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定風波(三)

第一四五章 定風波(三)

一波一波的討論與交鋒自議事廳中蔓延出來,匯成激烈而嘈雜的聲潮,逐漸波及到議事廳外的小廣場與附近的範圍里,各種議論聲都在響著,循著各自的說法與邏輯,有時候,也會引起一番小小的爭論,縱然不至於擴大出去,在以往的蘇家,也是不多見的情況。

「五萬兩、一萬兩……那邊又是兩萬多」我早就說過大房這些年來在亂搞……」

「當初饒州那邊那批紅布的生意我就看出來了,一直說沒有餘錢沒有餘錢,要不是這樣……」

「這種事情,根本在亂來」看吧,今天以後,不知道還會出多少問題……」

「我猜至少是二十萬兩的虧空,也許還不止……真不知道怎麼瞞下來的——」

「二姐這下肯定做不下去了……」

從蘇亭光第一個站出來拿出他手上的一些賬目,到第二名、第三名掌柜的出來,彷彿有著某些潛藏在黑幕之下的東西如同炸彈般的炸開,類似的這些說法,就已經在外面無可抑制地蔓延開來,嗡嗡嗡的一片片亂響。議事廳中,大房二房三房的人們則在爭論著這些賬目的成因。

事實上,在這種一家的生意操作卻分成了三支的情況下,有類似的情況」並不罕見。如果真的仔細去追殺每一筆銀錢的去向,這些資金或許未必真是多大的虧空,每年年尾算總賬的時候,一年下來獲得的利潤和發展,大房未必比二房三房差」這便是明證。只是蘇檀兒也的確是在犧牲了更大的發展可能為前提下,抽取了姿金去運作有關皇商的事宜」到得此時,若然沒有彌補的可能」一旦曝光,就儼然成為了蘇家賬目中非常不好看的一些地方。

在議事廳外的蘇文圭等人無需去考慮這些,即便將蘇檀兒麾下的虧空說到百萬兩,也是沒什麼心理負擔。而對於議事廳當中的人們來說,當好幾名屬於大房的掌柜都已經出來將手上的某些東西做出坦白,事情在一時之間似乎也已經沒必要按照純理性的方向去考慮,從蘇亭光最初現身,各種各樣的說法,便轟然間爭吵成一片。

到得這時,爭吵還在繼續,但各房之中作為主導的一些人,卻已經漸漸的安靜下來,蘇仲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邊休息,一邊喝著茶」蘇雲方則在與於大憲皺眉議論著一些事情,大房這邊,蘇雲松到這時也已經漸漸看清楚了一些事情的不可逆轉,他原本也為著那些賬目爭論了一陣子」但後來才發現,或許再爭下去」已經沒有用了。

有些東西」到此時已經在仍舊喧鬧的爭吵中顯出了端倪」不論這爭吵的結果如何,擺出在上方那些老人面前的,是大房已經不被看好,人心開始相背的事實。如果是旁人或許還有機會」但作為女子」蘇檀兒的身份」卻已經經受不起這樣的一次失敗,這事情與對錯無關。

矛頭所向,蘇檀兒也只能在父親身邊安安靜靜地坐著,偶爾抬起頭看看這一切。

蘇仲堪喝完茶,站起身來試圖到場地中仍在吵的雙方之間調解一番,隨後又走了回來坐下。

爭吵看來依然激烈,一些知道此事若落下,自己必然失勢的大房成員依舊在爭,二房三房的許多人也就神情激昂地奉陪。蘇仲堪自然也不是為勸架,不過安排好的事情已經出現得差不多,再過一會兒,下方的爭論會平息下去,也該要上方的那些老人,乃至於作為族長的父親」做出那順理成章的結論了。

從這場會議開始,父親的情緒便並不高」各種說話由七叔代行」他只是一直看著」只是偶爾會嚴肅一些而已。這其中的理由,他是明白的,二侄女有能力,父親也費了大的心思,況且老人家這些年來都希望家中情況好好的,大房這邊突然出事,乃至分裂,自然會讓他心中失望、失落。

可無論如何啊,父親,當這些事情擺在面前的時候,終究也是沒有辦法的啊,我與雲方的出手並不激烈,只是順水推舟而已。檀兒這次真是敗得太大了,大哥又出了這種事……您終究是可以明白的吧兩個月以來,事情終於發展到今天,發展到這一步,局面已經清清楚楚。父親那邊,應該也能夠接受這一切了,蘇仲堪在心中嘆了。氣,等待著最後的這一刻鐘或者小半個時辰的過去,他看看一邊的蘇雲方,三弟則在那邊笑笑,無聲地攤了攤手。片刻之後,蘇仲堪注意到了在這片嘈雜爭吵中,上方的一個小小變化……

蘇崇華有些無聊,也是因此,上方那幫宗長中的一些變化,他或許是最先發現的。

從蘇亭光出來開始,下方吵成了一片,上方的宗長們未有干涉」卻也已經皺著眉頭」偶爾交頭接耳地小聲議論起來。這事情非常正常,下方一直吵,上方則一直歸納和總結這些事情。蘇愈身邊的兩位老人分別是家中的老二與老四」偶爾,那位平素不怎麼說話的二伯會皺著眉頭與蘇愈交談幾句,估計也是在為這個家族而擔心著,蘇愈或者會回答上一兩句,但目光之中,則只是望著下方的混亂,未有多少準備表態的意思。

這位老人始終是整個家庭的中心,就算是逼宮,大家都得給他一個有足夠心理準備的過程,今天這裡表現出來的這一切,事實上也是為了逼迫這幫宗長,到最後逼迫他做出歸納和表存而準備的。

由於他一直表現得太過平靜,因此在這片激烈而混亂的場面中」有個小小的動作,幾乎就這樣被人忽略了。在某一刻」二伯附過來小聲說話的時候,蘇愈也偏過頭回應了幾句,然後」他從衣袖裡拿出了幾張紙,遞給了旁邊的這位老人看。

這或許是開會這麼久之後」蘇愈第一次做出某種明確的、有目的性的表態」當然這時候下方的大家還專註於爭吵」沒有發現這些,他們都知道,這邊爭吵得越明確,越有助於上方的人歸納出結果。蘇崇華一時間也沒有對那幾分紙張產生多大的好奇」只是片刻之後,他才注意到了老人在上方看那紙張時的表情變化。

這位蘇愈的兄長在看第一頁時就已經皺起了眉頭,他看了看蘇愈,在翻過一頁之後,人與蘇愈說了些什麼,然後再繼續看下去,越往後看,那神情越是嚴肅。

或許……那是三伯做出決定的底稿……蘇崇華這樣想著。但隨後的情況」卻微微有些不一樣。

周圍的幾位老人開始注意到了這邊的那幾分紙張,又有人靠了過來,隨後似在向蘇愈關心地詢問起什麼來,蘇愈也偏過頭答了幾句,隨後,一個、兩個、三個,這些宗長們似乎都已經不再關心下方的爭論,在上面圍繞著那幾張紙議論了起來。

當蘇仲堪注意到的時候,整個情況」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那幾張紙,吸引住了蘇愈身邊的幾位老者,坐在旁邊的幾位也已經注意到了這種情況,過來看看,然後露出驚訝的神色。

蘇愈望著下方」任憑旁邊的族中兄弟們議論著,下方的爭吵,隨後也在微微的錯愕間,開始減弱了。

不久之後,下方的爭論漸息。上方的討論卻還在繼續,也有一兩名老人看了那些紙張之後,將目光朝下方往來」很是複雜,蘇仲堪望望蘇雲方,不太明白那忽然出現的幾張紙的涵義」再望望蘇檀兒那邊,受傷后本就身體虛弱的蘇伯庸依然低頭靜默著,蘇檀兒則還是安安靜靜的看不出心中所想來。也在這個時候,上方終於有拐杖柱在地上的聲音響起。

作為族長,從頭到尾看完了這一切的蘇愈,這時候終於從座位上起來了,已經坐了這麼,他看起來也有些疲倦」目光掃過全場。

「都……吵完了吧,我也聽得差不多了。」老人緩緩地朝這邊走了過來。議事廳中安靜平來之後」議事廳外也逐漸平息了爭論,蘇文圭等人從門口那邊瞧進來,等待著事情的結果。

「最近的四個月里,我們蘇家,出了很多的事情,有外患,外患之後,也有內憂。」他嘆了口氣,一句一句,開始緩緩地說起來,「我已經老了,有些時候,會覺得有些力不從心」從伯庸遇刺開始,我就大概感覺到了這些。」

「過去四個月的時間,蘇家的問題,其實夾家都清清楚楚。

今天大家從各地趕回來,也是為了解決這些事,也有些人告訴我,老兄弟啊,我知道你不情願,但有些決定,終究是得要下了。我其實也知道……」

注意到父親的語氣,蘇仲堪與蘇雲方心中放鬆下來,啊,事情差不多了…

「早幾年的時候,其實我就已經在想這些事情。我蘇家的情況」有些奇怪」三房之中,一幫孩子呢,守成或可」開拓不足,也許是我蘇家教導的方式不對吧。幾年以前,讓人覺得最有想法和潛力的是個女娃。幾年前我也很猶豫,不過,等到有一天我走了,伯庸仲堪他們掌家的時候,能夠管事的,總也是有一個好一個吧,檀兒這孩子也是吃過苦的,所以當時也就無所謂讓她試試了……」

老人家頓了頓:「不過,做生意這些事情啊,女娃終究是占不了便宜,人家huā上一份力氣能做到的,你得huā三分。為著這事,當初也耽誤了檀兒的親事,外面也有各種都閑言閑語,反正,這些事情一直都讓我很操心,若有一天,伯庸退下來,真能讓個姑娘家的掌管那麼多生意嗎」大家其實也沒什麼信心……」

「檀兒這孩子立意很高,這些年來,手底下管著的那些生意究竟如何,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可她終究是有些年輕了,特別是,伯庸出了這些事情之後,大家跟我說的事情,我就一直在想了。現在這個時候,她還能不能繼續管著這些事,伯庸退下來,她還能不能有這個能力、威望」能不能給大家這個信心。今天我要拿這個主意……」

老人閉上了眼睛,議事廳內外的人,都在等待著。他睜開眼睛時,朝後面望了一眼:「檀兒啊」你也準備一下吧……」蘇檀兒點了點頭,俯身從父親身後的輪椅中拿出了一隻小箱子,起身開始走出來。老人轉回身,朝座位上走回去」拐杖點在地上。

「從今天開始,原本在伯庸手底下管理的一切事物,各州的生意、賬目。」他如此說著,「全部,交由其長女」蘇檀兒管理。」

蘇雲方站了起來」蘇伯庸遲疑了一下」隨後也站起了身,周圍轟然一片,座位上,蘇雲松瞪大了眼睛」二房坐席上,蘇崇華愣在了那兒,然而有些東西開始從心底湧上來,一些畫面在那兒反覆推出來,小女孩、宣紙、詞。

「山長伯伯,那是我的。」

「先生他跟小七換的。」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定風波。

前方,蘇檀兒將那小箱子在宗長們面前的桌子上打開了,將東西一件一件的拿出來,都是些紙張、銀票、契約,她向前方諸位行了一禮,然後回過頭來」安靜的目光望著這裡的所有人,議事廳內外,有的人甚至不由自主地被這道身影的目光震懾得不再驚愕和議論,只是想看她準備說些什麼。

「大家想要看的東西,都在這裡。」她如此說道,「這只是第一批。」

………………

「你們……不,檀兒「…………早就預料到今天的事情了?」

仍然有些安靜的院子,遠遠能聽到那邊議事廳內外的聲音,涼亭中,寧毅吃完了huā生,有些無聊,蘇丹紅正處於某種疑惑且複雜的情緒里」整個過程里,寧毅跟她說的一些話有些奇怪,彷彿對眼下的情況早有預計」甚至早有安排,今天的事情,似乎隱隱中存在著什麼轉機。不過寧毅似乎並不願意把話說清楚,她也只得跑來跑去,偶爾議事廳那邊的爭吵,到得焦急時,又忍不住回來一趟。

「總是這麼焦躁,這是因為潛意識裡你不相信檀兒能翻盤的證據,因為她是個女人。那些掌柜的,譬如亭光叔他們,其實也是這麼想的,未必有什麼惡意,不過「……」,「檀兒她本身就是女兒家」旁人都是這麼看的,我關心她,自然也會這樣想……」

「但是沒辦法,你必須讓他們不再這樣想,這個沒道理可言,就算她是女人,掌了這個局,就必須讓人放棄那種想法,讓人覺得她就算是女人,也有著絕不輸給男人的能力。如果不能讓人忘掉她是女人,就得讓人記住一些比較深刻的事情,「你聽,那邊沒聲音了。」

然後,嘩然的聲響又傳了過來。

「這一下他們一定會記得很深刻。」寧毅笑了起來。

「怎麼、怎麼回事……」

「超過……四十七萬兩的銀票、二十多處地契、房產、店鋪轉讓的契約」生意的契約,大概有五種布料的配方」其餘的我不是很清楚」不過……這些東西暫時也就可以堵住所有人的嘴巴了……」,寧毅掃掉了身上的huā生殼」站了起來:「走吧,過去看翻盤。」

「你你你、你到底在說些什麼東西,什麼……,銀票地契的……,嗯……,……

………………

「這……不可能!」

蘇仲堪搖了搖頭,檢查著桌上的幫些銀票與文契,至於織布的方子,則被蘇檀兒收進了衣袖之中不給任何人看:「你還能從哪裡拿來這些,不對,這塊地是……怎麼會是這塊?」

「爺爺。」檀兒朝前方說了一句」蘇愈將最初拿出來的那幾張紙從旁邊收回來」遞給了她,蘇檀兒將稿紙放在桌子上:「二叔、三叔、還有大家自己看吧,這一份……,是由烏承厚簽下的文契,所有的都在上面了」最後要給的,不止是桌上這麼多。」

蘇仲堪等人在那兒翻著。上方,七叔公皺著眉頭詢問倒:「烏家明明「…………他怎麼可能給這些給你?」

「這樣一來他烏家還能有多少!」有人在人群中說道。

「不可能有這樣的事……」

「耳他烏家的布褪色了啊。」

「他烏家明明…啊……,…」

所有人都愣住了,蘇雲方抬頭看看面前的這位侄女:「你說什麼?」

蘇檀兒笑了起來:「他烏家的布褪色了他不來求我,還有什麼辦法?」

「烏家的布」蘇雲方想了想,目光轉動著,「皇商的布?褪色了?」

「嗯飛」

一片安靜眾人想著這突如其來的時候」望著面前這笑起來了看來甚至帶著些天真的女子她畢竟也只是十九歲的年紀,這時候笑容真誠而有趣。

「這麼說」四個多月前,你就已經……」,」,「烏家偷到了假的配方?」

「真的配方在你這?」

「這幾個月,你都是裝的?在等黃布褪色?」

一片嘩然的聲響,蘇檀兒不置可否地笑」片刻之中,議事廳內外的眾人也已經可以勾勒出整個輪廓。上方,蘇愈嘆了口氣。

「現在大家不用去質疑皇商的結果了……四個月前,伯庸遇刺,檀兒也病倒之時,大房便定下了這一想法,鋌而走險我當時……,也是知道的。」

「此事需得嚴格保密,要成功,也是不易,很多人都已經出了力,大家都蒙在鼓裡我也知道」大家心繫我蘇家皆走出於真誠。其實若非我蘇家局勢至此此事原該待到一切落實之後才說出來」

蘇愈站了起來,跟眾人說著這四個月以來的過程,然後,說著這事情要成功的難度布局的精細」對人心的掌握與操作:「……,此事之後我也終於知道,我蘇家出的兩名內鬼,其一,齊光祖!其二,乃是如今管理著盛興街那邊倉庫的韓七!如今已經被看管起來,明天便會送官查辦!」

所有的人其實都還在這番逆轉的錯愕當中失神,當老人陡然吼出了兩名內鬼的名字,才有些人驚醒過來,看看那邊的蘇檀兒,今次之事,不光是烏家被這樣擺了一道,家中二房三房全部失利,竟然還一次性揪出了家中的內鬼。

一旁,先前受了蘇仲堪蘇雲方的遊說,站了出來的蘇亭光等人」這時也還是慌了神的樣子,眼神飄飄忽忽的沒有歸宿。

「此事,運作之難,獲利之多,大家都能看得清楚,在外,一直盯著我蘇家的薛家、呂家、陳家等等等等,完全落空,此事成功離不開我蘇家眾人的齊心協力。」這是套話了。

「檀兒對大局的掌控與操作。」這自然是真的。

「而最重要的是」老人家頓了頓,「立恆的,運籌幄。」

這個名字終於出來,蘇仲堪抬起頭望著父親,以為他是說錯了huā,蘇雲方、蘇雲松等人都已經瞪大了眼睛」蘇崇華靠在了椅背上。桌旁」原本微微笑著的蘇檀兒也愣住了,那表情僵在她的臉上,女子回過了頭」有些錯愕地望向側後方的爺爺,蘇愈笑望著她,目光未有絲毫變動。

「檀兒,你有個好夫君。子安兄,「……有個好孫子。」

爺爺茶……,…

……………………

蘇丹紅與寧毅繞過了小道,從那邊過來,快到那小廣場時,某種氣氛」終於感受到了。

寧毅走得倒是不快,一邊走,一邊看著一撥一撥的人,大多數聚在議事廳門口的人,臉上的那種表情,裡面在說話,聽不清楚,但大概也能猜到是什麼樣子。不得不多,這時候看起來,確實是蠻有趣的。

就在他開始靠近的時候,嘩然的聲音開始擴張了,有人開始回過頭,朝他這邊望過來,有人議論紛紛,有人指指點點,其中包括蘇文圭等人」用看見了鬼一般的驚愕表情朝他看過來,越來越多的人都望了過來,都是蘇家的親戚,但確定目光是在看他」而不是在看旁邊的蘇丹紅。

他停了下來,目光轉動著」抿了抿嘴。

這些圍觀的表情倒不是他非常喜歡看到的,因為感受起來,實在是有些多了。

蘇丹紅看看眾人,也扭頭看他:「怎、怎麼了。」

「看起來不該跟你走在一起,影響不好」寧毅搖了搖頭,轉身盡量圓滑地朝一個僻靜的角落走過去。

唉」先躲一下吧。

只剩下蘇丹紅站在那兒,疑惑地看看自己,看看別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四五章 定風波(三)

11.7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