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七一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盡見眾生(二)

第一〇七一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盡見眾生(二)

遠處的廣場上仍舊熙熙攘攘,「龍賢」對抓來的公平黨徒的行刑正在持續,引來大量圍觀的人眾。

看懂對面意圖的左修權已經先一步回去了。儘管兵荒馬亂的這些年,大家都見慣了各種血腥的場景,但作為讀書一生的君子,對於十餘人的砍頭以及近百人被陸續施以軍棍的場面並沒有圍觀的嗜好。離開時也將銀瓶、岳雲等人帶離了廣場。

「雖然周商此時發難的可能不大,但若是那衛昫文真的瘋了,直接派人衝擊這廣場,你們縱然武藝高強,也未必能跑得出來。」

他看過了「公平王」的手段,在幾名背嵬軍高手的護衛下回去思考與對方接洽的可能,銀瓶與岳雲對於城內的熱鬧則更加好奇一些,此時便留在了廣場附近的街市上,等著看看是否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大廣場附近的街市極亂,不少地方都有經歷了火併的痕迹,部分原是青磚建成的房屋、商鋪都已有了極大的破損,岳雲與女扮男裝的姐姐走得一陣,才找到一處搭著棚子賣茶的攤位坐下。

「成老師早幾次過來,就已經說了,何文父母妻兒皆死於武朝舊吏,後來跟隨百姓逃難,又被遺落在江南死地之中,他不會再奉聖命了。左老這次熱臉貼個冷屁股,一準無功而返。」

今年十七歲的岳雲與女扮男裝的姐姐如今同樣的身高,但一身肌肉結實勻稱,歷久了軍伍生涯,看著就是陽剛之氣爆棚的模樣。。他也正屬於年輕氣盛的時候,對於諸多的事情,都已經有了自己的看法,而且說起來都頗為自信。

當然,我們或許還記得,在他年紀更小一些的時候,就已經是性格直率、充滿勇氣的模樣了。當年即便是被投靠女真的眾多兇徒抓住,他也是毫不畏懼地一路謾罵、反抗到底,如今只是增加了更多的對這個世界的見解,雖然變得沒那麼可愛,卻也在以自己的方式成熟起來。

比他大兩歲的銀瓶微微笑了笑:「政治上的事情,哪有那麼簡單。何文雖然不喜歡咱們東南,但成老師運來米糧物資接濟這邊的時候,他也還是收下了。」

「你也說是政治上的事,有便宜當然要佔,佔了以後,可不見得承咱們人情。」

「你說的是。」小二送來兩碗看來就難喝的茶,銀瓶挪動茶碗,並不與弟弟爭辯,「不過從這次入城到現在看來,也就是這個『龍賢』今日做的這件事情稍微有些氣概,若說其餘幾家,你能看好哪家?」

「左老如今似乎定了何文與高暢,我可哪一家都看不上。」岳雲用睥睨的目光掃視著這片集市,看著來來往往浮躁的江湖人,或耀武揚威或低眉順目的公平黨,「說什麼高天王是公平黨五系之中最不惹事的,還善於治軍,可我看他手下那些人,也不過是一幫痞子,有種與咱們背嵬軍對陣,隨隨便便切了他。至於何文,我賭他談不攏,雖說談的是大局,可那何文也是一個人,全家人的血仇,哪那麼容易過去,我們現在又不是華夏軍,能按他低頭。」

「你倒總是有自己想法的。」銀瓶笑。

「打賭嘛。」

「賭什麼?」

「我就賭……跟何文談不攏,至於那高暢,何文之後他若是願意跟我們合作,我自然也沒什麼話說,雖然我是看不上。」

「你能看得上幾個人哦。」

「華夏軍我就都看得上啊,就像爹說的,若是將來有一日堂堂正正地打一仗,便是死在了戰場上,那也是英雄所為,雖死猶榮。」岳雲說著,朝旁邊意氣風發地揮了揮拳,隨後又壓低了嗓音,「姐,你說這次,會不會也有華夏軍的人來了這裡?」

「若是有你要如何?」

「認識一下啊,你不知道,我跟文懷哥很熟的,西南的許多事情,我都問過了,見了面很快就能搭上關係。」岳雲笑道,「到時候說不定還能與他們切磋一番,又或者……能從中間給你找個好夫婿……呀。」

他這話音未落,銀瓶那邊手臂輕揮,一個爆栗直接響在了這不靠譜弟弟的額頭上:「瞎說什麼呢!」

「……說的是實話啊。」岳雲捂著腦袋,低著頭笑,「其實我聽高叔叔他們說過,若非文懷哥他們已經有了妻室,原本給你說個親是最好的,不過西南那邊來的幾個嫂嫂也都是了不得的巾幗英雄,一般人惹不起……另外啊,如今也有想將你送進宮裡當王妃的說法。不過陛下雖然是中興之主,我卻不願意姐姐你去宮裡,那不自由。」

他坐在那兒將這些事情說得頭頭是道,銀瓶面色慍紅,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你這鬍鬚都沒長出來的小子,倒是樁樁件件都安排好了。我將來嫁誰關你屁事,你要將我這姐姐趕出門去免得分你家產么。」

「爹身上就沒錢,你別看他送禮送得凶,實際上一文錢不給我碰,買壺酒都摳摳搜搜的。咱們家窮光蛋一個。」岳雲嘿嘿笑,舔著臉過去,「另外我其實已經有鬍子了,姐你看,它長出來時我便剃掉,高叔叔他們說,如今多剃幾次,往後就長得又黑又密,看起來威風。」

「你起開。」銀瓶按著他的臉扭向一邊。

岳雲轉過頭來笑著喝茶,兩人如此坐了一會兒,銀瓶道:「入宮的事情與我說過一次,不是當王妃,是想要我去保護陛下的安全,當然若真的進去……或許就得考慮名分。」她微微頓了頓,之後笑望著弟弟,「另外也考慮過你,把我們都送進宮,一個當王妃,你就當伺候王妃的小太監。」

「呃……」岳雲嘴角抽搐,儼然被人塞了一坨屎在嘴裡。

「……陛下身邊能信任的人不多,尤其是這一年來,宣揚尊王攘夷,往上收權,然後又開了海貿,跟幾個大海商打起來之後,私底下許多問題都在積累。你成天在軍營裡頭跟人好勇鬥狠,都不知道的……」

岳雲沉默了片刻:「……這樣說起來,若是真讓你入宮,姐你還真願意去當王妃?」

「陛下拒絕了。」銀瓶笑了笑,「他說不能壞了姑娘家的名節,此事不讓再提。你平日聽的都是些花邊新聞,風風雨雨的你懂什麼。」

「……」岳雲低頭片刻,點了點頭,拿起茶碗來雙手朝東南方向舉了舉,「有此一事,陛下值得我岳雲一生為他賣命。」

「陛下如今的革新,乃是一條窄路,過得去才有將來,稍有不慎便萬劫不復。所以啊,在不傷根基的前提下,多幾個朋友總是好事,別說何文與高天王,即便是其餘幾位……便是那最不堪的周商,只要願意談,左公也是會去跟人談的……」

銀瓶的話語輕柔,到得此時點出中心來,岳雲沉默一陣,倒是不再對這個話題多做辯論。

姐弟兩經曆數年戰亂,各種慘無人道的事情自然也見到過,但之於自身這邊,父親岳飛一直立身極正,原本的太子、如今的皇帝君武在道德層面上也沒什麼不堪之處。十九歲的銀瓶已經開始接受世界的複雜,十七歲的岳雲卻多少還是有些潔癖的,這次入城后,他尤其看不上的便是所謂的「閻羅王」周商與「轉輪王」許昭南……當然,事關大局,他有想法歸有想法,總的方向上還是願意當一名聽令行事的士兵。

兩人喝了幾口茶,遠處的廣場上倒是沒有傳來大的騷亂聲,估計周商方面確實是不打算離開翻臉了,也在此時,岳雲拉了拉姐姐的衣袖,指向街道的一端:「你看。」

他們看到的是人群中正在發生的一幕隱蔽的打鬥場景,動手的是一名背著包袱的少女與另一名看來正在阻攔對方的綠林人。那少女縮在人群里不容易被發覺,但只要注意到了,便能明白她似乎正在躲避追捕,一名身材高瘦的綠林人在街道的邊上堵了上來,雙方一個照面后,綠林人伸手阻攔,少女也伸手推開對方,雙方擒拿、拆招,在人群里拆了兩個回合。

這一番迅捷的交手並沒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隱蔽的互拆后,少女一個錯身,身影猛地跳起,反手在那高瘦綠林人的腦後砸了一掌,這一下認穴極准,那高瘦男子甚至來不及呼叫,身形晃了晃,朝一旁軟倒下去。

「這是……譚公劍的手法?」銀瓶的眼睛眯了眯。

岳雲的目光掃過長街,這一刻,卻見到了幾道特定的目光,低聲道:「她被發現了。」

先前兩人的交手並未引起太多注意,但那綠林人身材頗高,此時顫了一顫陡然軟倒,他在長街上的同伴,便發現了這一處出現的異常。

「爹曾經說過,譚公劍劍法凜冽,女真第一次南下時,其中的一位前輩曾受到師公感召,刺粘罕而死。只是不知道這套劍法的後人如何……」

岳雲低聲說著,他拿起茶碗望了望姐姐。隨後,將裡頭的茶水一口飲盡了。

銀瓶也低頭端起茶碗,目光戲謔:「看方才那一下,功力和手法一般。」

「畢竟年紀還小嘛……」

岳雲站了起來,銀瓶便也只好起身、跟上,姐弟兩的身影朝著前方,融入行人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七一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盡見眾生(二)

97.2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