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 燒

第一五三章 燒

第一五三章燒樓(上)

接下來的幾天,除了周圍的世界喧囂了一點,其餘的事情,都還是常態。

回到蘇府,打招呼的人多了一些,熱情了一些,家裡人的邀約多了一些,需要拒絕的事情多了一些,書院中原本離開他的班級的幾名學生也開始想要返回,家中的親戚跑來說項,如此這般。早在意料之中,人之常情,算不上多麼奇怪的變化。

倒是《定風bo》傳出去之後,加上一些人繪聲繪sè地說著蘇、烏兩家的大戰,跑來豫山書院中拜訪的人也多了起來,與那首《水調歌頭》最初出來時差不多的情況,只是如今拜訪的人又複雜了不少。

例如濮陽家的濮陽逸這類商人也過來找了他一次,邀請他赴某某畫舫的聚會,有綺蘭姑娘作陪云云,雖然寧毅對濮陽家的觀感還是不錯,但這些聚會,自然還是按慣例婉拒了。

無論如何,綺蘭於他來說,youhuo力不大,他偶爾去小樓那邊,聽雲竹彈琴唱歌。雲竹在這方面的造詣,綺蘭是比不上的,更何況這邊也已經熟悉了寧毅愛聽的口味,有時候還可以照著寧毅教的現代唱法唱幾首頗不一樣的歌曲。

而就算綺蘭的身份是huā魁之首,這一邊卻也有個元錦兒的身份是四大行首之一,只是連個舞都不願意跳來看看,整日里聒聒噪噪的鬥嘴,也淹沒了huā魁那高高在上的感覺,不過,至少有一份真xing情。

過得幾日,與秦老、康老有了一次碰面,兩位老人拿著他「十步一算」的huā名開玩笑,但說起整個一系列的布局,都道是舉重若輕,有大將風範。之後康賢倒是笑著說道:「只是相對『十步一算』,那『血手人屠』的匪號可就有些奇怪了,老夫著人打聽數日,都未曾聽聞以往有誰闖下過如此名堂的……」

隱藏在康賢背後的力量頗大,他既然對寧毅最近的這番動靜感興趣,會知道十步坡的事情也並不出奇。他將那晚上寧毅參與的事情說給秦老聽,秦老皺起眉頭:「這等事情,斬草須除根,真惹上了這些江湖人,跑了幾個,怕有後患,此時可有結果了么?」

康賢笑道:「知曉此事之後,我已知會官府,對這等強人發出海捕公文,附近幾個州縣,也都快馬加鞭發布下去,今天早上聽說已經截住一人,此人已是身受重傷,拘捕時,便被殺了。」

秦老點點頭:「既是全力出手,這些人怕也躲不了幾天。」

兩人算是儒學方面的大家,以往大家下棋聊天,侃侃而談的也是一些與人為善的原則。但這時候康老開了這頭,秦嗣源接下去,竟沒有半句話是對這火拚殺人有什麼不滿或是規勸的,而是從一開始便將這作為一件擺在眼前的需要處理的事情來考慮了。

康賢這幾日竟然已經在動用他的影響力對事情做干預,寧毅對此還不知道。但這時候聽了,倒也不由得搖頭笑笑。

以往大家下棋休閑,倒也大概明白了對方有著何等作風。這時候,也無非是看得更清楚一點,眼前的兩個老人,平日里做得道德文章,真到做實事時,可是一個都不含糊。

事實上,對於這件事,大家聊起來,也只是圍繞著寧毅當時的出現,將快要衝出重圍的二十多人全都拉回來的這個手腕里。至於商家動手、幫派火拚,死了多少人這類,秦老與康老看來都不甚在意,畢竟蘇伯庸遇刺在先,這邊報復回去,那也是應當的事情。真要說在意的,大抵是康賢覺得寧毅該是做大事的人,沒必要為了這種事情以身犯險,真要出了什麼意外,幾個小毛賊的命,償不了這家國天下的損失。

「你發明那千里鏡,已經著人送去東京,這邊也在加緊研究製作,目前已有幾隻成品,投入軍陣當中,大有用處。」康老與秦老在下棋,搖搖頭將十步坡那群毛賊拋諸腦後,說起真正覺得重要的事情。

「只是你如此低調,要給你請功都難,讓人生氣……我家中有一群技師匠人,你若有興趣,倒想全都撥歸於你,要做些什麼事情,讓他們動手便好。最近聽小佩與君武說,你在碰那些與火藥有關的事情。老實說,軍中對這類事物不是沒有研究,我知你有想法,可畢竟危險大,那突火槍之類的東西,你即便真用鐵制,也可能爆炸傷到自己,軍中不是沒試過。你何不說說想法,只交由別人動手。」

如今武朝軍隊也有在研究火藥為武器,各種亂七八糟的設計都有,但總離不了華而不實的評價。康賢對寧毅自是另眼相看,不想他因為研究這個而受傷。想一想那賑災的小冊子加上千里鏡,寧毅的價值就已經大得驚人了,更何況還要加上這些時日里從許多小地方表現出來的運籌能力。只是他想要為國舉才,寧毅這人偏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這些想法他與秦嗣源眼下都還未弄得清楚,暫時也只得由著他去了。

寧毅對於火槍的熱情暫時就僅止於此,主要是技術層面上限制,還不到真正可以發展這個的時候。往槍支上再怎麼發展,暫時都不如強弩。下一步該弄點什麼他還未想好,也就只好搖頭將康賢的好意婉拒掉。若真答應下來,那也是一層束縛。

「不過,還有多久會打仗?」

寧毅問起這事,康賢也是笑著搖了搖頭:「倒不清楚,那邊還在談,經國公主持此事已有數年,我平日雖未多問,但看時局,也該差不多了,只是如今入了冬,遼東那邊天氣想必更是惡劣。若能談妥,或許開春之後當有結果……秦公以為如何?」

秦老想想,點了點頭:「童貫此人雖是……咳,雖是閹人,但辦事終還是不錯的,不過我現在倒是有些怕了……」

「怕什麼?」

秦老舉起棋子好久方才落下,嘆了口氣:「怕倉促。」

康賢未入官場,不過秦老以往算是位高權重之人,如今的經國公童貫,當初也是位居他之下,或許也得歸他節制。只是秦老平時於這些事情並不多談,這時候也只是說了幾句,撥開話題,不過寧毅大概倒能看出來,老人應該是因為心中在意,反倒不願多說。

與康老秦老一起下棋,說有關政治上的事情畢竟不多,絕大多數時間,還是一些學術問題,江寧城中發生的一些瑣事,並且為之說笑幾句。

時間就在這樣的日子裡過了十月底,寧毅與蘇檀兒之間的關係更顯和睦,天冷之後,晚上大家聚在客廳中聊天下棋講故事,溫暖也溫馨,蘇檀兒這幾天仍舊顯得忙碌,但最為掛心的事情基本上已經做完了。

若以整個蘇家的範疇來說,最近其實也蠻忙碌的,以往蘇家每年計算業績、分紅,大抵都是在十一月底十二月初的樣子。但今年各地有分量的管事人都提前了一個月過來,年尾該做的工作,也已經在陸陸續續地做起來。由於一幫親朋聚集,每日之中蘇家也都是熱熱鬧鬧的狀態,白日茶樓酒肆,晚上青樓楚館,而由於十月底的這一出轉折,蘇家的招牌在江寧的商界當中,一時間也變得愈發響亮。

由於這些關係,蘇檀兒其實也不怎麼閑的下來,宗族大會之後,表姐蘇丹紅常常過來陪著她,寧毅與她獨處的時間倒是不多,不過夫妻之間的關係無論如何都有了沉澱了,蘇檀兒有主見,倒也無需關心太多。只是到得十一月初五這天下午回到家時,寧毅看到蘇檀兒在做一件怪事。

雖然氣溫已經降下來,但這天下午的天氣不錯,寧毅算是提前回家,小院之中顯得安謐。寧毅本以為沒人在,但看了一眼之後,才發現蘇檀兒坐在涼亭之中,面對著自己住的這棟小樓,沉思著什麼。

理論上來說宗族大會之後應該沒什麼大事了,不值得她皺眉苦惱成這個樣子,寧毅看了幾眼,有些疑huo,但蘇檀兒似乎想得入神,面上表情變換,沒有注意到他。片刻之後,看見她抿了抿嘴,似乎下了個決定,站了起來,又深深地望了這邊的小樓一眼,轉身朝旁邊的小廚房走去。

那做決定的表情看起來卻有幾分稚氣,是屬於十九歲少女的表情,卻不知道此時艱難做出的決定是什麼。寧毅聳了聳肩,先回了房,才關上房門不久,只見蘇檀兒的身影有些匆忙地從小廚房出來,大概是想到了什麼,快步走到了院門邊,朝兩邊望了幾次。確定沒人之後,便再回到小廚房,抱了一捆乾柴出來。

蘇檀兒平日里比較在意規矩形象,如果說在庫房搬動貨物的時候可能會幫誰一把,在家中卻絕對是個大家閨秀的形象,生火、搬弄柴枝這些事情基本是不會做的。但這時候氣氛的確頗為神秘,寧毅偷偷地從房間望出去,蘇檀兒搬著那柴枝又在打量自己這邊的小樓,隨後朝著樓房後面走去了。

寧毅關上門,悄悄地跟過去,只見蘇檀兒將那些挑揀出來的、易燃的細柴枝,堆在了自己住的房間後頭的窗戶邊,擺放的時候,似乎還權衡了好一陣子。

寧毅有些傻眼,這女人想了半天做的決定,是準備謀殺親夫?還是燒死這麼殘忍?

不久之後,他才發現,事情的發展跟自己想的,有些出入……

誰能猜到檀兒想幹嘛^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五三章 燒

12.3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