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六九章 小秀才

第一〇六九章 小秀才

八月十六的下午,所有人都在談論五方擂被大光明教主端掉的事情,身邊的人義憤填膺、滿是殺戮之氣,她便感覺到事情有些要失控了。

夜裡沒能睡好。。。

到得凌晨時分,嘶吼聲呼嘯著起來,破院子、破房子里的人們一個叫一個,有的人拿起了長槍長刀、有人點起了火把,她便也跟隨著起身,有些顫抖地多穿了幾件破衣服,找了根木棒,嘗試著表現出自己的勇氣。

好在霍大娘沖她擺了擺手:「你們便在家中守著,不要出去。顧好自己便是。」

持著刀槍的男男女女在院子里聚集,也有人道:「小秀才你就別去了。」

霍大娘名叫霍青花,是個身材高大、面上有刀疤的中年女人,據說她過去也長得有幾分姿色,但女真人來時抓住了她,她為了不受凌辱,划花了自己的臉。後來輾轉加入公平黨,成為「七殺」之中「白羅剎」的一支,如今也就是這一處破院子的掌舵人。

公平黨如今的形制混亂。

整個江南大地,如今稍有些名頭的大小勢力,都會打出自己的一面旗,但有半數都並非真正的公平黨徒。例如「閻羅王」麾下的「七殺」,初入門的基本統一歸於「蜉蝣」這一系,待經過了考核,才會分別加入「天殺」、「無常」、「阿鼻元屠」、「白羅剎」、「戮凶」、「業障」等六大系,但事實上,由於「閻羅王」這一支發展實在太快,如今有許多亂插旗幟的,只要本身有些實力,也被隨隨便便地吸收進來了。

霍青花這邊,則屬於正宗「白羅剎」的一支,破舊的院子髒亂不堪,聚集的人在此時江寧的魚龍混雜中算不得多,但周圍的勢力都會給些面子。

所謂正宗的「白羅剎」,乃是配合「業障」這一系做事的「專業人士」。通常來說,公平黨佔據一地,「閻羅王」這邊主持抓人、判罪的通常是「業障」這一支的事情。

而「業障」搭起了檯子,「白羅剎」則出人扮演受害者,煽動起周圍眾人的情緒,以便將受審的富戶直接打死在台上,瓜分財產,因此「白羅剎」一支當中,聚集了不少命運凄苦的乞丐、婦女、殘疾人,這些人性格凶戾、手段偏激,不僅害人時不落人後,真到與人打起來,也都一個個的悍不畏死,非常難纏。

「小秀才」是曲龍珺在這處破院子里的外號。

去年成都大會結束之後,名叫曲龍珺的少女離開了西南。

雖然心中大概明白西南的狀況如今最是太平,但在她的心中,父親死於小蒼河的芥蒂終究是有的,她已經不恨那面黑旗了,但無法忍受自己就這樣平平安安地躲在成都過日子,畢竟父親若在天有靈,或許還是會有些不高興的吧?

她的整個成長階段,最為熟悉的地方,說到底,是在江南。

聞壽賓死去之後,遺留的財產被那位龍小俠申請過來,回到了她的手上,其中除了銀兩,還有位於江南的數項產業,只要拿到任何一項,其實也足夠她一個弱女子過小半輩子了。

她跟隨華夏軍的車隊出了西南,學了一些關賬的本領,在當初顧大嬸的面子下,那支往外頭跑商的華夏軍隊伍也進一步教了她不少在外生存的技能,如此大概隨行了小半年,方才真正告辭,朝江南這邊過來。

她知道自己的樣貌長得太過柔弱、好欺負,因此一路之上,多數時候是扮做乞丐,並且在臉頰的一邊貼上一塊看起來是燒傷后的死皮做偽裝,低調地前行。從華夏軍商隊中學來的這些本領讓她免除掉了一些麻煩,但有些時候仍舊免不了受到其他行乞之人的注意,好在跟隨商隊的半年時間裡,她學了些簡單的呼吸之法,每日奔走,逃跑的速度倒是不慢了。

如此一路有驚無險、還算幸運地走過兩三千里的路程,然而整個江南已經被公平黨殺成一片。

兩個多月前抵達江寧時,她便已經明白,自己拿著的原本屬於聞壽賓的那些地契、房契到得如今大概已經統統的不能作數。她還往前走了一段,但還沒到鎮江,便準備回頭,又到江寧附近時,被小偷扒走了包袱中的盤纏,她只好從扮演的乞丐變成真正的乞討了。

這期間,又被乞丐追打,一次被堵在巷道之中,再也跑不掉的時候,曲龍珺拿出隨身的小刀防身,後來準備自殺,恰好被路過的霍青花看見,將她救了下來,加入了「破院子」。

霍青花道,主要是欣賞她自殺時的堅決。

破院子中聚集的多是性情極端之人,曲龍珺一開始加入時極為害怕,也有不少人試圖欺負她,但被霍青花攔了下來。她在這處破院當中嘗試打雜,但狀況真正轉好,是在這些人發現她識字之後的事情了。

破院子里有五個孩子,生在這樣的環境下,也沒有太多的管教。曲龍珺有一次嘗試著教他們識字,後來霍青花便讓她幫忙管著這些事,並且每天也會拿來一些新聞紙,若是大家聚集在一塊兒的時候,便讓曲龍珺幫忙讀上頭的故事,給大家解悶。

「白羅剎」這處院落之中,一個識字的人都沒有,雖然過得髒亂,也沒人說要為孩子做點什麼,口中有的,大多是自暴自棄的言辭,但當曲龍珺做起這些事情,她也發現,眾人雖然嘴裡不提,卻沒有人再在任何情況下刁難過她了。後來她一天天的讀報,在這些人口中的稱呼,也就成了「小秀才」。

有時候大家出去「打大戶」,也會帶著她去看,又或者回來時會給她也帶上一點砸扁的金銀器物,曲龍珺便將它偷偷藏起來,準備有朝一日有了好的、可靠的辦法,再偷偷離開這裡。

雖然院子里的這些人並未傷害她,但對於她們做的事情,以各種謊言和欺騙殺人全家的這種行為,曲龍珺還是覺得反感與排斥的。儘管這些人內部有著眾多奇怪的說法,諸如「雖然這些人沒做這些壞事,我們殺了他,總可以對那些做壞事的人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可這樣的理由終究過不了讀過書的曲龍珺這邊的衡量。

當然,別人對這樣的歪理討論得津津有味,她也不敢直接反駁也就是了。

在西南待過那段時間,經歷過婦女能頂半邊天的宣傳后,曲龍珺對公平黨原本是有些好感的,此時倒只剩下了迷惑與恐懼。

霍青花有些時候倒也會說起公平黨這一年多以來的變化。

她雖然身處於公平黨最激進的一支派系當中,但對這些時日以來的魚龍混雜、泥沙俱下仍舊覺得有些不屑。

例如「白羅剎」,原本在周商草創的初期,是為了用以假亂真的騙局去把事情做好,是為了讓「公平王」那邊的執法隊無話可說,可令天下人「無話可說」而建立的。她們的「騙局」要做到相當完美,讓人根本察覺不出來這是假的才行,可是隨著這一年來的發展,「閻羅王」這邊的判罪逐漸變成了極為尋常的套路。

就算台上的控訴和表演再拙劣,台下的人完全不信,他們也會拿起磚頭,把人砸死,然後一番搶奪。如此一來,「白羅剎」的表演就變成可有可無的東西了,甚至於大家接著「閻羅王」的名義打砸搶之後,又乾乾脆脆地把黑鍋扣回到這邊說,說閻羅王就是這樣濫殺無辜的,這邊的名氣也就愈發的壞掉了。

這種事情愈演愈烈,霍青花等人也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但偶爾她也會感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若是所有的「白羅剎」都正正經經的演,讓人挑不出錯來,又何至於有那麼多人說這邊的壞話呢。

她們自認是吃手藝飯的「手藝人」,甚至還想將這些手藝教給曲龍珺一道學習,但看出曲龍珺對上台的抗拒后,終於還是放過了她。

最近江寧城裡的局勢逐漸緊張,但富戶早就殺得差不多了,霍青花等人實際上也在考慮離開,不過這樣的決心還沒能下來,八月十七這天的凌晨,這場大火併的端倪就已經出現。隨著「天殺」衛昫文的下令,上千刀手便朝著「轉輪王」的地盤發起了衝擊,而城內大大小小打著「閻羅王」旗幟的眾人,也陸續選擇了趁機出手搶奪地盤。

作為「白羅剎」的正宗支系,破院子這邊縱然人不多,在這件事里也是不能落於人后的。

眾人集結一番,呼呼喝喝的朝外頭出去了,留在破院子這邊的,則多是一些老弱病殘。曲龍珺拿著棒子躲在牆角的黑暗裡,精神緊張地守了許久,她知道這類火拚會付出的代價,你去打別人,別人也會肆無忌憚的打過來。

好在這天晚上的事情終究是「閻羅王」這邊主導的報復,「轉輪王」那邊反擊未至,大概過得一個多時辰,霍青花帶著人又呼呼喝喝的回來了,有幾個人受了傷,需要包紮,有一個女人傷勢比較嚴重的,斷了一隻手,一邊哭一邊沒完沒了地呼嚎。

曲龍珺學過包紮,一面懂事地給人治傷,一面聽著眾人的說話。原來這邊火拚才開始不久,「龍賢」傅平波的執法隊就到了附近,將她們趕了回來。一群人沒佔到偏僻,罵罵咧咧說傅平波不得好死。但曲龍珺稍稍鬆了口氣,如此一來,自己這邊對上頭總算有個交代了。

時間已漸近天明,正是黑暗最為濃重的時候,外頭的一些廝殺稍稍的減弱了,想必「公平王」那邊的執法隊正在逐漸平息事態。

公平黨五大系之中,說起來還是「公平王」那邊的狀況稍微好一些,他們圈了城市西北邊的一小片地方,其中的破壞比起外頭稍微小一些,火拚的情況不多,與東南邊「平等王」的地盤遙遙相對,算是城內最繁榮的兩片區域。但對於其他派系的人來說,「公平王」那邊規矩多、「高高在上」、「目中無人」,老是派出執法隊來對其他人指手畫腳不說,最重要的是,「富貴險中求」的機會比其餘幾個派系要少,因此若非拖家帶口,最近想要加入那邊的也不多了。

若是選擇短線獲利,普通人便跟著「閻羅王」周商走,一路打砸就是,倘若信教的,也可以選擇許昭南,聲勢浩大、信仰護身;而若是講求長線,「平等王」時寶豐交遊廣闊、資源最多,他本人對標的乃是西南的心魔,在眾人眼中極有前途,至於「高天王」則是軍紀森嚴、兵強馬壯,如今亂世降臨,這也是長期可依仗的最直接的實力。

至於公平王,惹人討厭,至少在破院子這邊的眾人看來,快過時了,遲早要想個辦法砸開那片地方,將裡頭為富不仁、眼高於頂的那些東西再拉出來「公平」一次。

眾人罵罵咧咧的氣氛里,原本留守這邊的人們走來走去,療傷善後,也有人煮了肉粥,給這些出門奮戰的人們打打牙祭。斷了手的那個女人被放在院子側面的房間里,雖然經過了療傷的處置,但可能並不理想,一直在哀嚎。眾人坐在院子里聽著這哀嚎的聲音,口中這樣那樣的說了一陣子話,天漸漸的亮了。

「小秀才。」人群中樣貌最是漂亮嫻靜、性情其實最為狠辣的婉芸開了口,「拿昨天的幾張新聞紙拿出來,給咱們念點帶勁的解悶唄。」

「哦,好。」曲龍珺點了點頭。

她念新聞紙的時間通常是在下午的晚飯前,昨天由於五方擂被打了,眾人罵罵咧咧了半天,呼喊著要報復,那幾張新來的報紙便沒有讀,此時曲龍珺將報紙取出來,坐在眾人面前開始念。

流傳於公平黨這邊的新聞紙,記錄的新聞不多,大都是從外地傳來的各種故事、綠林傳說,也有西南那邊的話本再在這裡印刷一遍的,又有些低俗的笑話——反正都是市井之人最愛看的一類東西,曲龍珺念得一陣,眾人哈哈大笑,有人道:「讀大聲些啊,聽不清了。」

曲龍珺也就讀得大聲了一些。

讓眾人覺得「聽不清」的原因並非是她讀得不夠大聲,而是院子一側斷了手的那名女子的哀嚎一直在持續,眾人也沒有辦法,只做未覺,在這邊聽著故事笑得前仰後合。

如此讀過兩份報,轉到第三份上,側面房間的哀嚎逐漸轉小,有時候說出些迷迷糊糊的話來,那些聲音便在晨風中回蕩。

「娘啊……」

「我痛啊……」

「我的寶寶、心肝……啊……」

「我錯了啊……」

「痛死我了……娘啊……爹啊……」

斷手的那女人已經四十多歲,爹娘早已死了,這些哀嚎聲喊得沙啞,每一句的最後那個「啊」字,總要拉長許久,一直到嗓子里的一口氣斷去才能停下。曲龍珺聽得心中悲涼,她知道這邊是得儘快離開了,「閻羅王」今晚去打了「轉輪王」的地盤,「轉輪王」第二天豈不又得打回來。

如此想著,正念到新聞紙上一則關於通山的消息。

「……這名魔頭,武功高強,在重重包圍下……綁架了嚴家堡的女公子……後來還留下了姓名……」

「……這魔頭人稱,五尺YIN魔……龍……龍……」

她念到這裡,微微頓了頓,還沒意識到什麼,但片刻之後,又多看了新聞紙兩眼。

眾人說著話。

「……什麼YIN魔?」

「……無恥啊,卑鄙無恥的那個YIN魔……」

「……這啥子嚴家堡的女公子,也不咋樣嘛……」

「……照我說,遇上這種男的,就該在他做那事的時候,把他給……」

「……痛死我了……我的娘啊……我的爹爹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眾人一番歡笑,隨後開始討論起如何對付這等淫賊的各種方法來……

清晨的光漸漸的變大了,聽了新聞紙的眾人漸漸散去,回到自己的地方準備休息,霍青花安排了一番巡邏,也會房休息了,這邊院子側面哀嚎的女人漸至無聲,她快要死了,躺在一床破席子上,只剩下微弱的氣息,倘若有人過去附在她的耳邊聽,能夠聽到的仍舊是那單吊的哀嚎。

「我痛啊……娘……」

「我要走了……走了……」

曲龍珺拿著新聞紙坐在院子里,最後走到這邊房間時,進去給這個女人合上了睜開的眼睛。腦中閃過的還是那個名字。

龍傲天……

他怎麼去到通山了呢……

通山……在哪裡呢……

**************

上午,如今負責江寧公平黨治安、律法的「龍賢」傅平波召集了包括「天殺」衛昫文、「轉輪王」許昭南在內的各方人員,開始進行追責和談判,衛昫文表示對凌晨時分發生的事情並不知情,是部分性格暴烈的公平黨人出於對所謂「大光明教教主」林宗吾有所不滿,才採取的自發報復行為,他想要抓捕這些人,但這些人已經朝城外逃走了,並表示如果傅平波有這些人犯罪的證據,可以儘管抓住他們以治罪。

另一方面,許昭南表示林宗吾乃是受人尊重且武藝天下無雙的大教主,德高望重再加上武功高強,他要做什麼,自己這邊也根本無法制止,如果傅平波對其作風有什麼不滿,可以找他老人家當面交談。他反正管不了這事。

「高天王」以及「平等王」兩方對昨晚發生的火併沒什麼看法,支持傅平波抓人治罪,同時則旁敲側擊地警告林宗吾這邊不要繼續亂來。但許昭南的地位比他們都高,對這樣的警告不屑一顧。

也是這天上午,沒什麼成果的談判結束后,林宗吾放出消息,將在三日內,踏上高暢的「百萬兵馬擂」。

城內的氣氛頓時變得更為緊張肅殺,有形的風暴已經在聚集了。

但無非火併而已,誰都有心理準備,誰都不怕。

忙碌了一晚的寧忌在客棧當中睡到了中午。

處於某些他自己並不願意細想與承認的理由,他反正不打算放棄「龍傲天」這個名頭,於是昨天晚上,很是毆打了不少人。

……

遠在數千裡外的西南,在張村過完了中秋的寧毅、寧曦父子正坐著一輛馬車去往成都上班。

「爹,你說,二弟他現在到哪了呢?」

「這種事情誰知道,沒死在外頭就好了……」寧毅嘆了口氣。

「我們都猜他肯定是去江寧了,以小忌的武藝,吃不了大虧的,爹你放心吧。」寧曦比較樂觀,「說不定現在都快闖出什麼名頭來了,真羨慕啊……」

「說不定家裡的名頭都被他敗光了。」寧毅翻了個白眼。當然,這只是老父親習慣性的隨口奚落,他的心中對二兒子的武藝和人品還是有信心的。

至於他在江寧也派了人手這件事,倒不必跟大兒子說得太多。

「這樣一來,二弟就是家裡第一個回江寧的人了。其實這些年,娘和蘇家的幾位叔伯,都說有一天要回老屋看看呢。」

寧曦感嘆一番,寧毅想了想,並未回答,他的心中對江寧的狀況也常有懷念,而且按照過去的情報,老屋雖然經歷了幾次兵禍,但其實都保存下來了。

過得片刻,寧曦將傷感的話題挪開:「……爹,這次回去,娘說你上次從張村出來,她讓你帶了一隻烤雞。」

「有嗎?」寧毅蹙眉詢問。

「有啊。」寧曦在對面用雙手托著下巴,盯著父親的眼睛。

「這些小事,我倒是記不太清楚了。」寧毅手中拿著文件,沉穩地應對,「……不說這個,你這份東西,有點問題啊……」

「爹,你不能這樣……」

「先聽我說完,至於有沒有道理,你再仔細想……你看這裡第一條呢……」

大大的陽光,照在新修的道路上,馬車賓士,帶著揚起的土塵,一路向前。

------題外話------

實體書終於出來了,待會有個單章,大家都看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六九章 小秀才

97.0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