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七章 再會(下)

第一八七章 再會(下)

屋漏偏逢連夜雨,昨晚起chuáng,停電,在chuáng上拿著手提碼子一章,手頭上就只有一章半,剛才來電了,於是趕快從chuáng上起來先發一章,睡醒之後再往兩章努力。

我已經決定改邪歸正以及逐漸加快速度,最近遇上的一切停更,應該都屬於無可避免的意外……

…………,於和中態度神秘,但看他的笑容,倒並不像是找到了什麼不光彩的密道,那笑容中有幾分自得和炫耀,大抵真是有些有趣的內幕在其中的。寧毅想想錦兒估計已經拉著雲竹往陳洛元的宅子那邊過去,自己若是能看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待會倒也可以有些話題,當下隨著於和中朝林子的另一邊過去。

路上,於和中便也笑著與寧毅說起這次踏青會的事情。

「今天的聚會,想必小寧也已經知道了,說是去赴陳公的邀約,實際上,打算見見京師下來的那位姑娘的恐怕更多。呵,我剛才在江邊看見,那些畫舫可也過來了不少,哦,對了,江寧這一帶的huā魁行首,小寧有熟悉的嗎?」

「倒是不怎麼熟悉。」

「呵,這幾日倒是聽人說起過,那綺蘭姑娘好詩文,頗有書卷氣息,彈得一手好琴,還有驂渺渺的舞蹈如天女散huā……今日這些人大概都要過來,大夥倒是可以看到幾場好表演了……」

他口中這樣說,眼裡倒是有幾分譏諷之意。寧毅笑著點頭:「嗯,來的人多」錯過這一次,恐怕要等到每年一度的huā魁賽才能有了,她們表演她們的,我們只管看也就走了。」

「小寧莫非就專門是為了表演來的?」

「否則還為什麼?」

和中有些古怪地看了看他」但隨即也lu出瞭然的神sè,搖了搖頭,「其實……這次過來的人當中,想要籍著這文會一鳴驚人、嶄lu頭角的可是不少,小寧也聽說了吧,京師那位姑娘過來之前,便有人籍著這消息將局面攪亂、放大了。說什麼李姑娘過來是為了挑戰江寧的huā魁,後來便有一大幫文人士子起鬨,要寫出好詩詞讓江寧的姑娘壓倒京師的人。嘿,這些事情」可嘆他們都被人利用了猶不自知,若非被人宣傳成這樣,這場聚會,那邊原本是不打算辦的,這次怕也只是lu個面而已。」

於和中話中有諸多含義」寧毅想了想:「於兄……,看起來與李姑娘很熟?」

「呵,待會便知道了,我且賣個關子,絕對是個大驚喜。」

他口中這話,實際上已經跟坦白承認沒什麼兩樣,兩人繼續往前走著」於和中嘴上嘮叨:「什麼曹冠」剛才的柳青狄」還有如今江寧諸多有名的文人,或是無名卻想要出名的。寫上幾首好詩詞,籍著此次文會得了青睞,往後必定會被眾人傳唱。不過」他們雖然也有才學,但此次陪著李姑娘過來的周邦彥、唐維延等人,才學也是相當出眾的,真比起來,必定會很精彩,小寧若妙手偶得幾句,倒也不妨拿出來試試嘛……」

陳洛元的園林位於半山腰上,說話之間,兩人一路往上,出了這小片樹林,視野便開闊起來。這應該是園子的側門或是後門,圍了圍牆,有家丁在門口守著,於和中先過去說了幾句,果然不用請柬便放了他們進去。

穿過一小片栽有竹林的庭院,兩人便到得一個小院前,於和中讓他在這裡等等,徑直進了院門,過得片刻又出來,微微蹙著眉,像是未曾找到要找的人。

他有些為難地左右看看,顯然對於這片園子也並不熟悉,之後笑著與寧毅說了幾句話,又朝左邊的一道門過去,只是讓寧毅不要亂走,免得mi了路找不到。寧毅便在附近的石凳上坐下,又過得片刻,他在附近走了走,聽得右側的院落那邊似是有聲音傳來。

「…………想得太好……那些人皆是為出名而來,跟人講什麼文質彬彬,若他們真要咄咄逼人,這邊難道真就縮了不成?」

「總是要接下的。

「可他們現在打算怎麼刁難都不清楚,想也徒勞。」

「唱曲、詩文,總之是這些,曲藝方面自有師師出馬,不必擔心,考驗文字,周兄與唐兄的才學莫非還信不過么。別想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便是。」

「江寧的這些姐姐也有驚人藝業,師師倒是不一定爭得過了,徐大哥可不要太有信心……」

「哈哈,師師哪次不是這樣說……他們應該也不至於做得太過才是,估計彈唱兩首,這些人也就該閉嘴了。」

「難說,背後在攪局的是那種唯利是圖的商人,哪裡會懂得分寸,沒準那綺蘭向師師挑戰一下,驂渺渺又挑戰一下,阿貓阿狗徜也要讓師師指教,那便真的累死人了一一一一一一……

「…………其實可慮的倒也不多,曹冠、柳青狄、齊玉康這些人的詩文,也不過是那麼回事,李頻去年我在汴京見過一面,他如今也不在江寧了,曹冠的詩文中規中矩,雖也是可圈可點,但終究比不過邦彥的。哦,聽說他們還找出了那寧立恆,倒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這人行事低調,可寫出來的詩文,水調歌頭、青玉案,可是首首都能傳世啊。」

「擔心他做甚,不過區區兩三首詞作,便被人捧成是什麼江寧第一才子,在我看來,這事情實在是有些誇大了。文才未得驗證,誰知道他是不是什麼沽名釣譽之徒。」

「呵,聽說這人行事低調,於各種詩詞文會倒不是非常熱衷,說他沽名釣譽的言辭,往日里聽說也是有的,只是後來幾次巧合,倒是沒有多少人再懷疑了。」

「既不是如何熱衷」那為何這次又要過來……」

「誰知道呢,總之,到時候他劃下什麼道來,咱們接下就是,這些事情,大家還怕過誰來?不過,若是老讓他們佔先手也不好,我這裡到有幾個題目,可以拿出來,先將一些無知之人給嚇退,也免得阿貓阿狗也要過來刁難……」

那邊的聲音持續一陣,隨後倒也在漸漸的過來。聽他們提到自己,寧毅倒也覺得有趣,他知道自己在詩文上的真實才學自是比不上這些人,倒也不忌諱這些人如何說自己。聽得一陣,一個聲音自背後響了起來。

「你是什麼人,這裡不許外a進來的。」

出現在背後的是個丫鬟打扮的jiāo小女子,擰起眉頭要做出一副兇惡的樣子來。寧毅看了她幾眼,道:「有人帶我進來的。」

「若不是小姐預先說了的人」是不許進的,公子若有請柬,走錯了路,請隨春梅回到前面去吧。」

這丫鬟的態度堅決,立即便要領著寧毅離開這邊,寧毅還未拿出請柬來,在另一邊院子里也已經有人快步過來」出了院門」朝這邊看:「誰在這裡偷聽?」自然便是方才參與議論的其中一人了。

「唐公子,這位公子應該是走錯地方了,春梅正要待他回去前面呢。」

那唐姓公子蹙了蹙眉:「是有請柬的么?不會是偷偷翻牆進來的吧……」他大概覺得寧毅在這裡聽到了他們的難題和計劃,因此態度就有些不好。

寧毅撇了撇嘴」心想於和中去了這麼久還沒過來,也有點不靠譜。正要從身上拿出請柬來」院門處又有幾道身影過來了,其中一道女子的聲音說道:「啊,等等,小寧哥,你也來了……春梅,這是我請來的客人。」

從那院子里出來的身影,加上那說話的唐姓公子,一共有五道。四男一女,其中那女子一身覯麗的春裝打扮,水青sè衣裙,身姿輕盈優雅,長發自腦後放下,以兩輪白sè發箍束起,頭髮上綴了兩朵白huā,這身打扮既不顯得過分俗媚,也沒有太過脫俗,率易之中不失高雅的氣息,顯然是huā了些心思的。

她便是那日見過的與於和中一道的王姓姑娘,劉海放下之後,額頭便不顯得寬了,下巴也是適中,透出了些許的嫵媚來,結合那日見過的男裝打扮,落在寧毅眼中,甚至有一種相當驚艷的感覺。

這姑娘為寧毅說著話,另一個身份,自然便是今日大家yu見的主角,京師的第一名huā李師師了。

於和中先前神神秘秘的態度中,寧毅就大概有了些猜測,但這時得到確認,還是讓他覺得這事情真巧。寧毅在上一世久經考驗,已經很少會對人產生驚艷的觀感,大多還是來自於當初她做男裝打扮時蘿蔔頭一般的反差。當然,她的容貌自然是極出sè的,但相對容貌,更能讓人感覺到的,還是那種高雅與平易相結合的氣質,濃妝淡抹總相宜的觀感大概是考慮到寧毅真有可能是不清而入,女子第一時間阻止了讓人拿請柬的說話,為寧毅確立進來的正當xing,此時站在那兒,笑得開心,任誰看了都會認為她為此人的到來而感到發自內心的喜悅。方才要領著寧毅離開的丫鬟抿了抿嘴,弱弱地「哦」了一聲,站到了一邊,而在前方,那唐姓男子笑起來,拱手道歉:「原來是師師認識的,大水沖了龍王廟,方才真是抱歉。」

「無妨。」寧毅點點頭,隨後看了看笑吟吟地走過來的李師師,,「方才在外面遇上於大哥,他帶我過來,這時候倒是不知道跑哪裡去了。」雖然對方沒問,但心中肯定在好奇,寧毅覺得還是有必要解釋一下子。

「原來於大哥也過來了,春梅,你見到於大哥了嗎?」

「他在李媽媽那裡冖……丫鬟低聲回答一句。

「喔,你待會帶他來找我們吧。」

「是,小姐。」

一番簡單的對話,寧毅倒是覺得有些奇怪,旁邊叫春梅的丫鬟在李師師的問話下似乎是顯得有些心虛的樣子。他雖然能看出來,理由自然是猜不到的,方才於和中去找李師師,自然沒能找到」卻找到了那邊的李媽媽。

李媽媽對於和中本身就有些意見,倒不是對方付不起上青樓的huā銷,於和中家境還是不錯的,但比起與李師師來往的其他人」自然差遠了,而師師因為舊識的緣故給他各種優待,這事情總是不太好。一番交談,聽說他又找了個「舊識」來,那還了得,李媽媽倒也不明著翻臉,只是將於和中牽制在那裡,隨後知會了丫鬟春梅趕快將這人給弄出去,這也是春梅顯得有些急的緣故。

這緣由寧毅不知道,另一邊眾人的神sè卻也是落在眼裡。

他說出於和中的名字之後,這四位書生公子的神sè便由鄭重變得稍稍有些不以為然,顯然他們對於和中的觀感倒不是很好。

這些想法在腦中掠過,前方的師師姑娘也交代了丫鬟去那些點心水果過來,然後才朝寧毅深深望了一眼,微微一福」笑道:「當日見面,身份不便明言,小寧哥不怪我吧。」語氣倒仍舊親近得如同鄰家姑娘。

這自然沒什麼可生氣的,寧毅笑道:「倒是被嚇了一跳。」

師低頭笑著,隨後回頭,「哦」小寧哥一同過來坐吧」小妹給你介紹一下……」

她這邊說著」那邊的幾位公子當中,也有一人看著李師師的神sè,鼻這邊揮了揮手:「既然是師師好友,便是我等好友」何不一同過來,大夥一塊商量一下今日對策,才是正事。」

幾人隨後朝那邊院子過去,那四名男子走在前面,依然是低頭商議今天如何應付各方面的挑戰,師師陪了寧毅走在後頭,捋了捋耳畔的髮絲:「這樣見面,會不會有些突兀了。師師也被嚇了一跳呢,於大哥也真是的,事先也不知會一聲。」隨後又笑道:「他們說的對策什麼的,倒是誇大了的,今日聚會雖是文壇盛事,於師師倒是沒什麼關係,小寧哥待會若有興趣,也可以一展才華,卻不用為師師擔心什麼。」

她只道寧毅是當年那個書獃子,於這類頂尖文會之上總是難有建樹的,倒不希望他有什麼負擔,當然,若他待會真寫出些詩作來,自己自也免不了要誇上幾句。

她說話的聲音倒是被稍稍落後的唐姓男子聽到,只見他回頭笑道:「哎,師師這就錯了,這可不是我們誇大,這次文會哪,你這京師第一美人的名譽岌岌可危,咱們這些京城學子的面子也岌岌可危,對策還是要的。這位公子看來是本地人,比我們可清楚得多了,師師你可騙不了他。」

院子這邊是位於山腰的一處涼亭,風景優美視野廣闊,說話間,最前方三人已經進了亭子,在圓桌前坐下來,笑著點頭,接過話去,其中一人道:「沒錯、沒錯,聚會事小,面子事大,這次曹冠那幫人就算輪番上陣,大家可也不能輸了陣去。」

「風蕭蕭兮易水寒……」

「總之,大家今日迎戰江寧群雄,來日必是一樁文壇佳話。」

「就是那最厲害的寧立恆來又如何,我這便接下了。」

幾人嘻嘻哈哈,卻也有幾分豁達的名士風采,說笑間,寧毅與師師也已經坐下。方才最開始向寧毅說話的唐姓男子估算著這番說笑已經暫時消除了芥蒂,拱手道:「對了,還未介紹,在下唐維延。」

寧毅點頭:「久仰……」另一邊一人拱手道:「徐東墨。」

「在下方文揚。」

「在下周邦彥,這位小兄弟是……」

這其中最年長名氣最大的大概也就是周邦彥,他介紹完自己,提出問題,旁邊師師道:「這是……」

寧毅便也拱了拱手:「寧立恆。」

「呵,原來是寧兄……我們去……」

氣氛和樂融融,大家都在笑著,唐維延首先將話說下去,直到這裡,微微愣了愣,其餘人便也察覺出一絲不對來,幾秒鐘后,各人表情都變得有些古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寧毅也是點點頭,自然而然地與他們對望著,坐在他身旁,名叫師師的姑娘將目光望來,嘴chun微微張開,眼睛眨了幾下,又眨幾下。

片刻,寧毅無奈地攤了攤手,他也知道會是這樣的狀況,可總不能不介紹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八七章 再會(下)

15.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