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章 驚喜!

第一五章 驚喜!

第一五〇章驚喜!

火焰在夜風中呼嘯著燃燒,將光芒搖動得瘋狂而ji烈。當程烈順手將席君煜拍倒在地上,提刀而走時,院落中的百刀盟成員大都已經知道,被方才那歐鵬的態度所影響,今天這位盤踞江寧已久的黑道梟雄,也已經是動了真火了。

雖然說起來,動不動真火結果大概也就是這個樣子。

一批人已經衝出去追殺那不知死活的歐鵬,喊殺聲、慘叫聲自整個樹林的範圍蔓延開來,院落間,有人一聲暴喝沖向已經半身染血的馬麟,火光飛濺中被馬麟劈得退了出去。蘇檀兒則在兩名家丁的護衛下靠向了父親與耿護院的那邊。

「沒事吧,小姐。」

「沒事。」蘇檀兒搖了搖頭,「說起來……耿叔叔,好像是誰的刀越大就越厲害呢。」

院落間血光點點,被圍住的馬麟看來也已經沒了出路,橫刀避開周圍的幾名圍困者時,身上鮮血飛濺猙獰可怕。蘇檀兒也正用手捏住衣角,但這時候自己這邊佔了上風沒什麼問題,她也有心開個玩笑緩解一下自己心中的緊張,如此說著。此時的院落中,方才那使尖刀的不及使大刀的馬麟,這名叫馬麟的傢伙手中鋼刀雖然也剽悍,但比起程烈那柄古樸厚重的大刀來,卻又有不及。

那邊的場地間,馬麟「啊呀呀呀呀呀——」狂喝著與程烈拼了幾刀,耿護院本身也是使刀的,看了看手上的九環大刀,笑了起來。

「說起來,一般人的拿的兵器倒是分不出這個來,不過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還真是像小姐說的這樣,那馬麟的刀法很猛,而且怪,方才在裡面,他一下子進來,我也差點著了他的道。不過程盟主手上的刀厚重至此,卻是舉重若輕,每一刀都是沉穩有度,不走那等偏鋒,你看他方才單手持刀的氣度便知道,這馬麟頂多再有三招便要敗了……」

蘇檀兒自然不懂這些,不過這時倒也在認真地聽著,主要是偶爾寧毅在家中會說起這些事情,想到寧毅,又扭頭看了看一旁被打翻在地的席君煜。

該殺掉他才是……

對於席君煜的處理,由於是今天下午才知道的,一時間還沒有個具體的結果。到底今晚什麼時候殺,怎麼殺,她以往畢竟沒有接觸過這麼ji烈的決定,想來該是父親來拿這個主意。

畢竟人非草木,對於席君煜,她畢竟還是有著一份如師長朋友般的感情在那。確定今晚他會死,但既然有人拿主意,蘇檀兒也就不去考慮這些。她原本是不想讓席君煜知道相公的,因為那樣以來,他如果不死就會對寧毅造成威脅。眼下他知道了,該早些殺掉才是——這是她今晚上第一次開始考慮這件事。

院落中央,烽火凜冽,馬麟在歇斯底里的大喝中被一刀刀的劈退,程烈刀風沉穩,連環幾刀劈下,他便是正面擋住,都在轟轟轟的後退,火光、血huā飛濺在空中,地面揚起灰塵,被硬生生逼退的腳步幾乎是連續在地下犁出了好幾道凹槽,空氣乾燥,一時間黃塵四濺。

當程烈揚刀「喝!」的一劈,馬麟終於連人帶刀都給劈飛出去,轟然撞在了院落後方的牆壁上,口中噴出鮮血來。也在此時,牆壁另一側的打鬥聲大盛,一道身影從那邊的牆上借了力,衝天而起,手持大槍揮舞在空中。卻是沿著這小院外側牆壁奔跑打鬥了一陣的歐鵬,直接躍了進來。

「老匹夫!」

「地獄無門……」

轟然巨響,長槍呼嘯下擊,程烈鬚髮皆張,暴喝聲中舉刀上撩,兩人幾乎在空中僵持了一瞬,然後在火huā飛濺中互相推開。

「你闖進來!」

程烈後退了一步,歐鵬那一擊本是凌空劈下,雙tui還未有落地便被劈回後方的牆上。他雙tui一蹬,便那樣直接朝程烈撲了過去,程烈揮刀一dàng,將他的身影劈向側面,他才剛剛落地,火光搖曳中幾乎凝成金sè的刀芒如雷霆劈下。

轟的一聲,又是漫天的鐵火huā,歐鵬的雙腳幾乎在地上滑了三四米才停下,灰塵滾滾,這時候院子周圍也都是百刀盟的弟子,他還未站穩,揮舞著大槍便開始頗退周圍的敵人,一扭頭,程烈的刀又已經化作雷霆而來。

由於程烈的出手,這些百刀盟的弟子沒有出手一同攻擊,只是往後方退著,隨著那戰圈而移動,程烈刀風沉猛,那歐鵬也是身材高壯之人,一人使刀一人使刀,在院落中央看來就像是一場巨大的風暴,打得驚心動魄。

樹林中的打鬥聲還處於ji烈的狀態,短短的時刻,院落中的人也都被這打鬥吸引住了心神,百刀盟的弟子注意圍住歐鵬與那受了重傷的馬麟,倒也沒有注意到,警戒圈被引得往某個方向挪了幾米。也就在這時,一陣ji烈的聲音自小院外的一側轟隆隆的襲來,轉瞬間逼近。

轟——

無數的土胚、磚石飛舞在天空中,一輛大車硬生生的撞到了院子一側的土磚牆,兩名百刀盟的弟子幾乎被當場撞飛,灰塵漫天而起。這破口正好靠近席君煜此時所在的地方,一道渾身是血的壯碩身影霍然字灰塵中衝出,撞飛了附近的一名百刀盟成員,順手拉起了地上的席君煜,隨後,便又有兩道身影撲了進來,破口之外,百刀盟的弟子圍困住了推車的人,也正在ji烈火拚,這時候還是百刀盟占的上風,破口那邊幾乎已經被堵住,但至少在這片刻間,大概不到十個人的陣容,他們臨時救到了席君煜。

程烈回頭看了一眼,滿院子的人都在往這邊看來,那身材魁梧壯碩、渾身是血的巨漢擦了擦嘴邊的鮮血,「嘿嘿」一笑,將一把沉重的鑌鐵巨鏟轟的矗在了地上。

「來啊。誰敢來!」

兩秒鐘后,院子里所有人都往那邊涌了過去。

戰局延綿,在某一刻,火拚的中心開始往小院這邊壓過來,然後,又朝著十步坡那邊的小小街市、魚檔延伸過去。

不遠處的小山坡上,兩輛馬車正停在路邊,一名男子舉著長長的圓筒往十步坡這邊望過來。

「哇,怎麼打成這樣……」

看起來,這場火拚竟然足足聚集了數百人的陣容,打到這個程度,就足以證明席君煜背後那股力量的驚人了,原本也是以為,以蘇家這種勢力可以動用的力量,去捏席君煜這種人背後的小團伙,也不過是如同捏螞蚱一般。但現在看來,這隻螞蚱並不是那麼容易捏,這事情肯定是鬧大了。

夜晚靜謐,嘶吼聲,喊殺聲從那邊傳過來,這邊也能聽到,偶爾聽到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寧毅會皺起眉頭……另一方面,百刀盟程烈等人一方,此時其實也在驚訝,訝異於這幫外鄉人的頑強。

方才在那院子里,原本都已經圍住了那些人,但最後,還是被他們硬生生地給衝殺了出去。這幫人當中,那歐鵬本領甚高,一時間竟能與程烈平分秋sè,或者他們還有會排兵布陣的人,因為當這幫人在中央被圍起來,外面原本在小樹林里火拚的人們就已經開始朝小院這邊衝殺過來,到最後hun合一氣,百刀盟人數佔上風,但終於還是被一部分人衝殺了出去。

不過,就算真算得上是過江猛龍,這幫人救了席君煜之後,畢竟還是損失慘重了,一路往十步坡小街市這邊衝殺,便又折損了不少人。此時在僅僅二十來人組成的陣營中,那歐鵬居首,手持一柄鐵鏟的巨漢殿後,已經受了不輕傷勢的馬麟則居中,與周圍圍過來的百刀盟成員火拚著。而在馬麟旁邊,席君煜身上也被劈了一刀,此時正與一名樣貌清瘦的男子說話。

「……蔣大哥,這次是我不好,連累大家了……」

「我輩行事,有恩必報有仇必償,你與我等有恩,當初幫你也是心甘情願,只可惜,這算計原本完美無缺,此時才知竟從一開始便已被人翻盤,那寧毅厲害……」

「他在暗,我在明,既然已經知道這人,此次輸了,下次找回來便是……」

提起寧毅這名字,席君煜也是咬牙切齒,但事實上,他到此時還有些沒有真實感。不過,身邊這人名叫蔣敬,也是善於算計之人,當初的整個布局、安排刺殺他也有參與,這時候,卻也只是冷冷笑了出來。

「輸?那可未必……」

「嗯?」

「事情到最後,總能以力破巧!不過此事未定,待我等先衝殺出去再說,大家往南沖!」

「殺啊!」

隊伍後方,持鏟的巨漢將一人砰的打飛在天空中,前方歐鵬槍舞如風,一次xing迫退四五名圍過來的百刀盟成員,不遠處,程烈帶著蘇氏父女又出現在視野中,持刀要衝過來,歐鵬單手一揚,一枚暗器往蘇氏父女那邊飛過去,程烈乒的一下揮刀擋住。歐鵬便是哈哈大笑。

「蘇家人聽好了,我等今日若脫困,異日必領兄弟來,殺你蘇氏滿門!以告慰今日死傷兄弟在天之靈!」

「哈哈。」隊伍中間馬麟擋開一人的攻擊,「算我一個!蘇家的小婊子,記住你馬家哥哥,哈哈!」

打鬥之中,互相謾罵挑撥,也是一種戰術,類似的話已經不是第一次罵出來了,這幫人也皆是亡命之徒,眼下死傷數十兄弟,早豁出去,只憑口快不怕挑的誰不理智,一時間便是諸多罵聲。

「你蘇家給我記住……」

「主要我今日未死……」

「你們若敢……」

那蔣敬也笑著喊道:「告訴那寧立恆,我異日重來,他可沒這麼好運氣了……」

「那蘇家小婊子記著,他日弄你的時候,我要讓你相公在旁邊看著……」

遠一點的距離上,蘇伯庸雙手捏住了輪椅扶手,吱吱作響。耿護院早已yin沉著臉朝這幫人重來。蘇檀兒知道他們是故意這般,但也是氣得滿臉通紅。而無論如何,這畢竟是江湖式的火拚,很難有軍隊一般的包圍效果,百刀盟的防線,一時間大概是來不及截住這些人逃跑的方向了。

也在此時,十步坡側面的道路上,一輛馬車從遠處賓士而來,不要命地沖入了那邊百刀盟弟子的鬆散防線。

一道人影被推了出來,有個聲音在喊:「住手,誰敢動手——」

馬車上燈光搖曳,車簾里推出來的卻是一名被五huā大綁的男子,穿一身書生長袍,而在後方,幾名蘇府家丁打扮的人將鋼刀架在了這人的脖子上。

周圍百刀盟的人見是蘇府家丁的服裝,一時間也鬧不清他們是哪一邊的,隨後,車上的燈籠也被晃滅了。只不過這片刻時間也足以讓一些有心人看見那邊書生的模樣。蔣敬看了一眼,陡然笑了出來:「哈,成功了!成功了!兄弟們殺過去啊!」

席君煜以為自己是眼huā了,遠處被綁住的那人分明就是寧毅:「蔣大哥,那是……」

「寧毅,哈哈,那就是我安排好的后著,宗族大會的結果出來,我猜到你被yin了,於是雙管齊下……反正也是之前安排好的,這時倒起大作用了,抓住人質,迫他們讓路!」

百刀盟勢力雄厚,哪怕這時勉強突圍,接下來也得面臨一系列的追殺,哪有人質的作用來得大,眾人方向一轉,朝著包圍圈的那端殺了過去,已經受傷的馬麟此時哈哈哈哈的殺在前頭:「那蘇家小婊子,今日便讓你知道什麼叫痛……」

這一邊,程烈向蘇伯庸、蘇檀兒詢問著發生了什麼事,只有蘇伯庸回答了幾句,遠遠的包圍過來的百刀盟弟子也有些糊塗,不太明白那馬車上的蘇府家丁該怎麼定義,眼看這幫人往裡面殺過來,眾人保持著合圍的姿態,一時間,竟讓十步坡附近的喊殺聲稍稍平靜下來。

蘇檀兒站在那兒,整顆心都沉了下去。

按照她以前的鍛煉,作為商人,是該保持冷靜的,在任何情況下,都應該是保持冷靜,想辦法應對的。因為即便你慌張也於事無補,有了問題,就得解決問題。但在這一刻,她幾乎連呼吸都暫時停止了。

腦袋一下子就懵了,身體猶如墜入冰窖之中一般,凍僵了思緒。

那馬車被阻攔,在坡上停了下來,兵器的交擊聲還在持續,馬麟如尖刀般的直衝向那馬車,準備與車上的四名兄弟匯合,終於,重刀劈飛了最後的一名攔路者,他走到那黑暗的馬車邊,偏過頭,看了看被坐著綁在車轅上的寧毅,再偏過頭,朝下方舉起了刀:「住手,你們誰還敢圍上來試試看!」

程烈這時候也已經從蘇伯庸口中知道了寧毅的重要,遠非是一名入贅的女婿那麼簡單,他的示意下,繼續圍過去的弟子陸續停了手,蔣敬張開手站在半坡之上:「哈哈,你們能怎麼樣!我說了,我們會找回來的!」

「這樣下去不行,損失只會更多。」遠處,程烈扭頭對蘇伯庸說了一句,片刻,蘇檀兒陡然搖了搖頭:「不!不行!」

喘息片刻,歐鵬拖著大槍往上方走去,眾人也開始轉身往那邊走,距離不過四五丈,但由於沒有多少光芒,上方的人看起來都是一個輪廓,馬麟站在馬車邊,人質坐在車轅上。

然後,他們看見人質站了起來。

這動作輕描淡寫,但也有著足夠令人錯愕的衝擊感,人質怎麼能這樣站起來的,黑暗的輪廓里,那身影面朝眾人,朝旁邊的馬麟舉起了手,一點紅芒在黑暗裡閃。

砰——

不過半米的距離,一朵火光在黑暗裡綻放開來,像是開了一朵huā,將馬麟的整個腦袋都兜在了裡面,血肉以接續著這火光擴散的形式沖向遠處。

那身影甚至來不及搖一搖,火光斂去后,直tingting地往一邊倒了下去。

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

黑暗的身影放下了手,低頭把身上的繩子拉下來。

巨大的爆炸聲還在整片夜空中擴散、回dàng、久久不息。

「聽你們在這邊說起我,說得這麼開心……」他將繩子扔向一邊,張開手,熱情洋溢地說道:「所以我就來了!」

哈哈,感覺回來了,驚喜^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五章 驚喜!

12.1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