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六章 心中事

第一四六章 心中事

第一四六章心中事

就如同舞會終了,音樂漸息,當夜sè深邃,風也捲動了凝結在城市上空的雲朵,一絲一縷的將那一片yin霾舒展開來。蘇家宗族議事廳中的這場聚會至於尾聲,這個晚上的變化一bo三折,蘇家大部分的人到此時都還未來得及將眼前的現實予以消化或接受,但無論如何,幾個月以來,因皇商事件而引起的一系列巨大牽扯,背後的黑幕,那最出人意料的結果,終於在這裡被掀開了一角。

雖然待到許多人真正的反應過來,將整件事情抽絲剝繭的一縷一縷理出真實的輪廓或許還需要一段時間。但僅僅是眼下掀開的這個角落,就足夠令關注著今晚這些事情的人們驚愕不已,一系列的算計與反算計,沉默背後的布局,原本壓得沉甸甸的期待落了空。特別是在此時背後的這些布局者的名字,蘇愈、蘇檀兒,而最令人愕然的,無疑還是那個一直以來遊走於整個局面之外的寧立恆,他在背後的出手,在整個過程里,是誰也沒有想過的。

大房、二房、三房、議事廳內外眾人,這時候都還在紛紛的議論中接受這逆轉的局勢。在這裡,或許也只能感嘆於蘇愈這個四個月里都相對沉默的老人對這個家族還有著莫大的掌控能力,當事情揭曉,皇商事件的成果明明白白地擺出來之後,他也就能順勢說服周圍的宗族長者接受這一現實,隨之而來的,以事實壓服家中的所有人,接受蘇檀兒上位的現實。

事實上,若非是因為這幾個月家中的局面真的很難看,這些老人們也不會出來跟蘇愈打什麼商量,眼下既然證明蘇愈對整個局面的掌控依然。驚愕之餘,他們自然也就接受了這等現狀,因為在這之前,蘇愈的掌控下讓這個家度過種種難關的事情,畢竟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那麼……讓檀兒接手伯庸原本負責事物的事情,大家有什麼想法的,接下來也可以說一說了。」

眾人的議論之中,當蘇愈再度說出這些話來,籍著這事態全局逆轉的強勢,一時間也已經沒有幾個人敢提出質疑的想法。幾個宗族老人隨後也是表態:「既有如此成績,檀兒接受這些事情,自是無人可說了。」

事情漸漸的定下,原本的危機成了轉機,這場為著危機而召開的宗族大會也沒有了更多需要商量的事情。老人們在上方說著善後的話語,議事廳內眾人的心中懷著滿滿的難以言喻的複雜心情,蘇仲堪、蘇雲方等人時而看看那邊已經回到座位上的蘇檀兒,時而看看上方坐著的父親,另一側,蘇雲松幾乎是長長地嘆了口氣,看著蘇檀兒,便能想起這幾日里也見到過的那個被女兒說成整日閑逛的書生。

「仲堪、雲方,散了之後,到我那邊去一趟吧。」

臨近尾聲之時,蘇愈也走過來,跟兩人說了說,兄弟倆也就點了點頭,這幾個月來的操作,他們真是成了徹徹底底的敗者。但父親威嚴猶在,就算為此憤懣,其實也解決不了問題。

另一方面,感受著所有人驚愕的目光、議論的言語,終於在這裡攤開了底牌,徹底贏下這一局的蘇檀兒,心情卻並不怎麼好。

那並非是什麼大勝之後的繾綣,也並非是想著父親已然癱瘓,付出了多少多少的代價。捧著盒子走上前去的那一刻,她的心中幾乎有著女皇加冕般的ji動與期待感,那些銀票、契約拿出來的時候,整顆心都在顫抖。但這個時候,一身淡青sè長裙的女子偶爾會看看議事廳外,心中忽然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去走出這扇門。

她有著擔心的事情,那原本也可以說是件小事,可到得此時,忽然就佔滿了女子的整個心神,幾乎讓她感受不到成功后的甘甜。

終於,老人們宣布了這場會議的結束,人們站起來,交談,議論,將目光往一個個關鍵的參與者身上投來。蘇檀兒遲疑了一下,隨後也站了起來,隨著爺爺、父親,朝外面走出去。

離開那大門時,她朝四周看了看,沒有看見心中想著的那道身影,一時間有些放心,另一方面又有些擔憂。蘇丹紅正從另一側過來,她沒有注意,在走廊下與父親等人分開,隨著爺爺以及幾名老人朝另一邊過去。

轉過一個轉角,爺爺才注意到她,回頭將她叫了過去,旁邊的兩位叔公也與她說了一會兒,她禮貌地回答了。待到叔公走開時,檀兒才微微蹙起眉頭,將目光望向老人。

「爺爺,你怎麼能那麼說……」

「嗯,怎麼說?」老人慈祥地笑著。

「說立恆。」

望著孫女的表情,蘇愈沉默了半晌:「說他,有什麼不好嗎?」

「爺爺,他是我相公,我想……可以簡單一點。」視野四周都有人影,蘇檀兒皺著眉頭,「而且,相公他能聽懂的,爺爺,我該怎麼跟他說今天的事?」

老人嘆了口氣:「立恆入贅到我蘇家,你既是她妻子,他原本就該保護你,當你的擋箭牌的。今次之事畢竟太過ji烈,你二叔三叔必定心中有怨,與其全放在你身上,立恆若能替你分擔一些,也是好事。再者,伯庸如今身體不便,有立恆在你背後,你也不至於勢單力孤,此事縱然對不住立恆,但畢竟是幫你這妻子做些事情,也是他分內之事,應盡的情分。」

蘇檀兒閉上眼睛,用力地說道:「可爺爺你這樣是讓整個蘇家的人看住他,相公會明白這一點的。」

她從小xing子剛強,即便是再大的事情,也難以讓她lu出過分軟弱的神態,特別是在爺爺面前,即便在黃布褪sè了的那段時間裡,都不曾lu出過無能為力的眼神,一直撐到身體支持不住而病倒。可這時候,也就在做完了牽扯如此巨大的一件事,定下了大房掌控權之後,為著這件事情,她幾乎就快lu出要哭出來的神情了。

有些事情是沒辦法跟爺爺說的,沒辦法告訴爺爺自己與相公之間的感情才剛剛到了夫妻般的程度,沒辦法告訴爺爺自己與相公才剛剛決定了將要圓房,沒辦法告訴爺爺她與相公這些天來的感情到底是怎樣發展的,相公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可她心中知道,相公一定會聽出爺爺話語背後的聲音。

當他為了自己而做了這麼多的事情之後,父親也說了類似的話,現在爺爺也怕了,開始提防他,提醒整個蘇家的人注意他,就算這其中並沒有多少的惡意,可相公心中會怎麼想呢?自己又能怎麼跟他說這些事情,就算相公心中再豁達,可自己該怎麼去說……

老人為此看了她許久,終於舉起手,拍拍她的肩膀,又笑了出來,這笑容與平素有些不同,有幾分瞭然,也有幾分欣慰:「原來……是這樣啊……」

「爺爺……」

「子安兄有個好孫子啊。原本你要掌這個家,我也是想過很久的,能力以外,只是擔心你太過剛強。女子要當家,就得比別人更剛強,可就怕這樣一來,你感受不到家的滋味,沒了個真正關心的人。現在哪,爺爺總算是放心了。立恆當初入贅,我不想以贅婿待他,是怕他沒有多少適應的能力,這次說出來,固然是對他有一份擔心,可最主要的,是因為他有這份能力了。」

老人頓了頓:「有這份能力,旁人就傷不了他,有這份能力,便可以站在你前面。你為他擔心,這自然是件好事,爺爺也覺得欣慰,可是在爺爺這裡,他是你相公,哪怕是入贅的,他既然能擔得起,就該為你擔些東西,這也是爺爺的si心。而男人在這個世界上,這些責任總是會壓下來,沒得道理可講的,你是他的妻子,多關心他一些,這自然也是你應盡之事,呵呵,也是好事,夫妻倆,便是這樣嘛。」

爺孫倆往前走著:「至於你那些兄弟,皆是庸才,在他手底下兩三招都過不了,真要傷他,沒這個本事的。有今日之事,往後你在商場上看來勢單力孤,可旁人想要算計你,總會想起你背後之人。今後呢,你若真是喜歡他,你們倆的第二個孩子,便讓他姓寧又如何,此事拿捏皆在你,我對子安兄,也算是有個交代了……吶,他在那邊呢。」

如此說著話,蘇愈朝前方示意了一下,寧毅也正從不遠處往這邊過來,途中被個叔公糾纏住,大概是在說些鼓勵的話之類的,那叔公走開后,蘇愈帶著蘇檀兒過去,隨後拉起蘇檀兒的手,放進寧毅的手中:「這孫女,便交給你了。」

寧毅呵的笑出聲來。

蘇愈離開后,蘇檀兒握著寧毅的手,沉默了好一會兒:「相公,我們……成功了。」

「我生氣了。」

「呃……」蘇檀兒的手心瞬間涼了下去,她大概明白寧毅指的是什麼,但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寧毅看了看周圍,拉著她往前走,搖了搖頭:「今天晚上跟你分房睡。」

「……」

「老頭子太不仗義了。」

「……」

「沒商量,說生氣就生氣。」

「……」

「讓我不爽我就拿他孫女撒氣。」

「……」

「你哭也沒用的,今天晚上獨守空閨。」

「……」

「哈哈哈……喂,你別真哭啊,不用這個樣子吧。」

兩人方才已經往前走了一段,到得沒什麼人的廊道間,蘇檀兒拉起寧毅的衣袖在臉頰上碰了幾下,方才竟是真的流了眼淚出來了,此時在燈光中,微微的笑容與眼淚混在一起,隨後才恢復了冷靜的微笑:「本來想替爺爺跟相公道歉的……」

「我保留追究和生氣的權力。」寧毅笑起來,拍拍她的肩膀,「不過,你還是先處理好善後的事情吧,今晚事情很多?」

蘇檀兒這才放鬆下來,點了點頭:「嗯,還有些事情,要去處理……」

「那就快去。」

燈光下,寧毅笑著揮了揮手,蘇檀兒站在那兒看了他好一會兒,似乎還有些遲疑,但最終,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寧毅目送著蘇檀兒的身影遠去,對於蘇檀兒接下來的計劃,他並不是很清楚,想來也只是一些收尾,他沒什麼必要參加了,蘇檀兒在閑聊中,也未有提起太多。

在蘇府前方的一個院子里換了一身不怎麼起眼的男xing衣物之後,蘇檀兒乘著馬車離開了這一片街道,隨行的,還有幾名最得力的蘇府護衛,他們趕上了前方的兩輛馬車,一路朝城外駛去。

時間已經將近午夜,十步坡附近的房間里,油燈上豆點般的燈光正在微微搖曳,席君煜坐在桌前,雙手平平地放在木桌的桌面上,房間里另外還有兩個人,一是耿護衛,他就那樣坐在席君煜的對面,另外一人身材有些乾瘦,但目光有神,靠在門邊的yin影里,手上提了一把尖刀,一看就知道並非善類。

蘇府生意做得大,也時常走鏢去外地,有時候自然也涉入一些地下瓜葛,席君煜也知道,這個時候,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為好。

時間的流逝枯燥而乏味,席君煜聽著遠處傳來的一些鐘聲,猜測著蘇府那邊可能的發展,但其實並沒有太多的頭緒。

「蘇家這時候也該有結果了吧?」

他這時候開口問一句,但耿護衛也只是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還能怎麼翻盤呢?」

「這是二小姐的事情。」

「不過我確實是想不通。」

席君煜嘆了口氣,他真是不喜歡這樣的感覺:「誰能快點來給我個答案也好。」

這話說完之後,房間里又安靜下來,也只能這樣子的安靜以待,外面偶爾傳來一些聲響,席君煜道:「耿大哥,你知道嗎?我在蘇家這麼些年,看見檀兒慢慢地接觸到這些東西,雖然說教她的人很多,她見到什麼東西都願意去學一下,可真講起來,她幾乎是我一手帶起來的學生,可到了現在,我一天天的看不懂她了,這種感覺真是不怎麼好……」

「總會有這個時候的。」

「可這時還早了一點,對於……」他看看周圍,「對於這些事情,我確實有些想不通……」

安靜,沉默,有個聲音在外面響起來:「我也有些想不通。」

那聲音有些冷,過得片刻,人影推門而入,蘇檀兒穿了一身黑sè的短打裝扮,頭上戴了片頭巾,看來乾淨利落便於行動。她站在門口那裡朝這邊望來,不過,這種男xing裝扮其實終究令她顯得有些矮,有些單薄。席君煜覺得這簡直像是很小的年紀時的那道身影第一次看他時的那種眼神,有些陌生和疑huo地打量。

「君煜哥……我記得很小的時候第一次見到你,父親當時讓我這樣叫你。你教我很多東西,現在也許是最後一次這樣叫你。」蘇檀兒走到桌邊,坐下,目光深處蘊著陌生和冰冷,這也算是席君煜教她的東西,談判,就得劃出明確的距離,席君煜想從那陌生里看出心痛來,可惜只有疑huo,「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為什麼要做到這種程度?」

「到底出什麼事了?」席君煜皺起眉頭,看看周圍,「今天蘇家宗族大會的這個樣子,你總不會覺得是我弄的?」

「不,我是指……」蘇檀兒安靜地搖了搖頭,目光清澈地望著他,「為什麼叫人刺殺我爹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四六章 心中事

11.8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