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八〇章 亂·戰(上)

第一〇八〇章 亂·戰(上)

「師傅你煎餅煎得真好吃……你是武大郎變的吧?」

夜幕漸深,街道上的煎餅攤前,兩名少年人興緻勃勃地等待著食物的出鍋。頗有學問的武林盟主龍傲天抒發著自己的博學與感慨。他們已經吃過一輪了,覺得非常好吃,這是二度光顧。。

正在煎餅的攤主不知道少年口中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沒有接話,倒是一旁的小和尚及時捧哏。

「武大郎是什麼啊?」

「我爹說是天底下煎餅煎得最好吃的人。」

「你爹吃那家煎餅的時候,肯定是餓了。」

「嘿嘿,說不定也是。」

兩個人當然是準備出來找「轉輪王」麾下「猴王」李彥鋒麻煩的,只不過此刻夜市未歇,他們找了一陣,便有些煩了,覺得做壞事應該到深夜才好。這也是重開新局的麻煩。

此時有煙花令箭飛上夜空。

小和尚耳朵動了動,幾乎與龍傲天一同望向不遠處的秦淮河邊街道。

「出事了。」

「師傅,那邊是哪裡啊?」

煎餅子的師傅看了看:「那邊……是金樓的方向吧。那裡最熱鬧,估計談判不成,又有人打架嘍。你們這個年紀,可別過去。」

「嗯嗯,師傅你快點煎。」

過得一陣,他們拿起煎餅,拔腿就跑。

跑在前方的龍傲天目光在平靜中蘊含興奮,而緊跟在後方的小和尚張著嘴巴,滿臉都是遮不住的高興。他過去在晉地行走,雖然跟著對他極好的師父,學了一身武藝,但自幼沒了父母,又常常被師父扔到危險之中錘鍊,要說多麼的有趣,自是不可能的。倒是大部分時候精神緊繃,又被打得鼻青臉腫,偷偷地哭鼻子。

也只有這次抵達江寧后,遇上了這位身手高強的大哥,兩人每日里奔走間,才令他真正感到了一身功夫、到處湊熱鬧的快樂。他心中想,說不定師父便是讓自己出來交上朋友,經理這些事情的。師父真是禪機深厚、老謀深算,哈哈哈哈。

這樣的心情中,兩人朝著熱鬧的方向,一路狂飆。

……

金樓內外,混亂蔓延開來。

樓外街道上,還沒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嚴雲芝險些被騷亂的人群撞倒在地上,好在她迅速的反應過來,奔跑到一旁的街邊靠強站住,觀察著局面。

最先從圍牆中翻出來的幾人輕功高絕,其中一人或許便是那「轉輪王」麾下的「寒鴉」陳爵方,以這幾人展現出來的輕身功夫看來,自己的這點微末功夫仍舊望塵莫及。

街道之上有人在大喊著命令「不死衛」截人,也不知道那院子里到底出了怎樣突然的火併。視野之中,遠遠近近有攤販推起車子便跑,一些進來乞討的乞丐、行人、湊熱鬧的綠林人士也在匆匆忙忙地散向遠方,道路這邊的店鋪內有持刀的「不死衛」或是「怨憎會」成員出來,而店主與小二忙亂地插起門板,誰也不想輕易地捲入這樣的大亂當中去。

示警的令箭已經飛上天空,周圍看見煙火的「轉輪王」手下,恐怕會大規模地朝這裡聚集過來。

嚴雲芝站在路邊昏暗的地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思緒冷靜。

她能看得出來,眼前並非是勢均力敵的大規模火併,最先逃出來的那人朝人群里投放霹靂火,目的是為了攪亂局勢,令騷動擴大,但如今街道上的行人、湊熱鬧的綠林人足有數百,那金樓院子里人數也早已過百,只要初期的亂局被壓下,「轉輪王」也好「公平黨」也罷,不可能對這麼多的人興師問罪。

自己只要不被捲入一開始的亂局之中,理論上來說是沒有危險的。

然而,自己目前也正被時寶豐那邊的人畫圖捉拿,附近的街道若是被人封鎖,要檢查入城時的文牒路引,那自己的情況,或許就會變得糟糕起來。

她想到這裡,看準了道路邊上因光照問題而顯得昏暗的區域,開始無聲地去往長街的一端。此時身側、周圍都有人在奔跑,金樓那邊的圍牆上有綠林人陸續翻出,院落的大門處也有人沖向外頭。

嚴雲芝忽然明白過來,此時在這數百人的大亂里,擔心身份問題不清不楚,不願意被盤查的,又何止是自己一人。

她連日以來心情鬱結,每日里練功,只想著殺傳謠的陳爵方或是那始作俑者龍傲天報仇。此刻經歷這等事情,看見眾人狂奔,不知道為什麼,倒是在黑暗中好氣又好惱地笑了出來。

也在此時,那邊的圍牆上,一道身影如奔雷般衝上牆頭,手中棒影揮舞,將幾名試圖躍出圍牆的綠林打翻下去,只聽得那身影也是一聲暴喝:「我乃聖教護法『猴王』李彥鋒!今日街上,誰也不許走!大光明教眾!都給我把人截住——」

如雷霆般的聲音朝著長街兩頭傳開,端的霸氣無雙。

這邊街上正在散開的好事者聽得那聲音,有人卻並不買賬,口中嗤笑:「什麼『猴王』,什麼東西……」腳下步伐不停。

那李彥鋒目光望過去,身影在牆頭飛快奔來,猛地躍起,朝街頭落下。只見他手中長棍一番衝突揮打,棒影呼嘯間,朝著街道那邊奔去的人群竟被打翻一大片。人群里還有人不服,衝鋒出去便被長棍打回來,又衝出去兩人,又被打回在地上。李彥鋒在那邊握棍而立,棍棒前端點在地上,一時間竟無人再敢朝那邊衝過去。

這片刻間,又有一人衝上牆頭,只見那身影手持大刀,也隨著「猴王」開了口。

「我乃『天刀』譚正!今有數名兇徒行刺劉光世使節,意欲逃亡,無辜之人且靠牆站立,不要喧嘩引亂,免中奸人之計,我等排查完后,自會送諸位離開!」

「天刀」譚正成名已久,此刻發聲,那內力沉穩渾厚、深不見底,亦在長街上遠遠傳揚開去。

如果說先前那「猴王」李彥鋒出來,直接喝令所有人不許走,彰顯的是自家的霸氣,此刻「天刀」譚正的說話來龍去脈便都已經交待清楚,這雄渾的內力倒是將大光明教一方的霸道彰顯得更加深刻了。

而隨著「天刀」的出面,隨後便又有數道聲音響起來。

「我乃寶豐號金勇笙,聽命行事,保諸位無事。」

「我乃『高天王』麾下,果勝天……」

「我乃『無鋒劍』衛何,望諸位不要中了奸人詭計……」

「我乃『花拳』陳變……」

此刻街道上煙霧飛散,一個一個大人物的身影出現在那金樓的牆頭或是樓頂之上,一時間竟令得長街上下、金樓內外數百人氣勢為之奪。

這些日子以來,眾綠林人來到江寧,想要參與的,氣勢也就是各種故事、說書里令人心旌動搖的英雄時刻。甚至盼望著自己能夠參與其中,成為這等豪邁大事的參與者或者見證者。

而眼下的這一刻,各路英雄、巨頭雲集,在這混亂的場景里給人的衝擊感和壓迫感愈發真實與強大,那「猴王」李彥鋒單人只棍幾乎便封住了半條街,其餘的豪傑陸續站出。「轉輪王」、「平等王」、「高天王」連同戴夢微、劉光世等各路人馬的意志降臨於此,一些並未被捲入其中的綠林人明白,只需到的明日,眼下金樓這一刻的盛況,便會在滿城綠林人口中傳開。

一些人在煙塵中冷靜下來,開始去往街邊等待、不再亂跑,同一時刻,自然也有少部分的人仍舊在四處奔跑找路。有人哈哈大笑,甚至報上自己的名字,沖向李彥鋒,隨後被打得鼻青臉腫。

部分的行人正在開始朝街道兩旁散開,街邊的其中一段又有霹靂火被撒了出來,這是混在人群當中的刺客試圖再次攪亂局面進行的努力,但在這一刻,只見高牆上的「天刀」譚正一聲暴喝,從牆頭衝下。

這位刀道宗師猶如猛虎般撲入那霹靂火炸開的煙霧之中,只聽叮叮噹噹的幾下響,譚正抓住一個人拖了出來,他站在街道的這一頭將那渾身染血的身體擲在地上,口中喝道:

「大丈夫行事堂堂正正,今日能過得了譚某人手中的刀,放你們走又如何!」

街道那頭,「猴王」李彥鋒又將一人打倒在棍下,威風凜凜,頂天立地。

一眾高手片刻間的威壓攝人心魄,但長街之上自然還有些人不及躲開,正四處奔突。嚴雲芝便注意兩名手持鋼鞭的男女正在街頭奔跑,他們沖向其中一邊,李彥鋒卻似乎是認得他們,舉起棍子便指了過來,兩人當即掉頭,而周圍從院子里出來的少量「不死衛」、「怨憎會」成員則朝他們圍了過來。

一名手持粗長鐵尺、肩頭染血的高大漢子從金樓的院門那邊朝兩人過來,那漢子一面走,也一面開口:「不要負隅頑抗,我保你們沒事!」這漢子的話語鏗鏘穩重,似乎有種一字千鈞的分量。

嚴雲芝自然並不知道這人便是「轉輪王」麾下執掌「怨憎會」的孟著桃。他打死曇濟和尚后,心神動搖,四名師弟師妹立刻便發動了偷襲,那二師兄俞斌動作最快,鋼鞭砸下,打在孟著桃的肩頭,那一瞬間孟著桃幾乎也無法收手,將對方全力打飛。

而此後的三名師弟師妹卻沒能佔到便宜,其中娶了小師妹凌楚的老四被制住后,小師弟便拉了凌楚趁亂逃向外街。然而他們的武藝、輕功並不高強,在被眾人盯住的情況下,又哪裡真能逃掉?

孟著桃一步一步地走過來,口中說話。

「聽好了,你們與我之間,只是私怨。這些刺客趁亂動手,並非你們的過錯,四師弟被我制住,傷勢不重,只要你們不再亂來,我保你們今日可以安全離開!」

他的威嚴深重,這話語隨著腳步逼近過來,周圍又有不死衛圍堵,委實令人有種難以反抗的感覺。

只見那兩人種持單鞭的女子「啊——」的一聲吼了出來。

她道:「大師哥,你說你跟爹爹論道,你還說是你將凌家的鞭法發揚光大,你不知道凌氏的鞭法,寧折不彎的嗎——」

嚴雲芝站在路邊的人群里,她也不清楚這些人的恩怨為何,只是聽得這句話,一時間內心翻湧、為之動容。

孟著桃的腳步微微的停了停,他站在那兒,看了兩人片刻,隨後朝著一旁道:「……拿漁網來。」

兩人似乎沒想到孟著桃會冒出這句話來,一時間也是愣了愣。隨後只見兩人猛地調頭,朝著不遠處的「猴王」李彥鋒沖將過去。

李彥鋒手中棍棒呼嘯,轉了一圈。

「請盡量留手,不要傷了他們。」孟著桃朝那邊說道。

「有分寸。」李彥鋒道。此刻他所站著的街道畢竟寬敞,待看到沖將過來的兩人竟是並肩而上,一時間被氣得笑了,棍鋒一點:「分開跑啊!」

兩人沖將上去:「讓開——」

李彥鋒無奈搖頭:「真有病……」

夜風吹拂過來,將長街上因霹靂火引起的煙塵橫掃而過,遠遠近近的,小規模的騷亂,一陣陣的打鬥正在持續。一些人奔向遠處,與守在街口那邊的人打在一起,朝更遠的地方奔逃,有人試圖翻入周圍的店鋪、或是朝著暗巷之中跑,部分人奔向了金樓那邊的秦淮河,但似乎也有人在喊:「高將軍來了……鎖住河道……」

劉光世派來的使者被殺,這在城內絕非小事,「轉輪王」這邊的人正試圖全力補救、鎮壓現場、找回威嚴,不過人群之中,不願意讓「轉輪王」或是劉光世好過的人,又有多少呢?

嚴雲芝盡量冷靜思考著這一切。

又是一陣霹靂火飛出,這邊的人群里,一道身影撲向李彥鋒與那持雙鞭的師兄妹的戰團,一刀朝著李彥鋒斬下。這或許是先前藏身人群的一名刺客,如今看見了機會,與李彥鋒交手兩招,便要飛快朝遠處逃亡。

街道另一端,先前追逐第一名刺客遠去的陳爵方正在呼嘯而回。

那一名刺客輕功高絕,身手也委實厲害,行刺得手后一番嘲諷,拖著陳爵方在附近的樓宇間打鬥了一陣,眼下居然失去了蹤跡,以至於陳爵方也在那邊樓頂上呼喊:「封鎖江面!」隨後又召喚不知那一部分的不死衛成員:「給我圍住這裡——」

……

煙火令箭一支接一支的響了起來。

游鴻卓在樓宇間的黑暗中觀望著一切。

隨著一位又一位綠林英雄的出面、出手,以及部分「轉輪王」成員的趕到,長街前前後後的廝殺仍未平息,但已經有所降低。如果按照正常情況,或許持續半柱香左右的時間,那些在路上亂跑、四處翻牆的人就會被控制住。

不過那也只是正常情況而已。

金樓附近的狀況複雜,各方勢力都有滲透,這一刻「轉輪王」的人鬧出笑話,這笑話是誰做出來的,其餘幾方會是怎樣的心思,那是誰也不知道。說不定某一方此刻就會拉出一撥人殺進來,公開宣布古安河是我做掉的、我就是看劉光世不順眼,然後乒乒乓乓的打上一架更大的也未可知。

那些沒有背景的人在下頭的街道上奔逃,而游鴻卓能夠感覺到,有更多的人,正如他一般站在黑暗之中窺探著這一切。

他在觀望著陳爵方。

先前那名刺客的身份,他目前並沒有太大的興趣。這一次過來,除了四哥況文柏算是個驚喜,「天刀」譚正是遲早要挑戰的對象,他這兩日非要殺死的,便是這「寒鴉」陳爵方。

「轉輪王」這邊的苗錚因為梁思乙的牽連,不得不投靠衛昫文,隨後衛昫文設下陷阱試圖抓捕安惜福,在未果后不久,苗錚回到了陳爵方手上,被陳爵方殺死……這中間的關係耐人尋味,當然,游鴻卓也並不喜歡深究。

但是按照安惜福的說法,梁思乙本身有些問題,需要開解。

游鴻卓哪裡會開解?

想了許久,也只好過來做掉陳爵方了。

按照先前的一番觀察,自己的輕功是及不上對方的,眼下的情況複雜,或許也並不是刺殺的最好時機……最主要的是看不懂這條街上其他人的心思。以成功的可能性而論,這場行刺最好是等到今天晚上對方主持抓人,更為疲倦一些更好……

他想著這些事情,看著陳爵方在前方木樓樓頂上發號施令后,飛速回奔的身影。

而也在這一刻,他的眼角一動,注意到了那邊二樓上黑暗中緩緩前行的一道輪廓。

陳爵方長鞭一揮,在一處樓頂檐角上借力,身形飛盪下來。

游鴻卓搖了搖頭。

但對面黑暗中潛伏的那道身影已經朝陳爵方迎了上去,長劍經天,反射火光。

——孔雀明王七展羽!

游鴻卓的身形下蹲,猛地發力,朝著那邊狂飆而出!

梁思乙經歷最多的是戰場,她不曾像她的那些義兄弟們,曾經被外放出去,到江湖上廝混、劫掠錢財貼補軍隊,也是因此,她並不明白,類似陳爵方這種人,在眼下的環境里,警惕心仍舊是非常高的。甚至有可能是最高的一刻。

長劍揮動,劈向陳爵方,隨後半空之中發出的是金鐵相擊的猛烈聲響,空中火光四射。陳爵方用隨身的長刀封住了對方的這一劍,而他的另一隻手拉著長鞭,身體在空中接力折轉,撞向木樓的牆面,隨後雙腿在牆面上全力一蹬,投向了身在半空,正落向街面的梁思乙。

這一刻,游鴻卓的身影已經從不遠處全力撲來,沿途之中二樓檐角上的瓦片轟然碎裂。

而在這一處房屋的另一邊,正巡到這裡的「斷魂槍」丘長英幾乎是下意識的被引動,奔跑過了屋頂。

長街上方。

陳爵方手中長刀照著梁思乙飛劈而下。

游鴻卓的身影突入上空,手中的刀光猶如霹靂綻放,揮向陳爵方的頭顱。

一側,丘長英的槍鋒刺了出來。

游鴻卓身在半空,左臂朝上一揮,打上那長槍的槍身,他的身形因此下墜,手中的刀與陳爵方剎那間拼了一刀,他在空中揮舞大圓,與刀鋒、長槍又是兩下交手……

街道之上各種大小規模的騷亂還在持續,四道身影幾乎是陡然躍出在長街上空,半空中便是叮叮噹噹的幾聲,只見那些身影朝著不同的方向砸落、翻滾。有兩名躲閃不及的行為被大名鼎鼎的「寒鴉」陳爵方砸倒在地,一架來不及收攤的小車被不知名的身影砸爛了,街道邊碎片、水花四濺。

許多人的目光都被這一幕吸引過來。

梁思乙、游鴻卓的身體在地上翻滾幾圈,卸去力道,站了起來。陳爵方在半空中受到的幾乎是游鴻卓壓箱底的凶戾一刀,險被斷頭,倉促抵擋落得也是狼狽,但他砸到兩名行人,也就緩衝掉了大部分的力量。

那丘長英在空中出了兩槍,並不麻煩,因此落得也相對瀟洒,只是就地一滾便站了起來,口中喝道:「我乃『斷魂槍』丘長英,兩位是何方神聖、鬼鬼祟祟,可敢報上名來!」

游鴻卓朝後方退了退,他的肩頭被對方一槍刺破了,且身在半空強使大力,落地時砸破小車,受傷最重,此時儘力調息,低聲道:「若要逃跑,不要選河那邊,他們備了漁網。」

梁思乙與他站到一起:「我來打,你盡量逃。」

游鴻卓已朝著陳爵方沖了上去。

生死攸關,他已留不得力了……

……

四名高手從長街那頭的空中落下的這一刻,正在嘗試離開的嚴雲芝,看到了道路前方不遠處的寶豐號大掌柜金勇笙。

先前在猴王棍下試圖逃離的那名刺客放出的霹靂彈令得周圍煙塵繚繞,路邊不少人都被嗆得咳嗽起來,有的人也在奔向遠處。那逃跑的殺手被前方几名「不死衛」成員截住,正在廝鬥,兩名使鋼鞭的男女當中,男的已經被李彥鋒打倒在地,又讓人扔了漁網兜住了,女的在吶喊之中奮力廝殺,李彥鋒單手持棍,只是隨手幾下將對方鋼鞭砸開,算是給孟著桃一個面子,逗著這女人玩。

一些「不死衛」、「怨憎會」的成員喝令著路邊的人群不許亂動,但事實上,命令發得相對混亂,又讓人站著的,也有喝令眾人蹲下的,一陣咳嗽當中,也有小規模的衝突發生。

嚴雲芝已經見識到了李彥鋒的強大,這樣煙霧瀰漫的場合里,自己固然有一次出手的機會,但勝算渺茫,她想要趁著這個機會離開。一名不死衛的成員在前方堵過來,揮刀試圖砍人,嚴雲芝一步趨近,以猛烈卻也盡量利落的手法將對方打翻在地。

她朝著前方走出了幾步,這一刻,聽得街道另一端的夜空中有人在打鬥中落下地面來,她沒有回頭去看,而走出下一步,她便看見了金勇笙。

這位寶豐號的人字型大小資深掌柜負了一隻手在背後,正帶著有些深邃的笑容看著她。她明白過來,想要若無其事地轉身,也已經晚了。

嚴雲芝的雙手按住了劍柄。

金勇笙開口道:「想不到嚴姑娘也在這裡。這裡亂,且隨老朽回去吧。」

嚴雲芝搖了搖頭。

她的身影向後,隱沒在煙霧中。

金勇笙嘆了口氣。隨即,呼嘯而來。

……

退入煙霧中的這一刻,嚴雲芝有著些許的迷惘,她不知道自己眼下應該去傾盡全力刺殺旁邊的李彥鋒,還是與這位金掌柜做一番周旋,嘗試逃亡。

這樣的想法只是出現了一瞬,正要持劍衝出,只聽得耳側響起了一個聲音:「這下,麻煩了……」

這聲音顯得平靜輕柔,隨著聲音的響起,一隻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在她身體的一側,有人將身上的斗篷掀開。

出現在她身後與身側的,正是當天救了她的那對兄弟,賀平與賀雲,此時大平站在她的身後,而小雲已經在旁邊掀開了斗篷。

金勇笙呼嘯而來。

等待著他的,是一記剛猛到了極點的

——拳頭。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八〇章 亂·戰(上)

98.0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