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二章 推手

第一九二章 推手

「這算什麼詩1」

「不規整啊……」,」

「道理倒是簡單,佛偈么?」,

12…………」

期待太大,往往也會產生太大的落差。寧毅在紙上將那八句詩寫出來之後,竊竊si語聲便無可抑制地從後方響了起來,也有在外圍沒有看到的,疑huo地問前方人內容為何。其實句子、道理,都是簡單的,放在這個時代,沒有高深的用典,沒有多餘的故弄玄虛,誰都能夠看得懂,悲劇的是,它甚至沒有押韻,眾人看得變了臉sè,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樣定義這八句話為好。

一時之間,倒還沒什麼人提出質疑。這畢竟是寧毅寫出來的東西,它不像打油詩看著滑稽,確實是近似佛偈,說的一個看起來很不錯的道理。但它當然也不是佛偈。過得片刻,柳青狄看看寧毅」皺眉問道:「這便是……寧兄寫出來的……東西?」,

寧毅低頭看著那八句詩,自顧自地點了點頭,隨後望向柳青狄,笑道:「,柳兄似乎覺得……這不算詩?」,

「看起來,倒是通俗易懂,不過寧兄寫這幾句,連韻都不壓,自然不能算詩的。今日文會,乃是……」青狄話未說完,寧毅聳了聳肩,笑起來,「不算就不算吧。」

「那……算是什麼?」

「詩也好詞也好,總之寫在紙上就是這四十個字,在下如今在si塾中教書,那幫學生不管怎麼寫」押不押韻,總算是寫了東西的嘛,柳兄便當這是一首不怎麼押韻的爛詩吧,哈哈……」,寧毅這話有些賴皮」但一時之間,眾人還真找不出好的理由來將他批判一番。眼下並非科舉,也無關比試,定不下高低來,他若能寫出什麼傳世之作,大家多半得驚嘆一番,但他在這裡順手寫下這篇字句,又說得隨意,一時間卻說不了他有辱斯文。

畢竟就算是大文豪,也不會隨口帶著佳句」在一群朋友之間,你開個玩笑,寫兩首打油詩其實也不是什麼過分的事情。

先前氣氛輕鬆,柳青狄沒有真正做好局,這時候皺著眉頭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說」曹冠等人心中微微松1口氣,隨後想到一件事:「寧兄這詩,不知該如何去解呢?」寧毅笑起來:「我是隨意寫下,大家也隨意就好。」,

李師師站在一旁看著那詩句,也在皺眉想著這件事,臉sè偶爾紅了紅」隨後表現出來的卻不是害羞」她看了寧毅一眼」微微有些懷疑的目光,接著低下了頭,旁人便看不出她在想什麼了。周邦彥的身旁,方文揚與唐維延則在竊竊si語,臉上表情古怪,時而皺眉」時而微lu出諷刺的情緒來。

李師師這些人從京城過來,對寧毅倒是不怎麼熟悉,此時只當成第一次了解這人,畢竟也不可能隨時看見人家寫傳世之作,情緒其實倒還平靜。曹冠、柳青狄等人比他們稍微了解一些,但存了得失之心,對於寧毅的此番作為,更多的只當他開個玩笑。倒是混在人群當中的綺蘭,她喜歡寧毅的詩詞,對於寧毅的情況也是打聽過許多回的,這時候便微微有些失望,濮陽逸此時也到了附近,他看著那首詩作,微微想了想,卻是笑了起來,綺蘭便回頭看他。

「公子笑什麼?」「你覺得那詩作如何?」,

「呃……信手拈來,通俗易懂,算不得打油詩,可要稱詩作,卻不押韻,但看了之後,讓人覺得很有道理……寧公子不拘小節,大概是起了玩樂之心了吧,或許也只有這等風流不羈的xing子,才能寫出青玉案那等驚采絕艷的詞作來呢。」,

濮陽逸看看她,待她說完,才又笑起來,低聲道:「十步一算,名不虛傳,他做事這麼沒有煙火氣,若他是我的對手,我還真是有集怕他。」

「嗯?公子怎麼想到經商上去了?」「世人千萬種,浮雲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早幾天我曾拜託他為你寫詞,可惜他與那李師師有些淵源,這忙不好求著他幫,只好算了。他這時候當然也不好去幫著李師師,可方才大家說了話,拒絕太多也不好。他寫這種詩,算是兩不相幫,而且信手拈來的句子,於他的才名,影響其實也是不大的。而最重要的是,綺蘭你說這首詩到底該怎麼解?」,

「該怎麼解,呃……」綺蘭想了一陣,「方才大家是讓他為李姑娘寫詩的,這首詩……」,

「解不了,偏又怎麼解都行。」濮陽逸輕聲接了下去,「這些人,圍了李姑娘打轉,若在李姑娘那邊,要往好的解,很簡單,結句是「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自可以說,這是指直到遇上了師師姑娘,才知道在千萬世人間竟真有人如彩虹一般。可若是落在旁人的心裡,你看周邦彥他們,幾個人圍著師師姑娘轉,一路自京城追來,可世人千萬種,浮雲就莫要去求啦……方才有人說他與李姑娘關係不錯,這些親近之人多少是不喜歡的,這首詩,便又是豁達,又是規勸,他們苦心中正有嫉妒之情,那兩句,正是寫到他們心裡去啦,不會沒有想法的。」,

「這麼說,寧公子他……」,

「應情、應景,誰看了都有想法,不揚名,但是卻恰到好處,甚至跟在他身邊的元姑娘,都不會因為這事而吃醋。方才不過短短片刻,他就能想出這種應對來,還要寫出這種不咸不淡的詩句,自是值得佩服。」

綺蘭想了好一陣:「濮陽公子你在商場久了,遇上什麼事都要往這上面想,妾身還是覺得,寧公子只是個溫文爾雅,卻又小節不拘的文士。」,

濮陽逸哈哈一笑」並不介意。

這首詩如同一手精巧的太極拳,看來有些亂七八糟,一時間卻偏偏讓人無法下口,這時候踏青畢竟開始不久,大家都在預熱與談笑,很難有什麼人立刻就跳出來劍拔弩張地挑釁。眾人對這詩作笑著說上幾句,便又開始關注起其他人的作品來,再有什麼想法,暫時也是放在心裡了。

此後大家說說笑笑,待到有人提議以金陵為題寫詩詩,陳洛元拿出一副唐時吳道子的畫卷真跡來作為彩頭,眾人之間的氣氛便高漲了起來,期間又有幾場表演。待綺蘭等人想起來,去注意寧毅時,寧毅與聶、元二人倒是已經不見了……

…………………………

「哇,真的棄溫泉啊。」

豐些驚喜的聲音咱起在樹林里,隨後是撥弄水huā響起的聲音,一條溪流在樹林的空隙間往上延伸,到得一處空地間」便是一個看來不大的溫泉。水還是從更上面流下來的,到這裡溫度倒是不怎麼熱了,再往下,由於水流不急,又與另一條溪流交叉起來,便沒有了多少的溫度」若非康賢提醒」大家恐怕還不知道上面有這樣的一處地方。

寧毅、雲竹、錦兒三人在泉水便洗著手,山風自樹頂上吹過,太陽快升到頭頂了,暖洋洋的。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錦兒念著這句子」雙手捧起那泉水嘩舟向雲竹潑過去,隔得有些遠」雲竹笑著躲開了:「別鬧了,現在弄濕了衣衫怎麼辦?」錦兒便吐了吐舌頭。

「這地方真是很si旨啊。」寧毅站在那兒感嘆一句,隨後道:,「我去周圍看看。

」,錦兒卻已經在泉水邊坐了下來:,「我不去了,我要歇會。」,她的本意是想雲竹姐也陪她在這裡歇會,但三人之中,雲竹沒有表態,卻是笑著陪寧毅朝一邊走去,錦兒伸手在水中撥弄著,看兩人身形消失,方才嘟了嘟嘴:「狗男女!jiān夫yinfu!」,

隨後鬼祟地看看四周,橫豎沒人,她小心地脫了鞋秣,liáo起kutui,陽光下,那赤足與小tui白皙纖秀,隨後放進溫泉里。片刻,她眯起眼睛lu出了享受的表情,小狗一般。

「立恆很喜歡這裡嗎?」另一邊,寧毅與雲竹在林間穿行片刻,日光在樹影間斑駁而下,林間幽靜,話語也顯得輕盈。

「感覺其實ting不錯的,有溫泉,有樹林,你覺得呢?」,

「我……覺得太高了,冬天風很大。」,

「河邊也是吧?」

「嗯,別說冬天了,秋天也不敢去外面寫什麼東西,紙全都被吹跑了,上次在lu台上,弄得手忙腳亂。」,

她說的是去年秋天的事情了,寧毅那天也在,河邊風大,她將一些紙張放在了外面,結果被吹得滿天飛,頗為狼狽,此時說起,兩人倒是忍不住笑了起來。如此在周圍稍稍走了一圈,按照印象往回走的途中,雲竹看看寧毅的衣服,道:「立恆你還是在前面坐一會兒吧。」

「嗯?」,

「衣服脫線了。」

那是先前滑草時被勾到的地方,當時倒是個小口子,不知不覺變得大了。寧毅笑了起來,在前方一棵樹邊的石頭上坐下,這裡光線倒好,陽光灑下了一片暖黃sè的空間。雲竹也在他旁邊的草地上屈膝坐下了,從懷中拿出一個小包來,包里是針線。寧毅看了幾眼:,「女扮男裝的時候居然還帶針線在身上,一點都不專業。」

「沒有啊。」雲竹道,「原本是沒帶的,先前看見你衣服破了些,便向陳家的家丁要了。」她說著,將細線在舌尖上tiǎn了tiǎn,隨後對著針孔,將線穿起來,樹林中只有他們兩人,靜謐安然,暖黃的陽光中,溶成一副唯美的畫兒。

………………

一個人洗溫泉有些無聊,何況又不能真的脫了衣服進去洗,泉水邊,元錦兒回頭看了看,將纖足自水中縮了回來,有著些許被拋棄的孤獨感,遠遠的,似乎是那李師師的歌聲順著山風傳過來,婉轉而優美。

她穿上鞋襪,朝林間走去……。

♂..更新超穩定,,讓您更舒心。如果您覺得快♂讀♂網還不錯,請將:../這個鏈接分享給您的朋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九二章 推手

15.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