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龜鶴園中

第十三章 龜鶴園中

同樣的時刻,潘府後院的房舍之中,參與表演的女子們正在一間間的房中化妝或休憩,止水詩會的園林距離她們僅一牆之隔,若是出了走廊,也可以在道口的紗簾後方看著這場聚會的進行。

今晚能來參與這表演的,大都已是秦淮河畔有了一定名氣的女子,多半有著各自的引人之處,若是普通的詩會,她們其中的一個,也能挑起大局,但今日卻是不行。止水詩會中過來的並非都是男性,許多人都是攜伴前來,例如秦老帶了懂詩文的小妾芸娘,其餘也多有人帶妻室前來,或是某一家的閨秀小姐。這樣的場合下,她們就絕對不能成為主角,甚至在表演之餘坐出去吸引眼球那也是不行的。

不過,即便只是出去表演歌舞,只要有著出色的才藝,那也足夠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她們這等女子嘛,若身旁只是眾多男性,那姿態便放得高一些,矜持一些。若是在這樣的場合,便安安靜靜地扮演綠葉,潤物細無聲的讓人記住。高傲和矜持只是手段,名氣才是真正最重要的東西。

今夜到這裡的名氣最高的兩名女子,大抵得算金風樓的元錦兒與引春閣的陸采采,此時在房間之中,元錦兒正捧著臉頰左右顧盼銅鏡中花了妝后的樣子,丫鬟扣兒也在旁邊看著,口中倒在與自家小姐輕笑著交談:「小姐,你方才出去表演的時候,那曹公子可是一直朝著你這邊看呢,眼睛都沒有眨過一下哦。」

元錦兒微笑著瞟她一眼:「我出去表演,他們自是朝著我這邊看,有什麼奇怪的。倒是扣兒你,卻只看見了曹公子一個人,讓人好生奇怪。」

「小姐啊,是真的嘛。」扣兒皺了一張小紅臉表示著抗議,「他目不轉睛呢!」

「你若不是目不轉睛地看他,又怎知他目不轉睛地在看我。」元錦兒繼續笑著打趣,小丫鬟窘得嘴也撅了起來,決定不理她了,不過過得片刻,又靠了過來:「小姐,今夜這斗詩魁首,到底誰能拿到啊。」

元錦兒偏著頭在髮鬢間嵌上一朵小花:「文無第一,斗詩也沒有真正的標準,哪裡又有什麼魁首了,你這丫頭,就是愛問這些。不過要說那幾首會被傳唱最久,倒是能看得到的。」她拿起桌上幾張書箋,「王公子的,席公子的,還有你喜歡的曹公子的這幾首,『碧天如水,湛銀潢清淺』,呵,這首怕是最好的了,這樣你便高興了吧……還有麗川那邊的李公子,唐公子……」

小丫鬟撅著嘴:「誰喜歡曹公子啊。」

「呃,討厭他?」元錦兒眼神靈動地望望她。

「也沒有啊,不過扣兒是為小姐你著想嘛,曹公子喜歡你,你今日又是與他一同前來,若能有曹公子相助,明年的秦淮花魁,怕就要落在小姐你的身上了。而若是曹公子明年春闈高中……」

小婢滔滔不絕地說著,元錦兒笑起來,勾了勾她的鼻子:「知道了。」隨後拿起曹冠所書的那首詞來看。她與陸采采兩人當中,陸采采擅琵琶,她擅古箏,唱功上說起來還是她更好,這首詞她待會是要出去唱的,一邊看著一邊在心中淺唱,倒也輕輕地笑了起來,看起來倒像是被大才子追求的幸福的笑。

其實在秦淮河上稍稍敬業的妓女,多半都自稱有一番坎坷身世,大部分是假的、編的,但那也只是細節上的編造,她們都有著一番坎坷身世這個概念上卻基本沒錯。到得元錦兒陸采采這等名妓之流,她們學了詩文,其實自然而然的,也會仰慕各種各樣有才學的才子,不過,儘管偶爾有名妓單純欣賞他人才華於是嫁給窮書生之類的傳為佳話,那卻也真是少數中的少數。她今日應了潘府邀請卻是同曹冠一同乘車前來,看起來已經很密切了,她心中對曹冠才華也是佩服的,但真要說是否喜歡,喜歡到扣兒說的那種樣子,卻是連她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對於她們來說,看起來眾星捧月,其實真能選擇的機會,本就不多。

不過,若能稍稍避開這些想法,今夜的詩會,自己倒也的確是很有收穫的了。

她反覆地唱著那詞曲,片刻后,扣兒卻是從門口那兒過來:「小姐小姐,似乎又有好詩詞了,我們去看看吧。」

「哦?」她笑著放下箋紙,與扣兒一同出門,朝長廊門口紗簾那邊過去,好幾位女子都已經聚在了這邊,陸采采也已經過來,她輕聲道:「各位姐姐,怎麼了?」隨後便也附在那紗簾邊觀看,正聽到那邊傳來「把酒問青天」的聲音,先前潘光彥已經讀了一次,這是其中一位學子的第二次吟誦了。

詩會的氣氛倒此時其實有些奇怪,稍稍安靜了些,之前的盛況當中,大家作詩吟詩都很踴躍,言笑晏晏,這時候倒像是被某種氣場給壓制了一般。眾人仍在回味著那詩詞,隨後這些女子也弄來了一張抄了那詞的箋紙,圍在一起將全篇看了一遍,隨後又看一遍,元錦兒抬起頭,正好與陸采採的目光相觸。

「濮園詩會的……」

「怎麼可能……」

「蘇府,寧毅,寧立恆,這是誰呀?」

「沒聽說過啊……」

相對於外面那幫學子首先沉浸於詩詞當中,這邊的女子們在察覺到這詩詞的意義后首先關心的便是它到底為何人所作,幾人將那落款看了好幾遍,彼此詢問,卻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這時候外面也已經有人問道:「大家覺得,此詞如何?」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這詞……」

「這詞到底是何人所作?」

一時間沒有人說出評價,倒是有人在喃喃點頭中隱隱說了「絕妙」,隨後念詩那人便又拿起來念了落款:「蘇府、寧毅、寧立恆,可有人知道此人是誰么?」

一陣安靜。

「不過,此時既然姓寧,為何又是落款蘇府?」

「哪個蘇府?」

「濮園詩會,怕不是蘇氏布行那個吧。」

「這人莫非是蘇府的管事師爺之流么?」

「之前未曾聽說此人啊……」

眾人一時間面面相覷,議論紛紛,但對於這個名字,大家都是一頭霧水,沒人聽過。潘光彥隨後也只好叫來去外面取詩的那人,這人並非下人,而是他的半個弟子,也有些才華,聽老師問起來,方才笑著說起他知道的事情。

「哦,這人聽說乃是蘇府贅婿,數月之前方才入贅蘇家,為蘇府二小姐蘇檀兒夫婿。有趣的是在下倒還聽到一些說法,據說這寧立恆今日染了風寒,並未到場濮園詩會,他今夜在家休養時與一小婢說出這詞,本是自娛自樂,誰知詩會之上有人說其毫無詩才,這小婢聽不過,便將這詞拿了出來……呵呵,那邊是這樣說,在下倒也是不知真偽。」

「蘇府……贅婿?」

這話一出,不僅在場的眾人,旁邊紗簾后的女子也是面面相覷,隨後說話聲便也響了起來。

「未曾到場?」

「此事也太過離奇了吧……」

「我倒是……倒是從未聽說過為一贅婿者能有此才學的……」

「寧毅寧立恆,確實未曾聽說過啊……」

紗簾那邊,小丫鬟扣兒疑惑地說道:「這個不是那濮園詩會想要揚名,買來的吧?」

每年詩會,想要買詩揚名,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其中內幕大家都知道,只是就算是買,大抵也不可能買到這種質量的詩詞,知道對方的身份之後,眾人心中大抵都有這樣的懷疑。若真是有這種才華的,又怎麼可能跑去入贅?這個時候,那邊也有人將疑惑說出了口。

「此事怕是很難讓人信服……」

「莫不是那蘇府想要揚名,買來的詞作吧?」

這個聲音並不大,說話那人也只是試探性的語氣,但眾人都能夠聽得到,沉默片刻之後,有人明顯便要表示同意:「這種事情倒也……」

眾人初時被這首詞作所感染,也未想得太多,然後隨後「贅婿」、「無名小卒」這些信息湧上來,與那詞作對比之後,卻也產生了巨大的反差,有些疑惑的念頭幾乎是不可抑制地升上來,這其中畢竟有些沉穩之人未曾說話,但今夜詩會終究還是存了許多比斗之心的,一部分人下意識地說了出來。也在這個時候,嚴厲的聲音,陡然從台上傳下:「子興!閉嘴!」

那說話的人名叫虞子興,被這聲音嚇了一跳,抬頭望去,卻見康老正手中拿著毛筆望著他,目光嚴肅,不怒而威,將所有人的議論都壓了下來。一時間,場內安靜成一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三章 龜鶴園中

1.1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