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氣場

第十七章 氣場

(ne?

自兩年前聶雲竹與胡桃主僕倆出了金風樓,雖然是如同姐妹一般的住在一起,兩人也盡量地承擔起力所能及的一些工作,但其實主僕終究還是主僕,大部分的家務還是由胡桃來承擔,聶雲竹只是做些簡單的事情。她每日裏綉些漂亮的錦緞,偶爾也納些鞋底綉帕,隔幾日去金風樓教一次琴曲,如此維持這個家,當然,由於她的刺繡走的是自娛自樂的精品路線,質量是好,但費的功夫和成本也高,終究賺錢不多。

自上個月胡桃生了重病,聶雲竹便不可避免地要承擔起這些事情來,簡單的飯菜她倒還是會做的,洗洗衣服也沒什麼——不熟練,或許不如胡桃洗得那麼乾淨而已。只是中秋前幾日買了那隻老母雞,想要燉了給胡桃補補身子,最後才擺了一連捅了好幾個簍子。

抓了母雞不敢殺,後來讓母雞跑掉,一路追着跳進河裏,菜刀也扔掉了,還把好心拉自己的路人給連累了。人家把自己救上來,自己醒過來之後第一反應是打了對方一耳光,然後第二天撈菜刀也正被對方看見,還幫自己殺了雞……

平素她也是個從容淡定的女子,青樓這許多年,見過很多人,形象方面還是很看重的,誰知道這次被人看見的儘是丟臉的事情,想想也覺得窘迫。前幾日跟着胡桃一塊兒生了病,好在風寒不重,但也是過了中秋才好,想想對那位恩公自己連名字都沒能問。呼延雷鋒……呼延雷鋒也不知道對不對,誰知道今天在這裏,卻又遇上了。

聶雲竹以往也算是閱人頗多,這年輕男子大概也是二十歲出頭的樣子,看來顯得文氣,但事後想來,行事之中卻頗有些與旁人不同的地方,說話、做事都是如此,看起來淡然隨性。從他救自己,自己打他一耳光后的反應到後來幫自己殺了雞說話走人,也都是如此。聶雲竹此時跟上去,見他果然是想要買木炭的樣子,只不過當他看看木炭之後與那老闆又交談了幾句,情況又有些不同起來。

時間已近深秋,冬日將至,多數人家中都要買碳,自然也有散賣的地方,但這間店裏其實是將碳一袋袋裝起來論袋賣。那男子與店主說了之後,卻是將一大袋木炭倒了在地上,拿了個布袋,蹲在那兒一根根炭條地挑選起來,能被他選上的不多,往往還要在地上划幾下才能將某一根扔進袋子裏,店主倒也不生氣,只是又好奇地詢問幾句,便去做他的事了。

只是看了片刻,聶雲竹跟上去,在對方的側後方停了下來,彎下了腰:「恩公?」

「嗯?」男子扭頭看她一眼,倒也是認出了她來,「哦,是你啊,這麼巧。」手下仍舊專心地選木炭。

這個反應和說法都有些奇怪,儒家文化到得如今發展到高峰,各種禮數應對相當複雜講究,一般男人若見個女子過來,少不得立正作揖,溫文以待,這種儒雅的氣息已經是整個社會的習慣了。然而「哦,是你啊,這麼巧」這樣隨意的說話,聶雲竹倒是第一次遇上,但卻又是自然而然的感覺。她微微愣愣,眨了眨眼睛,隨後斂起裙裾,在旁邊蹲下了。

「恩公……」

「呵,不過殺只雞而已,沒事的,不用叫我恩公了。」男子笑着揮揮手,隨口說道。

「恩公莫非心中只記得殺雞,卻不記得自河中將妾身救上的事情了么?」

「啊……」

對方愣了愣,這才反應過來,聶雲竹忍不住噗的笑了出來,兩人此時並排蹲在那堆木炭前,聶雲竹偏著頭看他:「妾身的名字叫做聶雲竹。」略等了等,確定對方能記住這個名字後方才道,「恩公姓名可是叫做呼延雷鋒么?」

「呼、呼延雷鋒……」

一時間,男子的表情像是微微抽搐了幾下,很是複雜,隨後才笑了出來:「呵呵,寧毅。」他說道,「寧毅,寧立恆。」

聽到這個名字,聶雲竹也愣住了。

「水調歌頭……」

「那個人叫寧毅,字立恆……」

「蘇府贅婿哦……」

「可能是買了詩詞的沽名釣譽之輩呢……」

金風閣中乍看那首詞時的驚艷到此時還縈繞在腦海之中,那幫女孩兒的議論頓時也閃了過去。寧毅寧立恆。原本她只是單純欣賞著詞句,還沒來得及消化這首詞本身的魅力,沒有多少跟人議論八卦的想法,因此那個名字對她來說也根本是無所謂的,想都沒去想,但到得此時,方才對她的腦海做了一次衝擊。

她愣了半晌,隨後才反應過來:「寧公子……買這木炭不知有何用途?」

「嗯,用來寫字的。」寧毅敲了敲地上被塗了一層白漆的木板,隨後拿着一截粉末教細的炭條在地上寫了一個聶字,他大概是想要順手寫出剛才聽到的聶雲竹這個名字,不過聶字寫到最後一筆的時候還是頓了一頓,估計是想到就這樣寫對方的名字有點不禮貌,稍稍換了個地方,寫出「寧毅」這兩個字來。

那字體走楷書的路子,雄渾有力,寫完最後一筆,木炭也被捏斷了。聶雲竹本人在書法上也有造詣,心中稍稍衡量,執木炭跟執毛筆的手法不同,如果是自己拿了炭條寫出來,這字體必定遠遠不如,他竟能用木炭隨手就寫成這樣,對於書法的理解怕是已卓然成家了。

這年頭詩詞書法是一家,在書法上有高深造詣的人,也多半稱得上一代大儒,差也差不了多少,能寫出這樣字跡來的人,寫出那水調歌頭想來也無甚可疑的。聶雲竹心想着傳言果然多不可信。她哪知道寧毅的毛筆字只是可看,反倒是用粉筆、鋼筆寫各種藝術字體那才是練過的,後來有了身份地位,有心境的襯托,寫出來的字跡更是添了幾分氣勢,這時候看看那兩個字,覺得稍有退步,但總可以拿出去忽悠人了。

練字並非一朝一夕之功,總不能讓那幫整天苦練毛筆字的學生覺得老師字體難看吧……

「拿到課堂上,用這白板寫字,寫了可以擦掉,沙盤的話,輪廓不夠清晰,總要掃來掃去,而且沙盤是平的,學生看了也累,這個可以豎着掛。」

「課堂……學堂?寧公子在學堂當先生么?」

「嗯,小學堂,教幾個笨到遁地的學生看書寫字之類……」

「呵……寧公子,這根可以不?」

青樓楚館之中都講究如何能跟人自然相處的社交藝術,只要有準備,聶雲竹自信跟任何人都能自然交談而不會覺得窘迫。這次說得也是自然,然而這自然卻並非是因為自己,感覺上反倒是因為對方的態度,兩人挑選那些炭條,不一會兒裝滿了那個小布袋,手上也已經是黑乎乎的了。付錢的時候,寧毅為這一小袋炭條多付了十餘文。

「店家好不講理,這點碳條還要多收十幾文。」出了門,聶雲竹說道。

「呵,打攪人家也是不好,估計還是聽說我要拿去學堂用才讓我這樣挑挑揀揀,老師的身份還是蠻好用的。」

「公子若下次要買,倒不妨買上幾袋回家再挑選,反正家中要用,便可省下這些錢了。」

「哈哈,下次我可不來選了,讓那幫學生自己帶些合用的去學堂便是。」

不一會兒,兩人在秦淮河邊洗凈了雙手,一個人提着木板跟木炭,一個人著布包和藥包,一前一後地朝前走着,聶雲竹又說起掉河裏被他救上來的事情,寧毅只是揮揮手,說不是什麼大事,輕描淡寫地帶過去。

兩人偶爾交談幾句,氣氛自然得有些奇怪,兩人走出一段,走在後方一步處的聶雲竹想着那水調歌頭的意境,忽然間覺得,或許也只有此等灑脫從容之人,才能寫出如此詩詞。

如此走出了好一段,到得一處河灣邊,寧毅方才停了下來,與之道別,不遠處的河岸邊波光恬靜,柳色青青,一家茶肆與幾個小店鋪便坐落在那兒,茶肆旁有一個小棋攤,兩個老人正在那兒安閑對弈,其中一名全身綾羅綢緞,頗為貴氣。

她向對方行了禮道別,說過幾句話后略停了一會兒,舉步前行,對方也往前走了不遠,正是朝那茶肆棋攤方向去的,兩位老人似是與他認識,笑着說了些什麼,隱約聽見他的聲音傳來。

「……這幾日被兩位害得好慘……今日上午,那虞子興倒是跑來找我……」

她走了過去,最後回頭望時,男子正坐在那兒觀棋,手上拿了一杯茶輕輕喝了一口。兩人之間並沒有太多的交集,沒了報恩這個由頭,偌大的江寧,或許日後連再見的機會都不會再有了。對方說話待人似是沒有多少功利心和企圖心,這在她所見過的那些才子、名士中幾乎是僅見的,一路下來從容自然,無拘而灑脫,沒有多少繁文縟節,卻絕不給人不快的感覺,可又確確實實地保持着距離,簡直如傳聞中唐時文人的風骨一般。如今文人皆言君子,或許君子便該是如此風流氣度了。

或許之後不會再遇到,對方也未將那些「恩情」當一回事,不過這樣的一道身影,她倒是已然記在了心裏。

寧毅寧立恆……

聶雲竹如此想着,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氣場

1.4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