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章 圖窮

第一四八章 圖窮

午夜,樹林邊的小院子附近,人影閃動,晦暗的光線中,血huā飛濺而起。混亂的喊聲、慘叫聲交錯而起。由方才開始,三名江湖裝扮的人想要從不同的方向潛入那亮着燈光的小院。隨即便也被早早埋伏在四周的人發現,展開了廝殺,其中一人當場重傷,另外兩人則被追趕着衝進了樹林。

隨後,又有人自黑暗中想要攀牆而入」那身影只在牆頭愣了愣,便被裏面飛來的幾根套索套住。拉了進去,慘叫聲響起片刻后沒了聲息,這大抵只是試探和開始,黑暗間也不知道雙方具體潛伏了多少人。

大家顯然都不是什麼善類。十步坡附近,夜間人煙稀少。類似的江湖火拚,幫派相爭,發生的卻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往往第二天凌晨才會有人發現這些結果。遠遠聽來,樹林間的聲音猶如夜梟的鳴叫,唯有那小院子依舊安安靜靜地落在那兒,裏面和附近也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在埋伏着,燈影從窗戶間透出來。

,「這不是你做的……你沒到這一步……」。

席君煜在理解著桌上的契約,眼前的一切。蘇檀兒笑了笑。

,「是啊,不是我。。。她微微頓了頓「「你終於承認了。。。

,「……那到底是荊老頭子?你爹?。。

荊蔓兒皺眉望着他。

,「不可能是廖開泰,蘇雲松也不在這邊……。。

,「你不會知道的。」。

女子的十指交疊在桌上,語氣清冷地搖了搖頭。她此時做男裝打扮,樣貌卻依舊清麗」只是幾年以來積累的氣勢此時也已經顯露出來,配上以往常有的如大家閨秀一般的氣質,混合起來委實有着一份迫人的冷冽感。這說話間。屋外又傳來明顯的廝殺聲」蘇檀兒往那邊看了看,對這類事情,她或許還是有些不適應的,於是皺了皺眉。

,「烏啟隆跟我說的時候,我還有些不信。不過會這樣子打過來的,便不該是烏家或者薛家的人了。你背後居然會有些這樣的人……。。

,「總會有機會遇上些這樣的人。,。沉默許久,席君煜方才說出這句話來,隨後看了看後方的耿護衛,「「之前在蘇府,耿老大通知我時」給我時間準備,便是為這些?。。

,「你以為我輸定了,耿叔告訴你我胸有成竹」你必然疑惑,以為今晚的關鍵事情便在你們這裏。為了以防萬一,你當然會通知你真正能用之人。我們便能順藤摸瓜,把他們全都找出來,順便算了我父親遇刺的帳。我只是沒想過他們真的會這樣過來救你。。。

,「好算計。。。席君煜諷刺地笑了笑。,「還有四個月的隱忍佈局。這樣的局……到底是誰?。。

蘇檀兒吸了一口氣,並不回答他:,「十步坡月月火拚,官府都管不了,明天見這邊死了人」也只能當成類似事情來處理,就算有路人被波及進去。不過只能道聲可惜罷了。你以往便說過,我們這些商人,最怕撕破了臉,壞了規矩,刺殺買兇之類的事情,誰都怕,做了以後。那就是沒完沒了的,所以一旦出了這種事,能找回來的一定要找回來。我原本害怕,這事情到最終水落石出,若真是薛家、烏家這些人乾的,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辦,但現在是你……這樣也好。」。

她說着,已經推開身後的凳子站了起來。似乎已經準備離開,席君煜皺了皺眉:,「……到底是誰?杜庭忠?」。這也是平日裏比集靠得住的一名掌柜了。

,「說了你不會知道的。。。

,「你就不想知道我為什麼做這些事?。。

蘇檀兒站在那兒,停了一下:,「人非草木,席掌柜,我曾視你為師為友,今日之事無論結果如何。蘇檀兒心中都無甚快意,只是傷感罷了,你那理由越是好聽,越只是讓這心煩增添幾分,只要知道我蘇家未曾薄待於你,又何必要聽你這些?。。

席君煜愣在了那兒,心中第一次明白過來,蘇檀兒或許從未想過會與他在,「男子」「「女子」,這類概念上有絲毫瓜葛,直到此時,她心中所想的,竟完全是那種師長與學徒,上級對下級的那種純粹商事上的關係與友誼罷了。

,「哈」,。他一時間幾乎笑了出來,隨後,也陡然提高了聲音,,「那到底是誰?」。蘇檀兒走向門外,他坐在那兒,又說了幾個可能的名字:,「總不至於是你家三個丫鬟想出來的!。。

,「寧立恆?。。

走到門邊,蘇檀兒停了停,席君煜注意到那些微的表情,他想了想:,「你開什麼玩笑……」。

蘇檀兒推開了門,門外院子的屋檐下」坐着輪椅的蘇伯庸正在與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說着話,後方的房間中,陡然傳來一聲咬牙切齒且不可置信的質問聲:,「是……寧立恆!?」。

…………

同一時刻。城內。

宗族會議的餘波未散,蘇家大宅內內外外,氣息還稍顯混亂,臨近側門的這個院落間光芒昏暗,瑣碎的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反倒將周圍的空氣襯得死寂。書生望着後方進來的兩名家丁的身影,陡然間放鬆了身形:,「你們是管哪裏的!。。

那聲音有幾分憤怒,兩名家丁微微一愣。書生點了點地上倒下的人體:,「才人混進來了知不知道!馬上去叫人!你,來看住他,我去找根繩子來!。。

昏暗之中,嚴肅而又急促的話語聲。從兩人進來看見前方的同伴倒在地下,那書生說完話,轉身就走,這不過是短短的片刻時間」兩人還有些分不清楚對方真將他們當成了府中家丁還是裝的。但無論如何,若真讓他叫了人來,恐怕一切都要糟糕。這兩人說聲,「是」,。連忙跟上去,身體還保持着錯愕與提防的姿態。手握上刀柄,隨時準備拔出來。

距離迅速拉近,書生卻不過走出了兩三步,回過頭來:,「還不去叫人!。。

走在左邊,被他看着的那名家丁遲疑了一下,瞧一眼身邊的同伴。片刻的時間裏其實想不了太多,哪怕雙方都懷疑對方在演戲。眼下自然也有兩個選項,要麼說聲是繼續演下去,要麼立刻拔刀翻臉。這選項在腦中一遲疑,那書生卻是揮了揮手上的刀子:,「對了,這個拿去。。。

兩個人其實都在提防書生手上的武器,但接下來的動作,卻委實有些出人意料,他竟將那把刀直接扔給了走在右邊步伐稍快的華人。兩個人的心裏都微微一松,右邊那人伸手接刀。左邊那人微微點頭,,「是」字才要出口。也就在這一瞬間,綳在空氣中的那根弦,在稍稍放鬆的片刻之後,陡然綳向極點。以幾乎令人難以反應的速度,砰然斷裂!

放鬆的心情落在了空處,攻擊的破風聲呼嘯而來,人影陡然間衝撞在一起。轟然聲響,左邊那人,,呀」。的一聲拔出了刀,刀芒反射著星光,如同一泓乍然漾起的湖水自空氣中掠了過去「「乒。。的一下,火huā在空中拉成長線。反震的力道傳來,他本是倉促拔刀,這時也不由自主地踉蹌後退,走在右邊那同伴身體朝一側飛了出去,轟的撞倒了院子一旁的小石桌。

出現在視野中的,是那書生陡然逼近又開始拉遠的背影,此時那背影哪裏還有半點的書生氣,他提着刀,在與這邊拼了一下之後」徑直朝倒在石桌石凳間的傷者逼近了過去。左邊這拔刀后被逼退的家丁驚魂甫定,停住腳步之後,幾乎還沒能適應這整個狀況。

先前那書生擺出毫不懷疑兩人的做派」這兩人必然是不信的一誰也不會信這種事情。可那書生要走,他們自然也樂得順水推舟地跟過去,腦中保持着最大的警惕,提防那書生忽然大喊或者發飆。但由於一切發展太快,許多事情其實也都是做出第一反應而已,他們心中有防備,因此格外注意書生的行動,也就是在這種氣氛中,當書生隨即拋出他們最為在意的那把刀時,微微的錯愕才不可避免的給他們造成了一絲的疏忽。

這錯愕間。右邊那人下意識的伸手接」左邊這人的心情則陡然鬆了一瞬間。刀還在半空中,名叫寧毅的男子就已經做出了襲擊。他直接打飛了右邊的那人,抓住空中的刀,與另一側揮來的刀光拼了一下。隨後接着那力量一刻不停地往被打飛的那人逼近過去。

金鐵交擊的火huā還在空中飛散,寧毅的心中其實也微微有些驚愕。陸紅提當時告訴他教給他的是二流內功,打鬥時可以增加爆發力,但畢竟算不上上乘,用多了甚至傷身,他如今練得也不算太久。今天算是第一次全力施為,倒想不到一腳踢在人身上威力這麼大,看起來一般人口中的二流跟高手口中的二流概念有些不太一樣?這念頭在腦中閃過,他一刻不停地將尖刀從右手換到左手。俯身抓起地上一塊青磚,砰的拍在了倒在石桌石凳間似乎還能動彈的那人腦後。

轉過身來,方才與他拼過一刀的那名家丁正衝過來,然後舉著刀停住了,兩名同伴此時都已經倒在了地下,他往前方看看,往旁邊看看,呼吸急促:,「你、你……。。

,「這樣都可以,你們真行在下寧立恆,江湖人送匪號,血手人屠。。」晦暗的光芒里,書生拱了拱手,看來如江湖人士一般的笑了笑「「仇家太多記不清楚,敢問幾位,到底是誰派來的?。。

不管怎麼樣,血手人屠這個外號說出來之後好像真的挺拉風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四八章 圖窮

11.9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