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六五章 城中初記(下)

第一〇六五章 城中初記(下)

「江寧城中的狀況,我只一人過來,如今尚有些看不清楚,接下來咱們究竟幫誰、打誰,還望安將軍明告……」

房間里,游鴻卓與安惜福、梁思乙坐下之後,便開門見山地說出了心中的疑問。他是直來直往的江湖性子,決定了要幫人便並不含糊,安惜福自然也是明白這點,此時笑了笑。

「城內的局面究竟會如何發展,眼下其實誰都說不明白,但究其大勢,還是能看懂的……」他道,「這兩年公平黨在江南崛起迅速,說是共尊何文,實際上最初不過是幾十股勢力,都打了何文的名頭而已,他們在這兩年內,其實就有過大大小小的幾次會盟,最初的幾十股勢力,如今變為最大的公平黨五支。而今日的江寧之會,也就是新一次的會盟。」

安惜福道:「公平黨先前幾次的會盟,誰的勢力都沒有擴張到整個江南,因此那時是內部盟會,幾十個山頭,任意兩個結合,都是一次壯大。但今日公平黨最大的這五支,已經變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彼此之間摩擦也是不少,說白了,便要規規矩矩的排座次。這便是今日整個江寧大會的目的。」

游鴻卓點了點頭。

安惜福道:「若只是公平黨的五支關起門來打架,許多狀況或許並不如今日這般複雜,這五家合縱連橫打一場也就能結束。但江南的勢力瓜分,如今雖然還顯得混亂,仍有類似『大龍頭』這樣的小勢力紛紛起來,可大的趨勢已然定了。。所以何文打開了門,其餘四家也都對外伸出了手,他們在城中擺擂,便是這樣的打算,場面上的比武不過是湊個熱鬧,實際上在私底下,公平黨五家都在搖人。」

游鴻卓笑了笑:「這便是內里分不出勝負,就先叫來幫手,場面上看看誰的拳頭大,幫手多,之後再行火併。或者某一方兵強馬壯,明面上都看得懂,那就連火併都省了。」

「就是這等道理。」安惜福道,「如今天下大大小小的各方勢力,許多都已經派出人來,如我們現在知道的,臨安的吳啟梅、鐵彥都派了人手,在這邊遊說。他們這一段時間,被公平黨打得很慘,尤其是高暢與周商兩支,遲早要打得他們抵擋不住,因此便看準了時機,想要探一探公平黨五支是否有一支是可以談的,或許投靠過去,便能又走出一條路來。」

說起臨安吳、鐵這邊,安惜福微微的冷笑,游鴻卓、梁思乙也為之發笑。梁思乙道:「這等人,說不定能活到最後呢。」

游鴻卓想了想,卻也不由得點頭:「倒確實有可能。」

「吳、鐵兩支跳樑小丑,但畢竟也是一方籌碼。」安惜福搖頭笑道,「至於另外幾方,如鄒旭、劉光世、戴夢微這些人,其實也都有隊伍派出。像劉光世的人,我們這邊相對清楚一些,他們當中帶隊的副手,也是武藝最高的一人,乃是『猴王』李彥鋒。」

「……游兄弟或許並不清楚,當年最初的『猴王』頭銜,乃是出自摩尼教,原是摩尼教十二護法中的一支。早幾代的摩尼教只在江南貧戶間流傳,信眾不少,卻是一盤散沙,至上上代教主賀雲笙時,私下裡還與江南大戶有所牽連,前代教主方臘看不過去,因此連同當初的『霸刀』劉大彪、方氏眾兄弟,殺了賀雲笙,取而代之。那一代的『猴王』李若缺因此離開了摩尼教。」

江湖豪俠最愛聽這些綠林傳聞,安惜福說起這些過往,游鴻卓瞪著眼睛,連連點頭。

「後來聖公的永樂起事失敗,司空南、林惡禪兩人再出來接掌摩尼教,待到京城右相失勢,密偵司被取締,他們得了當時河北大族齊家的授意,輾轉召集了什麼『猴王』李若缺、『快劍』盧病淵這些老臣子,便打算北上汴梁,為大光明教打出轟轟烈烈的聲勢來。」

游鴻卓笑起來:「這件事我知道,後來皆被西南那位的騎兵踩死了。」

安惜福點頭:「當時大光明教眾多精銳、護法,去到朱仙鎮時,被騎兵悉數踩死。那之後不久,西南那位在金鑾殿上一刀殺了皇帝,林惡禪驚駭難言,此後半生,再不敢在西南那位的身前露面,十餘年來,連報仇的心思都未有過,也算得上是因果遷延。而當初的齊家,後來叛入金國,前幾年逃不過報應,捲入一場金國大亂,齊家死傷過半,齊硯老兒與他的兩位孫兒被關在水缸里,一場大火將他們老老小小生生煮熟……」

「竟有此事?」游鴻卓想了想,「黑旗做的?」

「都猜測是,但外頭自然是查不出來。早幾年那場雲中慘案,不光是齊家,連同雲中城內眾多豪強、權貴、百姓都被牽扯其中,燒死殺死不少人,其中牽連最大的一位,乃是大漢奸時立愛最疼的孫兒……這種事情,除卻黑旗,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樣的豪傑才能做得出來。」

「大快人心……若真是華夏軍中哪位英雄所為,實在要去見一見,當面拜謝他的恩德。」游鴻卓拊掌說著,心悅誠服。

安惜福將雲中府的這件事情一番敘述,無形中便拉近了與游鴻卓之間的距離,此時便又回到正事上。

「先前說的這些人,在西南那位面前固然只是跳樑小丑,但放諸一地,卻都算得上是不容小覷的豪強。『猴王』李若缺當年被騎兵踩死,但他的兒子李彥鋒青出於藍,一身武藝、計謀都很驚人,如今盤踞通山一帶,為當地一霸。他代表劉光世而來,又天然與大光明教有些香火之情,如此一來,也就為劉光世與許昭南之間拉近了關係。」

游鴻卓點了點頭:「這樣說來,劉光世暫時是站到許昭南的這邊了。」

「目前看來,確實已經有了這樣的端倪,至少李彥鋒雖在劉光世麾下任職,過來后又接受了大光明教的護法之位,但這樣的接觸,往後會不會有變數也很難說……至於其它幾個大些的勢力,鄒旭、戴夢微兩方的人與我們一般,算是初來乍到,仍在與各方打探、接洽,東南那位小皇帝有沒有派人尚不清楚,但估計會派。而西南方面……」

安惜福的手指敲打了一下桌子:「西南若是在這邊落子,必然會是舉足輕重的一步,誰也不能忽視這面黑旗的存在……不過這兩年裡,寧先生主張開放,似乎並不願意隨意站隊,再加上公平黨這邊對西南的態度曖昧,他的人會不會來,又或者會不會公開露面,就很難說了。」

「……而除了這幾個大勢力外,其餘三教九流的各方,如一些手下有上千、幾千人馬的中小勢力,這次也來的不少。江寧局面,少不了也有這些人的落子、站隊。據我們所知,公平黨五大王之中,『平等王』時寶豐結交的這類中小勢力最多,這幾日便有數支抵達江寧的隊伍,是從外頭擺明車馬過來支持他的,他在城東頭開了一片『聚賢館』,倒是頗有古代孟嘗君的味道了。」

安惜福如此樁樁件件的將城內局勢一一剖開,游鴻卓聽到這裡,點了點頭。

「如此說來,也就大致清楚了。」他道,「只是這般局面,不知道咱們是站在哪邊。安將軍喚我過來……希望我殺誰。」

安惜福笑著點了點頭:「咱們這次過來,大的方向上,其實並不打算站隊。晉地與江南畢竟相隔甚遠,江寧的消息傳到之後,女相那邊插手的意思並不強烈,反正誰上位跟誰談最是穩妥,我們也同意這一想法。不過,王帥與大光明教有舊,這點游兄弟應該是知道的。」

游鴻卓點點頭。

「實不相瞞,王帥與我,都屬永樂舊人。聖公的起事雖然失敗,但我們於江南一地,仍有幾個活著的朋友,王帥的想法是,考慮到將來,能夠順手落子的時候,不妨落下一些棋子。畢竟早些年,我們在雁門關、太原一帶自身難保,談不上庇護別人,但如今大家已歸晉地,算是有家有業,有些老朋友,可以找一找,說不定未來就能用得上。至於到底是選哪家站隊,還是袖手旁觀坐山觀虎鬥,都可以看過事情發展,以後再說。」

「不過,早兩天,在苗錚的事情上,卻出了一些意外……」

他提到的苗錚的意外,本就是游鴻卓參與過的事情,一旁的梁思乙微微低了低頭,道:「這是我的錯。」

游鴻卓看著兩人:「這位……苗兄弟,如今狀況可還好嗎?」

「前天晚上出事之後,苗錚立刻離家,投靠了『閻羅王』周商那邊,暫時保下一條性命。但昨日我們託人一番打探,得知他已被『七殺』的人抓了起來……下令者乃是七殺中的『天殺』衛昫文。」

游鴻卓眯起眼睛:「……七殺之首?」

安惜福點了點頭:「根據我們打聽,這位『天殺』衛昫文絕不簡單,他是『閻羅王』麾下的智囊人物,性情乖戾心狠手辣,被他盯上的人很難落得好下場。苗錚既然被他注意到,接下來我們估計事情不容易了結……這邊距離晉地太遠,召人不易,因此聽說游兄弟在這,便讓思乙厚顏相召,希望之後行事之際,能有個照應。」

「但有所命,義不容辭。」

兩邊先前在晉地未有過太多直接接觸,然而與王巨雲的「亂師」在戰場上的並肩早非一次兩次了。安惜福話語說到這裡,游鴻卓不做多想,拱手應承下來,卻是分外自然。

安惜福笑了笑,正要細說,聽得後方院子里有人的腳步聲過來,隨後敲了敲門。

從外頭進來自然是安惜福的一名手下,他看了看房內的三人,由於並不知道事情有沒有談妥,此時走到安惜福,附耳轉述了一條訊息。

這訊息也並非大的秘密,因此那附耳轉告也是做做樣子。游鴻卓聽到之後愣了愣,安惜福也是微微蹙眉,隨後望了游鴻卓一眼。

「這胖子……還是這麼沉不住氣……」安惜福低喃一句,隨後對游鴻卓道,「還是許昭南、林宗吾首先出招,林宗吾帶人去了五方擂,第一個要打的也是周商。游兄弟,有興趣嗎?」

「傳說中的天下第一,確實想見識一下。」游鴻卓道。

「他未必是天下第一,但在武功上,能壓下他的,也的確沒幾個了……」安惜福站了起來,「走吧,我們邊走邊聊。」

游鴻卓、梁思乙相繼起身,從這破舊的房子里先後出門。此時陽光已經驅散了早晨的霧氣,遠處的街市上有著雜亂的人聲。安惜福走在前頭,與游鴻卓低聲說話。

「我知游兄弟武藝高強,連『寒鴉』陳爵方都能正面擊退。不過這衛昫文與陳爵方作風不同,是個擅使人的。若是擂台放對,人與人的差別或許不大,但若以人數總量而論,江南公平黨治下人群何止千萬,『閻羅王』治下以『七殺』分置,每一支的人數都極為龐大,衛昫文既然得了擅使人的名頭,那便絕非陳爵方一般易與,還望游兄弟不要掉以輕心。」

「安將軍提醒的是,我會記住。」

游鴻卓拱手應下。他過去曾聽說過這位安將軍在軍隊之中的名聲,一方面在關鍵的時候下得了狠手,能夠整肅軍紀,戰場上有他最讓人放心,平日里卻是後勤、籌謀都能兼顧,乃是一等一的穩妥人才,此時得他細細提醒,倒是稍稍領教了些許。

名叫梁思乙的女子走在後方,她倒是從頭到尾都在板著個臉、面無表情,也不知是嫌安惜福啰嗦還是一直在為苗錚的事情感到內疚。

三人走過街巷,朝著「閻羅王」五方擂的方向走去,一路之上,過去看熱鬧的人已經開始雲集起來。游鴻卓笑道:「入城數日時間,放眼看來,如今城內各方勢力不管好的壞的,似乎都選擇了先打周商,這『閻羅王』真是眾矢之的,說不定這次還沒開完,他的勢力便要被人瓜分掉。」

他想起自己與大光明教有仇,眼下卻要幫忙過來打周商;安惜福聯絡的是大光明教中的永樂一系老人,突然間敵人也變作了周商;而「轉輪王」許昭南、「大光明教主」林宗吾、「寒鴉」陳爵方這些人,首先出手打的也是周商。這「閻羅王」周商人品委實太差,想一想倒是覺得有趣起來。

安惜福卻是搖了搖頭:「事情卻也難說……雖然表面上人人喊打,可實際上周商一系人數增加最快。此事難以公理論,只能算是……人心之劣了。」

「安將軍對這位林教主,其實很熟悉吧?」

「小時候曾經見過,成年後打過幾次交道,已是敵人了……我其實是永樂長公主方百花收養大的孩子,後來跟著王帥,對他們的恩恩怨怨,比旁人便多了解一些……」

三人一路前行,也隨口聊起一些感興趣的瑣事來。此時的安惜福已是近四十歲的年紀了,他這一生奔忙,早年曾有過家室,後來皆已離散,未再成家,此時說起「永樂長公主方百花」幾個字,話語平靜,眼底卻微微波動,在視野之中彷彿顯出了那名紅衣女將的身影來。此時人群在街道上聚集,曾經發生在江南的那場驚心動魄的起義,也已經過去二十年了……

**************

視野前方的廣場上,聚集了洶湧的人群,各種各樣的旗幡,在人潮的上方隨風招展。

那道龐大的身影,已經踏上五方擂的擂台。

周圍的人聲嘈雜,猶如燒開了的沸水。

「讓一下!讓一下!開水——開水啊——」

廣場一側,衣著毫不起眼的小俠龍傲天此時正操著古怪的西南口音,一拱一拱地往人群里擠,偶爾抬頭看看這片毫無秩序的圍觀場景,心下嘀咕:「這待會打起來,豈不是要踩死幾個……」

但為了湊這場熱鬧,眼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真要亂起來,自己便往人身上跑。反正連這麼危險的地方也要來看熱鬧的,估計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亡命之徒嘛,踩死了也就踩死了,全是活該……

「開水!讓一下!讓一下啊——」

他腳底用力,展開身法,猶如泥鰍般一拱一拱的飛快往前,如此過得一陣,終於突破這片人群,到了擂台最前方。耳中聽得幾道由內力迫發的渾厚嗓音在圍觀人群的頭頂回蕩。

這當中最為渾厚的那道內力令得龍傲天的心中一陣激動,他抬頭望向擂台上的那尊彌勒佛一般的身影,感動不已。

紅姨啊、瓜姨啊、爹啊、陳叔叔……我終於看到這隻天下第一大胖子啦,他的內功好高啊……

武林盟主大人並不託大,他這些年來在武學上的一個追求,便是打算有朝一日擰下這個大胖子的腦袋當球踢,此時終於看到了正主,差點熱淚盈眶。

仔細聽聽他們的說話,只聽得「閻羅王」周商那邊的人正在指責「大光明教主」林宗吾輩分太高,不該在這裡以大欺小,而林教主則表示他不是來欺負人的,只是見他們設下擂台,打過三場便給人發匾額、發稱號,因此過來質疑他們有沒有給人發匾額和稱號的資格罷了,若是比武招親,那固然你情我願,若你說打過擂台就能稱英雄,那麼擂台的幕後人物,便得有令人信服的資格才行,因此為這擂台壓陣的大人物,便該出來,讓大家掂量一番。

這些話說得漂亮,並且壓倒了下方一大片雜音,又讓龍傲天為他的內功感動了一番。

嗚嗚嗚,不愧是我的一生之敵,內功真高……

「不要吵啦——」

他在人群前方跳躍起來,興奮地大喊。

「都聽我一句勸!」

「打起來吧——」

龍傲天的手臂如麵條狂舞,這句話的嗓音也分外嘹亮,後方的眾人一時間也受到了感染,覺得分外的有道理。

「打他、打他——」

「打死他——」

「喔喔喔——」

「死光頭!死光頭——」

便是一陣分外混亂的吶喊……

擂台之上,那道龐大的身影回過頭來,緩緩掃視了全場,隨後朝這邊開了口。

「安!靜——」

這兩個字伴隨著奇特的韻律,猶如佛寺的梵音,轉眼間,猶如海潮般推開,壓倒了小半個場內的雜音,一時間,場地前方眾人都不由自主地安靜下來。

眼見他一人之力竟恐怖如斯,過得片刻,場地另一邊屬於大光明教的一隊人俱都熱淚盈眶地跪倒在地,叩拜起來。

呸!這有什麼了不起的……

名叫龍傲天的身影氣不打一處來,在地上尋找著石頭,便準備偷偷砸開這幫人的腦袋。但石頭找到之後,顧慮到場地內的人山人海,在心中惡狠狠地比劃了幾下,終於還是沒能真的下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六五章 城中初記(下)

96.7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