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 圓房

第一五五章 圓房

第一五五章圓房

入夜之後,接到吩咐的家丁們相繼離開,為了火場善後接連點起的火把隨後也滅掉了。原本有兩棟小樓的院子如今只余其中一棟,此時亮着燈光,變得比往日更明亮溫暖了些。

晚飯過後直到亥時左右,探訪的親戚們其實都還在陸續過來,詢問起火狀況,噓寒問暖一番,也有跟隨着這些人的丫鬟或是跟班,他們沒資格進來坐,但聚集在附近也是非常熱鬧。

白天裏大家聚集過來,看着一大堆人忙碌地清理火場,倒還有幾分災難后的惋惜氣氛,到了晚間,詢問清楚火災未有傷人之後,眾人在慶幸之中就儼然是聚會的心態一般。家長里短地聊一陣,也有說寧毅與蘇檀兒原本就該換個院子了之類之類的。火災之後,大家聚在一起反倒有些喜氣。

也是,蘇家當中本就不差這一棟房子的錢,燒了也就燒了,既然沒傷到人,那麼這也無非是一場小小意外而已。主人都不怎麼在意,大家也無需為此事huā上太多的心思,於是這探訪的人多起來,客廳之中,也就是一場小小的聚會而已。

事實上,蘇檀兒之所以選擇如今的這個院子居住,本就是少女時期的一時喜歡而已。理論上來說,她如今管了大房的事情,在吞併了烏家交予的各種事物之後,預計手下管理的生意將要達到整個蘇家的一半,這個院子再作為居住的地方,就有些不太合適了。

這院子本就是稍顯自我的佈局,住起來倒是沒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只是於待客上顯得有些不夠大氣。眾人也覺得蘇檀兒會趁著這次另選一個院子居住,七嘴八舌地聊著這些事情,發表各自的看法。

有些氣氛大概只有特定的幾個人能夠感覺得到。

蘇檀兒與過來又離開的親戚們聊得開心,笑語盈盈的,但其實有些心不在焉,應對之間,只是些公式化的表達,當然,蘇家之中能夠感受到這些的人恐怕不多。

寧毅與平日裏無異,一幫親人過來,禮貌從來都是做足了的。與蘇檀兒招待着這些人,為着房子的風格問題天南海北地跟眾人聊,儼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有時候還拿出筆墨紙張來寫寫畫畫做做設計。

由於來得人多,嬋兒娟兒杏兒三人便不時進進出出,搬果品、奉茶,招呼過來的人,也負責將隨着過來的跟班與丫鬟在隔壁院子裏安排一番。她們在家中本就與管事級別的人無異,此時自然也是駕輕就熟、井井有條。

看起來,一切如常,真是什麼問題都沒有。

如同去年年關,天氣冷下來的時候,大家會聚在客廳之中。蘇檀兒看看賬本,或是與丫鬟們做做女紅刺繡,聽聽寧毅講故事,大家在一起下棋、聊天,來了客人的時候,三個丫鬟便奉茶招待。一切也都與今日沒什麼兩樣,再正常不過了。然而,今天畢竟是起了火了。

一切都太過正常的話,有時候反而會形成莫名的違和感,旁人或許感受不出來,但隨着時間的流逝,至少在嬋兒娟兒杏兒幾人的心中,都會有某些奇怪的問題和想法在存在着。

沒有人對之後發表任何看法。

並不是指善後的方面。蘇家不差錢、蘇檀兒不差錢,燒一棟樓,沒有什麼大的問題,因此旁人不會對此感到有多古怪。但無論如何,那棟小樓被燒了,寧毅與小嬋的住處被燒了,小廚房和浴室也受到了bo及,理論上來說,就算不在乎,總也得有幾句交待才行,然而,沒有任何人提及這件事。

小嬋的一些東西已經被搬到娟兒旁邊的房間里,但對於她是不是今後住在這間房,蘇檀兒並沒有表達看法。當然這事情她自己本身也是有些權力的,原本房間里許多東西被燒掉了,她也可以暗暗地叫家丁們直接拿過來。而在今後,小廚房跟浴室怎麼辦呢,最主要的,寧毅今晚上該住哪呢,沒有人提及這個。

以往從來都是個面面俱到的領導者的蘇檀兒今晚沒有對火災之後的任何事情表現出明確的態度,她只是在應酬著探訪的親戚。寧毅本人也沒有提出任何的詢問,他仍舊是往日的態度,要拿筆墨紙硯的時候還是去到蘇檀兒的房間找到的——此時他的物品已經將這房間堆得亂七八糟,過來找的時候還叫了杏兒幫忙:「他們搬進來的時候把我的筆墨紙硯放哪了……」翻箱倒櫃。

蘇檀兒如今的這個房間,才是最大的違和感。東西該搬到哪裏去,沒有提起來,天黑之後,時間漸漸的也已經不早了,蘇檀兒今晚總是也要睡覺的,這些東西堆在這裏,她怎麼辦,她似乎也已經忘記了。嬋兒、娟兒、杏兒大概是想過要問的,然而在想過之後,心中不免浮現出一些詭異的感覺和猜測來,到得最後,大家只能眼神交流、心中嘀咕、情緒複雜,卻是誰都沒有問出問題來了,大家默默地忙碌,粉飾太平。

亥時過去一半,過來探訪的人們,也都已經陸陸續續地回去。周圍安靜下來之後,三個丫鬟收拾著房間,做了打掃。待到她們沒事做了返回來,蘇檀兒正與寧毅下着五子棋作為消遣。三個丫鬟多少顯得有些古怪,坐在一旁無聊了一陣子,然後杏兒喝茶,娟兒做女紅,嬋兒無聊地數娟兒納的鞋墊上的針腳,隨後三人又找出一副竹片做得牌來打。

蘇檀兒低着頭,並不與寧毅說話,只是偶爾想起些事情,跟三個丫鬟問問方才某某親戚過來的時候有沒有招待好,杏兒與娟兒便小聲回答一句。棋盤之上,夫妻倆以很久沒有拿出來的作風彼此耐心地堵對方的棋子,堵得津津有味,那邊拿着竹片牌心不在焉地打,三名少女每出一張牌便報一個數,聽來倒是有些可愛。今天晚上可能會發生一些事情,因為這種可能xing和複雜xing,三個丫鬟多少也有些忐忑不安。

大家唯一比較熱絡的時候時候寧毅問起嬋兒有沒有很多東西被燒了的時候,嬋兒回答沒被燒掉什麼貴重的東西,寧毅估計她可能會有些首飾什麼的被燒掉,或者很喜歡的衣服啊。蘇檀兒便說往後給嬋兒買。

氣氛詭異,時間也變得有幾分難捱,嬋兒娟兒杏兒有時候出去一下,打來熱水,泡茶,這樣那樣,房間里偶爾幾句對話。時間漸漸的就這樣到了子時,也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主人家沒睡,也沒有說話吩咐她們離開,她們也沒辦法走掉。但看起來蘇檀兒跟寧毅之間簡直像是可以津津有味地下到明天早上去。

而事實上,蘇檀兒這時候哪裏又好意思揮揮手說:「你們去睡吧。」時間越流逝,她心中其實也越發的忐忑。

隨後,時間過了午夜,鐘聲傳來,周圍的院子也變得愈發靜謐,今日其實頗為忙碌,正在打牌的杏兒忍不住打了個呵欠,寧毅看了她一眼,蘇檀兒也望了過去,終於開口道:「呃,杏兒,你們也累了,先去睡吧。」她把這話說完,手上拈著棋子,低下頭又繼續做出專註想棋的樣子。三個丫鬟起身說話,準備離開,又將茶點之類的東西收拾好,寧毅倒是偏了頭,笑着與她們一一打招呼。這些動靜當中,蘇檀兒的情緒才稍稍的平靜了一些。

嬋兒娟兒杏兒都從房間里走了出去,走廊上的身影,似乎在做着睡前要安排好的工作。棋局又下了一盤,寧毅起身去隔壁的院子上廁所,回來的時候,倒是遇上嬋兒走在路上,她多少有些沉默,手上端了個銅臉盆,但那並非是失落或是沮喪引起的沉默,少女的表情有些複雜,這或許是她還無法處理的某些感情,看見寧毅,「啊」的輕呼一聲。

「不是說要睡了嗎?」

「臉盆沒了,所以去拿一個來。」嬋兒低着頭。

兩人朝院門那邊走過去,過得片刻,寧毅也不知想到什麼,輕聲笑了出來,嬋兒看看他,他還在笑,似乎是為着今天的這些事情感到有趣,隨後,嬋兒便也忍不住輕聲笑出來了。走到院門時,她低聲喚道:「姑爺……」

「嗯?」

嬋兒看着他:「姑爺要……呃,姑爺要……」不知道她想要說些什麼,但如此想了片刻,小丫鬟笑着搖了搖頭:「不說了。」抱着臉盆往自己房間里跑去。

蘇檀兒的心情其實一直在焦慮著,時間愈推進,焦慮愈甚。如同等待一個大生意塵埃落定時的心情,只不過在生意上她是熟手,在這類事情上,她卻純然陌生著。

整個一天她都有些害羞,但對於縱火被發現時的事情,她現在心中不敢去想。無論如何她都無法預測下一步的結果是什麼。不知道相公會不會也無法歸納這些情緒,不知道接下來怎麼發展,會有怎樣的對話,也不知道相公會不會忽然說一句:「我今天晚上住哪?」如果他真這樣問,自己該怎麼回答呢?

各種亂七八糟的心情,但現在也只能見步行步了。寧毅稍微離開之後,她坐在那兒情緒不安,隨後又起身來回走了幾步,不知道要幹嘛。拿起茶杯喝一口,看見飯廳屏風后的一盆盆栽似乎有些缺水,便忍不住走過去把茶水全倒了進去,倒完之後意識到茶是熱的,趕快找冷水來中和掉。這個過程里,寧毅的腳步聲也已經回來了。

她吸了一口氣,端著茶杯回去,心中在想不知道還要下多久五子棋,卻發現寧毅的身影已經走到了卧室那邊,似乎在對着一大堆胡亂塞進去的傢具發愁,蘇檀兒放下茶杯,也走了過去:「相公。」

「嘖。」寧毅笑了笑,「這些東西,把房間堆得一團糟了,清理一下吧。」

各種桌椅物品,將房間擠得hun亂不堪,主要還是因為有些小東西或者包袱、盒子之類的在搬進來的時候被放在了蘇檀兒的桌子凳子上,導致現在都已經hun在了一起,此後也沒人說要收拾一下。蘇檀兒點了點頭:「好、好啊。」

她從有點堵路的柜子邊過去,挪開了一張椅子,寧毅則已經走了進去,開始歸納起他的個人物品來,蘇檀兒也翻開一些包袱,拿出寧毅的衣物出來整理一下,偶爾將手邊的東西遞給寧毅。

「論語、孟子……」

「講課的底稿……」

「廣源齋的玉佩,嘖,這個居然還在……」

「這幾份圖紙……應該沒用了。」

「呃,這個應該還有一本,放在哪裏呢……」

「這誰的扇子?我的?」

雖說寧毅這人於物yu上看得比較淡,但此時的這些東西還是比較多的,兩人成親的時候儘管蘇檀兒是逃了婚,但在老太公的指示下,還是準備了各種各樣的東西,後來也有各種人送的,或是寧毅自己收集的。這時候兩人在小小的空間中整理著,一點點的歸類放好,也費了不少的時間。蘇檀兒坐回自己的chuáng邊,看看這個已經不怎麼像閨房的閨房,一半的空間,其實都已經被寧毅的東西佔據。

「這些大件,今天晚上就沒法擺了。」寧毅將一張椅子收到書桌前,「明天再叫人來整理一下吧。」

「嗯。」蘇檀兒點了點頭,片刻,她感到身邊的chuáng沿震了一下,身子陡然間一個ji靈。寧毅也在旁邊坐下了。

寧毅來到她這房間的時間不算多,以往最多的是她生病的那段時間,但縱然是那時候,他要坐到旁邊來,也是搬張凳子過來坐着。這是她的綉chuáng,以往也只有過她的氣息,或者與丹紅表姐同住過幾晚而已。但在此時,屬於男子的存在感,陡然靠近了。

寧毅那態度平和,看起來就是收拾完東西隨便坐一下而已,蘇檀兒心跳加快,一時間縮了縮肩膀不好往旁邊看,外面打更的聲音響起來,子時已經過了。寧毅看看周圍,笑了起來。

「這個新房還真糟糕。」

蘇檀兒扭過了頭,視野之中,寧毅已經靠了過來,伸手貼上了她的臉頰。

「時間不早了。」嘴chun快要貼在一起,「接下來還是交給我吧……」

「唔……」

沒有喜字,沒有紅燭,油燈的光芒里,兩道身影連成了一道。四chun相接,蘇檀兒的目光變得稍稍有些mi離,舉起了雙手,也不知道是想要抱住眼前的夫君還是因為呼吸不過來而想要將對方推開,但晃了好幾下,什麼事情也沒敢做,就那樣舉在了空中。不久之後,她的身體被寧毅推得緩緩倒在了chuáng上。

「啊……門、門沒關……」

嘴chun離開之後幾秒鐘,意識稍稍清醒過來,蘇檀兒口中忽然慌張地說了這句話。寧毅俯在她身上回頭看看,主卧與客廳連着,他們先前還在下五子棋呢,這一下不光卧室門沒關,外面的門也開着,燈也是亮着的。他撓了撓頭髮,輕聲失笑道:「我去關吧。」走到客廳,關了門,吹滅了燈。

蘇檀兒躺在那兒,呼吸急促,酥xiong起伏着,一雙眼睛望着蚊帳的頂,雙手輕輕握拳交疊在心口上。這時候不知道該幹什麼,一時間動也不敢動,聽着寧毅去關了門、熄了外面的燈,走回來時她還是這種樣子,也不知道臉已經紅到了什麼程度。寧毅坐到chuáng邊,抓起她一隻手,她也就任由對方抓着。

總之,既然寧毅已經說了交給他,這就是整個晚上都決定任人擺佈的態度了。

寧毅俯下身去,總覺得有幾分怪怪的,主要大概是因為蘇檀兒此時的情緒未免過於緊張,他回頭又看看這「新房」的格局,隨後在蘇檀兒的嘴上、臉上親了幾下,蘇檀兒只是臉紅,全不敢動,他也不由得笑了出來:「對了,會不會要有些儀式什麼的,比如喝點酒啊……要不然喝點茶也行,或者別人成親的時候一般會怎麼樣……」

他這話沒說完,蘇檀兒想起了什麼,「啊」的低呼一聲:「白、白布……」趕快爬了起來,跑到自己柜子前面翻箱倒櫃,隨後從最底層拿了一小匹折好的白布出來,臉上倒是更紅了,走到chuáng邊:「相、相公……」

「我覺得這種感覺真奇怪。」寧毅笑着,替蘇檀兒搬開了chuáng上的被子,將白布在chuáng鋪中央攤好。蘇檀兒低了頭:「妾身、妾身也覺得蠻奇怪的。」她說着也忍不住笑了出來,但一臉的害羞還是難以抑制。

「不過也該圓房了。」

寧毅笑着說的這句話蘇檀兒不敢搭腔,她坐在chuáng邊,片刻,脫了月白sè繡鞋往chuáng上挪過去,她今天一襲白綠搭配的裙裝,脫了鞋之後,雙腳所在裙擺里。這時候屈著身子坐在那兒,其實看着白布有些發愁,按照她的計劃,應該是躺在白布上,眼一閉牙一咬,被夫君單方面折騰一晚上就圓房了,但有了方才擺白布的那些行為之後,她似乎又覺得現在主動躺到上面一咬牙一閉眼會顯得很yindàng,猶豫着不好躺上去。片刻后貝齒咬了咬下chun:「相公,熄燈吧……」

寧毅點點頭,吹滅了油燈,房間里暗了下來。沒了燈光之後,蘇檀兒終於沒那麼緊張了,她放下蚊帳,寧毅上去之後,放下另一邊。不久,裏面悉悉索索的聲音響起來。

「相、相公……該怎麼做……」

「我想說放輕鬆就可以,不過看來你暫時是沒辦法放鬆了……」

「很、很奇怪……」

「應該這麼想,以後我們都會住在一起了,每天都會這樣……誰叫你嫁給我了呢。」

「嗯,妾身……其實很高興……唔……」

片刻。

「要、要脫衣服嗎?」

「通常來說都是要脫的,這個沒辦法……」悉悉索索,解開了腰帶。

「嗯……很奇怪……」閉上眼忍着。

腰帶被扔到蚊帳外的地下,隨後是脫下來后從身體下抽出來的外衣,寧毅掀起被子將兩人蓋住。

「呃……哈……」響起來的猶如哭聲,寧毅的手觸到了蘇檀兒背後的肌膚,妻子將身體微微拱了起來,但片刻之後,又是「啊。」的低呼一聲:「反、反了……」寧毅愣了半晌,隨後抱着她的身體笑起來,蘇檀兒感受着兩人身體貼在一起的感覺,反倒沒那麼害羞了,隨後也赧然地笑了一聲:「怎麼辦啊……」

肚兜的一根系帶原本她系的是活結,寧毅拉錯方向,這一下給拉成死結了。蘇檀兒面紅耳赤地想着待會趴在這兒讓寧毅給她解繩扣的羞人情景,說不定還得點燈。不過寧毅是個豁達的人,先不管肚兜,開始進行下一步了。蘇檀兒雙手揪著chuáng單,閉上眼睛羞得連大氣都不敢出了,任由對方擺佈。白sè的長裙被扔出了帳外,不久之後是貼身的褻ku,她原本想要伸手至少抓住這件不被扔出去,但相公還是這樣子做了,併攏了修長的雙tui,一時間幾乎哭了出來。

最後的肚兜是被雙手直接拉斷的,這件衣服離開了蚊帳之後,蘇檀兒全身滾燙滾燙的,雙手只是揪住被單,就連感覺身體下的白布歪了一些,也沒敢伸手去整理,眼睛死死地閉着。寧毅也脫了衣服,他倒是故意把過程弄得很長,先讓對方多少適應一下這種感覺。這一次這種幾乎全都按照笨步驟來的情況讓他覺得頗為有趣。

不久之後,兩具身體貼在了一起……

「接下來怎麼做,我們一塊研究一下吧……」

這是作為夫妻的立場隨口開的玩笑,出乎意料的,蘇檀兒閉着眼睛,竟是微微點了點頭:「嗯……」聲音細若蚊蠅,但當然是聽得到的。

夜sè深邃,外面的天空中沒有月光,連星星似乎都為着這一幕羞得捂住了眼睛,躲進雲層的後方了。夜晚的時間還長,接下來,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等待着他們去研究。遠處的燈火凄mi間,一盞燈光劃過視野,輕輕地眨了眨眼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五五章 圓房

12.5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