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章 兩隻小跟班(下)

第一二章 兩隻小跟班(下)

添亂,你們不許跟著一一一一一一……

路邊的小巷之中,寧毅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微微有些無奈,此時搖了搖頭,不過眼前這兩個小鬼」顯然也不是搖頭便可以打發的。

「為什麼啊?」,這次開口的卻是周佩。

「商業機密,可以亂說的嗎?以後你們就知道了,沒有你們想的那些東西。」

「那……那老師想要怎麼做?怎麼才能說服那個賀方呢?」

「沒看見人家都不肯見我么?有什麼說服不說服的。」

「那……我們可以想辦法讓老師見到賀方的……」

寧毅微微眯了眼睛望著眼前這孩子,周君武也笑著望過來,片刻之後,微微有些mihuo:「呃,不行嗎?」,宇毅笑起來:「你們一叮,小王爺一個小郡主,蠻無聊的嘛,幹嘛關心這些事情。」

「沒有啦沒有啦,我們說起來是小王爺小郡主什麼的,實際上就是敗家子和紈絝子弟,很沒用的。」周君武解釋一番,扭頭看看姐姐,隨後又回過頭來眨眨眼睛,覺得太過貶低自己」做出些許糾正,「呃」也不是沒用,不是沒用」就是、就是……父王也不管事的,等到將來我們也沒事做。我和姐姐不想這樣,我們想要做一番大事,所以想要跟老師學著怎麼威脅人,呃,不是,是交涉、交涉」

「可我沒打算威脅人。」

「啊?那老師怎麼拿到皇商呢?」

「這個就複雜了……」

想到之中,一大兩小彼此交涉著,過得一陣」似乎終於達成了什麼協定」寧毅離開巷子,朝一名以前應該見過的王府衛士點了點頭,隨後兩姐弟也走了出來」上到一輛馬車上,遠遠地跟著。拐過這邊道路的街角」附近的茶樓中,坐在二樓上窗戶邊的薛進等人將寧毅的身影收入眼帘,談笑起來。

寧毅這人所做之事本身不是重點,只是他這幾天以蘇家大房管事人的身份拜訪賀方,儼然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態度,終於還是引起了一些關注。傻子做傻事」憑著一股衝勁未必沒有成功的例子。今天薛延有事便沒有過來,薛進等人在茶樓上說說笑笑」猜測著寧毅今天能不能進去見到賀方,或看見到了之後能不能真做成一點什麼。

誰知這第三天的發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或者在某種意義上」也算得上是意料之內了……

………………

「哈」你說他……,放棄了?半個時辰就走了?」,夜晚」燕翠樓中」薛延薛進等人談論著下午發生的趣事,薛進笑著搖了搖頭:「原本呢,我還跟阿祥他們打賭」說今天是第三天,說不定賀方已經決定了會見他」所以我賭他能見到賀大人」但肯定做不了什麼事」結果輸了五兩銀子,誰也沒料到,今天就呆了半個時辰,然後就走了,也沒說明天會繼續來」就這樣放棄了……」

一旁一名堂兄弟也笑著開了。:「最有趣的是,我們後來去打聽了。賀大人已經知道這寧毅登門拜訪的事情」雖然覺得他一個贅婿沒什麼話事權,但對方連續這麼幾天都過來」誠意可嘉,所以今早就知會了門房,如果他今天也像昨天一樣,等一個時辰,走的時候仍不放棄,就讓那門房帶他進去,聽聽他會說些什麼,誰知道……哈哈……」

「書生便是書生。」薛延搖著頭」「想要做些事情,一開始總是心比天高,其實什麼都不懂,想法又多,最讓人頭疼的就是這等人了,估計那蘇檀兒此時也在家裡為難呢。扶不起的阿斗,有才學,窩在家中寫寫詩,賞賞也就罷了。就好像那些詩人詞人,憂國憂民,感嘆懷才不遇比誰都厲害,可若真讓他們去為國為民,不是沒那個心」根本是沒那個能力。呵,庸才就是庸才,紙上談兵……」

微微頓了頓,薛延又笑了出來:「不過蘇家有此庸才對我們來說也是好事」以後大家與這寧立恆,可得好好親近親近才是。對了,阿進,有機會的話,替我邀他一次,大家同為織造同行,生意歸生意」交情還是要講的。上次在這裡」大家意氣之爭」我與阿霞也有些不是」到時候一塊吃個飯,我親自給他賠罪,哈哈哈哈……」,就在薛進薛延或者其他人議論著今天下午事情的時候,蘇檀兒倒並未為此頭疼,對這件事情的傳出反應比較大的卻是蘇家的另外兩房」據說蘇仲堪在這個晚上拍了桌子,還差點摔了東西。

「胡鬧!他一介書生,什麼都不懂,真一直坳下去,見到了那賀大人給人家留個耿直的印象也就罷了!這樣算什麼!以後賀大人怎麼看我們蘇家!他這……他這簡直是在扯所有人的后tui!」,這段話從蘇家二房傳出來」整個晚上大宅中的人們都在說著,但當然,無論二房三房,都沒有明確表現出這樣的態度,往老太公那邊抗議或者找蘇檀兒聊天的事情一件也沒有發生,因為眼下最大的一件事」便是蘇檀兒真的想要拿下皇商,這對於二房三房來說,或者都算得上一件威脅。

同樣的夜裡,就連聽說了這件事的聶雲竹與元錦兒都有些mihuo,今天下午寧毅帶了一對姐弟過來吃東西,看起來倒是全然沒有受到多少影響的樣子恐怕那時候寧毅也不知道那個賀大人已經準備要見他。

「唉,雲竹姐,我猜他今天晚上一定很不高興。

「應該……不會吧,立恆xing情豁達「再豁達也會不高興的啦」而且……」就差半個時辰,真的蠻可惜的,他怎麼不堅持下去呢……」,「可能是,他覺得賀大人真的不想見他」又或者那對姐弟在外面等著」他趕著出去……」

「那對姐弟是什麼人啊?會不會是他在外面生的兒女?」,「胡說八道,立恆才二十歲出頭,哪有這麼大的兒女……」

「也許他在入贅之前有個童養媳……」

儘管處於善意,不過這邊的想法其實也差不太多。在眼下的江寧城,唯一抱持著不同猜測的,或許只在城市一側的駙馬府中。

「他是故意的?」涼亭之中,康賢聽著一對姐弟的敘述,微微愣了愣,這對姐弟回家吃完飯洗了澡,此時才過來,而在今天傍晚,康賢就已經聽說了寧毅失去與賀方見面機會的消息」因為他沒能堅持完第三天的最後半個時辰。

「嗯。」周佩點著頭」小姑娘一身清爽的秋裙,小臉紅撲撲的有些興奮」儼然參與了某些厲害的事情當中,晚上過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在車上與弟弟猜了很多次了,「駙馬爺爺」這寧立恆幹嘛要這樣啊?」

「呵,我也想不通。」康賢想了一會兒,終於也是疑huo地搖子搖頭,「他沒跟你們說?」,「嗯,他不肯說。君武說可以幫他見到賀方」他也立刻就拒絕了」這人……根本是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見那賀方。我倒是想不通」他是怎麼知道賀方今天會見他的,所以乾脆提拼了半個時辰走。」,「他不知道,不過今天是第三天了……」,康賢嘆了口氣,「立恆……,他大概是算準了三這個數字的。如果是一般人通常會堅持三天」賀方畢竟不是真的什麼人都不見」他只是不與人談皇商之事」若真的要見,還是可以的,畢竟蘇家是織造大戶。

第一日未見,此後真要見」作出被他誠意打動的樣子,大概都會等到三日或三日以後,他是故意做出半途而廢的樣子,因此選在了第三日,然後少半個時辰,呵,這傢伙……」

康賢搖頭笑起來,但眼中仍舊疑huo:「可他這樣做有何理由?給賀方留下這等印象,如何還能解決皇商之事?小佩君武,你們還跟他說了些什麼?」,「我們做了個交換。」君武在旁邊笑出來。

「交換?」,「嗯,他不許我們進去也不許我們幫忙」我們覺得奇怪。問他到底能不能解決掉蘇家的危機,因為姑爺爺你說他很厲害的。他大概怕我們添亂,最後還是說了他就是在解決,不過還有很長時間,商場上的事情說不準,所以沒辦法告訴我們到底在幹嘛。我們就做了個交換」我們不添亂,但以後這一個月會常常過去跟著他,看看他到底在蘇家幹嘛。他後來答應了哦,只要我跟姐姐不添亂就行,我們打算扮成布行的小夥計」要不然書童也行,我叫書童甲,姐姐叫書童乙,哎呀……,好吧,姐姐你當書童甲……」

小君武一臉天真純潔地滔滔不絕,隨後腦袋上被姐姐錘了一下」連忙改口。對面康賢的目光已經眯了起來:「你們兩個小鬼頭,因為最近不讓你們出去,整天讓你們在府中讀書,故意的吧?」,「哪有,我們想見識一下姑爺爺你讚不絕口的老師到底有多厲害嘛……」

小男孩滿臉的真誠,手底下拉了拉姐姐的衣服,一旁的周佩也連忙點頭:「,是啊,駙馬爺爺,如果知道他很厲害,我也能心甘情願拜他為師啊。你也說了蘇家這次遇上的事情很難應付,要是他這樣不找人幫忙都能解決了,我和君武才承認他很厲害……,嗯,我們保證不添亂,不亂跑。」,「嗯嗯嗯嗯……」小男孩在旁邊扮演啄米的小雞。

康賢眯著眼睛望了他們好久,方才沒好氣地笑出來:「好吧,術業有專攻,他若不能解決,那是應有之事,但若真解決了,這中間的的事情,你們倒也不妨見識一番。他既然應允此事,想來也不至於把你們教壞了。不過有一點還是記好了,出去之後,絕不許離開穆護衛等人的視線,我也會常常派人去看,只要出現一次,開城門之前,你們倆就都不許出門了。記住了?」

「嗯。」兩顆腦袋,用力點頭,隨後姐弟倆對望一笑。終於自力了。

………………,蘇家在江寧畢竟是織造的三大巨頭之一。隨後寧毅最初這幾日里所做的這些事情,於一天一夜的時間裡,開始在江寧的織造業中的傳開。此時的影響姑且不論,第二日的下午,寧毅去到了竹記,與聶雲竹匯合,隨後朝秦府的方向一路過去。這是為了兌現之前說好了的去找秦老道歉的約定。

早些時日,雲竹其實很期待這件事,寧毅帶著她去到老人家的家中道歉,這其中似乎有著某種象徵xing的意味,不過今天,她卻並沒有多少興奮與ji動的心情。因為昨晚與錦兒的談話」此時的她心中有著其它的許多情緒。此時偶爾望望前行的寧毅,在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中」考慮著一些寬心或者安慰的話語。

不過,最後這些話還是沒有說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二章 兩隻小跟班(下)

9.7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