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九〇章 生與死的判決(三)

第一〇九〇章 生與死的判決(三)

時間進入九月,當天下人將多數注視的目光投射在長江以北劉光世與鄒旭已經展開的廝殺、以及公平黨於江寧舉行的英雄大會上時,西南大地上,一場複雜的風暴也正在悄無聲息地醞釀。

這是第一屆華夏人民代表大會的第二次會議,相對於去年第一次會議召開時的八方雲集、場面盛大、天下矚目,這一次的會議聲勢,顯得相對尋常一些。

因為真正具有代表性、充滿儀式感的眾多政治框架,已經在去年的會議上大張旗鼓地予以確定。時間過去才一年,今年的這場會議,乍看起來更像是對去年一些延續性工作的拾遺補缺,甚至於是完善各項框架的細節。這樣的會議自然引不起大部分人看熱鬧的興趣。

而在去年,第一次會議是在八月初召開,到得今年,不知道是怎樣的原因,這次會議的時間選在了與江南公平黨類似的八月底九月初。如此一來,拋開代表大會上那些瑣碎又難懂的提案內容,西南市面上更為有趣的八卦內容反倒成了無恥的公平黨與華夏軍搶熱度的新聞。。

在這個方向上,我們知道,自從何文宣布江寧英雄大會的消息起,在西南華夏軍內部,就一直都有「何文白眼狼」、「蹭熱度」、「借雞生蛋」、「公平黨實在齷齪」之類的吐槽,只是到得八月間,這樣的吐槽變得愈發明顯起來了而已。

而在這樣的氛圍之中,似乎是意識到這波消息熱度的價值,七八月間直到九月,成都城內的各種大型報紙都使用了一定的篇幅來介紹三千裡外公平黨的事情。這樣的介紹當然並非詳實的第一手資料,更多的還是從理論、綱領、大致做法進行了一些框架式的描述,一些膽大的報紙甚至還刊登了部分對比華夏軍與公平黨做法異同、理論差異的文章,雖然看起來是要描述華夏軍框架的先進性,但在成都依舊有不少「異見者」的情況下,這類結論當然也談不上能夠服眾。

這一切輿論看起來,都像是順理成章的自由討論,而部分不正經的小報,也在這樣的情況下刊登了一些因公平黨消息而引出的花邊新聞,甚至是杜撰的故事。例如五位公平黨大王的華山論劍,轉輪王欺男霸女,周商殺人如麻等等等等。

這尋常的輿論氛圍一直推進到第二次大會召開的八月底九月初,隨著大會看似平靜的召開,內行看門道,幾個敏感的話題還是出現在了大會的提案表上,一股莫名壓抑的氣氛開始在成都城裡聚集起來。

幾份關於「土地改革」的提案,被幾個有著商人背景的代表拋了出來,隨後,逐漸被列在了大會的重點討論議題上。與此同時,成都的部分權威報紙,接續對公平黨手段的議論風潮,開始集中討論華夏軍所謂「四民」中的「民生」理論。

這是一隻房間里的大象。

對於看熱鬧的人們來說,這樣的討論並沒有多大的意思。既比不了長江以北叛徒鄒旭與劉光世的刀槍見紅,也比不了決定整個江南未來的江寧大會。但在西南,部分特定人群的神經已陡然緊繃起來。

至九月初三,大會召開的第六天,一些細細碎碎的事情開始在城內發生。這一天上午,有二十餘名自各地而來的鄉老、村長等人物聚集在成都城內的會議大樓前,跪地陳狀喊冤,狀告的是數名退役後分派下鄉的華夏軍老兵在村裡作威作福、欺男霸女的事情,對這些事情的指控,都有著詳細的證人、證詞。

同日傍晚,一名提出「土地改革」的提案代表在散會後,被兇徒刺殺在迎賓路旁的林蔭道里,血濺滿地。

大量的遊說、打聽者,都已經在暗中行動起來。

初四這天的議程結束后,寧毅在摩訶池旁的院子里舉行了一場小小的家宴,招待包括蘇文定、蘇文昱在內的少數親友,而在晚飯過後,他又將作為代表的文定、文昱留了下來,三個人在湖邊坐了一陣。

晚秋的成都,氣候怡人,晚風從摩訶池的那邊吹過來,寧毅向兩人開口,倒也開門見山。

「……蘇家好不容易成材幾個人,就算要選個能說上話的,你們來一個也就行了。現在跑過來兩個,幹嘛,想擋住地球運轉啊?」

聽到他的話語如此直接,如今手上都有一攤分管事宜的蘇文定、蘇文昱兩人苦笑對望,隨後蘇文定道:「哪敢啊,姐夫,原本抓的壯丁該是文昱,只是我正好在附近,被一塊拉上了。老實說,家裡的幾個人,心裡緊張,叫我們兩個一起來,打聽到了什麼再轉述回去,讓我們不好扯謊。」

「小家子氣慣了……」寧毅搖頭笑笑。

一旁的文昱道:「這次的事情聽起來不小,姐夫,你想怎麼做,我們當然沒意見,不過也是心中好奇,想來打聽一下是不是真要做,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

「你們覺得呢?」寧毅反問。

「原本不就是沒有心理準備嗎?」文昱苦笑道,「土地改革這個事情,你以前提起過兩句,但這一次,外頭確實一點徵兆都沒有。你看看外頭那些人,多措手不及?大會之前,本來以為這件事不至於上檯面,誰知道突然就上去了,而且私底下的手段根本壓不住,所以心裏面都沒數,現在城裡城外各種猜測都有,有的說是姐夫你這邊突然要動手,有的說只是這代表大會的玩法,他們還不夠熟悉……」

「……措手不及。我倒是覺得他們的動作夠快的。」寧毅笑了笑,「你後面那句話說的是對的,對代表大會的玩法,他們還不夠熟悉,所以敏感度不足。但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昨天就有人反應快到組織了二十多個人告狀,證據都準備好了,甚至於晚上還動手殺人。我都料不到他們有這麼快……今天來的幾個叔伯沒參與吧?」

文定搖頭:「他們怎麼敢。」

「殺代表這件事,要死一群人,誰沾上了都跑不掉……外頭的人確實還不太熟悉我們的玩法,或者說,當了兩年的朋友,他們開始有恃無恐了。」

坐在湖邊的亭子里,寧毅望著水面,喃喃地說了這段話,一旁的文定、文昱頭皮發麻,都沉默了片刻。

文定道:「那……姐夫,這件事,我們要怎麼配合?到底會做到什麼程度?是探一探他們的想法還是……已經決定了?」

寧毅看他一眼:「……你們怎麼看?」

兩人相互對望,蘇文昱斟酌片刻:「……土地改革,看起來四個字,實際上,會決定西南所有人的根子,這個事情,實在是太大了。您突然把它拋出來,外頭一般的看法,還是您想要試探一下大家的反應,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私下裡打聽、遊說的,想知道您打算做到什麼程度……」

他微微頓了頓:「另外,土地改革,細則才是真正的大問題,新聞紙上早兩個月在介紹公平黨,已經將收田地做了鋪墊。但若是像公平黨一樣的殺人奪產,反對肯定是最大的,在此之外,大家關心的是有沒有補償,補償有沒有商量,是毫不含糊的直接收地,還是中間可以有變化,有空子可以鑽……」

寧毅笑了笑:「問的是你們的看法。」

蘇文昱想了想,一咬牙:「雖然外界都說您這邊是突然拋出一個提議來試探大家的看法,可能還有轉圜的餘地,但我覺得,您是一定要做事了。這中間有一個信號,七月間您開始徹查軍隊問題,然後到八月,您讓第七軍跟第五軍的二、五師換防,看起來是在應對第七軍、第五軍長期駐守一地的腐敗問題,但事實上,第七軍從來沒有在西南內部執行過駐防任務,它在這裡,還算是徹徹底底的外來者。」

「……另一方面,四民當中的每一項,看起來都大而無當,說要推行,誰都覺得難到極點,可姐夫您不是一個說著玩玩的人。以前我們在小蒼河、在涼山,地方不大,後來又是借住,沒有這種改革的基礎,從涼山出來,又一直在為西南大戰做準備……可現在西南大戰落幕,我們修整了一年多,再往前走,您說的既得利益者要開始在西南紮根,現在恐怕恰恰是一個還能撕破臉的最後時機了……」

「我覺得……您是不願意在等了。」

蘇文昱說到這裡,一旁自稱被抓了壯丁的蘇文定點了點頭:「其實我也隱約有這樣的想法,只不過也有一些疑慮,所以文昱過來,我也想來問一問。」

「什麼疑慮?」

「您之前談起過資本的問題。」蘇文定肅容道,「您說過,華夏軍的發展,格物和資本會是一條主線,而這些資本的發展,它可能遲早會讓大部分人失去土地,一方面您說過要促進這件事,但另一方面,如果真的要促進他的發展,這個時候搞土地改革,使耕者有其田,是不是又跟它有些背道而馳,畢竟大家要是都分了田地,會跑出來的人,是不是又要少一些?」

他道:「我過來的路上,與文昱談起八月的換防和報紙上兩個多月以來的宣傳,也覺得你是要動手落實民生的這一環。但您也說過資本是強規則,我們一定是要促進和利用好它的,那這個時候的土地改革,風險……是不是又有些過大……」

當年蘇檀兒正式掌家,寧毅做好上京幫助秦嗣源的計劃后,開始將相對親近蘇家二房的蘇文方、蘇文定、蘇文昱、蘇雁平四人帶在身邊培養,早期有過深入的教導、也有過大量的交談,這些年來四人各有自己負責的一面,交流少了一些,但待到文定、文昱這些話說完,寧毅倒還是笑著點了點頭。

他斟酌了片刻。

「資本和地主本來就會打起來。」寧毅笑著說道,「西南大戰勝利之後,成都周圍開始大規模開發,到了今年,寸土寸金,一些商人開始考慮往周邊發展,部分地主加入進來,有好好合作的,也有坐地起價的……開會之前,我做了一些挑撥,所以有一部分商人覺得,華夏軍政府是要大力支持建廠的,但很多手上有地的人頑固不化,導致地批不下來,那麼……他們就慫恿代表,直接從土地改革的議程上入手……」

「當然,他們主要還是想要投石問路,土地改革這四個字太大了,他們扛不起,但可以作為談判的一個籌碼,讓幾個地主妥協一下……但是提議送上來了,他們怎麼可能還壓得下去。我這邊當是順水推舟,所以事情也就浮上來了……」

蘇文昱找了眨眼睛:「所以姐夫確實從一開始就做了決定。」

「事情才剛剛開始,轉移一下大家的注意力,雖然意義不大,遲早是要刀槍見紅的。」寧毅笑了笑,「土地改革這種事情,歷朝歷代只有幾個開國的朝廷能推得下去,它帶來的影響,不見得都是好的,就像文定你說的那樣,明明大家都快窮死了,突然又給每個人發塊地,我這工廠怎麼招人啊?不過從長遠來說,若是能成功,大部分就一定是好的影響,因為土地改革的本質,其實不在於民生……」

他頓了頓:「……在於奪權。」

夜風嗚咽著吹起滿湖的漣漪,涼亭內人不多,寧毅的話語低緩柔和,文定文昱的腦後,卻陡然都有頭皮發麻的感覺,周圍似乎有火在燒。

「從古至今,中央統治地方,說的是皇權不下縣,官吏往下,最大區域的農村,穩定靠的是鄉賢,這其實是把很大一部分的國家權力交了出去。當然,歷朝歷代的政治資源不足,這樣做是很有道理的……但是走到開民智的這一步,我們可以考慮把新的變局做出來了。」

「文昱說得很對,以前在小蒼河、在大小涼山,我們雖然早就喊了口號,但是沒有這樣做的基礎,到開始統治西南,一直在為大戰做準備,沒有開始推行這些政策……其實政策喊得再漂亮,有沒有執行的前置條件才是真的……」

「打贏了西南大戰之後,我們復原了幾千的軍人,把他們派下鄉里,陸陸續續的,給下面農村派出老師、派出醫生、派出巡迴法庭、開始組建民兵隊伍,這些事情的本質,都是在為廢除鄉賢的權力基礎做準備,而現在,這個準備……有些勉強,但確實可以發動了……」

「繼續維持土地私有,維護它的自由流動,從短期上來看,確實可以給資本、給工廠的發育提供溫床,但這樣的發育會死很多人……而一旦能夠破壞掉鄉賢的統治基礎,掌握一個社會最末端的權力,我們將來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能夠順利得多,能夠有更多的選擇,包括那些分了田產的農民,他們會站在我們這些,將來我們打出去,更多人會歡迎我們,對於所有地方的發展,我們可以統一規劃,用不著看土地私有的臉色了……」

他微微笑了笑:「我們打下西南之後,沒有大刀闊斧的分地分產,主要是因為管理不到的地方,倉促分了田地意義也不大,這本身就是練兵和奪權的一部分。西南的一些人看我的態度溫和,對於當初站在我們這邊的一些地主,也很優待,以為可以討價還價,其實如果只是一點經濟利益,是可以有所補償的,但是任何人還想當鄉賢、或者有可能當鄉賢……死路一條。」

「至於文定說到的資本是強規則。」寧毅說到這裡,微微的頓了頓,似乎有些感慨,「資本確實是強規則,我們現在還看不到它全部的威力,但遲早,它的高效率會橫掃其餘的一切,會走到最極端的地方去,它也會沉澱出自己的問題,然後一發不可收拾,但是在找不出更好的規則替代它之前,拋棄它是不可能的,怎麼辦呢……」

「除了以後每一代人要不斷給他打補丁、出疫苗,就只能我們先做一點不是退路的退路了……」

「把土地收回來,一些人受不了的時候,至少……回去種地吧……」

寧毅這些年都在促進格物和資本的發展,雖然偶爾也會談及將來的一些問題,但並不深入,此時說到最後幾句,文定和文昱已經不是非常能理解,但他們也早已習慣了姐夫偶爾會說些奇怪的言論了,這時候對望兩眼,並未多話。

涼風吹拂的亭台內,寧毅喝了一口茶。

「……這次的事情很大,我不確定能不能成,但趁著華夏軍還能在成都平原上殺人,一定要做。土改能成功,證明我們的奪權成功……告訴幾位叔伯,不管最後是個什麼樣的章程,自覺一點,就不要做出……什麼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來……」

他微微的,擺了擺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九〇章 生與死的判決(三)

98.8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