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九章 山神廟(上)

第一七九章 山神廟(上)

第一七九章山神廟

燈火輕搖,不算很豐盛的酒宴已經達到了尾聲,覺察到燈中的菜油到底時,嬋過來加了些,又盤弄了燈芯,讓燈光變得更加明亮一些。

雖然席間的兩人年紀相差近一倍,但一番交談下來,倒還算得上投契。秦紹和不是什麼文酸腐儒,在許多事情上的見解看法不輸乃父,他在叩謝之後,首先起來,其實還是去年賑災里產生的一些事情。他基本是依照寧毅的那本冊子事實的賑災方略,但這類事情里,各種變故千變萬化,秦紹和在那時以自己的看法措置了,這次回來,卻是詳細地與寧毅討論這方面產生的疑問。

他態度懇切,其實不偽飾,不過寧毅原本寫那本冊子是從以前看過的一些賑災策略與人員管理方面的經驗結合起來,此時的秦紹和有了實踐經驗,在具體的事務方面其實已經比他理解的更深刻,於是也只以自己的經驗與對方交換一番,問些有關那時災情的狀況。這些,算是正事。

正事之外,無非也就是天南地北的聊一聊,回江寧的這些天,秦紹和倒也聽了一些新聞,聊天之中笑道:「久聞立恆文采無雙,這次回江寧,又聽礬樓的李師師過來江寧,立恆有心幫著江寧這邊捧捧場,想是又能有新作出來。可有此事么?」

「有人來奉求過一次,交情不算深,但也欠好推,不過江寧文採風流者甚多,想是不消我獻醜才對。聽那李師師是美艷無雙,這事情獲咎美女,一點好處都沒有……」

他當初對著濮陽逸也是這番話,此時秦紹和聽了,倒也是笑起來:「笑了笑了,不過立恆若真對那李師師有興趣,咱們改日不定可以去見上一面。」

「秦兄認識?」

「不認識,好些年未回汴京了,有時回一次也是來去倉促,卻是不知道最近汴京花魁如何,只是那礬樓的李媽媽是認識的,她若是來了,見見那李師師當無問題……」

寧毅點頷首:「原來秦兄與那李媽媽相好,年齡上倒也差不多……」

秦紹和正喝酒,他本是相對嚴肅規矩的樣子,此時差點把酒噴出來,坐在那兒笑了半天,卻又點頷首:「十餘年前確實是美人……家父當初也在汴京當官,立恆是知道的,那時倒也去過幾次礬樓,不過最主要的還是因為那秦二哥。老二昔時橫行汴京,拈花惹草,簡直是汴京一害,他常去礬樓捧場,我便常去揪他回家,回家之後,便少不得被吵架一頓,也是因此,與那李媽媽卻是有些熟了,面子還是有的……哦,聽立恆對武藝感興趣?」

「嗯?」

「紹謙那時也是,慕俠風好武藝,時常跟些武人拳師交流切磋,弄得一身傷回來,後來投身軍旅也是因此。」

「卻是沒聽秦老講過。」

「算不得什麼好武藝吧,有幾分蠻力罷了,如今倒不知道怎樣了。我只知道這些年軍功還是立了些,升得也快,不過這事倒與個人武力無關,他這幾年回來倒也不太談論這事,主要是怕家母擔憂。他駐於泗州,接到消息比我早,原本該比我早到家才對,只是不知道被什麼事情擔擱,今日還未回來。到時候,立恆與他一定也談得來。」

聊了幾句秦紹謙,待到嬋出去拿茶水時,秦紹和剛剛微微壓低了聲音:「立恆對這次刺殺以及後來的事情怎麼看?」

寧毅看他一眼,拿起酒杯停了停:「秦兄回來之後,主要還是為了查這個吧?」

「立恆果真厲害,早幾日與家父談起,父親曾言,有些事情,立恆一定是料獲得的……」

「能想到的不多,無非就是秦老故意放跑了刺殺者罷了。」

秦紹和看著他,好片刻之後,剛剛點頷首,嘆了口氣:「倒也不算故意,康世叔那邊故意露了些破綻,原本只是想要引魚現身罷了,誰知道魚太大,破了,讓他們真的劫走了人。父親……當初大概也是料到了一些,但真的看到時,還是讓人很失望。其實江寧這邊,終究是康世叔的影響力大,但即即是駙馬府中,恐怕也未必乾淨。」

「武、遼通商近百年,利益盤根錯節,即是我在的這蘇家,拐幾個彎之後也與遼人有商業往來。這不是誰的錯了,不看也能猜到是什麼樣子,看到了,其實倒也不消太奇怪。」

「終究有幾分心寒罷了。」

兩人話有些沒頭沒腦,但實際上,的卻也正是刺殺事件后的事情。原本在江寧該是武朝的主場,又有康賢這隻幕後黑手在操控,哪有那麼容易被對方把已經抓住、嚴加提防的傷者劫走。原本康賢是想要看看背後有沒有殘存力量,故意放鬆了一些提防,誰知道下了鉤卻讓人家真的把餌給吃失落了,看秦紹和的態度,背後肯定是有親近遼國的力量在運作的,並且這利益,恐怕還牽連甚多,以至於康賢那邊到現在都沒能脫手。

這時嬋回來,兩人碰了碰杯,將話題轉開。不過秦紹和對寧毅的態度,與之前又稍有不合了,他原本知道寧毅不凡,雖然是有些例子在那兒,也聽父親了許多,但究竟?結果不算親見,此時的幾句對話,這位官居知州的中年人,才對眼前的寧毅,有了真正的認同。

江寧城中一片燈火紛繁的夜晚,距離這邊數百公裡外,位於淮水以北,徐州以南一處山嶺間,有些事情,正在產生。

荒山野嶺,渺無人煙。放眼望去,目力所及的處所,都被黑色的樹林籠罩著,月光從樹隙間灑下朦朧而陰森的光,樹林中有火光燃燒著的,是一處破舊的山神廟。

四名旅人,正在這廟裡歇腳。

這是四名男子,其中三人身材高大,一人高瘦;一人瞎了一隻眼,腦袋上纏了繃帶,身材高大魁梧;還有一人甚至比這人還要高出些許,皮膚大概是因為曬了太多太陽,變得黝黑,臉上大大的刀疤有五六處,這些疤痕還往他的身上延伸,額上箍了一隻鐵箍,像是帶發的頭陀,只是那頭髮也太過狂亂,他蹲在那兒,便如同踞伏的巨獸,誰都能感受到這人身上的凶戾氣息。

被三人帶著的,則是一名身上纏了許多繃帶的男子,他傷病未愈,躺在破廟一角的草堆里,望著火焰出神。火堆之上,一鍋米粥已經快要熟了。

這正是在江寧介入了刺殺的幾人,那滿面疤痕的巨漢則是後來劫人才介入進去。雖然那時逃出了江寧,但這一路上,康賢能夠在黑暗策動的力量不是一點半點。而後又有幾次沿途截殺,好在那巨漢武藝高強,幾人在途中應變也快,一路逃來了這裡,如今已經有幾天未被騷擾了。

不過,另一次的截殺,也即將到來。

四道目光,正自黑黑暗的林間,朝這邊望過來。

「……收到的消息無誤,該是北地的軍旅身世,身上有傷,但不重,不影響戰力,瞎眼的那個大概最好對,瘦高的卻還有全力……這兩個也就罷了,火堆邊的那個,氣勢沉穩,淵渟岳峙,火光在跟著他的呼吸動,這傢伙練過上乘的內家功,又是久經殺戮,很難打發。」

夜林靜,偶爾有鳥兒的聲音傳來,或是林間不知名的動物沙沙走過,將這恬靜渲染得更為深邃。

「……嘿,他們敢去江寧,殺我老父……我也很難打發。」

「要試試?」

「……父仇……用得著過夜?」

風從外面的林子里吹進來,微微鼓動了火焰,背後背了一把鋸齒大刀的巨漢從火邊站了起來,朝那邊望出去,外面濃黑一片。

片刻之後,一個聲音從破廟的另一側傳來,隨後,還有動物的些微悲鳴。瘦高個與渺目的巨漢聽了第一聲消息,抓起兵器就已經站起來,下一刻才微微將心神一松,他們清楚,那是狼的叫聲,樹林里有狼,震動了陷阱。

因為震動陷阱總會引起人的緊張,所以雖然幾人都有野外經驗,有一句話,總是得某個人第一時間出來的,瘦高個開了口:「有……」

「狼」字將要出口的一瞬間,空氣在開始鬆開的瞬間,陡然縮進到極致!

「嘩」的一下,刀光幾乎是挾著風雷之聲自廟門外呼嘯而至,那是被人用盡全力擲出的一把長刀,幾個聲音在剎那間響在一起,撕裂夜空。

「呼——」

「——」

「砰——」

風聲鼓舞而入,長刀被那黑膚大漢在怒吼的瞬間揮手砸開,鐵護腕與刀鋒相交,激起的火星飛濺而出,刀光飛向廟頂,破廟中心,火焰被鼓舞著瘋狂搖曳、旋轉,漆黑的廟內,塵埃與風力恍如裹挾著一道人影轟了進來,黑色的巨漢一轉身,砰砰砰砰的聲音響起在空氣里,破廟裡的光暗了一暗,牆上影子映出兩道身影瘋狂的碰撞,來人籍著巔峰狀態的沖勢與銳氣,轉眼間與這巨漢硬格了四拳,將那巨漢迫退一步,當破廟裡其餘幾人反應過來,那巨漢已經被格開了一拳,露出空門的破綻,衝進來的那人整個身體恍如一收一放,在那巨漢的身前炸開!

古代巴子拳最為剛猛的一式,貼山靠!

:在很多資料里,巴子拳經常被認為就是八極拳的一種法,或者是前身,而八極拳據起源於清朝。可是也有一部分資料認為兩者其實是不合的拳法,起源很難考證,有是以地名做稱號的,秦朝就有巴子國,而四川、重慶這邊古代稱巴州,民風剽悍,勇猛善戰,秦漢時期就有這套武術的雛形等等等等……呃,總之這裡不做多的考究了,考慮到有些認真的者會提出這方面的疑問,先在這裡一下^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七九章 山神廟(上)

14.4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