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章 噩夢徵兆

第一二九章 噩夢徵兆

流淌的河chuáng之上,這個落在秋意之中的ěn柔軟而安靜,簡簡單單的四chun相觸,寧毅微微愣了愣,面前的女子睫毛顫動著,片刻之後,她抱著那毯子退後了一步,紅了臉,低著頭,但隨即她又將目光抬了起來。「雲竹……雲竹沒有其它事情可以做的,只是會彈幾首曲子,會唱些歌,除此之外……除此之外便只能這樣了……」

她認真地笑了笑,隨後又低下頭去。

「這幾日聽到立恆你的事情,著急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可是你也一直沒過來,今日見到你沒事,真是高興……可是我也知道,遇上這樣的事情,就算立恆你心中再豁達,肯定也是有些不開心的,若是……呃……」

「你這樣做很冒險……」

寧毅微微嘆了口氣,隨後伸手觸上了她的左邊臉頰,聶雲竹頸項下意識地縮了縮,目光微有些無措地轉動,過得片刻,卻是微帶怯意地偏了偏頭,將臉頰靠了上去,感受著那手掌的輕輕摩挲。寧毅也稍稍偏了頭,片刻之後才有些複雜地笑出來。

「呵,最近幾天,在家裡的時候的確ting煩的……」

「一幫人嘰嘰喳喳的吵,蘇家一幫人擦槍走火,怨氣都快衝天了……」

「嗯,呵,看來我也蠻可憐……」

「搞砸了生意……」

「出了大丑……」

「被人擺了一道還被所有人當成傻瓜看了……」

「呵呵,這個算是……」許久之後,寧毅似乎還是覺得有趣地搖了搖頭,「呵……」

蘇檀兒抱了毯子站在那兒,臉頰貼著對方的手掌,感受著那掌心的熱量,原本一直也不敢抬頭,到得此時,才微微覺得有些奇怪,目光朝上方抬了抬,視野之中,那身影也靠近了過來,眨眼之中,雙chun便又被堵住了。

「唔……」她的身體微微退了一步,後背直接貼在了木牆上,陽光之中,寧毅的身影欺了過來,幾乎是隔了那薄毛毯與她貼在了一起,但並不討厭,一隻手也沿著後背摟在了她的腰肢上。眼中有沙沙作響的樹葉,陽光在樹葉中閃著金光,這一時間,她也覺得暈陶陶的了。##必去##

當稍稍清醒過來,她的身體幾乎已經躺倒在了lu台之上,背靠著牆壁,因此還沒有完全倒下去,寧毅蹲在她身邊摟著她,將觸在一起的雙chun稍稍離開了些,目光望著她,臉上還是在笑,那笑容有些古怪,也有幾分釋然。只是聶雲竹此時自然無法去思考這些,兩人的身體此時幾乎已經貼在了一起,xiong口起伏不定,擠壓在一起,似乎隨著每一次心臟的跳動那感覺還會愈發清晰,寧毅的左手摟在她的xiong口側面,幾乎也已經觸到了xiong口與肋間的肌膚。她嘴chun動了動,試圖讓自己稍稍冷靜下來,但自然失敗了。

先前的那一下衝動的ěn上去之時,她試圖考慮過這樣做的後果,只是未曾想過某些事情會那麼快而已。她以前未曾經歷過這些事情,但既然對方喜歡這樣,那也就……「雲竹的身子,以前未被其他男子碰過,不過……立恆若想要,我是喜歡的……」

她的臉sè緋紅也有些認真,話語輕得像是蚊子在飛,但近在咫尺之下,寧毅自然聽得清楚。他只是目光望著聶雲竹的神sè,臉上的那些笑容未變,也在此時,一個輕微的聲音響起在lu台一旁。寧毅與聶雲竹偏過頭去。

出現在lu台那邊門口的,赫然是一身綠裙的元錦兒,她或許是剛剛回到家,聽見lu台這邊有聲音,因此興沖沖地跑過來找聶雲竹,此時才跨過門檻兩步,愣在了那兒。右手食指此時輕輕咬在了嘴裡,這大概是她方才進來時的表情,還帶著笑容,這時候愣在了那兒。三個人面面相覷,元錦兒保持著咬手指的動作,眼睛骨碌碌地轉,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隨後陡然一轉身想要跑。

她跑錯了方向,又是一個回頭,然後被門檻絆了一下,砰的摔倒在那邊門的地上。作為一個女孩子,從聲音上聽起來,這一下摔得可真慘,連寧毅的眼角都抽動了一下——何況她還是一直咬著手指摔下去的,兩隻腳此時還伸在門檻這邊,其中一隻繡鞋摔掉了,她也未加理會,連滾帶爬的繼續跑。

這一邊,寧毅與聶雲竹也已經沒有了方才那樣的氣氛,聶雲竹目光轉口阿轉的望著他,看見寧毅望過來,立刻低頭轉向了下方,隨後又轉往左邊的空處。寧毅放開她時,她還抱著那毯子,背靠著牆壁,雙tui蜷縮了起來。

「我、我……我錦兒……」

她這樣輕聲說了一句,往寧毅一眼,隨後爬起來朝那邊追出去了。

「呵……」

寧毅還在笑著,在方才的位置背著牆壁坐了下來,仰起頭,望著那沙沙葉隙間的日光,在不遠處的古琴,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深起來。這下子,簡單了……也麻煩啦。

廳堂那邊,聶雲竹似乎是追回了元錦兒,隱約的爭吵聲,元錦兒似乎很傷心,哭哭啼啼的,當然,有沒有真到這種程度還得看到才能知道,只是那聲音聽來有些像。

「雲竹姐你怎麼可以這樣……」

「光天化日之下,你們兩個就在lu台上,想要、想要……」

「退一步說,你們在lu台上,在外面我不說什麼了,江上沒人看見……可你們就算想要這樣,也不該……也不該拿我睡的毯子吧……」

「寧立恆是個大變態!」

元錦兒大喊著,在牆壁的那邊狠狠踢了一腳。木牆壁,她在這裡住得久了,準確把握住寧毅的位置,這一腳的震動傳過來,寧毅像是被後背狠狠敲了一下,微微離開了那木牆,不可抑制地笑了出來,笑聲越來越大,隨後握起拳頭在lu台上忍不住的狠狠敲了好幾下。

元錦兒滿腔憤怒,寧毅沒臉沒皮。這之間,或許只有聶雲竹才是夾在中間最難做人也最為害羞的,片刻之後她走到lu台上來,一襲白裙的身影怯怯縮縮的,雙手手指在身前幾乎絞得發白,忽然從彈琴歌唱的仙子般的形象變成了下凡后不會做飯而被婆婆罵的小媳fu。寧毅望著她笑了笑,然後拍拍身邊的地方。聶雲竹走過來,有些不好意思地彎曲了雙tui坐下,拉了拉裙角,蓋住腳踝與襪子。

「呃,剛才說的事情,現在還算數嗎?」

寧毅握了握她的手掌,笑著問了一句。有元錦兒這一攪局,大概什麼事情都沒有氣氛了,不過,一些該坦白的事情,此時終究還是得要坦白出來,一些該說清楚的關係,這時候也沒辦法再避過去。當然,以這樣的言辭做開端,一時間聶雲竹又微微羞赧起來:「錦兒、錦兒在家呢……」

寧毅又笑了出來,金粉之中,lu台上的兩道身影說著話。聶雲竹時而羞澀、時而認真、時而驚訝,但最終,握在一起的兩隻手沒有放開……***********************從小樓那邊出來,踏上回程的路途時,已經是下午了。寧毅想著之前發生的事情,告白或者這樣那樣,微微嘆了口氣:「萬惡的舊社會……」如果是在一年多以前,他就與聶雲竹有這樣的情況,或許他會選擇與之另找一個地方生活,但如今在蘇府,不僅有蘇檀兒,也有小嬋。而在聶雲竹這邊,未曾想過要讓他為難,或許才是會讓他覺得有些為難的地方。

當然,這樣想起來,倒像是個男人佔了便宜又賣乖的風涼話了……路過秦老府邸的時候,準備進去坐坐,看見陸阿貴正站在門外,才知道康賢今天也在這裡。

進了屋,周家的一對姐弟也跟在了這邊,見到寧毅,小君武跑過來興師問罪:「老師,我和姐姐上午去找你,你去哪裡了口阿?」

「呃,上午有點事……」寧毅拍拍他的頭,那邊康賢正與秦老下完一局棋,這時與寧毅寒暄幾句,邀他過去對弈。周君武搬了張小凳子坐過來,周佩則有些沉默地跟在旁邊,偶爾看看寧毅表情。寧毅此時與秦老、康賢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他心裡有事,蹙眉落子,下得片刻,康賢說道:「最近幾日城門便要開,這兩個孩子的拜師禮也在近日操辦一下,如何?」

寧毅看看周君武,又看看周佩,笑道:「這樣還讓我教?不會對我很失望么?」

「勝敗乃兵家常事,駙馬爺爺說的,這本身就不是老師最擅長的,所以就算輸了,也是因為他們太卑鄙,我還是很喜歡望遠鏡那些的……」

周佩沉默片刻:「我跟你學習籌算之道,又不學經商……」

「如何?」康賢笑了起來,秦老在旁邊拉了拉小君武的手:「兩個好孩子。」

「既然這樣,當然教了,不過拜師禮暫時還是別辦吧,有點張揚。」

康賢想了想,落下棋子,大家又閑聊幾句,方才問道:「近日有心事?」

「嗯。」寧毅執起一枚棋子,點了點頭。

「其實這幾日老夫倒是一直在等你過來求助,可惜你卻一直未來……」

寧毅看他一眼:「呵,康老高義……」他未曾想著這事,笑了出來,康賢卻有些認真。

「成大事者也未必能事事精通,我知你xing情,不願輕易欠人情分,因此之前不做插手。可到的這等程度,不過舉手之勞便能解決之事,開個口有何為難的,你我之間的交情,莫非讓你覺得連這點人情都不好欠我的?」

他這句話說出來,寧毅環顧四周,也微微變得嚴肅起來,片刻,方才點了點頭:「好吧……」

偌大的江寧城,這裡或許只是一個供閑人匯聚的小小角落,石子扔進池塘,驚起小小bo瀾,隨後弭平在那片風雨當中。不久之後,城門開了,李頻離開江寧去往東京求官,臨走之時,還為著烏家之事寬慰了寧毅一番。豫山書院複課,一些孩子放棄了上寧毅教授的課程,蘇仲堪似乎也想要在學堂之中弄些小動作,讓一些夫子對其議論、排斥一番之類的,不過在寧毅一向自得其樂的風格之下,這事情暫時倒還沒起到什麼作用。

一切的事情都在按照大家預期的方向發展著,烏家拿到了皇商,正在為皇商的事情做著準備。蘇檀兒試圖穩定住蘇家局勢,但看來也在無奈的滑坡,她將大量資金投入到了原本是針對烏家的市場上,在眾人看來,大抵就是一個女人歇斯底里的為想要低價沖貨破壞市場而做的準備,當然,如今還未實施,到還不會有多少人要打倒她。

外部方面,在蘇檀兒的努力下,只是少許滑坡,其餘的人,大概是等著蘇檀兒真正下台或者一切底定再考慮是否放棄蘇家——就算之後蘇家仍有中型的規模,也總會有一部分人要放棄蘇家的。至於在蘇家內部,蘇檀兒所面對的壓力就越來越大了,蘇伯庸還未去世,因此暫時還能撐住,但具體能撐多久,看起來就很難說,一部分原本親近大房的堂兄表弟眼下也開始往二房三房靠攏。

外面的世界上,人們津津樂道地說著烏家這次的手段毒辣,津津樂道地說著那首《酌酒與裴迪》,寧立恆的難堪與此時的安靜、灰頭土臉,當然說得更多的,還是布行將來的格局,烏家的擴張。由於又一個月的時間,沒有任何的動靜,江寧布行的局勢看起來快速變化著、醞釀著,人們都快忘記寧立恆這個人,在無任何人了解或者覺得有必要了解他最近動向的時候,一些東西,終於開始如噩夢般的出現了端倪。

那是九月底的時候,距離中秋之後的那場布行年度聚會,剛剛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原本的一切都是那樣明晰,可到了某一天,對外界來說沒有任何徵兆,它就開始變得詭異起來。

如果放之千年以後,那就彷彿一支股票穩穩噹噹、理所當然地到達了高點,當所有人都認為它一定會持續下去的時候,它卻毫無徵兆地掉落、崩盤,甚至誰都不明白原因到底在哪裡。而當人們在最後漸漸明白過來的時候,才終於能夠看清楚曾經那些東西里蘊藏的黑暗,以及在最初就籠罩在所有人上方的那道身影……*************這個月最後一天,求月票!!!還有月票的趕快投吧^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二九章 噩夢徵兆

10.4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