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七七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罷見眾生(八)

第一〇七七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罷見眾生(八)

傍晚的雨淅淅瀝瀝,一陣一陣地落下來。

陰霾的天空下破舊的院子,原本作為園林的假山已經坍圮,一顆顆青色的山石被雨水濕潤,猶如沾上了菜油一般,原本著過火的地面也是一片黑色的泥濘。

周圍是大火之中坍塌了的房舍,只有幾處破舊的屋檐仍舊完整,在這樣的天色下,襯著不遠處荒園的景色,一切便如同鬼蜮般陰森。

纖細的身影無聲地衝出屋檐,腳步踏上院子里濕潤的石塊,手中的劍光滑過雨幕,剎那間的幾個騰躍,已經如同鬼魅般的穿入對面的檐下。

過得一陣,那身影又以同樣的速度穿行回來,腳步詭秘無聲,揮劍凌厲而迅速。這個下午的時間裡,也不知道她已經以同樣的方式在這院落里來回衝刺了多少遍。

再次沖入屋檐下之後,這一身黑衣、體形纖秀的身影腳步已經微微有些發抖,她站在那兒,緩緩舒了一口長長的氣息,知道今天的訓練已經到極限了。。

這是譚公劍中已經相對極端的練劍方法,以這樣的高速在雨中穿青石,比白日里已經熟練的樁功要更加危險數倍。在穿行揮劍時每一絲的心神都要被調動起來,只要稍有失誤,輕則崴腳,重則傷殘。將人至於這樣的環境當中練習,其實也就跟懸崖上打拳的原理類似,都屬於是「盜天機」的一種。

嚴雲芝收起手中雙劍。

這樣極端的鍛煉方式,可以讓人的提升速度更快一些,但對於心神的耗費也是巨大,更別提中間還有可能受傷的恐懼感一直襲擾。但相對於最近困擾著她的其它事情而言,這些又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身體的各個地方正在將疲憊陸續反饋上來,她咬著牙關,控制著氣息的盡量平穩。家傳的劍法講究「藏如流水、動如雷霆」,即便已經疲倦了,也不能有所鬆懈。

靜靜地站著,調息一陣,隨後披上放在破舊屋檐下的蓑衣,朝這院落外頭走去。

在先前的鍛煉里,里裡外外的衣裳都已經濕了,披上蓑衣也只是聊勝於無。從這處廢院子里出去,外頭是陰冷的街道,連日里的秋雨早將路面泡成一片泥濘。傍晚的路上不過寥寥可數的幾位行人,蓑衣下大都帶有刀劍,一匹灰馬踩著淤黑的污泥走在路上。

或許是身上潮濕,破舊的街道、城池裡遠遠近近青灰的院落,在雨幕與泥濘中都是森冷的感覺。

嚴雲芝低著頭,挑選泥濘中相對易行的區域,謹慎而迅速地去往街尾的客棧。

傍晚時分,客棧之中未有燈火,但雜亂的大堂之中三教九流彙集,仍舊顯得頗為熱鬧。嚴雲芝低頭進來,與熟悉的店小二打了招呼,隨後上樓回房,過得片刻,便有人送來一大盆熱水。

店小二關門出去了。嚴雲芝在房間之中沒有點燈,她已經脫掉了蓑衣,此時將濕透了的外裳也解開,準備脫下時,又像是想起了什麼,從房間的里側走向門邊。

她的腳步輕盈,走到房門邊,執起一支短劍,朝著房門的縫隙無聲地刺了出去。

門外便聽得「哎喲」一聲叫喚,隨後有腳步聲迅速遠離。那人在走廊里出聲:「嘿嘿,小娘皮真夠帶勁的……」

那聲音遠去了,嚴雲芝才默默地收回了短劍。她在房間里站了一會兒,彷彿只有胸口微微的起伏才能證明她此刻的存在。

過得片刻,她找了一角破布,塞起房門上的些許縫隙,隨後才去到熱水盆邊,脫去了衣物,擦拭了身體,待到身上乾燥下來,穿起一身輕衣后,她從包袱中找出一小包藥粉,倒了一些在水盆之中,然後將水盆放到凳子前的地下,脫了鞋襪將赤足浸泡進去。

藥物的刺激帶來了腳上的些許疼痛,她俯下身子,用雙手抱住膝蓋,咬緊牙關,身體微微的顫抖起來。房間里靜悄悄的,她努力地,不讓自己哭出來。

十七歲的嚴雲芝,這一刻已是孤身一人,置身於離家千里之外的寒冷城池中了。

一時的激憤,與時維揚之間徹底鬧崩,她並不為此感到後悔。名節或許就此毀了,說到底也不過是一死了之的事情。而這一次眾人來到江寧,嚴家與時家的結盟,才是真正的正題,若是因為她的緣故,導致雙方交易的失敗,那麼被影響的,就不僅僅是她一個人,而是整個嚴家堡上下的老老少少,這是讓她內心難安的最大因素。

這些大大小小的問題時刻在她的腦海中出現,十七歲的雲水女俠在過去的人生當中已經殺死了兩名女真士兵,但在關上門后的這一刻,負疚與茫然、孤寂與恐懼依然會令她難以自持。

不知什麼時候,有人在外頭敲門。

「嚴姑娘,在嗎?」

嚴雲芝坐起來。

「平哥兒?在的。」

門外傳來的聲音屬於那日救她的兩兄弟之一,大哥韓平的嗓音。這兩兄弟武藝高強,大哥給人的感覺善解人意、溫文爾雅,二弟一身怪力、拳勁無雙,只是姓韓名雲,有些像是女人的姓名。兩人應該也是某個大族的子弟,到江寧這邊談合作的,平日里並不住在客棧這邊,嚴雲芝估計對方的姓名都可能是假的。但她身處異地,自然不會冒昧刨根問底。

只聽那韓平在門外說道:「我們從外頭回來,聽到了一些消息,晚上一道吃飯吧。」他說到這裡頓了頓,似乎是聽到門內的水聲,又道:「嚴姑娘,不忙。」

「……哦,好的,那我……」

「我和韓雲在樓下等你。」

這位名叫韓平的兄長行事看來總是面面俱到,隻言片語的做好了安排,便已轉身下樓。嚴雲芝將足上的水擦拭乾凈,換上了衣裳,這才拿上雙劍下樓。

這時候天已經完全暗了,樓下客棧外的院子里仍舊是斷斷續續的雨,大堂里則點起了燈火,各種三教九流的人物聚集在這裡。嚴雲芝從樓上下來時,正見到兩道人影在外頭的走廊上打架,參與的一方便是神行壯實的少年韓雲,只見他一拳將對手砸飛出去,打入庭院內的泥濘之中。廳堂內的江湖人便是一陣歡呼。

他的兄長韓平正坐在大堂里側一張桌邊,手中拿著一本小冊子,正在看書,見到嚴雲芝,朝她揮了揮手。

「平哥兒,這是怎麼了?」

「年輕人熱血氣盛,想要活動一下,不用管他。」平哥兒輕描淡寫,對於弟弟小雲頗有些不以為然的樣子。

也在這樣的說話間,打架的年輕人搖晃著手臂過來了,面上帶著爽朗的笑容:「我聽小二說,這人跑到你房間那邊去搗亂,實在不知死活。這就幫你教訓他了。」

嚴雲芝蹙眉朝外頭望去,這才知道被打進泥水裡的,便是不久前到她門口偷窺的綠林人。

「謝過雲哥兒了。」

「哎,沒事、沒事,哈哈哈哈……」對方爽朗地擺手。

「小雲哥傻了吧唧的。」一旁看書的韓平笑了笑。

這邊韓雲瞪起眼睛來:「不要叫我小雲。」

「你對小雲有意見啊?讓嚴姑娘怎麼想?」

「嚴姑娘,我對你的名字可沒有意見……」

兩兄弟幾句鬥嘴,這邊嚴雲芝忍不住笑了出來。此時店小二過來上菜,落座后的三人幾句寒暄,那韓平放下手中的小冊子,嚴雲芝好奇望去,只見那小冊子上沾著血跡與污水,也不知是哪裡撿來的東西,封面上的幾個字卻是《談四民》。

韓平注意到她的目光,此時笑了笑:「今日和你小雲哥出去,途中見到不死衛的人在追捕犯人,有些好奇過去看了看,那人犯逃跑的時候將一些冊子仍在地上,這是其中一本……」

或許是覺得嚴雲芝不懂,他又補充道:「這是從西南那邊傳過來的手抄本,原本是寧先生那批人搞的,卻料不到公平黨這裡弄成這樣,私下裡竟還有人在傳閱這種東西。你看這上頭的批註,密密麻麻,底上寫了讀書會三個字……公平黨的五位大王,取名都好威武、好殺氣,卻不知道這讀書會又是什麼東西……」

「平哥兒對西南很了解嗎?」嚴雲芝問。

「只是略知一二。」韓平斟酌了一下,「我知道嚴姑娘被西南出身的匪人陷害,或許對其觀感不佳。但據我所知,華夏軍終究還是以英雄居多的。」

一旁的韓雲悶聲悶氣地道:「哪裡都有好人,哪裡也都有壞人,那個姓龍的傢伙雖然是西南出身,但若是被華夏軍的人知道了他的行徑,也會處理他的。」

嚴雲芝點了點頭:「我知道的……」

其實在這之前,說起西南華夏軍,她又何嘗不敬佩呢?

「我們今日在外頭,打聽到了一些消息。」見嚴雲芝神色不對,韓平錯開了話題。

嚴雲芝微微點頭,只聽得對方說道:「我們聽說了那龍傲天的消息。」

「啊……」嚴雲芝神色一怔。

「他到江寧城了。」

「……」嚴雲芝沉默了片刻,「確實……他似乎說過,會來江寧的……」

她對這件事情原本有印象,但連續幾日里心中所想的,大都是如何去刺殺那指使報紙大肆傳謠的李彥鋒。而對於這口無遮攔的少年兇徒,則只是想著或許有一天找到了,要跟他同歸於盡。

對於這中間的區別,此時的她難以細想。或許是因為她原就知道在通山發生了一些什麼,那少年本身也還算得上是行俠仗義,只是他最後那一句話,就此毀了自己的名節……又或者是因為他一招制住自己的回憶太過沉重,令的她甚至有些難以生出復仇的慷慨……

這幾日她甚至還在客棧當中花了些錢,找人為她調查「轉輪王」那邊的訊息。先前韓平說打聽到了一些消息,她原也以為是關於李彥鋒的。卻想不到此時對方突然拋出的是那龍傲天的消息,一時間倒讓她覺得有些難以歸納。

「這小子雖然性格無法無天,但老實說,能捅出這麼大的簍子,還真是挺帶種的。簡直不知死活了……」一旁的韓雲如此說了一句,「當然,嚴姑娘,若是遇上了他,我們自然是幫你的。」

嚴雲芝看了看他:「他……做出什麼事情來了?」

「嘿。」韓雲笑了笑,「不打聽不知道,一打聽嚇了一跳,這小子,把半個江寧的人都給得罪了,便是我們不找他,我估計他接下來也活不久。」

嚴雲芝蹙眉。

這邊作為兄長的韓平也點了點頭:「江寧城裡的小道消息,我們先前打聽得不多,今日去見的人正巧談到,便問了幾句。早些時日……大約也就是八月十五過後,那位名叫龍傲天的小朋友入了城,在這些時日里已經先後得罪了『轉輪王』『閻羅王』『平等王』三方。」

韓平道:「據說他最亮眼的成績,起初是想要殺『閻羅王』麾下的『天殺』衛昫文,陸陸續續的挑了『閻羅王』的好幾個場子,沒能找到,後方就放話要殺周商。雖然被他找到的都是『閻羅王』這邊中下層的頭目,但這位小朋友藝高人膽大,陸續做掉了不少好手,將周商與衛昫文的臉打得啪啪響,如今鬧得不可開交……」

嚴雲芝此時幾乎也瞪起了眼睛,任她如何想象,也料不到對方入城之後,已經鬧出了如此誇張的事情。自己還在籌劃行刺「轉輪王」這邊的一名頭目,對方竟是到處叫著嚷著要殺周商了。

就如同在通山時一般,以一人對抗一個勢力,對方是何等的厲害?卻想不到他入了江寧,面對著公平黨竟也打算做出這種事來?西南教出的,便都是這樣的人么?

韓平道:「至於他得罪『轉輪王』這邊所為何事,嚴姑娘倒不妨猜上一猜。」

嚴雲芝想了想,不可置信:「他……他原本說過……要到江寧找李彥鋒興師問罪……莫非他還真的……」

韓平笑起來:「雖不中亦不遠矣,我們打聽到的消息是,這位名叫龍傲天的小朋友,單槍匹馬去挑了『轉輪王』的一處地盤,這地盤乃是『轉輪王』用於印刷新聞紙的一處據點,你猜怎麼著?當時污衊嚴姑娘的那份新聞紙,正是這邊印刷出來的。也就是說,那『猴王』李彥鋒找人傳訊污衊姑娘,也同時將那『五尺yin魔』的名頭安在了對方身上,這小魔頭當即便找了過去,挑了人家的盤子。這已經是與李彥鋒下了戰書了。」

身形壯碩的韓雲道:「照這種無法無天的作風看來,西南來的這小子,遲早也要找上李彥鋒報仇。只不過他一開始將目標定為了衛昫文與周商,一時間沒能騰出手來而已……嘿嘿,這種膽子,真想見他一見,當場與他打上一頓,也是快哉。」

韓氏兄弟二人中,弟弟韓雲明顯更加熱血、悍勇。前幾日嚴雲芝說出自己的遭遇,對方便表態若是見到了這位西南敗類,必然要將他狠狠打上一頓,待到這一刻說起對方在江寧城內惹的這些事情,他再說起來時雖然也要打他,卻顯然已經有了幾分惺惺相惜的感覺。大抵是覺得對方竟能如此作死而不死,便也有些嚮往。

「那……平等王的那邊是……」

「那便是因為你的事情了。」韓平道,「城內的消息如今比較亂,大都是拼拼湊湊,我們今日打聽一番,估計是這位龍小朋友砸了李彥鋒的報館后,李彥鋒一邊發動手下人追捕,一邊將消息透露給了時家方面。嚴姑娘你在通山因此人沾上謠言,往後不管是時家還是你嚴家,想要善後最好的辦法都要抓住此人,因此我們聽說時家的時維揚,寶豐號的那位金掌柜,以及你嚴家的那位二叔,如今都已經暗地裡派人或是懸出花紅,要求抓住或是殺死這位『五尺yin魔』……呵呵,都不知道李彥鋒是如何想出這等外號的,著實缺德,這若是我,也必然不會放過他……」

韓平幾度說起這「五尺yin魔」的外號,此時忍不住為這外號的缺德而笑了起來。

「總之呢,如今城內大事未定,便已經有三個大勢力的人,在這裡說要追捕那姓龍的小朋友的下落。你小雲哥說得也沒錯,估計他遲早要被人抓住打死……哦,另外還有,如今他身邊還跟著一位武藝高強的小和尚,比他的年紀更小一些,似乎是叫什麼……孫悟空,被人安了個外號『四尺yin魔』,嚴姑娘對此人可有印象么?」

嚴雲芝茫然地搖搖頭。

「此事急躁不得。」韓平道,「我們還會為嚴姑娘多留意一下。」

「包在我身上了。」韓雲拍打著胸脯,慷慨地說道。

嚴雲芝連忙道了謝。

小雨還在一陣陣的浸,昏暗的客棧大堂里,人們的身影亂糟糟的。三人此後又說了一會兒話,晚餐吃完又坐了一會兒方才告辭離去。

嚴雲芝將他們送到客棧門口,看著他們在細雨漸歇的夜色間漸行漸遠。兩人乃是大勢力的一部分,如今住在距離這邊一條街外的院子里,每日里也有自己的事情,能夠偶爾幫助她一番,已是極大的恩德了。這些沉重的恩德,她或許只能往後慢慢報答。

一路折返上樓,她還在心中想著關於那龍傲天的訊息。

他為什麼會如此亂來呢?

到底是怎樣的家庭,教出的這等不知天高地厚的性情?

他若是死在了這裡,自己又該怎麼找他報仇?

一片亂紛紛的心事……

回到樓上,正要進房間時,客棧里的店小二跟了過來,低聲道:「嚴姑娘。」這客棧當中多是高天王麾下的人,也是因為私下裡可能有關係的韓氏兄弟打過招呼,因此一直對她頗為照顧。她私下裡其實也花了一些錢財,懇求對方為她購買一些訊息。

此時她聽得對方說道:「姑娘想知道的關於那李彥鋒的消息,這裡剛剛收到了一條。」

對方將一張紙條遞過來,隨後轉身離開。

嚴雲芝回到房間,點亮了油燈,細細地看過了紙條上的消息……

……

這邊,離開客棧之後,銀瓶與岳雲兩姐弟一路回去自己的住所。

途中嶽雲向姐姐抗議:「你往後不許叫我小雲了。」

銀瓶蹙眉一笑:「你可以說你不姓韓,可你這輩子什麼時候都只能叫雲,我哪裡叫錯了。」

「小雲太像女人了,嚴姑娘那樣的才叫小雲,你要是不方便,可以叫我二弟,或者就叫雲哥兒。」

「不,我方便。」

「……」

岳雲生氣了,以敵視的目光看著姐姐。銀瓶懶得理他,此時天上的雨暫時的停下,兩人走在昏暗的街道上,銀瓶手中仍舊拿著那染了血和污水的小冊子,細細摩挲,似乎在想些什麼。

「你老是拿著這個冊子幹什麼?」岳雲生氣無果,有些好奇。

「覺得有意思啊。西南的『四民』,有聽說過吧?」

「這些書從西南運來,福州那邊也有許多啊。我自然聽過。」

「可你沒看過,這一本《談四民》……」銀瓶斟酌了一下,「有過不少修改……」

「那是什麼意思?」

「我要找左先生……聊聊這事。」

兩人在說話間,已進了此時他們與左修權等人一同居住的大院,銀瓶便去找左修權聊這冊子與「讀書會」的事情。

過得片刻,外頭有人來,找到岳雲,向他報告了一件事情……

……

雨稍稍的停了。

五湖客棧外水渠邊的橋下,一陣陣的黑煙從這裡冒出,升上雨停之後仍舊濕潤的天空。被煙塵嗆得咳嗽的聲音偶爾響起在這片夜色里。

「五尺yin魔」龍傲天與「四尺yin魔」孫悟空的組合在這邊竄來竄去。

兩人在附近尋找搜羅,為居住在橋洞下的薛進、月娘夫婦艱難地尋來了一些柴火,由於連日里下雨的天氣,在不持強搶奪的前提下,兩名少年人尋來的柴火也都是濕潤的。大家折騰了許久,方才在橋洞下點起火來,又將部分濕柴堆在火邊烘烤。

煙霧與蒸汽瀰漫,其實讓人異常難受,只比沒有火堆的硬捱要好上一點點。

兩人如此做了一陣子善事,體力倒是無礙,主要是心累。善事做完后,待在路邊的黑暗裡休息。

「衛昫文跟周商太狡猾了,他們這幾日有了防備,不能再用之前的辦法硬找,否則我們就要被他守株待兔了。」龍傲天分析戰情,從前兩天遇上那名叫盧顯的刀客后,他就知道自己大概被對方分析出了行動規律。

「嗯,守豬待兔太笨了。」五好跟班小和尚點頭拍馬屁,「豬比兔子大,有了豬為什麼還要吃兔子。」

「哈哈,你太笨了,守株待兔就不是那個意思,它是這個株的株,不是那個豬的豬……」

龍傲天雙手叉腰,哈哈大笑,隨後開始給小跟班補習了一下文化課,過得一陣後方才編織了一下新的計劃:「既然他們已經發現了我們,就先晾一晾這邊,讓他們白乾幾天活。這樣,我們先去找『轉輪王』那幫壞蛋的麻煩吧……」

「啊……」小和尚目瞪口呆,眨了眨眼,隨後囁嚅道,「大、大哥,我們是不是……還是要從一而終啊……」

「什麼從一而終!大丈夫要學會隨機應變!」龍傲天拍打小和尚的頭,準備教他一點人生道理,「嗯,搞邪教的這幫人咋咋呼呼的,就喜歡出風頭,跟周商、衛昫文這些賤人就不一樣,我們先去探一探李賤鋒那邊的情況,考慮一下能不能找個機會幹掉他……」

「呃……要殺李賤鋒嗎?殺不殺別人啊……」

「當然先殺他,別的人我又不認識。而且我都跟你說過了,他在通山那邊做的壞事,你說該不該殺?」

「嗯,該殺……嘿嘿,我還以為你要殺那個……大胖子和尚呢……」

「哈哈,林惡禪是我們的一生之敵,我們現在又打不過他,看見就跑知不知道,不要過去送!你傻乎乎的……」

「嗯嗯嗯。」小和尚連連點頭,鬆了一口氣。

「好了,就這麼決定了!」

龍傲天雙手叉腰:「殺李賤鋒!留下名字!」

「揚名立萬,讓……『轉輪王』,知道我們的厲害!」小和尚揮舞雙拳,他想到師父可能知道自己名號后的反應,其實微微的也有些期待。

從晉地一路南下,師父其實常常跟他分析某些事情善惡,與他說起這世道的複雜,但對於中間的選擇,常常是讓他自行做出來。「大光明教」內也有壞人,自己偷偷地替師父清理門戶,師父知道以後,一定會非常欣慰吧?

師父的內心之中,其實是個大好人。

他一直是這樣想的。

……

秦淮河畔,「轉輪王」許召南轄下,相對繁華的街道。

雨幕已收,街邊幾處保存相對完整的樓宇之中燈火通明。

這一天,「不死衛」首領陳爵方在這邊設宴,款待最近才入城的統領「愛憎會」的領頭人孟著桃,宴席包下了這片金樓的一整層,人來人往,敲鑼打鼓,分外熱鬧。

游鴻卓穿過人群,看到了坐在樓下一處不起眼攤位邊的況文柏,這名不死衛副隊長做的便裝打扮,被一拳打斷了的鼻子上還打著補丁,看起來凄慘而又低調。

他是來觀察陳爵方、譚正等人的行動規律的,此時看見了「四哥」,也不免有些欣慰。只要他沒死,大家就總有將來的緣分。

夜色迷離,城市中無數的亂流涌動,不知哪個時刻,會有交錯的一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七七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罷見眾生(八)

97.8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