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 啟幕

第一二四章 啟幕

第一二四章啟幕

八月二十五,時間是下午,寧毅回到家的時候,整個蘇家大宅感覺上也還是忙忙碌碌的,只是不明白為什麼還會這麼忙。天氣很好,秋日的下午,暖風和煦,有的樹葉變得金黃,還未落下,在風中微微搖曳著。穿過院落間的道路往小院那邊過去時,看見兩個家丁匆匆忙忙跑過,估計又是哪個總管在罵人,聲音隱隱從側面傳來。

大房這邊這片區域相對安靜一些,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住的人不多,將要抵達時,遇上兩名偏房的表兄弟從那邊過來,帶了跟班,大概剛剛去見了蘇檀兒,遇上寧毅又打了個招呼,寒暄幾句,對於寧毅這麼早就回來隱隱有着責備的語氣,因為今晚皇商的成敗就要揭曉,諸多掌柜如今都在外面忙着,至少今天這個時候,他該在外面坐鎮一番才是。

略略的寒暄過後大家告辭離開,寧毅一路回到小院,安安靜靜的,蘇檀兒穿一身綠sè長裙坐在院落中央的涼亭里,正仰起頭往著旁邊一棵梧桐樹上的葉子,一側的二樓上有人影閃動,大概是娟兒或者杏兒在整理些東西。看見寧毅的身影,蘇檀兒回過頭來lu齒一笑:「相公回來了。」

「真悠閑。」寧毅走到涼亭里坐下。

「相公才悠閑呢,早上賴在chuáng上不肯起來。」

「本來就沒我什麼事了。」寧毅笑着,「今天上午去得晚了,早會沒趕上,然後一個上午看着他們瞎忙,準備各種各樣的東西,我在想,該準備的東西哪有這麼多……咳,廖掌柜有時候過來跟我聊天,他說,遇上這樣的時候,我一般也很緊張,昨晚睡不下,喝了點酒,結果早上也差點醒不來……大概半個時辰后,羅掌柜也經過那邊,過來跟我說他其實也很緊張……」

寧毅淡淡地陳述,那邊蘇檀兒早已撲哧一聲笑出來,待聽到羅掌柜時,笑容止不住,伸手扶著旁邊的欄桿。寧毅搖搖頭:「都是好人哪,知道我因為緊張而起不了chuáng,這麼忙了還過來安慰我一下,中午的時候還有席掌柜,跟我說了上次你們做江州生意的時候有多緊張的情景……」

「相公早上明明是故意的。」

「哪有,確實沒起來,你看,這可是我工作一個月以來第一次遲到。老實說,每次看見大家忙得一塌糊塗,我什麼事都沒有,心裏就覺得過意不去。今天大概是他們最忙的一天。」

「相公不實誠。」蘇檀兒含蓄地笑起來,寧毅搖了搖頭:「你看,我們之間有很深的誤解,我在外面忙了……咳,忙了一個上午,你倒是坐在院子裏看風景這麼悠閑,誰勤奮誰偷懶一目了然了,你還說我不實誠……」

他在外面一個上午也是在發發獃到處亂逛中度過的,不過此時說起來自然是毫不臉紅,在這些事情上兩人也算是知根知底,蘇檀兒笑了笑,隨後低下頭:「妾身其實在緊張呢……」

「有嗎?」

「畢竟是好幾年的心血,又出了那樣的變故,前些日子真是覺得主心骨都沒有了。現在……現在好多了,可緊張肯定還是會有的,就像相公說的,就今天晚上了。方才妾身在這裏細想幾年以來的事情,也曾預料過有這樣決定局面的一天,或者成功了或者失敗了,想過到時候妾身的心情,只是未曾想過會變成這樣……」她微微赧然,「相公緊張不?」

「呃,緊張肯定也會有的……」寧毅想想,點了點頭,「適當的緊張有助於集中注意力。」

蘇檀兒望着他:「相公真是比誰都鎮定了……」話語之中,對於寧毅的這份鎮定,似乎也有些許的嫉妒之意。

「呵……」

「今天過後,相公想要做些什麼呢?」

「今天晚上事情搞定,我當然回去教書,反正你的病也好了,休想讓我再幫忙。我顯然不是經商這塊料,有目共睹。」寧毅笑着,「而且我當初入贅就是為了吃軟飯,不用太費心,還可以過有錢人的生活,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這日子多好,誰不許我跟誰急。」

「反話。」

「真話。」

「哼,所以……相公就是要接着吃檀兒的軟飯?真打算這樣?」

「呵,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就這樣不改了……其實我覺得這事情很不錯的,你看,我會教書,又會寫詩,怎麼說江寧第一才子的名聲,我出去叫一聲求包*,願意的富婆還是蠻多的,帶出去也有面子,怎麼樣,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寧毅說笑一陣,準備將自己當成商品推銷出去,這玩笑在千年後大概算得上尋常,此時畢竟是超前了一點,蘇檀兒止不住笑,伸手遮住嘴,但也低下了頭,滿臉通紅:「相公不要臉……」

「你這句話傷了我的心,這筆生意可就難談成了……」寧毅搖頭嘆息。

「呃,那好吧。」蘇檀兒勉強肅容,「反正妾身是……我是……」

「富婆。」

「嗯,妾身是富婆,所以,檀兒的軟飯就給相公吃了……這筆生意妥了。」

她拿出了生意拍板的氣勢來,寧毅卻是笑着搖了搖頭:「哪有這麼簡單,你剛才傷了我的心,生意得重新開價,富婆這麼多,幹嘛非得選你呢。」

「呃,可是妾身……妾身是……妾身是跟相公成過親的,妾身是……」蘇檀兒板着臉準備自誇一番,大概考慮了一陣,終於還是赧然地泄了氣,低頭笑道:「相公啊……」

「算了,這事太搞了。」寧毅笑着揮揮手,「今天過後,還是照舊吧,我真沒打算幹什麼,覺得麻煩。」

「可妾身覺得對不起相公……」

「嗯?」

「妾身沒想過要將相公當成贅婿來對待,原本就沒想過這些,只是……只是妾身xing子好強,有想做的事情,偏偏成了這個樣子,成親以來……額,總之妾身從沒希望過相公覺得……覺得……妾身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了……」

她為難地組織著語言,隨後終於lu出一個有些赧然也有些無奈的神情,寧毅點了點頭:「我知道的。」

蘇檀兒看他一眼,確認他並非敷衍后才舒了一口氣:「妾身也知道這樣不好,不像個大家閨秀,不像那些……呵,富婆,可檀兒也只能這樣子了……」

「這才是稱職的富婆……」寧毅喃喃說了一句,蘇檀兒倒是沒聽清楚,這年月富婆跟女強人自然是兩種概念,後者幾乎連概念都未曾真正成型。她想了一會兒。

「其實妾身方才在這裏想,還想起一件事,想要跟相公說的……」

「什麼啊?」

「妾身與相公成親的時候,偷偷的跑掉了。那時候不是要給相公下馬威什麼的,而是因為妾身不知道該怎麼辦。檀兒……畢竟也是個女人……」她微微低了低頭,「檀兒知道那樣不對,可是檀兒不會向那時候的相公道歉,若是再有一次,雖然知道不對,但說不定還是會那樣處理……」

她抬起頭來望望寧毅,寧毅點頭:「因為那時不認識?」

「嗯,那時檀兒不認識相公,相公也沒認識檀兒呢……可檀兒現在想跟相公說,檀兒一定不會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她說話之時頗有勇氣,說完之後,還是低下了頭,寧毅過了好久才笑出來:「這不還是道歉了么……」話音雖小,但蘇檀兒聽到了,還是有些臉紅,惱羞成怒憋不住的樣子,不過終於沒有反駁什麼。

兩人在涼亭里坐了一會兒,杏兒抱着一些東西從樓上看下,看見兩人也不打攪,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臨近傍晚,嬋兒娟兒也回來了,寧毅起身時,開口問道:「心裏緊張的話,晚上宴會,要一起去嗎?」

蘇檀兒笑着搖了搖頭:「還是不了,相公就想吃軟飯,難得做些事情呢,這一個多月以來都是相公在主持,今天是最關鍵的日子,還是相公去主持吧,妾身就一邊緊張一邊在這裏等著相公的好消息了。」

「嘖,沒問題,看我今天發飆,把皇商的名額高調地拿回來然後功成身退。」

寧毅撐開雙手在夕陽里伸了個懶腰,旁邊,蘇檀兒微嗔地瞪他一眼。皇商歸屬大幕將啟,小小的院落安閑,融入這片溫暖的夕陽里。

夜幕降臨時,小小的車隊駛出了蘇家的大宅。寧毅、蘇仲堪、蘇雲方,加上大房、二房、三方的幾名成員,主要的管事都在這車隊之中,代表着蘇家的,一共大概二十人不到,小嬋跟隨寧毅坐在一輛馬車上,微微有些緊張,馬車駛出不遠,也有一輛沒有標識的馬車匯入了寧毅馬車的後方,上面坐着的是康王府的一些護衛,而打扮成小廝與丫鬟的周家姐弟,則一路小跑地跟上了馬車,隨後進到寧毅所在的車上,準備一同看看寧毅所主持的皇商事件的最終結果。

不一會兒,位於秦淮河邊名叫綠漪樓的酒樓進入眼帘,一架架的馬車都過來,一個個的布行商戶,薛家的、烏家的、陳家的、呂家的……以及一些製造局的官員,聲勢浩大。這類的事情在江寧常常都有,行人看上一眼,不再理會,然而正在寒暄、打着招呼的這些人們卻都已經繃緊了心弦。

今天晚上會發生的事情,對於江寧織造業來說,絕對是一件大事。這其中的焦點,自然便是其中蘇家、薛家、烏家對於皇商的爭奪,從月前發生的那次刺殺事件,有心人都已經嗅出了這次事情中隱含的火藥味,等待着在今天晚上看這場商戰的分曉。

寧毅掀開車簾,吸一口氣,笑着走下去了。

夜sè之下,燈火如龍,在長街前後延燒開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二四章 啟幕

10.0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