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章 疑惑、秘聞

第一七二章 疑惑、秘聞

遼狗欺武朝無人,潛入中原腹地殺人行刺。如今江寧能與這話對得上號的,大概也只是與前幾日竹記產生的刺殺有關,寧毅為了竹記二店的聲譽,這幾天通過陸阿貴那邊的關係將事情宣傳得沸沸揚揚,稱得上煽動」他自己也一直在關注跑失落了的那兩人下落,如今還沒有進一步的消息」只是聽這三人的法」在昨日夜間」倒像是有了什麼新的成長。

此時坐在這邊耐心聽了一會兒,三人的基本都是那為首遼人何等厲害,那一刀劈來太快,該如何躲閃之類。嬋也聽了幾句,聲問寧毅道:「姑爺,他們的難道是秦家老爺爺的那件事么?」,寧毅微微點了頷首,隨後朝着那邊桌子走了過去:「幾位請了。」

那三人見過來的是一名文弱書生,禁不住微微一愣,只聽寧毅道:「剛剛聽幾位起遼人之事,似與幾日前刺殺事件有關,對此事在下也有耳聞,只是不知道昨日又產生了何事」幾位壯士顯然也有介入,所謂俠之大者,為國為民,在下對幾位壯士這等英雄豪傑向來是佩服的,因此想要聽聽昨夜的事情」還望幾位指教一二。」

他完這幾句,又彌補道:「哦,在下寧立恆,也曾習過些功夫拳腳,江湖人送匪號血手人屠,幸會了。」,寧毅剛剛一番江湖話下來,自然流暢」跟在後方的嬋佩服不已,待他道血手人屠,臉色才變得微微有些抽搐了。丫鬟一向以為這是姑爺給自己臉上貼金」無賴自吹的稱號,在家中炫耀一番倒沒什麼人在意」甚至大家都還跟着配合一下,待看見他這麼「厚顏無恥」,地忽悠幾名江湖人」馬上就有些解體。

幫三名江湖人也是類似的情緒,先聽寧毅得恭謹,以為是個愛國的熱血才子,待他一轉口人送匪號血手人屠,這才一陣驚惶的對望,隨後也只好回答「久仰久仰」「幸會幸會」,之類的回答。

「在下熊默。」

「在下林金泉。」

「在下趙興。」

幾個人卻是沒有報什麼拉風的外號,也不知是不是覺得與「血手人屠」這種龍套外號擺在一起會降低自己的格調。

除外號比較突兀,其餘的方面寧毅其實還是挺上道的,叫上了這店裏最好最貴的一桌早點,讓嬋去包了費用」隨後聽那三人起來,才知道昨夜產生了什麼事。

有關遼人在江寧行刺的事情,如今已經被寧毅宣傳得頗廣,除提升了錦兒店的知名度,另一方面其實也大大煽動了一幫江湖人的愛國心。這幾日官府在城中搜索那兩名跑失落的遼國刺客」同時也發佈了近千兩紋銀的賞格,一幫江湖人士也互相聯繫了起來,為錢、為名」同時自然也是為一腔熱血,想要將那兩名遼人抓住,這事情寧毅也是知道的。

眾人大索全城的同時」那被兇殘的錦兒用發簪幾乎將下半身紮成篩子的悲催貴公子也勉強保住了一條性命」這也是因為錦兒究竟?結果不敢殺人」扎得差不多的時候,下意識的也不敢再亂來了。

也不知這江寧府衙安插的究竟是怎樣的關押辦法,到得昨晚,那關押點竟然被人潛了進去」這次來的也不止是跑失落的兩人,一共四個人將那貴公子給救了出來」中途產生了一陣廝殺,但終於沒能蓋住這四名厲害的傢伙。

寧毅其實不清楚這事情,但一直關注著的江湖人卻是第一時間獲得了風聲」出了城去一路截殺,同時還有官兵的配合。但那幾名遼人奔行甚快,武藝也是極高,這些烏合之眾組成的武林人以及衙門捕快無法準確形成合圍,在江寧附近的山林間一路追蹤,途中產生了幾次大規模的打鬥,但最終也只留下了其中一人,讓另外三人帶着那半死的貴公子給逃失落了。

在江寧自己的土地上居然也能產生這種事情,寧毅也覺得有些驚惶,但據這三人講,逃脫的幾人中,武藝最高的倒並不是是那瘦高個與似乎瞎了一隻眼一直用繃帶纏着半邊臉的魁梧大漢,另外還有一人,身手委實高強可怖,這人身體結實黝黑,滿身滿臉都是疤痕,看來簡直如兇悍的魔神一般,主要也是因為這人殺出一條血路,他們才有了逃離的可能。固然」那瘦高個與瞎眼大漢的身手也是不成覷,這幫人一接觸,便知道他們可能是遼國在戰陣廝殺中活下來的最精銳的一類士兵。

「往日熬煉武學身手,也以為自己有了些藝業,不過那渾身疤痕的漢子真令人想起來都是心有餘悸。昨晚他一刀劈下」我已是全力格擋,便被人一擊打出了幾米之外,這隻右手肩膀拉得開了裂,大概許久都要拿不起工具,脊背撞了一下,到現在都還是痛的。也是因為他們要急着逃走,否則只要給我再來一下,我這條命怕是就要交待在那了。

那受了傷的趙興如此著」一旁的熊默想了想道:,「恐怕這人也是練了真正的上乘玄功的。」,趙金泉也是頷首」寧毅也是跟着附和一番:「無論如何,幾位俠義行為,終是令人欽佩的。」

這番交談之後,寧毅大概也知道了整件事的輪廓,原來除卻五名行刺者,另外竟還有兩名高手沒有跟着。而更堪慮的是,這些外來者竟然能夠潛入那貴公子的看押地址,恐怕還不止是這一點點的勢力。這三人估計還算不得什麼真正厲害的武林人士,若在陸紅提看起來」估計只能算是一般的嘍羅龍套,然而他們口中那全身都是傷疤的黑魔神就該是真正的高手了,一刀能將一名武林人士劈成這樣,分明只有上乘的內功發力可以做獲得,只是不知道與陸紅提比起來孰高孰低。

他心中此時也有些疑問在盤旋」待到這幾名江湖人離開,才讓嬋追上去送上一些食盒及銀票為禮物,雖然起來窮文富武,但真正到江湖上刀口舔血混生活的人恐怕也不會過得太好」如今大家算是偶然站在了一條船上一次,寧毅倒也很願意給些力所能及的幫忙。嬋言辭得體,了好久,才讓三名江湖人將工具收下。

到了這天下午」寧毅放了學,預備去找陸阿貴詢問一下昨晚的事情。他對愛國倒不是真的那麼熱衷」只是要行刺秦老那刺客終究是被自己所阻止,縱然被報復的可能性不大,終究是沾上了,能了解一些還是盡量了解到比較好。不過下午去到駙馬府」陸阿貴倒也正好不在,康賢也不在府中,於是便只好折回去,過幾天再行詢問,事情倒也不算急。

這樣走過幾條回蘇府的街道」他並沒有發現的是,一道身影倒也是遠遠地吊在了他的身後。這是江寧府衙的捕頭陳峰,有些疑惑地回頭看了看駙馬府的標的目的,隨後又跟了上去。

再轉過了兩條街,陡然間,進行跟蹤的陳峰也威到一絲被窺探的目光」陡然反應過來」一隻手卻也啪的拍在了他的肩膀上」陳峰揮手一格,兩人在街角的交了幾手」隨後定睛一看,卻是放鬆下來,這人對陳峰來,倒也是認識的。

這在街頭抓住了陳峰的男子」正是如今駙馬府中的管事陸阿貴,寧毅是從駙馬府折回,他則是準備回去駙馬府」無意間看見寧毅,原本就想打招呼,誰知便發現了跟在寧毅身後的尾巴,恰好這尾巴他也認識,當下拋卻了打招呼的想法,將尾巴截下。

「陳捕頭,最近挺閑嘛」不去抓那些窮凶極惡的大盜,卻是玩起這種跟蹤遊戲來了。據我所知,前面那位公子可是守法良民」前幾天還阻止了一場遼人的刺殺,他犯什麼事了么?」

陳峰皺了皺眉:「有沒有犯事,是由衙門決定,不是我決定。我知道他似乎與們有些關係,陸阿貴,要插手?」

「談不上插手」只不過明公導他相交莫逆,我想知道究竟是什麼麻煩?」

「……這麼久的時間,倒還真成了那位駙馬爺的走狗了」

「明公救我一命,我本該為他效死,以前可以我為個毫無建樹的駙馬做事不值,現在總不該這麼覺得了。這位寧公子不是那麼簡單,他在最近予這天下人的恩德,不是可以想像的,最近又救了秦嗣源,若有什麼麻煩」有人是要下死力去保他的。並且我包管他是個好人。怎麼樣,有什麼麻煩,我們到附近聊聊?也看看駙馬府能不克不及替他接下來?」

「天下人?恩德?」那陳峰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我知道他在江寧有些才名罷了,年紀輕輕,當不起這等捧殺吧?」

陸阿貴想了想,隨後也有些古怪地笑起來:「不是可以想像的……怎麼樣?找個處所喝杯茶,敘敘舊?」

緘默許久,陳峰看了他一眼,終於開口:「……好。」

……………………

天色暗下來,隨後,升起明亮的上弦月。

駙馬府。

周佩已經吃過了晚飯,才從皇姑奶奶那邊出來,穿行在燈火通明的庭院傍邊,準備如往常一樣去到駙馬爺爺那邊請教一些學問。

她一半以上的生活時間基本是在這駙馬府中,非論去哪,家丁護衛等人自然不攔她,這時候去到駙馬爺爺的書房外,聽得裏面傳出話聲來。

「捕快?捕快為何盯上立恆?」這是駙馬爺爺的聲音,「莫非出什麼事了?」

偶爾也能在這裏聽見駙馬爺爺一些比較大的事情,或許也是機密,偶爾周佩會聽一聽,偶爾本着偷聽欠好的理念轉身走失落,不過今天這事」她還是籌算多聽上一會兒,於是在屋檐下蹲坐了下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七二章 疑惑、秘聞

13.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