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七二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罷見眾生(三)

第一〇七二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罷見眾生(三)

道路向前,路上的行人漸漸的少了些,賣東西的攤位一時間也空了,只在路邊的牆腳下能見到稀稀拉拉的帳篷和流民居住。

嚴雲芝的步伐飛快,嘗試用少量行人的掩護,迅速地去到對面的路口,但道路前頭,有人撞了上來。

這是一名衣衫破舊的綠林人,看起來孔武有力,迎面上來后,卻是雙手一張,便要將她抱住。嚴雲芝猛地一腳蹬上對方腳背,手臂一砸、一帶,將這男子打在地上,也在此時,側面亦有人撲過來了,那人手掌抓上來,嚴雲芝也順勢伸手過去,抓住了對方兩根手指,擒拿手順勢託人手腕。

她的步伐流暢,此時倒退而行,一隻手既然抓住了對方的手指,便等同抓住要害。對方仗著自己力量較大,另一隻手抓過來想要脫困,雙方一前一後,走了幾步,嚴雲芝手中連續折動,聽得這漢子痛呼一聲,手臂咔嚓一下脫了臼,臉上便是黃豆大的汗珠湧出。。。嚴雲芝放開對方,轉身便走。

她雖然習練劍法多年,對自身要求也算嚴格,但畢竟是一方梟雄的女兒,除了殺死兩名女真士兵的那次,生死之間有了實戰上的大突破,其它時候終究還是處於相對安全的位置里。倒是這次離開時寶豐的聚賢居后,心性上正合了譚公劍的義烈孤絕之氣,此時以巧妙手法應敵,委實稱得上乾淨利落,已然漲了不少的武藝。

只是點到即止地傷了這兩人後,前方的道路,也走不過去了。

另外的幾道身影已經氣喘吁吁地從那邊奔跑過來,而在後方,先前的追蹤者此時也陸陸續續地聚集過來。

手臂脫臼的那人面色兇狠地還想過來,嚴雲芝的目光也已經冷了下去,手中雙劍一展,其中一劍刺向對方面門,將人逼了回去。她朝著街道一側的院牆緩緩後退。

「姑娘,別再跑啦。」這些追蹤者中為首的一人高聲喝道,「這是我鐵拳查九的地盤,跑不掉的。」

「誰過來,誰先死。」嚴雲芝的話語冰冷。

原本路上不多的行人此時正在跑開,這邊圍過來的共有十人,為首那「鐵拳」開口喝道:「姑娘,是『平等王』要抓你回去,跑不掉的,何必如此。你看,我們得了命令,不拿武器,不願傷你性命,可你雙拳難敵四手,能頑抗到什麼時候,我們待會抓你,若是用上繩子、漁網,將你捆了,你一個姑娘家的也要丟臉,反正跑不掉,何苦鬧到那一步呢。」

這人身形高大,雖然看著衣衫破舊,只是個小團體的領頭人,但口中話語有理有據,極有說服力。只是他話音才落下,嚴雲芝右手短劍仍舊向前,左手卻是一翻,將劍鋒抵住了自己的喉嚨,口中喝道:「讓開!」

她這番動作令得眾人為之一愣,也在下一刻,少女陡然轉身就要跑向後方的圍牆,卻是要趁著這一瞬間翻牆突圍。

她轉過身,卻見後方圍牆上也有三道身影,正拿了一張漁網想要扔下來。對方見嚴雲芝以劍抵喉,微微愣了愣,嚴雲芝也愣了愣,便在此時,一根木棒旋轉著呼嘯而來,它掠過嚴雲芝的頭頂,直接投入那張漁網,只聽「啊呀」「噗通」幾聲,牆上三道身影被那漁網倒卷而回,俱都落入後方的院子里。

街道上嚴雲芝、查九等人扭頭看去,只見一名少年的身影已經朝這裡走了過來。

「一群賤狗以多欺少,實在令人看不過去,要打架的話,加我一個吧。」

這少年身形挺拔,於陽光之中徑直走來,這邊的人迎了上去:「『平等王』地字型大小辦事,無幹人等報上名來。」

「我就是你失散多年的父親啊。」

那光塵之中,其中一人沖了過去,少年順手一揮,那人便猶如矮了一截般陡然變作了滾地葫蘆,這委實已經是身手和力量上的碾壓,嚴雲芝看見那鐵拳查九右手一振,一隻帶著鐵手套的拳頭顯現出來,他低聲一喝,內勁鼓盪,身形低伏,隨後猛地沖了上去,「啊——」的一拳轟出,猶如雷霆炸開。

作為江寧城中一個小勢力的頭領,本身不可能毫無藝業。嚴雲芝年紀和積累還不夠,但也能夠從這一拳的內勁鼓盪與巨大沖勢中看出對方拳勁的兇猛,這鐵拳查九比那少年看著要高出近一個頭,此時全力一拳直砸走來的少年面門,理論上來說,這一拳是要躲開的。

然而隨後響起的,是鐵拳擊上血肉之軀的沉悶響聲,這少年單手伸出,就在自己的面前,直接接住了對方全力衝來的一拳。他的衣衫鼓盪,繃緊的衣袖上卻已經隱隱能夠看到裡頭鼓脹的手臂輪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鐵拳查九保持著出拳的姿勢,一步在前、一步在後,盡全力的想要往前推,但下一刻,他的步伐在地上滑動起來,這英武少年單手抓著他的拳頭,腳下步伐邁出,推得他一個成年人寸寸後退。

「『鐵拳』查九,十多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女人。」

少年舉步往前,口中說話,那查九的腳下寸寸后移,在泥土的地上劃出痕迹,他終於想要撤拳後退的那一刻,少年一隻手抓住他的拳鋒,另一手朝著他的手腕抓了上來。

「我今天,就當沒生過你這個兒子了。」

「啊啊啊啊啊啊……」

秋日的光影里,這身形高大的查九被對方抓住了手臂,緩緩前壓,他的口中慘叫著,手臂一折,雙膝朝著地面嘭地跪了下去,少年將他整個人按向地面。

這是嚴雲芝第一次見到如此天生神力的人。

簡直比那可惡的龍傲天都要更加厲害了幾分。

其餘的人猶豫片刻,吶喊著揮動武器,朝那邊衝鋒過去。接下來,便是一場一面倒的街頭打鬥。

街上激起揚塵。

在那少年一拳一個,以無比剛猛的力量將眾人毆打在地的時候,嚴雲芝看見另一名身形頎長、樣貌俊秀的年輕人向她這邊溫和地走了過來。

「修習譚公劍,可見家學淵源。」對方微笑著開了口,「不知姑娘姓甚名誰,為何會被這些惡徒所欺啊?」

即便在亂世之中,也是有好人的。

嚴雲芝的心情,陡然間,放鬆下來。

*************

城市另一端。

寧忌在那家報社所在的街頭已經隨意地看了幾眼。

這並非砸什麼武館的場子,也不是愣頭青地就要挑戰天下第一高手。有心算無心地突襲一家報社,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即便這報社由「轉輪王」許昭南罩著,也是一樣。

因此他倒也沒有等待太久,便從側面的牆外翻了進去。

院子的側後方物品雜亂,放著一些破舊的罈罈罐罐,也有腌菜發出的臭味。很是正常的地方。寧忌朝著前方的樓房摸過去,到得近處,才忽然感受到一絲違和,樓上和前方傳來的聲音似乎有些不對。

他微微蹙了蹙眉。但看著這木樓簡單的構架,腳下已經三下五除二的蹬了上去,刷刷幾下到了二樓後方的窗戶邊。

房間里的人發出奇怪的罵聲,聽起來似乎受了傷,寧忌貼在窗戶上聽了片刻,木樓中的一些人腳步不太對勁,濃烈的油墨味中,似乎還隱約透出了一點血腥氣。

怎麼回事?有人印報紙的時候砸到自己頭了?

他推開窗戶朝裡頭偷偷看了一眼,只見這窗戶內的房間里幾張桌椅擺放雜亂,一些紙張被打翻在地,地上有點點血跡,是打鬥的痕迹。

咦?這些污人清白的酸秀才良心發現,搞內訌了?搞得這麼激烈?

乍然看到這樣的事情,寧忌一時間還有點小興奮,想著要不要立刻加入進去,給人一點正確的指導。

也在此時,騷亂的聲響從外頭傳過來了。有大隊人馬朝這邊趕來,一些人已經到了前方大門。

寧忌眉頭一蹙,拉上窗戶,身體沿著牆壁落了下去。

那邊的騷動聲中,有人打開了院門,一群人正在進來,口中罵罵咧咧地說著些什麼,雖然部分話語乃是方言,一時間辨別不清什麼,但寧忌也大概猜到自己來得不巧,房間里的亂象很可能不止是內訌那麼簡單。

這就有點倒霉了。

到得此時,卻也沒有時間細想,他沿著來路一陣小跑,朝著後方的圍牆借力翻出,才冒出一個頭,只見側後方巷道的不遠處,有人望了過來,陡然拔刀沖向這邊:「誰?」

這人腳下功夫看來不錯,一開始恐怕沒料到院子後方會有人出現,此時一個照面,下意識便要過來截他。寧忌翻身出去,轉身便跑,心中頗感憋屈。

又不是我乾的……這話當然不能說。

對方一面跑,一面在後方喊了出來:「這是『轉輪王』地盤,某乃『快刀』喬彬,閣下既然敢過來鬧事,又何必抱頭鼠竄,有種留下名諱,與我單挑——」

「哼。」寧忌腳下步伐迅速,越過前方巷道中堆放的部分雜物、垃圾,猶如飛過去一般,口中倒是懶得遮掩,「好說了,我便是傳說中的武……武林盟主!龍傲天!」

「龍傲天?這名字……呃……你是那五……五尺YIN魔?」

那聲音原本還是照著江湖路數記下名號,說到一半,倒是忽然想起來了。其實如今江寧英雄彙集,一個小小的採花淫賊名號,記錄在一張破報紙上,關心的人原也不多,只是這報紙本就是這片街區所發,對方看過之後,留下了印象,此時便脫口而出。

那「五尺YIN魔」在前方奔跑,他捉刀追拿,院落那邊的人被這邊驚動,此時似乎也在圍捕過來,只是眼看這惡名少年輕功卓絕,轉瞬間便拉開了距離,他接下來或許便要追趕不上。但也在這一刻,原本要衝出前方巷口的少年聽到他的這句話,腳步竟陡然停了下來。

「我……擦……」

喬彬見到那少年口中罵了一句,雙手舒展,轉身朝他奔跑過來。

「來得好!」

喬彬大笑,一刀斬出,然而下一刻,他的眼前便陡然一花,揮出的「快刀」被人順手架住,整個身體都被人推得凌空飛起,轉眼間朝後方推出丈余,然後才被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頭暈腦脹。

少年照著他的肚子一腳踢了過來。

「我叫你快刀……叫你YIN魔……YIN魔……YIN魔……污人清白……」

前方院子里的人追趕過來,眼中看到的,便是一名少年在後巷瘋狂踹人的場面,這片街道上身手還不錯的喬彬被他打倒在牆角,蜷縮身體,雙手抱頭,踢得毫無反抗能力。

罵罵咧咧的少年目露凶光,眼見著眾人趕來,還朝著這邊狠狠地掃了一眼,果真窮凶極惡。但下一刻,他還是翻過了一側的牆壁,朝著另一邊不知什麼人家的院子跑了進去。

整個坊間一時間喊殺聲震天,有人敲起鑼鼓,持刀持槍的眾人一番圍捕,追趕著少年的人影跑過一處處院落,翻過屋頂,復又衝上大街。

實在太倒霉了……

寧忌一面奔跑,一面在心中悲憤。

他平日里若要出去搗亂,或許還會準備一條圍巾,在適當的時候將自己口鼻遮住,但今天想著不過是突襲一家破報館,哪裡會有什麼危險,身上何用的布條都沒有,如今想要遮住自己的臉都有些晚了。

他此時當然已經反應過來,就在自己抵達前不久,也不知是什麼倒霉催的東西,已經提前一步跑過來這家報社砸了場子,而且聽得這幫人罵罵咧咧當中透露出來的一些信息,過來砸場子的很可能便是「平等王」屎寶寶的下屬。

操,你個屎寶寶,沒事跑到人家報館砸場子幹嘛,腦子有屎啊……

他在心中暗罵,街道上一路狂飆,後方則是十餘人乃至更遠處的數十人浩浩蕩蕩追趕的額情景。周圍的行人大都避讓開這等猶如綠林仇殺的場景,即便看起來是江湖俠客的各種身影,也都讓到路邊,看著熱鬧。也在此時,前方一家飯鋪門口,一名托著飯缽化緣的小和尚被蔓延而來的動靜驚動,扭頭望了過來,與寧忌遠遠的打了個照面,然後嘴巴張開成「O」型。

「龍……龍、龍……」他舉起一根手指,想要相認,似乎又有些猶豫,不明白眼前的這一幕是為什麼。

寧忌一路奔跑,也猶豫了片刻,隨後朝著那邊奔跑了過去。

「哈,悟空!」

他跑到小和尚身邊,雙手一張,便朝對方抱了過去,小和尚在那一刻似乎想要避讓,但身體已經被對方揪住了,整個人陡然凌空而起,被寧忌朝著後方扔了出去:「擋住他們!」

後方街道上,為首的十餘人已經涌過來,小和尚化作炮彈被砸向對方,他對這種事倒是並不慌亂,身在半空,已經嘆了口氣,將飯缽擋在身前。

沖在最前方的幾人一時剎車不及,空氣中便聽得叮叮噹噹的幾聲,隨著這小和尚身影的落下,飯缽揮舞,已經將幾個人手中的兵器砸開,他落地之際在最前方那人腿上蹬了兩下,身體衝撞,已經將人影撞開,隨後單手一抓,刷的奪來後方一道身影手中的棍棒,一陣劈打揮舞,最前方的四五個人小腿被揮中,一時間摔做一團、混亂不堪。

落地后的小和尚左手持缽,右手舞棍,進了兩步隨後又在街道上向後退開,他將棍棒橫舉,小小的身影攔住眾人,此時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微微躬身:「阿、阿彌陀佛……」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回頭望向這邊的「龍哥哥」。

龍傲天伸手撓了撓腦袋,他原本就知道小和尚武藝相當不錯,倒是沒想到會打得這麼漂亮,一時間張了張嘴:「有點東西啊……」

「龍……龍大哥……」

「悟空幹得好!不愧是我武林盟主龍傲天的兄弟——」

這一番變故,街道上一些看熱鬧的綠林豪客目光也變得審慎起來,寧忌揮舞手臂,放聲大喝,趁機打出了名氣,之後見到更多追趕者浩蕩而至,才猛地轉身:「跑啦——」

「哦……哦!」小和尚反應過來,將棍子朝前方一扔,連忙轉身跟隨上去。

一大群人揮舞刀槍呼啦啦的追過這片街區,前方的兩道身影步伐卻更是迅速,一前一後轉眼間與這邊拉開了距離,隨後穿街過巷,將追兵拋在了後方。

步伐放緩,小和尚趁勢追了上來:「龍、龍大哥……原來你也會武功啊……」兩人城外的那次相見,他還不知道這一點,但方才對方抓住他扔出去的那種手法和力道,再加上此刻的一路狂奔,自然已經讓他明白過來。

「那當然,我可是大夫啊!」

「呃……」小和尚撓了撓頭。

龍傲天一把攬住他的肩膀:「走,帶你吃好吃的去!」

「哦!好啊!謝謝龍大哥!」

笑臉綻開,小和尚已然忘記自己上一刻想說的話了。

兩道身影嘻嘻哈哈地沒入人群。這是八月十八這天的上午,秋日的陽光溫暖和煦,龍傲天與孫悟空,結伴於殘破的江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七二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罷見眾生(三)

97.3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