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匕現

第一四九章 匕現

第一四九章匕現

寧毅在側門附近遇刺的消息傳的範圍不廣,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幾名家丁與目前應該是最好找的杏兒朝這邊趕了過來,隨即將那小小的院子守住了。

今晚才開了宗族大會,一轉頭立刻便出了如此敏感的事情。行刺——或者說綁架的指使者還不甚明了,這個時候,事情是不可能大聲張揚的,只能是由大房的力量內部處理。杏兒趕到時,寧毅也已經領著幾名家丁清查了附近的一些地方,當即將一名有可疑的新進車夫給抓住。

管理這邊的一名管事喝了酒,大概還不知道宗族會議上發生的事情,見是寧毅帶著人來,不明就裡地還想要阻攔一番,杏兒也正好過來,看寧毅沒事才鬆一口氣,朝寧毅行了一禮,隨後便蹙了秀眉,冷冷地告訴對方她要去找大管家告狀,這管事酒也醒了,忙不迭地道歉。

杏兒不過十七歲的年紀,模樣秀麗,但在三個丫鬟中一向是大姐的身份,xing格強勢,對於惹得起的,她一向是學著蘇檀兒的模樣冷冷地幾句,如果是別的房在身份上差不多的,惹不起的人,真要不講道理,她也會不依不饒地跟人爭吵許久,有幾次據說還為了大房的家丁丫鬟出頭差點挨了家法。久而久之,旁人也就熟悉了這丫鬟的執拗與強悍。寧毅看著她今天生氣倒也有趣,不過眼下的當務之急,自然還是先考慮與這綁架有關的事情。

「這事情有預謀,到底是什麼人做的也難說,我現在倒是沒事,不過檀兒現在去了哪裡,你知不知道?」

無論是二房三房、薛家烏家,要做些什麼事情,主體總之是對著蘇檀兒。寧毅本來以為諸事已定,倒想不到眼下會有這樣的節外生枝,立刻便考慮到妻子的那邊。聽他提起這事,杏兒才好像想起了什麼。

「小姐……小姐她倒應該沒事,不過小姐現在在哪,我也不知道……」

「嗯?」寧毅皺了皺眉,「怎麼回事?」

「小姐是去處理行刺大老爺的那件事情了呢,娟兒應該知道,我去找她過來。」

杏兒神sè有差,吐了吐舌頭跑掉了。寧毅心中疑huo,一旁的房間里,家丁們還在拷問被抓住的四名潛入者,過得片刻娟兒氣喘吁吁地跑過來:「姑爺沒事吧?」顯然也是聽杏兒說了遇刺的事情。一旁的房間里傳出刺客慘叫的聲音來。

今晚嬋兒娟兒杏兒都有事情,寧毅本來想著這類事情比較暴力,或許杏兒的接受度是比較高的,不過這時候才發現聽到裡面的慘叫聲娟兒倒是沒lu出多少不適的神sè,她只是皺著眉頭望裡面看了一眼,便忙著問起寧毅有沒有受傷來。寧毅說了一下過程和擔憂,娟兒猶豫片刻之後,便也將知道的事情說了出來。

「小姐跟大老爺他們去了十步坡,要去處理大老爺遇刺的事情,準備找出他們然後把他們一網打盡,也找了百刀盟的程盟主出手,很多人,應該沒事的……小姐今天才知道,原來當初行刺大老爺的主謀是……是席君煜席掌柜,他背後有人……」

說到席君煜的時候,一直微微低著頭的娟兒偷偷看了寧毅一眼,正與寧毅的目光對上,連忙低頭抿了抿嘴。相對而言,平日里嬋兒的xing子柔和,杏兒的xing子大方,娟兒則是三姐妹中最為文靜的一個,雖然做起事情來不怎麼含糊,但生活中有時候也會給人一些膽小害羞的觀感,不過這些事情杏兒不清楚,想不到反倒是她知道。

寧毅用看特務的眼光看了看她,隨後才皺起眉來,問了一下有關她口中百刀盟的事情。原來這百刀盟在江寧城中算是一個大幫派,平日里倒不怎麼張揚,但頗有實力。幫主程烈與蘇伯庸交情頗深,這也算得上是蘇家在黑道中可以動用的最大一股力量。

「這次的事情,其實是大老爺與小姐一同安排的,小姐以往沒怎麼碰這些事,娟兒知道的也不多,這次是怕姑爺擔心,所以沒跟姑爺說……」

娟兒解釋一番,寧毅也就大概明白過來。蘇伯庸這人不是沒有脾氣,這次因為遇刺而癱瘓,仇肯定是要報的,以後蘇檀兒掌家,也得開始接觸更多的這方面的事情了。倒是娟兒在說起席君煜的時候語氣有些耐人尋味,這其中的某些理由他也大概能猜到,不過刺殺事件竟然是由家裡的一名掌柜發起的,這一點以前的確是沒有想過。

「沒有有人。」寧毅點了點頭,「什麼人?」

「呃,現在還不清楚……」

「程叔,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十步坡的院子里,蘇檀兒也在向身邊的人詢問著。

此時院子外還在打來打去,但參與的人數不多,也看不清整個戰局的端倪,方才有一名百刀盟的弟子撞破了大門進來,渾身是血,但卻仍舊是在雙方試探的階段。此時院中也有了幾名傷者,流血呻吟,對於女子來說,恐怕是極為凄慘的一件事,蘇檀兒站在那裡臉sè未變,只是一隻手暗暗的抓住了衣角,這類事情她不是第一次見到,早年前有一次離開江寧,途中遇上山賊,買不到路,雙方打起來,她也算是看到過血流成河的景象,但不論如何,這類事情總是無法適應的。

在她旁邊的是先前與父親說話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魁梧,四十齣頭的年紀,鬚髮白了一半,樣貌猶如獅虎,有著一股沉穩與威嚴的氣勢,手邊放了一把大刀。這人便是百刀盟的程烈盟主,此時偏頭聽著外面傳來的聲音。

「還很難說,他們人不少,一開始沒能埋伏住,接下來也只有硬拼了。哼,不是我們江寧人。」

「不是江寧人?」

「生面孔,敢打敢拼,看路數也是從外地來的,怕是之前水患時到了江寧來的幾批不要命的傢伙之一。」

江寧富庶,撈偏門、走黑道的人自然也不少,每年也都有外地人過來打拚、搶地盤的。類似天災**的時候,這類失去了一切,隨後以猛龍過江的姿態來到江寧的亡命者就更多。對於眾多小幫派小勢力來說,這類人往往會造成巨大的威脅,已經被逼到沒飯吃的人不要命起來,總是很有破壞力的。但對於百刀盟這類勢力,受到的衝擊倒是不大,程烈也就偏了偏頭。

「侄女放心,強龍不壓地頭蛇,這些野路子,沒必要擔心,他們以為自己有些人,今夜便讓他們死得乾乾淨淨。今年來江寧hun飯吃的外鄉人我們這邊心裡都有數,只要知道了他們到底是哪一批,那些今晚沒來的,我也保證他們沒辦法生離江寧。這事……嗯……」

程烈言辭沉穩威嚴,滿滿的自信——當然他也的確有著這個實力——不過說到這時,才意識到正跟自己說話的是個小侄女,猶豫一下,乾脆揮了揮手:「別跟他們磨了,動手!」

這時候院落間的屋檐下、yin影中都站了有人,外面看不到,但小小的院子簡直像是一個守衛森嚴的小碉堡。他這手一揮,旁邊一人立即打開了一個竹筒,煙火升上天空爆開的瞬間,外面陡然有人喊起來:「殺——」

這片刻的時間,應和聲陡然如潮湧而來,轟響了夜空:「殺——」

「殺啊——」

原本被安排在十步坡各處的百刀盟成員同時發動,如怒潮般的掃向小院周圍的樹林,短兵相接,那些原本也到了附近的外鄉人也真正的被逼了出來,打鬥聲瞬間ji烈。小院之中,也有六七人從門口沖了出去。一時間,巨大的hun亂當中,蘇檀兒想起一些事情,朝程烈問了一句。

「什麼?」程烈沒有聽清楚,大聲問道。

「程叔!我想問!這些外鄉人中,有沒有從鄂州那邊過來的?」蘇檀兒大聲問道。

「鄂州?」

「嗯,我記起來,當初陷害爹爹的那個人,就是鄂州的!」

「什麼地方的都有,不過鄂州……有一批人,中間鄂州附近的人多,為首的叫做歐鵬……啊呀!屋頂!」

程烈話未說話,霍然大吼、轉身,左手操起大刀,右手抓起旁邊一隻不知道幹什麼用的鐵環,朝著後方看押席君煜那房間的屋頂呼嘯擲出。只見一道人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到了那屋頂上,鐵環轟然ji起屋頂上的茅草,那人影也是在瞬間反應過來,反手往背後一抽,也是一把大刀,朝著鐵環用力砍下。

砰——的一下,火huā亮起在夜空中,鐵環被砸飛,那人影也陡然在屋頂上踉蹌出好幾步,踩踏了茅草,掉進房間。

「啊——」

「去死!」

陡然hun亂的聲響,方才蘇檀兒出來,蘇伯庸讓一名護衛推了輪椅進去,也不知道跟席君煜說了些什麼,這時候正出門,往後看了一眼。蘇檀兒身邊,程烈的身影已經飛快地往房間沖了過去,他直接劈散了半扇窗戶,轟然沖入,房間里本就只有一盞油燈,人影亂成一片,乒乒乓乓乒乒乓乓!刀光旋舞,火huā隨著「啊——」的大喝聲不斷爆散出來,桌椅、木架被砍爆了,飛舞在空中,被火huā染亮。

一道人影砰的從窗戶飛了出來,這人身材高瘦,卻是先前制住席君煜,隨後一直在房間里的那名百刀盟成員。他也算得上是一名好手,但這時顯然是被打出來的,在地上滾了幾滾,吐了一口血又站起來。蘇檀兒本想朝父親那邊跑過去,蘇伯庸卻揮了揮手示意不用,因為耿護衛已經持著刀退了出來。如今房間里還有三個人,席君煜、程烈以及方才被打下屋頂的那名入侵者,打鬥還在繼續,火huā驚人,也不知道被bo及進去的席君煜有沒有被砍死。

「去死!」房間里,程烈陡然大喝一聲,隨後但聽一聲巨響,又一道人影被劈出了窗戶。那人握著鋼刀,半個身體都已經被鮮血染紅,頭巾也被打掉,狼狽異常,顯然就是那入侵者。從地上爬起來,他大喝一聲,瘋子一般朝蘇檀兒這邊衝過來,百刀盟的高瘦男子橫移幾步,揮著手上的尖刀將他擋住,兩人兵器相交,那入侵者暴喝一聲,大刀在手上飛快地轉動,乒乒乒乒的拉出無數火huā,但這一次高瘦男子已然有了經驗,兩刀之後,將他逼開。

附近屋檐下、yin影中的百刀盟成員,朝這邊圍了過來。

「走!」房間里程烈喝了一聲,席君煜被踉蹌地踢了出來,還沒站穩,一柄大刀穩穩地落在了他的脖子上,程烈單手持刀,從房門裡走出來,看著院子里被圍住的那人:「你是何人?」

那半身染血的使刀者伸手撥開了頭髮,咬牙道:「爺爺叫馬麟!」

「好,殺了他。」

程烈不多廢話,偏了偏頭,院門那邊打鬥聲卻陡然ji烈起來,破風聲呼嘯,兩名百刀盟的成員被打飛,同時有兩名被逼退散開,程烈這邊刀光一轉,磕飛了一隻飛來的暗器,那大刀又穩穩落回席君煜的脖子上。院門處出現的,是一名同樣身材高大的男子,手持一柄鐵槍,他跨進來一步,站在了那兒,審視著院中的情況,院落中間的同伴以及……滿院子的敵人。

「我見過你。歐鵬,果然是你們。」程烈搖了搖頭,「你們這幫外鄉人,在江寧玩得很開心嘛。」

「hun口飯吃而已。」那高大的男子舉起了手上的槍,「誰擋我吃飯,我殺誰全家,我知道你姓程,這路你讓不讓?」

程烈皺皺眉頭,隨後,卻是有幾分猙獰地笑了出來,一字一頓地說道:「我看,那還是不讓了吧。」

院落之中,但凡百刀盟的弟子都已經明白程烈這下子動了真火,預備往那歐鵬殺過去,歐鵬緩緩退出院落的門檻,片刻,陡然轉身,朝一旁奔跑出去。

「殺了這幫不知死活的東西!」

yin沉著臉,程烈手中大刀一晃,啪的一下將席君煜打倒在地,幾乎半張臉都已經腫起來。他提著刀往院落中央的馬麟逼近過去,一些人已經開始朝院外追出,與原本就在外面的同伴開始追殺那歐鵬。一時間,十步坡附近,廝殺火拚聲ji烈得幾乎沸騰起來!

同一時刻,兩輛馬車已經駛出了蘇家的側門,一路往城外而來……

前幾天聽說又有人被盜號,今天聽說了一件事,原來現在的盜號不一定是因為木馬,有的盜號者,據說會跟一些不正規的小站買一批賬號和密碼,譬如你在很多的網站註冊過,用的是一樣的賬號和密碼,他們就能拿到大站來配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今後大家註冊一些賬號的時候可以注意一下。

最近更新不太穩定,幾乎是例行的卡文很痛苦,不過構思的框架倒是清楚的。我只能保證我每天都是坐在電腦前,沒有偷懶做其它的事情而已。倒是看見有些人在說作者在為雙倍或者月初月底攢稿,呵,這類事情太神奇,對於我來說,唯一重要的只有書的本身,有關如何經營,我從來都沒有考慮過,哪怕有任何一份精力,我都會放在書的本身上,而不會放在如何操作它上。我的拉票與這樣那樣,往往是適逢其會順手為之罷了。

譬如說電視里的某些科學家,他們可以為了研究忘了吃飯忘了如何與人交際,我可以為書做到這種程度,有沒有成果很難說,但我的態度一直都是端正的。

總之,我就是個這樣的人。

感覺上,今天的狀態倒是在好轉了,接下來應該能持續更。

令推薦一本新書,聖者晨雷的《技壓群芳》,這位作者一直是非常會講故事的人,這本書處於往肆意yy的轉型期,雖然或許還不夠徹底,但太徹底了會不會被稱作小白文^_^

總之,老作者,劇情壓得住,質量有保證,有興趣的,去殺一殺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四九章 匕現

12.0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