都下意識的躲了一下,長鞭掠過兩人身側,落在地面上濺起碎屑橫飛。

他心中罵了一句,眼前這人右手持刀、左手長鞭,以對方的輕功以及使鞭的手法論,貿然後退拉長距離嘗試逃跑便頗為不智了,當下合身而上,刀光斬出。

狹窄的河岸邊,只見那人揮舞長鞭猶如巨蟒橫揮,將道路便的院牆,牆上的瓦片砸得砰砰作響,手中的刀還與砍殺過來的游鴻卓以及使劍女子換了幾招。水路對面,那隊不死衛成員呼喊著便朝兩頭合圍而來。

長鞭擅於遠及,一旦與對方拉開距離,等於是以己之弱攻敵之長,而且按照對方的輕功,想要把距離拉得更開直接逃跑無異痴人說夢。雙方几下交手,游鴻卓奈何不得對方,對方一時間也奈何不得游鴻卓與這使孔雀明王劍的女子,但「不死衛」的成員皆已奔襲而來,這人穩操勝券,口中一笑。

「哈哈,小輩武功不錯,本座『寒鴉』陳爵方,你是——!」

漫天的石灰粉爆開。

游鴻卓將那女子往後方一推,操刀便朝前方劈砍進去,要趁著這一刻,直接要了對方的性命。

那河道邊上灰霧騰開,那陳爵方手中刀光揮舞,鞭影縱橫,整個身體裹了斗篷幾乎旋舞成瘋魔,踏踏踏踏的也不知退了多少步才退出石灰粉的籠罩。只見他此時半身白色,斗篷、衣裳被劈得破破爛爛的,身上也不知道多了幾道刀口。

石灰粉中那道凶戾的身影眼見沒能一次劈死他,又呼嘯一聲抽刀後撤,這才與先前的女人朝側面巷道逃去了。

「寒鴉」陳爵方站在那兒,一時間渾身發抖,他上一刻已覺得自己是穩操勝券,誰知下一刻險些連命都丟了,此時身上連中數刀,自然無法再去追趕。過得片刻,那些「不死衛」的手下也已經飛奔過來,他手中刀光一振。

「發信號,叫人。就算掀了整個江寧城,接下來也要把他們給我揪出來——」

他的怒吼如雷霆,之後費了不少菜油才將身上的石灰洗乾淨。

……

追兇的火箭信號飛上天空,點綴了江寧城的夜色。

游鴻卓與手持長劍的女子奔行過幾條暗巷,在一處橋洞下稍作停留。

「梁思乙。」游鴻卓指了指對方,然後點自己,「游鴻卓,我們在昭德見過。」

對方看著他,聽了他名字后,又看了他兩眼,點了點頭,轉頭往橋洞外看:「我聽過你的名字。」

「你們怎麼來這邊了?」

「你是怎麼來的?」

「開英雄大會,湊個熱鬧。」

「嗯。」女人點了點頭,卻看著橋洞外,不願意回答他的問題,此時也不知想到了什麼,低聲道,「遭了。」便要衝出去。

游鴻卓一把擰住她的手:「要出去你現在過去也晚了。」

女子掙了一掙,橫他一眼:「你知道什麼!」

「那個叫苗錚的是吧?」

「……」

女子目光一沉,又扭頭望向開始變得熱鬧的夜空。

「他要是不能自保,你去也沒用。」

「也許有辦法。」似乎是被游鴻卓的言語說服,對方此時才在橋洞中坐了下來,她將長劍放在一旁,伸長雙腿,籍著微光,游鴻卓才稍稍看清楚她的面容,她的樣貌頗為英氣,最富辨識度的應該是左邊眉梢的一道刀疤,刀疤截斷了眉毛,給她的臉上添了幾分銳氣,也添了幾分殺氣。她看看游鴻卓,又道:「早幾年我聽說過你,在女相身邊出力的,你是一號人物。」

游鴻卓自然不能誇獎自己,女人又道:「不能把我來的目的告訴你。」

她的目光坦誠,游鴻卓點頭:「知道,無非也就那麼些事。這邊要開英雄大會,王將軍是永樂朝的老人,大光明教、摩尼教、彌勒教、永樂朝,都是一個東西。那個叫苗錚的……」

他說到這裡,點到即止地閉了嘴,名叫梁思乙的女人不置可否地搖了搖頭,眉宇間雖有英氣,但戾氣已經褪去了。游鴻卓道:「有地方去嗎?」

梁思乙道:「有。」

「我最近幾天會呆在城南東升客棧,什麼時候走不知道,如果有需要,到那邊給一個叫陳三的留口信,能幫的我盡量幫。」

「好。」梁思乙坐在那兒,做出還要休息一陣的樣子,朝外頭擺了擺手,游鴻卓便收起長刀朝外頭走去,他走出幾步,聽得梁思乙在後頭說了聲:「謝謝。」游鴻卓回頭時,見女人的身影已經呼嘯掠出橋洞,朝著與他相反的方向奔跑而去的,大概還是信不過他,怕他背後跟蹤的意思。

游鴻卓笑了笑,眼見著城內信號連發,大量「不死衛」被調動起來,「轉輪王」勢力所轄的街道上敲鑼打鼓,他便稍稍換裝,又朝最熱鬧的地方潛行過去,卻是為了觀察四哥況文柏的情況如何,照理說自己那一拳砸下去,只是把他砸暈了,離死還遠,但當時情況緊急,來不及仔細確認,此時倒稍稍有些擔心起來。

若是那一拳下去,對方後腦勺磕磚頭,就此死了,大仇得報,自己才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如此這般,他在夜色當中一番觀察,這晚倒是沒有再見況文柏,只是聽說與梁思乙接頭那苗錚眼見事情敗露,轉頭就帶著家人衝進了「閻羅王」周商的地盤。當晚兩邊便是一陣對峙、扯皮,差點打起來。

由於到得凌晨也沒有真打,游鴻卓這才意興索然地回去睡了。

……

江寧城在喧囂之中過了大半晚,到得接近天明,才沉入最溫馨的安靜當中。

天邊露出第一縷魚肚白時,城市西面二十餘里的山坡上,少年龍傲天與光頭小和尚便已經起來了。光光頭小和尚在溪水邊打拳,做了一輪晨練。

他的拳法高明,在這個年紀上,著重的是溫養氣力、保持柔韌、適度拉伸,跟自己當年類似,很明顯是有高明的師父專門傳授下來的法子,當然其中也有一些非常霸道的法子,令龍傲天覺得對方的師父不夠中正大氣。

他現在的角色是大夫,比較低調,面對著這個懂行的小光頭,當初在陸文柯等書生面前使用的鍛煉方法倒也不太適合了,便乾脆練習了一套從父親那裡學來的絕世武功「廣播體操」,令小和尚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龍哥,你不是打五禽戲的嗎?」

「看不懂吧?」

「嗯。」

「龍哥打的當然是絕世武學,你看不懂就對了……你看,這個跳躍運動,它……它就會讓人變得很靈敏……」

嘿哈、嘿哈……

龍傲天在小和尚面前認真地跳躍,小和尚張開嘴巴看著,最後舉起雙手有些崇拜也有些複雜地拍了拍巴掌。

早餐是到前面集市上買的肉包子。他分了小和尚幾個,走得一程,又分了幾個。待到包子吃完,雙方才在附近的岔路口分道揚鑣。

雖然一見投緣,但彼此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小和尚需要去到城外的寺廟看看能不能掛單或是要口吃的,寧忌則決定早一點進入江寧城,好好遊覽一番自己的「老家」。當然,這些也都算得上是「借口」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彼此都未知根知底,路上吃一頓飯算是緣分,卻不必非得同路而行。

當然,日後若是在江寧城內遇上,那還是可以愉快地一起玩耍的。

「悟空啊。」

臨別之時,寧忌摸著小光頭的腦袋道:「往後你在江湖上遇到什麼難題,記得報我龍傲天的名字,我保證,你不會被人打死的。」

「好啊,哈哈哈。」小和尚笑了起來,他天性純良、性格極好,但並非不曉世事,此時雙手合十,道了一聲:「阿彌陀佛。」

兩人朝不同的道路走去,如此前行一陣,又都回過頭來,朝對方揮了揮手。這才大步朝前方行去。

這邊揮別了小和尚,寧忌步履輕快,一路朝著朝陽的方向前行,隨後邁開步子奔跑起來。如此只是小半個時辰,越過蜿蜒的道路,古城的輪廓已經出現在了視野當中。

帶著桂花的香氣與露水的味道,清爽的晨風正吹過原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五八章 天下英雄會江寧(五)

96.0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