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 光明與黑暗

第一五七章 光明與黑暗

第一五七章光明與黑暗

天上的雲層依舊很厚,但天地之間已然明凈了起來。時間已是十一月中旬,東京這些天裏也下雪了,今日冬雪初晴,那片白sè看起來儼然往大地上沉澱下來,城市就像是一片白雪之中勾勒出來的墊子,街道的白sè稍淺,在城市當中劃出一條條的線來。

從御街邊的茶樓上下來,李頻回頭看了一眼遠遠的那巍峨的宮牆,呼出了一口熱氣。

兩個月以來,一直在東京各處奔走,到得兩天以前,終於從吏部審官院拿到了文書。也意味着當初得罪吏部shi郎傅英的yin影已去,他終於有了第一份實缺,正式進入仕途,可以開始大展拳腳了。

上任的時間是明年二月,他將要北上邢州任南和縣令,說起來,南和是個好地方,甚至有着「畿南糧倉」的美譽,在邢州的位置舉足輕重,很容易就能做出成績。新入官場就能夠補上這個缺非常不容易,看起來,應該是過來時秦嗣源秦老替他寫的那封信起了作用。

想起秦老,不免想起離開江寧之時寧毅遇上的麻煩——他離開江寧時,皇商才剛剛決定歸屬——蘇家被烏家這樣擺了一道危機的不知道該怎樣解除,立恆本是贅婿身份,此事之後,想必在蘇家就更難自處了。只是冬日行路難,明年二月就將上任,沒辦法在這樣的天氣再回江寧一次。

想到這些,總覺得欠了對方人情如今對方有麻煩自己卻無法幫忙,心中其實有些愧疚。如今他怎麼說也是個縣令了,大小是個官,如果能回去幫忙,總能起到點作用,雖然潛意識裏總覺得此事有蹊蹺,寧毅或許不用怎樣幫襯,但這至少是個朋友之誼。

能當上南和縣令,寧毅為其引薦的秦嗣源起的作用不小,不過,其中的一些關節,倒是讓他覺得很奇怪。

秦嗣源是個大人物,雖然引薦的時候寧毅輕描淡寫,但當時他就已經明白了,也記起了這位曾任吏部尚書的大儒的名字。畢竟對諸多學子來說,三省六部,唯吏部最關切身利益,六部當中,也唯有吏部的重要xing,隱居六部之首,當初見到的那個老人,在數年前的朝堂之中,可以說居一人之下,僅有寥寥數人可與之比肩。

但是他退下來的理由相當複雜,若非寧毅引薦,李頻根本不知道還有這樣的一個大人物隱居江寧。黑水之盟以後,秦嗣源自朝堂上無聲無息地退下來,之後的這幾年,那位老人身上背負的甚至是「漢jiān」之類的罵名。拿到那封舉薦信時,李頻其實很懷疑這位老人還有沒有什麼影響力,或者說,即便朝堂之中有些人顧念舊情,但因為黑水之盟的緣故,說不定反倒是敵人比較多,自己拿着秦嗣源的薦書過來,也不知道會不會起到反效果。

但隨後的反應,非常耐人尋味。

感覺上,許多的環節都在給他方便,開了後門,費了兩個多月的時間,似乎也是為了給他安排一個南和這樣的好位置。在京城活動的這兩個月,總覺得一切的結果並非是自己的活動得來,那些大官們的笑容頗堪玩味,甚至隱約聽說,聖上曾有意見他,後來又打消了主意,這個就有些嚇人了。

僅是數年前的進士功名在身,又非三甲,且無功績,他寧願相信這是假的。

不過,某些時候,又忍不住將這些訊息與最近聽到的一些東西聯繫起來。

北地不平靜了,大家都在醞釀着戰爭,這是在江寧就已經感受到了的東西,只是東京官員彙集,類似的感受似乎將神經綳得更緊了一些。在這之外,有的人又在將黑水之盟的事情挖出來說,說朝廷頗有深意,早在六七年前就已埋下伏筆,近年來金遼紛爭,固然是完顏阿骨打雄才大略不願屈居人下因此引起的雙方矛盾所致,但同時,也有武朝從中運作之由,與金人暗中交易各種物資,引其貪yu,近乎陽謀,這些事情,說得儼然話本故事也似。

但是……最近一段時間在東京感受到的這種氣氛,卻讓他忍不住想要去猜,這等天方夜譚,說不定竟是真的。京官的嗅覺比外地的要靈敏得多,這段時間以來,外界到處都在傳武朝與金人密謀之事,遼人也不斷派使節向武朝求援。若說這伏筆真從七年前秦嗣源掛冠而去時便已埋下,如今自己那他的薦書上京受此待遇,還真有可能解釋得過去。

其實去年在江寧就有人在暗中傳這事,黑水之盟看似屈辱,實則挑撥離間、驅虎吞狼,借兩強交鋒回收燕雲十六州,當然那時候沒什麼人會信這種如夢話般的說法……這事情畢竟太大了,李頻如今也沒法去信。但金遼之間,想來必有一戰,武朝若加入,邢州居北上途中,南和富庶,到時候必居中轉要地,自己過去好好經營,建功立業指日可期這卻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這兩天裏如此想想,就禁不住熱血沸騰起來,而若那傳聞真的屬實,說不定……隱居江寧七年之久的秦嗣源也將洗刷一切罪責而復起,這位精明強幹的吏部尚書若復起,一個相位怕是跑不掉,只看左相還是右相罷了。到時候,恐怕立恆也將順勢進入朝堂,這真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想到這裏,不由得笑了起來,景翰八年的這個冬季中難得陽光明媚的日子裏,李頻在御街之上抬頭望着那日光,微微眯起了眼睛。

驅強敵,收燕雲,復漢室河山,洗百年恥辱。天下時局已亂,接下來也許將是一個bo瀾壯闊的時代了。

總覺得……能在這時代之中,成就一番大事呢……

這一天,還未上任的小縣令在心中如此想着……

寧毅最近其實也察覺到了一些東西,秦老家的客人,最近似乎多起來了。

時間接近十一月底,寧毅最近也在忙。與去年一般,主要是陪着蘇檀兒到處拜訪,各種各樣的商戶之類,新的老的。去年還只算是走走流程,那時候他的身份僅僅是蘇家贅婿,今年則已經有了「十步一算」這樣的美譽或說是惡名,無人敢輕視於他,如此一來反倒麻煩,不過,陪着「新婚」妻子做這些事情,本也是天經地義,反正人都睡了,沒什麼可埋怨的了。

同房才一個月未到,如今大家正處於蜜月期,如同一切新婚男女一般,如今兩人最愛呆的地方應該算是chuáng上。蘇檀兒有着自己的矜持和修養,但以她能夠為了讓兩人關係進一步而燒掉一棟樓的xing子,當某些關係正常化之後,其實也就不怎麼扭扭捏捏。

下午和晚上在房間里處理商業上的事情,頗有女強人的感覺,處理完后便拉了寧毅說些比較小女人一點的事情,與之前跟寧毅隔幾天的約會差不多,只是此時的談話已經更加si人,包括了他們今後住的地方的格局,要生的寶寶的名字之類的,家長里短也說,生意上的事情也說,說着說着說到chuáng上去,便被寧毅脫光了衣服,冬天嘛,滾chuáng單是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接下來也就可想而知了。

一方面,她已經能夠適應這些事情,在寧毅面前,不至於害羞甚至是喜歡上了。另一方面,其實她的身體頗為敏感,刺ji強烈時皺着眉頭咬緊牙關跟受刑也似,但反正憋住了不肯發出聲音來。折磨女強人的感覺很有趣,有時候寧毅故意停下來,她過得半晌望寧毅一眼,隨後小小地打寧毅一拳,扁著嘴有些嗔惱,隨後眼一閉頭一偏,雙手抓被單繼續受刑:「快點啦快點啦……」

她會做一點小小的主動,隨後就害羞得不得了彷彿做了很大的事情一般,寧毅倒也喜歡這種感覺。

閨房之樂有不少有趣的事情,蘇檀兒那綉chuáng畢竟是用了好些年了,兩人大概睡了半個月,有一天晚上忽然開始發出些小聲音,第二天寧毅回家的時候發現chuáng鋪已經被拆得乾乾淨淨,幾名家丁輕手輕腳地將一張看來就非常結實絕對不會動的新chuáng抬進來,輕手輕腳地組裝着。他們之所以輕手輕腳,因為蘇檀兒就坐在旁邊的書桌前悶頭處理事情,大概吩咐了這幫人盡量不要打攪到她,因此這些人也就只好盡量放緩了動作。

就這樣,明明是蘇檀兒吩咐換chuáng,她卻在旁邊裝作完全看不到的樣子,這幫家丁也只好痛苦地組裝着chuáng鋪。寧毅看了覺得好笑,他搬張凳子坐到旁邊看,隨後發現自己有點擋路,砰砰砰的挪到蘇檀兒身邊去,也不說話,蘇檀兒的臉倒是全都紅了,仍舊悶頭處理公務。想起來,兩人的第一次也就是在這種裝模作樣中過去的。

除了與蘇檀兒的相處,到處的拜訪,其餘的時間,其實還是有不少的。這段時間裏,寧毅與康賢要了一批匠人,準備往水泥的方向進行研究,主要是為了給自己修房子做準備。

他沒有在這事之上huā太大功夫,只是說了個大概的方向,石灰跟粘土的hun合燒制之類的,採用不同的原料多做實驗,其餘的便交由那批匠人慢慢去弄。

這事情的難度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如今建房、建城牆也有一批水泥的代替方案,只要確定方向,弄出一批水泥來並不困難。只是沒有非常專門的生產線,研究和製取的huā費肯定很高昂,但無所謂,拿錢砸就行了,自己先修棟小別墅再說,這個無所謂造福萬民,先造福一下自己,開了個頭,其餘的如果康老有興趣,或者那批匠人有興趣,便交給他們去發展吧。

這段時間,寧毅去了秦老那邊兩次,兩次秦老家中都有客人,似乎還是從外地過來江寧的官員之類的,要麼是途經,要麼是回江寧省親,於是過來探望秦老。這事情與去年的情形大有不同,說明如今有些東西,已經在開始發生明顯變化了。

第二次去的時候是十一月二十一,仍是大雪天,這次見到了秦檜。

此時江寧已開了酒禁,雲竹那邊的小作坊里開始釀第一批高度酒,並且有了成果,他這時從雲竹的小樓那邊過來,順手拿了一壇準備送給秦老。去的時候,裏面正在待客,他將酒交給秦夫人,特意叮囑了幾句這酒度數高便準備走,但秦夫人早將他當成了值得信任的子侄輩,這時候將他留下:「你且等等,我去拿些東西給你帶回去。」

這位老夫人知道寧毅xing格,也不說讓寧毅見秦嗣源,隨後偷偷地過去知會了秦老,方才拖了他進去見人。秦老原本便是大官,老夫人於官場上的事情其實還是知道一些的,她知道讓寧毅見見這些當官的總有好處,有秦老在,寧毅也吃不了虧去,用這種方式讓他過來,其實也是極親昵的表現了,寧毅一時間也只好領情,在秦老的引薦下,與裏面的兩個中年人通了名字。

其中一人便叫秦檜,字會之,時任御史中丞——秦老沒說這個,但寧毅大概知道是這人了——其人身材高大,樣貌端方,目光看來頗為睿智,氣質談吐都顯得十分沉穩,很能給人好感與可靠的感覺。兩人皆是大官,大概認為寧毅是秦老的子侄輩,交談幾句,倒也親切,隨後拿小盅倒了幾杯酒各自品嘗,針對這高度酒發表了幾句看法,相談甚歡。

見面大抵便是這樣,寧毅倒也沒什麼可評價的。

另一方面。學堂準備放假的時候,周佩跟寧毅提起來拜師禮的事情。康王原本的打算是要大張旗鼓地弄,也就是拉着一大幫人,打着王爺的旗號到蘇家拜訪,把一個拜師禮弄得隆重無比的意思,也給足蘇家和寧毅的面子,從此蘇家在江寧就有了一個大大的靠山,對此寧毅倒是認真地拒絕了。

人的關係網有時候很有趣,當你在某個低層次上的時候,高層次的人,不會將目光主動地望過來,可如果你忽然表現得層次很高,人們的目光就會變得主動。就如同去年人們對寧毅的態度與今年的對比一般,有了這種主動,恩怨也就會慢慢產生了,雖然說仇怨是一種概率,但既然有這種高層次的關係,寧毅並不想主動地拿出來炫耀,沒有意義,畢竟這些東西,是可以當成籌碼存起來的,如今蘇家如果再遇上什麼麻煩,可以用王府的關係掃掉,但如果如今揭開王府的關係,此後會遇上的問題,也只會是這個層次上的了。

不過,雖然拒絕了如此隆重的拜師禮,在今年的年關,寧毅倒是打算帶着妻子去駙馬府與秦老府上拜訪一番,蘇檀兒為此非常忐忑,準備了好久,但其實隨後的見面倒也是普普通通的聊聊家常。駙馬府這種地方對於蘇檀兒來說非常高級,後來問起寧毅為什麼會跟駙馬爺有了交情的時候,寧毅笑着說道:「因為我們都是入贅之人哪。」蘇檀兒便輕輕地錘了他一拳。

雖然寧毅不介意,在蘇檀兒並不喜歡他將贅婿的身份掛在嘴上。

風雪飄飄洒洒地似乎沒有停過,白皚皚的積雪中,小院之中房間里的火光總是溫暖馨黃,五個人彷彿是依偎在這裏,度過這個冬季。城市一側,秦淮河彎旁的小樓中也總是溫暖的,寧毅時常是早晨過去,等在台階邊的女子披着斗篷,臉凍得紅撲撲的,搓著雙手,呵出熱氣來。讓她進去等她也不肯,有時候也會有另一名充滿活力的女子在台階邊蹦來跳去,她們在小樓旁堆起一個個的雪人,充滿活力的女子見到寧毅便會忙着與他挑釁、吵架。

秦淮河結冰了,偶爾能看見那充滿活力的女子在上面滑來滑去。但這畢竟是很冷的冬季,大多數時候,雲竹與錦兒還是會待在房間里,依偎著爐火,不知道在聊些什麼,頗有相依為命的感覺。

如果那個男人不來就更好了……想要獨佔雲竹姐的錦兒於是會這樣想……

十二月就在這樣的氣息里轉瞬即逝,年關到了。爆竹聲聲辭去舊歲的時候,武朝景翰八年的光景也終於逝去,取代它的,是武景翰朝的第九個年頭。

這一年,富庶的地方仍舊太平,民不聊生的地方,開始變得更加民不聊生。

這一年,天下大勢風起雲動,天災**也頻繁而來。

這一年,起義在各地掀起,旋即又遭到鎮壓。

這一年,爆發了戰爭。

北方、北方、北方。

天空昏暗,風雪嗚咽,鼓動的風與大雪將草原上的一切都淹沒了下去,能見度幾乎不到三米的惡劣天氣里,隱約有些細碎的不協調聲音,恍如幻覺。

我們的視線向前方巡弋而去,貼近了地面,屍體與鮮血赫然映入眼帘,人死得不久,但血已經冷了,在風雪裏開始凝結。

不僅僅是一具屍體,映入眼帘的屍體以各種不同的慘狀延伸出去,手腳被劈斷的,身體被刺穿的,箭矢射入腦門的,鮮血與碎肉彙集在了一起,戰場的中央有兩輛大車,周圍的人已經死光了,一具屍體甚至被長槍貫xiong而過,釘死在了大車上,雙足離開地面。

視野繼續延伸,風雪當中,三個人沒命地朝前方奔逃,他們穿的是遼國的服裝,腳步在地下掀起一陣陣的積雪,但前方什麼也看不到,陡然間,一支箭矢飛出雪幕。噗的一下,跑在側面的那人被箭矢貫xiong而入,身體飛了起來,砰的摔在地上。

隱約的視野中,側面風雪裏顯出巨大的輪廓,兩人已經跑了過去,但已經逃無可逃了,他們知道更多的人還在朝這邊圍過來。

跑在後方那人揮舞起手上的刀,朝後方看去,他的樣子看起來像是一個遼國將領:「你們是什麼人!哪個部落的!竟敢妄殺……天使。」

轟然間,風雪捲來,戰馬長嘶,他的身後彷彿落下一道響雷,同時傳來的還有同伴的慘叫聲以及身體被碾為肉泥的聲音。偏過頭去瞬間,視野側前方,巨大的黑sè戰馬揚起雙踢,轟然踩下,將他的同伴整個身體都給踩碎,而他的話也沒能說完,有什麼東西從他的身體上貫穿了過去!

他感到風雪停下來了。然而並非如此,黑sè戰馬上的身影猶如山嶽,在一瞬間竟然擋住了這漫天嚎吼的暴雪,然而他感到他的身體在往上升,xiong口很痛,一桿大槍從xiong口刺入,自背後穿出,馬上的人,將他單手挑了起來。

「你們遼國,已經完了。」

他聽見戰馬上的身影這樣說着。更多的身影,朝這邊彙集過來,猶如這惡魔的隨行者。

「你、你是什麼人……」他口中吐出鮮血,想要用雙手抓住槍桿,口中只是下意識地重複著,「哪個……部落的,竟敢妄殺……天使……」而戰馬上的惡魔冷冷地望着他。

「孛兒只斤……」血真冷,這是遼將聽到的最後聲音,風雪嚎吼起來,瞳孔在擴散,他沒能聽見風雪中最後的三個字。

「……鐵!木!真!」

黑暗,降臨了。

呂梁。

大雪封山,但雪已經停了。陸紅提坐在寨子旁邊那塊拂去了積雪的大石頭上,看着遠遠近近延綿起伏的白皚皚的一片,到處都是山,看起來真是太蠻荒了,不知道江寧的冬天會是什麼樣子。

但有些東西,山裏也是有的,她聽着後來傳來的孩子們打鬧的聲音,一顆雪球從她的頭頂打了過去,嘿,沒打中。昨天二紅跟六子成親了,今天還很熱鬧,寨內寨外,哪裏都感受得出來。

她最近拒絕了朝廷的招安,也拒絕了佔據綿山一帶的「河北虎王」田虎的招攬,寨子裏的人都不太明白她想要什麼,拒絕招安好理解,招安也沒好果子吃,但拒絕造反幹嘛,真是不清楚,大家本身乾的就是造反啊。

上位者就是要有神秘感。

夕陽在這片山麓間灑下餘暉,想起江寧城的那個書生,當初該把他綁上山來的。她微微眯起了眼睛。

瑞雪兆豐年,今年是個好年景。

只要不打仗,其實年年都是好年景。

希望不打仗……

第二集*暗戰之池*完

第三集*龍蛇。

——地發殺機,龍蛇起陸。《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五七章 光明與黑暗

12.6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