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章 展望

第一五九章 展望

第一五九章展望

寧毅是下午閑逛時與雲竹、錦兒兩人遇上的。最近一段時間過年,竹記分店的施工也稍稍停了一陣,但眼看元夕將至,工作又得開始,寧毅也算是忙碌了一陣子了,有了空也就被拉著過來看看,而雲竹在半途中又有些進貨的事情要順便與人知會幾句,於是分店這邊,便由錦兒陪著先過來。

其實裝潢到眼下,店鋪的風格基本已經成型,需要寧毅來決定的事情也已經不多了。至於店鋪的名字是叫二店還是錦兒店,寧毅倒也並不介意。此時這酒樓臨河而建,許多窗戶也沒有裝好,當風口的一側甚至還積了些飄進來的雪,好在兩人穿得都多,寧毅的二流功夫已有小成——至少他自己感覺是這樣,而元錦兒向來活潑,前不久自吹可以在大雪天下河洗澡,倒也不至於覺得冷,這時候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等到這邊店弄好之後呢,我決定親自上台表演三天,聚聚人氣。」

「很久沒表演,人都生鏽了吧。」

「滾,我只在雲竹姐面前表演……呃,你覺得怎麼樣?」

「我都沒看見過,肯定很差。」

「我說我上台表演。」

「……你自己清楚的,少添亂了。」

雖然看來彼此性情不合,但在許多大事上錦兒倒還是蠻佩服寧毅的,她對於這掛了自己名字的店鋪自然寄予厚望,說著想要上台表演聚人氣,但寧毅這樣說,她也就撇了撇嘴,不再提起。

「那就只能找以前的姐妹了,很花錢的呢。」錦兒拖著凳子在大廳里找個避風口坐下,她人緣不錯,在替竹記找關係的事情上起了大作用,但其實對錢的概念不是很立體,有時候雲竹算賬,她跟在一旁看,總是為著支出生氣,小氣得不得了。

「可以打出名氣,又不用陪我這樣的臭男人,雙贏嘛。」寧毅將幾張凳子放到圓桌上,清理出空間,笑著說道,「而且呢,以後竹記真的做大了,可以自己培養一批表演者。」

「培養……」錦兒眨了眨眼睛,小聲道,「你想開青樓?」

「你思想怎麼這麼淫蕩!」寧毅瞪她一眼,「以後……等到竹記的規模變得很大的時候,可以自己培養一些女孩子,甚至男的也行,各種各樣可以教可以學的東西,組個班子,從戲曲歌藝到戲法雜耍,都可以做起來,反正外面吃不上飯的孩子也很多,算是做點好事,解決一下剩餘勞動力問題。」

聽著寧毅的計劃和展望,錦兒愣了半晌:「那……很花錢的啊,不開青樓只表演的話,草台班子根本賺不了多少錢,而且……要多大才行啊……」她根本沒辦法想象這些事,只是到處跑到處表演的話,那不是跟表演戲曲的草台班子沒什麼兩樣了么,誰肯為這種事花很多錢啊。

「分店開到三家以上之後,雞生蛋蛋生雞的就快了,到時候做一個流程出來,讓它自己慢慢分裂下去。」寧毅在紙上寫著關於店內布置的一些東西,「重要的是……官商勾結,雲竹跟秦老一家還算比較熟了,跟康駙馬也認識……那老頭最近欠我蠻多東西的,這樣至少可以保證整個流程的順利,按部就班不至於被官府干擾太多,要走後門也有門路……」

他頓了頓:「重點是要做高檔,往南發展,蘇州杭州什麼的過去,配套的娛樂慢慢做起來,只要經營和宣傳得當,生意總是會有的。這武朝……反正也是窮得只剩下錢了。當然,還得看你們喜不喜歡做太大,要不然隨時停下來也行。」

這些生意方面,寧毅有著足夠的運籌能力,更何況如今這年頭做生意最重要的反而不是運籌,而是靠山,讓竹記的生意借著駙馬府的勢力走,這個不用太客氣,問題不大。以往每怎麼跟雲竹她們說起這些,時候錦兒聽了,一臉訝然,苦惱地想著自己今後也許會變成大富翁什麼的,又想這傢伙也太敢說了,她才不信呢。

這樣的說話間,雲竹也已經從酒樓外進來,一邊關門還一邊往側前方的道路上看。她與錦兒不同,錦兒有時候會傳得像個男人,不過雲竹通常都只是女子的裙裝,頂多顏色單調,遠看有些土氣,近看時靚麗的容姿還是掩不住。見她過來,錦兒笑了一聲撲了過去,跟著張望:「雲竹姐看什麼呢?」

「呃,剛才好像看見……綺蘭姑娘從這邊過,也許看錯了。」

「綺蘭?」錦兒推開門看了好幾眼,「巧合吧,不過反正以前跟她就不是很熟,當初花魁大賽還有梁子呢,肯定跟我們沒關係。」

「你什麼時候又跟綺蘭有梁子了……」

「她拿了花魁啊,而且姓寧的還給她捧場了兩千朵花,害我沒面子,這梁子夠大了吧。」

元錦兒當初原本就沒想過要爭花魁,但惟獨這事,興之所至便拿出來說一次,以指責寧毅的無恥。雲竹聽著撲哧一笑,寧毅則是無奈地拍了拍額頭,他距離大廳一側窗口下的雪堆不遠,此時無聲地走過去,捏起一顆雪球,錦兒神色一滯,想要逃跑。雲竹笑了起來:「好吧,打她。」

寧毅可沒有什麼憐香惜玉的心情,特別是對元錦兒這種總是挑釁的敵人,手一揮,雪球呼嘯而來。錦兒抱住了頭,「啊」的低呼一聲,她原本想著挨了這一下之後表示自己會報仇,下一刻,雪花飛濺開來。

雲竹縮了縮脖子,根本沒反應過來,雪球在她的頭上飛濺開來。寧毅保持著擲出雪球的姿勢,一時間也愣住了。錦兒忍著笑,片刻后,整張臉都已經鼓了起來。

「還武林高手呢……雪球都打不中……」雲竹拍打著頭上的雪,垮下肩膀,眼神微微有些幽怨,隨後抿著嘴開始往外走,錦兒笑嘻嘻地跟出去,兩名女子開始在屋檐下捏起雪球。

「喂,大水沖了龍王廟,這是個誤會啊……雲竹你比錦兒懂事,你們不能這個樣子吧……」

事實證明即便是懂事的人也不會願意平白挨打,不久之後三人再從大廳中出來時,寧毅拍打著身上的雪沫,表情有些無奈。

「暗器功夫也是要練的好不好……」

「這說明你的暗器功夫沒有我們的好。」元錦兒整理著頭髮,看來像是剛剛被人蹂躪了一番,隨後回過頭去看那還有待裝修的店鋪,「二月就可以開張了吧?」

「嗯。」寧毅點頭,「二店。」

「錦兒店!」

「好吧,你說了算……」

時間已經不早,對於店鋪裝修的細節,該說的大概也已經說完——實際上這本身也並非重點。三人在街頭分開,雲竹與錦兒坐了馬車回去,寧毅則是從另一邊回家。

天氣依舊冷,城市中積雪頗厚,一路回家,看道路兩旁開著門的店鋪茶樓,道路間的行人容色,彷彿也預示著今年依舊是個太平的年景。寧毅想了想關於竹記的發展,這些事情說起來是生意,但於他來說,則類似於家家酒一般的操作。

理智上來說他傾向於往南方發展,武朝畢竟積弱,遼人也好金人也好,無論局勢如何發展,將來或許都會由北方殺下,南邊肯定會更加太平一些,只是如此一想,又想起跟陸紅提說起的將來把生意做到呂梁山的事情,這樣一來,倒是很難做上去了,特別是那邊是貧困地區,如今又有田虎作亂,今後真想做生意,恐怕也得走其它的模式。

寧毅是有著把生意做上去的打算的,當然不是為了什麼全國連鎖之類的無聊成績,最主要的理由,其實是為了之後有關武器一類的發明。之後肯定會做這些,如果真能做出來,又不想直接交給康賢,理由很複雜。

一來半吊子的火器意義不大,如果真的要起什麼力挽狂瀾的大作用,寧毅需要介入的地方很多,這樣一來,他肯定是得出來做事了,官場內部勾心鬥角,上面還有個皇帝,寧毅是當慣了上位者的,並非是應付不了勾心鬥角,但肯定很煩,他不會喜歡這種老有人指手畫腳的模式,二來他對於這個朝廷沒有認同感,倒是對陸紅提認同感比較多,他是欣賞這個堅強且強大的女人的,如果有可能,就不妨幫她一幫。

當然,當一個思考擴大到「國家」這個範圍上的時候,在具體的考慮上總是會顯得極為虛浮,現在只有兩家店就想著全國連鎖似乎也有些浮誇的意味。寧毅如今活動的範圍不過是在江寧城內,最近一段時間陪著檀兒跑來跑去的拜年,平日里接觸到的大抵也是家中或是商場的一些瑣事。

這也並非是信息爆炸的年代,隨便一個路人都能夠談起政治談起愛國。後人看歷史,或許可以看見有多少多少的愛國者,有多麼悲壯多麼可歌可泣的故事,但其實於目前的社會來說,北方打仗或許都是一個極其空泛的概念,生意場上或許與遼人的商販有接觸,但金人到底如何,那些在青樓畫舫上泛泛而談的儒生其實也都是不清楚的。

寧毅只是在偶爾秦老與康老的聊天里了解一些隻言片語的情報。更多接觸的,還只是江寧城中的悠閑度日,書院附近的竹林清幽,一幫孩子讀書時的搖頭晃腦,妻子在家中一邊記賬一邊聊天時的笑容或俏皮,這些東西,終究是更有實感的事情。

但有些感覺,其實在漸漸地擴大,年關這段拜訪秦老的官員將這個老人的身份變得更複雜和立體了一些,有一點大概是可以肯定的,今後秦老應該是沒辦法再去秦淮河邊擺棋攤了。對於秦老具體做了些什麼事情,寧毅並不清楚,只能根據旁人的說法大概勾勒出一個輪廓。老人在這方面極其沉穩,平日里的聊天從不談這些事,但自年關以來,寧毅卻也很明顯地能夠感受到一些繃緊了的東西,秦老也好康賢也好,大家都在等待著北方一些事情的發生。

但等待的事情暫時還沒有來。

這年春天,金遼兩國訂立了停戰協議。看來將至的戰爭,一時間竟又變得遙遙無期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五九章 展望

12.8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