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新時代

第一二七章 新時代

第一二七章新時代

燈影昏黃搖曳,時間如同凝滯一般的沉澱在綠漪樓上的這片空間里,目光與輿論複雜交織,似乎在將空氣擠壓向某個方向或是幾近固定的結果,而隨着這樣的擠壓感,賀方的聲音終於再度響起來:「最後壓軸的,讓我們蘇氏布行的掌柜來為大家說說過去的一年裏布行的生意,另外還有……」

微有些瑣碎的話語說完之後,幾乎所有人都在朝蘇家這邊注視着。蘇仲堪蘇雲方安靜不語,微微皺眉。一旁廖掌柜低頭沉默了一會兒,隨後lu出一個笑容站了起來,朝周圍眾人抱了抱拳,準備上前。後方,名叫小嬋的丫鬟有些猶豫地去拿姑爺壓在右手下的錦盒,然後用了力。

但那沒有抽動。

寧毅坐在那兒只是微微偏著頭,像是在想着什麼事情,目光看來淡然、安靜,當然,這時候顯得有些冷寂,餘光偶爾朝烏家那邊看看。右手一動不動地放在那錦盒之上。

想要上前的廖掌柜這時候也已經察覺出了寧毅的態度,他為難了片刻,也回過頭來,試圖伸手去拿錦盒:「還有機會……」他輕聲說着,寧毅笑了笑,隨後冷然道:「放手。」

「姑爺,還有機會……」

這邊安靜了一會兒,人們或許聽不到寧毅與廖掌柜的說話,但誰也沒有說話,只是或嘆息或冷笑地望着。過得片刻,寧毅的聲音在廳堂中淡淡地響了起來。

「我們……退出。」

似乎是眾人等待中的反應終於出現,竊竊si語聲響起來,細細碎碎的指指點點,只是此時剛剛開始,僅僅能夠感受到那種氣氛。廖掌柜皺了皺眉頭,看看周圍,又壓抑了聲音道:「還有機會的,姑爺你別亂來……」

他已經為了這事在巨大的壓力下忙碌了月余,做了所有該做的努力,這幾日以為人事已盡,也沒有太多會失敗的理由,才稍稍樂觀了一點點,方才烏家拿出那明黃織錦的時候,難以知道他心中的驚愕會到什麼程度。

今晚情況複雜,但作為當局者,已經大概能夠整理出一個黑暗的輪廓,烏家拿出布料的時機,董大人的安排與態度,一切的一切反壓過來,如噩夢驚心。事實上,今晚真正控制蘇家大房局勢的廖掌柜這時候壓力或許才是最大的。但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方才仍舊按捺住了所有的情緒,將寧毅拉回來,這時候還打算做最後的努力,至少把該做的事情做到。這時候再衝動執拗書生氣也已經改變不了任何事情了,形勢比人強的時候,蠻幹其實什麼也不抵的,只是徒然讓旁人覺得蘇家沒有風度。

不過到得這時候,寧毅還是搖了搖頭,開口複述一遍:「我們退出。」

廖掌柜按捺住火氣,正要再說話,前頭賀方已經皺着眉頭站了起來:「寧賢侄,今日只是讓你蘇家參與這聚會,說說你蘇家成績,與在座諸公交流一番。我江寧織造局堂堂正正,可從未讓人參與何等不光彩的圈子,你此時在這裏口口聲聲說退出,敢問你到底是要退出什麼?年輕人,說話可得三思而行。」

他這話說完,旁人在竊竊si語中點着頭,有人輕笑出來,說着寧毅此時失態的事情。廖掌柜有些着急,寧毅已經緩緩站了起來,目光望定了烏家的那邊,烏承厚、烏啟隆父子也微笑着朝這邊望過來。場地中的眾人左右瞧瞧,陡然聽得寧毅喝道:「你們不能這樣做的……無恥」這話不是歇斯底里地喊出來,但卻是含着憤怒。

「寧立恆,不得放肆」

賀方站了起來。旁邊一直微笑着觀看事態的董德成拍了拍他的手:「無妨、無妨,寧賢侄年輕氣盛,不管是誰,不管對今日宴會或是我織造局有意見,但說便是,本官從不阻人說話。」

同一時刻,由於寧毅是對着烏承厚說的這話,一些親近烏家的商戶此時也已經佔了起來,準備配合烏家繼續把蘇家欺負下去,烏承厚卻伸了伸手:「寧賢侄莫非是在說我烏家?」

而在這頭,董德成的話音才落,蘇仲堪、蘇雲方、廖掌柜都已微微變了臉sè,害怕寧毅真愣頭青把織造局也給扯了進去,正要說話,但見寧毅目光掃董德成一眼,隨後點點頭,深吸了一口氣,笑了起來。他從頭到尾除了烏家拿出那織錦時的些許失態與方才的這聲怒罵,其餘時間就算旁人能看出他的不妥,他也一直保持在安靜的有些風度的狀態,這時候像是終於按捺住了怒意,望向了烏家的那邊。

「呵,也好……世伯不是說要小侄幫忙想首詩詞嗎?適逢今日之事,小侄忽然想到一首詩最為適合,我寫出來……世伯可想看么?」

「哈哈,如此甚好。」烏承厚笑着,當即回答道,他朝周圍望了一眼,「我烏家世代商賈,平日裏實在有些粗鄙,不沾文氣。寧賢侄乃是江寧第一才子,人所共知,你願為今日寫詩,那還能有何問題?諸位,我等今日在這綠漪樓頭聚會,能得江寧第一才子賦詩,實在是件盛事。來來來,快給賢侄呈上紙筆……」

一些人笑着站起來,也有些人心中懷着些嘆息,這個時候不管再寫些什麼,只是徒惹人笑而已了,雖然寧毅是大才子,但這樣的情況下又能有何用處。此時把詩詞寫得再好,異日旁人說起,也只會說寧毅經營商道丟了面子,而就算詩詞將烏家罵得再厲害,旁人也只會覺得商賈之家本身如此,只是反過來給烏家造了勢,丟了自己的面子而已。

不過事到如今,話已出口再收回去也沒辦法了,寧毅站在那兒望着烏家人,兩名小廝呈上了紙筆放在他的身邊,他也未曾理會。這樣過了好一陣子,才終於回身,拿起了毛筆,頓在空中。

一群商戶圍了上來。內里稍稍安靜,外面也還有竊竊si語聲,酒樓下方的香氣傳上來,人群中,烏承厚、烏啟隆、烏啟豪笑着望着桌上的紙。終於,筆鋒落下。

有人俯身,認真看着,隨後微微有些疑huo地念出了第一句。

「酌酒與裴迪……」

話語聲傳出去,有人朝周圍望了望。

「今日有人叫裴迪么?」

「莫老四,你實在寒磣……」

「什麼?」

「這是古詩……」

人聲紛亂,一些人也已經疑huo起來,在場之人雖然皆是商賈,但許多人還是有些學問的。《酌酒與裴迪》明明是唐代王維的詩作,這時候寧毅竟然只是要抄上一遍?不過以寧毅往日那奇怪的作風,也難說不會是故意弄個這名字卻寫上一首新的。不過接下來的一句,已然將這猜測推翻。

「酌酒與君君自寬……」

寧毅此時寫字頗快,自己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差,微微有些潦草,或許是證明着他心中的憤然,詩作寫完,宣紙上只是稱不上佳作的草書:

酌酒與君君自寬,人情翻覆似bo瀾。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草sè全經細雨濕,huā枝yu動春風寒。世事浮云何足問,不如高卧且加餐。

未動一次,未改一字,寧毅寫完,執筆低頭看着:「王摩詰珠玉在前,在下就不亂寫了,此詩便送給烏家世伯,如何?」

烏承厚望着那詩,隨後望望寧毅,面上笑容卻是絲毫未變,隨後淡然笑道:「此詩甚好,說得雖讓一般人覺得不好聽,卻正合商道。賢侄今日憤怒因由我無心追究,但這詩作,我收下了,此後必定好好保管。」

寧毅也笑着,吐出一口氣,放下毛筆。隨後轉過了身,低聲道:「我們走。」抓起桌邊錦盒,順手便朝窗外扔了出去,他看起來用力不大,但錦盒徑直飛出窗戶,盒蓋在空中嘩的打開,一抹明黃從眾人的眼角劃過去,落往樓下。

小嬋「啊」的低呼一聲,快步跑下樓去,寧毅這時還未走到樓道口,烏啟隆笑着走了過去,拍拍他的肩膀,低聲道:「寧兄才華橫溢,卻何必涉及不熟之商道,在家中寫寫詞作教教詩文,豈不更好,呵呵。」

寧毅笑着看他一眼,並未回答,隨後繼續下樓。

議論聲在背後開始變得大了……

出現了這樣的一個插曲打亂聚會的步驟,幾位大人雖然未有阻止,但接下來固定的程序還是得繼續,蘇家人可以不管皇商,但該說的話還是得說說的,眾人回到坐席上,議論未減,這期間,也有兩個丫鬟、小廝打扮的孩子憤然蹬了蹬腳跑下樓去,但這樣的事情無人理會了。烏承厚則讓人將寧毅寫的那首《酌酒與裴迪》好好收了起來,與周圍一些人禮貌xing的交談著。

烏家行事一向不急不緩,不過這次事情,卻也頗有於無聲處聽驚雷的利落。從寧毅扔下樓的那匹黃布,多數人就大概猜到了發生什麼事,但在這樣的情況下,連蘇家都因為沒辦法證明寫什麼而無法說話,旁人也只會認為烏家真是厲害而已,這次的事情,也真是太過厲害了,蘇家那樣子鋪墊了幾年,這時又辛辛苦苦地鋪陳了一個月,被烏家轉手就翻盤。

從今天開始,蘇家便要漸漸退出江寧織造三大家鼎立的格局,真正得到壯大的是烏家,薛家也已經無法跟烏家再爭,只能一直屈居第二的位置,眾人議論著這轉折點的ji動,也開始重新考慮蘇家的定位以及與蘇家的一些關係。至於寧毅,那算是一個可憐的人,他只是被塞到了中間,原本就無能為力而已。

有人從樓上望下去時,書生的青袍身影站在樓下,正回頭望着這邊,大概是要記住這棟樓,放幾句可憐的狠話。這一切,也不過敗者蕭條的殘像而已,只有丫鬟小嬋跟在他的身邊。樓上的人看了幾眼,也就與旁人說笑着回過了頭……

接下來,要適應一個新的格局,對於布行中人來說,更像是要適應一個新的時代,至於敗者,那隻會存在於飯後的談資中,正經時間多看一眼都是浪費。

於是,樓上的氣氛繼續熱烈起來。

「今天這裏的蟹好像不錯,沒吃到……可惜了。」

樓下,寧毅站在道路邊望着那綠漪樓的招牌,有些惋惜的嘆了口氣。

「那……」小嬋皺起了眉頭,有些為難,「小嬋去要些打包回去么?」

「腦有包……」寧毅笑了起來,隨後拍了拍小嬋的肩膀,「走了,回去吧,忙了一個多月,無事一身輕了……」

夜風拂動起來,主僕兩人往馬車駛過來的方向走去,後方,周佩與周君武跟過來了。

難得的,涼爽、輕鬆的夜晚……

一年難得出門一次,年會三天,加起來只睡了七個小時,嘖,又遇上**終於開始的部分,靈感都在,不忍斷更。呃,為着如此的勤奮,求月票、推薦票^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二七章 新時代

10.2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