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〇章 弟子(第二更)

第一七〇章 弟子(第二更)

第一七〇章門生

「大清早的,登堂入室,這書生是誰,看起來可不像是普通來往那般簡單。」

「去年查詢拜訪的時候,不曾有過這等信息吧?」

「那聶雲竹從良之後,甚少與陌生男子來往,即是以往熟悉的,也都是乾淨利落,斷了關係,確實未曾查到有這書生的存在。」

晨光之中,兩名捕快望著那書生的背影,彼此聲地交換著心中的疑惑。事實上,早在去年,他們便曾與聶雲竹有過一次的交集,那時的黑暗查詢拜訪並沒有查出太多有意義的訊息,後來也由於上面要結案,不支持等各種各樣的事情,關於那時那案子的行動暫時的停了下來。這時候姓徐的中年副捕頭笑了笑。

「兩名花魁行首般的女子,從良之後竟只與這書生一人有密切來往,事情若是傳出去,怕是很多自詡風流的男子得要氣死吧,至少那顧燕楨……」

「老徐,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

「……顧燕楨?」

「那時不就有個這樣的料想么……」

「也好……我跟上去查查。」

當初關於顧燕楨的死因,陳徐二人有著好幾個方面的料想,但其實起來都沒有太過具體的事實依據,比較空泛,也是因此到最後才沒能查下去。這時候起來,那副捕頭點了頷首,朝著書生遠去的背影一路跟上。陳姓捕快在這裡思考著斷線已有半年多,上面也早早結了的案子,感覺上這次能找出線索的可能性也是不大,又過了一陣,那徐捕頭便返了回來。

「怎麼樣?」

「差點被發現,沒體例再跟下去,那個書生……警惕性很高。」

「嗯?」徐捕頭愣了愣,「卻是看不出來。」

「還記得那時的推測嗎?」

「什麼?」

「那時干失落楊翼楊橫兩兄弟以及後來過去的顧燕楨的,可是真正的狠人哪,武藝上或許比不過楊氏兄弟,但心性上,那是真正的亡命之徒的傢伙才能做得出來的事情……這人又跟那呂梁山的女刺客有關係。當初隨意查詢拜訪找不到他也就沒什麼的,事情隔了這麼久,若真找到了這傢伙……陳頭,真的想清楚了?」

事實上,雖然他們這樣的捕快總是與各種監犯打交道,心性熬煉出來,不會為一般的犯法所動,然而當面臨的敵手真瘋到某種水平,如果能不去碰,一般人終究還是會選擇避開的。例如當初的楊氏兄弟算是這樣,當初滅楊氏滿門的那人,在大概推導一番後來,也是擺明了的欠好惹。他們對此查詢拜訪,若是猜得錯了,自是另當別論,若是真找到了,卻總是要與那人對上的。

那陳捕頭想了想,隨後將一根草莖叼在嘴裡,搖了搖頭:「當初也只是隨意的推測,人海茫茫,哪有那麼容易便撞見……類似聶雲竹、元錦兒這等女子,從良之後,若真沒有任何男子與她們有關係,恐怕那才是笑話,只是這事終得保密,那書生警惕心重,大概也是由此而來吧。沒那麼容易真對上號的,不過,就算真對上了……」

他笑了笑:「亡命之徒,我陳峰又怕過誰來了……」

寧毅並沒有真正發現有人跟在他的後方,只是在某個街口心有所感,觀察了一會兒沒有發現,便只當是自己太過多心,並未再做追查了。

這天上午自然還是去到學堂上課,昨日目睹了那場廝殺全過程的周佩看見寧毅過來,一臉驚愕的樣子,課間抽了個空問道:「師、師父,昨天受了傷,沒事了吧?」待寧毅回答沒事,她才放下心來。

昨天下午產生那事,她在心中震撼得無以復加,那乾脆利落的開槍,驚人的廝殺,面對著那等兇悍之人也沒有絲毫退避的態度。周佩以前幾乎不知道有什麼書生可以在倉促之間干出這種事情,遇大事臨危穩定,面對生死毫不畏懼的書人她卻是聽過,但那也僅僅是引頸就戮的勇氣罷了,可是一方面著聖賢書教著學生,一方面能與人廝殺到這種水平的人,她卻未曾聽過。

書生的儒雅與胸有成竹,以及那武人的兇悍,其實最令周佩震撼的,還是後來寧毅扔出的那支火槍,最危急的關頭火槍被那最為兇猛的大漢抓在手中,一時間幾乎令她的心陡然提到嗓子眼,然而下一刻火槍發射,卻著實令得大部分人腦內都是一片空白。周佩那時根本反應不過來那一幕是為什麼,之後到了後來心情稍稍定下,也去見了秦家爺爺,聽著他們的話逐步推導,才大概知道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里,一個個的介入者究竟是怎樣的鬥智斗勇。

師父的不露神色、後來的出手,那把早就放置好的炸膛火槍,包含秦爺爺在門外喊的那句「就是他們,給我拿下」。這中間包含的臨危穩定與機智應變,都是令一般人瞠目其後的素質,姑娘以前也自詡伶俐人,因此想著將來要做些什麼大事,但直到昨天,她才第一次看見,真正厲害的人該是什麼樣子。

駙馬爺爺應該是知道這些的,因此才讓我和君武拜了師父吧,或許相處了這麼多年的駙馬爺爺也是這麼厲害的人,只是在自己這些孩子面前,歷來不表示出來罷了。

以為已經長大了的自己,果然還只是個孩子罷了……

抱著這樣的心情,今天早上見到師父時,感覺變得有些奇怪,她自己也鬧不太清楚。其實對昨天上午的丟面子和後來哭泣被看到的事情還是有些介意的,只是覺得「這蠻子師父確實是很厲害的人呢」,也就在意得少了一些些,變得可以忍受了。

至於昨天那張瑞、李桐兩位夫子,原本籌算與師父辯一辯的他們在見到事情產生,後來又看見秦家爺爺對師父的態度之後,便只是客套的打了些招呼,趕緊走失落了。

姑娘被昨天的事情衝擊到,心情有些不合,對將要選郡馬而引起的懊惱,也放鬆了一些,感覺這世上有師父、秦爺爺、駙馬爺爺這類人,自己也不該為了這些事煩來煩去才是,只要自己變得厲害,什麼事情總是可以應付的。寧毅若能知道這郡主今天的想法,將這心情放在了婚姻之上,大抵得為她將來的郡馬默哀一番了。

事情昨天才產生,到得下午時分,寧毅也就一路去往秦府看看情況。才只到秦府所在的街道轉角,便見前方車馬轎乘停了一路,秦嗣源原本假寓江寧,默默無聞,但到得今年也有了很多人過來造訪,昨天又出了那事,涉及遼人,到得今天,即是各路人物一齊涌了過來。寧毅看了幾眼,轉身便要離開,決定風頭過了再來,誰知才一轉身,便被人蓋住了。

「立恆若是就這樣走了,怕是老爺夫人,都得責怪妾身了呢。」

此時呈現在他面前的,卻是秦嗣源的妾芸娘,此時這名知書達禮的女子戴著面紗,身後跟著一名丫鬟,朝他微微一福,寧毅連忙行禮:「呵,芸夫人,從外面回來么?」

「妾身是專程來等公子的。」芸娘笑了起來,「夫人知道公子今天會過來,剛剛在家中,待會一定要好好謝過公子對老爺的救命之恩,其時康老也在旁邊,笑著道若公子見了門口的架勢,一定失落頭就走,要過好些日子才來,姐姐便叮嚀妾身過來街口等著。公子的反應,倒果真是與康老所料的無差呢,呵。」

芸娘完這些,微微斂去了笑容,稍稍嚴肅起來:「公子昨日救了老爺性命,對秦家闔府上下都是大恩,請公子受芸娘一拜。」

她與身後的丫鬟這次屈去,極為鄭重地行了一禮,寧毅也只好鄭重還禮。

話到這裡,一時間倒也沒體例抽身走人了。隨著芸娘進了秦府,果然此時的秦家聚集了很多人,或是官員,或是大儒,只有少數幾人是寧毅認識的,大抵也曾經是秦嗣源的棋友,見寧毅過來,紛繁詢問起他是否受傷,其餘人則互相詢問著這年輕人是誰,略問出個輪廓之後,大讚其英雄出少年,也有知道他贅婿身份的,不由惋惜一番,卻是「十步一算」的外號,卻沒什麼人介意,只當他在做生意上有些門道,少年英雄卻是個商人,這實在是讓人惋惜的事情。

其後大家在客廳之中一番閑談,免不了聊聊遼國刺客,聊聊遼國,隨後又聊到秦嗣源的身上,此時要他的昔日的「功業」還有些早,究竟?結果金遼兩國關係還難,秦嗣源也不肯在此時談這些。話之間,眾人的注意力難免往寧毅這邊過來,寧毅如今雖然已經不熱衷於應酬,但在這方面的修養卻是深厚無比,雲淡風輕的談笑一番,偶爾甚至引導一下氣氛,駕輕就熟。

此時滿屋都是有身份地位的官員大儒,一般的年輕人在這等場合若是應對得好了,或者可以稱得上應對得體,不驕不躁。但即便不驕不躁,總是也有個身份地位的落差在。寧毅的表示卻有些不合,他平素便與秦嗣源等人是平輩論交,這時候卻是沒有因此表示得張揚,只在旁人與他話時才回答兩句,他的氣質中本就有著如上位者一般自然而然的態度,有時候幾句有趣的話題,大家都笑起來,卻也沒人覺得他在尊長面前亂開口,過於狂悖張揚什麼的,再加上秦嗣源、康賢對他態度的重視也增加了寧毅自己的融入感。

那時覺得自然而然,只有在這個下午散去之後,其中一些人想起來,才覺察到這年輕人的不簡單,這種姿態幾乎不是如今江寧年輕一輩可以及得上的,大概了解了寧毅以往便與秦嗣源、康賢有來往之後,便大概料想,這或許是秦嗣源在這幾年裡培養的門生,顯然,駙馬康賢也有介入其中。

這個厲害的老頭子,若真是有大功,他日或許還是要復起的,或許也只有他才能在這幾年裡,培養出一個這樣厲害的門生來吧。

只不過這門生既是贅婿,又是個商人,倒也真是……令人奇怪。

第三更卻是已經構思好,不過目前有些困,可能語感會掌控不住,果斷跳票,晚上起床再碼,更新時間大概和今天差不多,總獲得凌晨才有第一章。

另外謝謝大家對香蕉身體的關心,其實對我來,最耗心力的終究還是靈感不暢,碼不出來的時候,靈感順暢時,每天反倒會覺得輕鬆,前兩天的不舒服,大概也是因為之前斷更時的疲勞一直堆壘過來的原因,如果能多順暢一段時間,我基本也就有餘力控制一下自己的作息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七〇章 弟子(第二更)

13.7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