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三章 寂寞沙洲冷(上)

第一九三章 寂寞沙洲冷(上)

條風布暖,霏霧弄晴,池塘遍滿春sè一一一一一一……

春意盈然,歌喉婉轉,草坪之上,正在彈琴歌唱的便是李師師。

詞曲走的是《應天長》的調子,女子十指輕撥,低眉垂首,並沒有一般表演者那般總是微笑着注視觀眾,而是盡心地溶入這詞曲當中,由於這詞是周邦彥方才吟出,此時她也在細細體會,但也因為這用心,令得這身影別有一股忘我的神態。

周邦彥此時也站在人群一側,聽着那婉轉的歌喉,卻並未將目光望向李師師這邊,而是落在了一側的山間,彷彿沉入了忘我的回憶當中。

當才與眾人的談笑間,緩緩作出的這首詞,他也是很滿意的。

「……正是夜堂無月,沈沈暗寒食。粱間燕,前社客。似笑我、

閉門愁寂……亂huā過,隔院芸香,滿地狼藉……」,

這並非是完全應景的喜慶詞作,周邦彥最擅籍物言情,詞作之中,多有感慨愁思。方才大家的話題談論的原本是他在京城為官時的事情,但他此時已然被罷,隨後說了些其它的話題,隨別人感慨幾句,詞興倒是來了。先寫了前兩句,後面的,也就漸漸的跟了出來。

這詞作寫的是寒食這幾日間的情景,那「正是夜堂無月,沈沈暗寒食」,用的卻是白居易《寒食夜》詩里說的:「無月無燈寒食夜,夜深猶立暗hu詞好用前人文字做引申、發感慨,這也是周邦彥詞作舟特點了。師師唱完這上半闕,微微眯了眯眼睛」將下半闕詞的感情娓娓唱來。

「…………長記那回時,逍追相逢,郊外駐油壁。又見漢宮傳燭,飛煙五侯宅。青青草」mi路陌。強帶酒、細尋前跡。市橋遠,柳下人家,猶自相識。」

上半闕寫的是今日事物,下半闕則是回憶往事,前闕鋪墊、后闕升華,呼應極深。那幾句「又見漢宮傳燭、飛煙五侯窖」,用的則是唐朝詩人韓栩的一首《寒食》:「春城無處不飛huā,寒食東風御柳斜,日幕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這典用得也是極好的」終以整首詞,委實也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

當然,若是寧毅此時在這,說不定得笑上幾句,或許這時混在人群中的濮陽逸等人也正在笑。方才寧毅寫了那句「世人千萬種」浮雲莫去求。」針對的是李師師,他這時或許是覺得寫出讚美師師的詞句來便有些諂媚,出於面子問題,這時候反倒寫了一首回憶舊人的詞句,概括一下也就是:「老子以前有個妞如何如何……」表示自己並非是為李師師mi得神hun顛倒的傢伙。

當然,無論這些用意為何,也是唯有不多的幾人才能想到的隱晦心思了。詞終究是好詞」這詞寫出來」其餘眾人的作品便立即被壓了一頭。師師唱完之後,還細細回味了許久,方才將手指離開琴弦,女兒家通常是極喜歡這些講述往日戀情的作品的。其餘人也是鼓掌叫好,被引動了心緒,不能平靜。

周邦彥寫這詞作固然有些其他的小心思,但大部分還是真正的有感而發,寫完下半闕,倒是真的想起了往日故人,心緒微微悵然。旁人讚美,他便微笑着謙虛一番,不過這個上午,眼下的這首詞,已然是最好的作品了,曹冠也已寫了一首,但比起這首《應天長》,還是差了一些。京城第一才子名不虛傳,有人倒是在說笑間想要找找寧毅的所在,自然是找不到。

又過得一陣,周邦彥抽了個空,展開扇子朝着一旁的樹林走去。

他此時心中被往日的戀情佔據,於文場上的勝負,暫時也佔了上風,便任由惆悵的思緒一發不可收拾,頗有種無敵無夢求一敗的境界。走了一陣,卻有人自旁邊跟了上來:「周大哥很深情呢,小妹真感動。」,來的卻也是表情微帶愁緒的李師師。

周邦彥回頭望去,他們此時已經走了很遠,那邊的人影快在樹木的空隙間消失了:「師師不在那邊嗎?這樣跟來,怕是有些不好吧。」,

「沒關係的,他們方才比試,也告一段落了,師師只是說過來歇息一下…………周大哥,市橋遠,柳下人家,猶自相識。不知道那是哪位姑娘啊?」,

「哈哈,師師如此聰明,自然知道要為賦新詞強說愁,總得有些空想才好,不過見得一面的女子,哪能猶自相識。」

「不管怎樣,周大哥這首詞,怕是要拿了此次文會魁首了,只是這詞出得太早,尚有半日,旁人怕是不好出手了呢。」,

「師師說笑了。」周邦彥笑着搖頭,但眼神之中,倒是有幾分驕傲的,隨後道,「師師那位猶自相識的故友,不是還未出手么,卻不知此時去哪裏了。」

師師微微低頭:「小寧哥的詞做得也是好的,不過周大哥的這首,文字與意境都已達到上佳了,小寧哥那三首詞與周大哥這首比起來,也是相差彷彿。而且小寧哥這幾年來只是寫了三首詞,想必他是喜歡雕琢的xing子呢,總不可能隨時都能寫出好詞作的。」這幾句話將周邦彥的詞作與寧毅的三首詞並列在一起,其實周邦彥是知道這《應天長》與那三首還是有差距的。不過李師師雖然語帶吹捧,實際上卻也肯定了寧毅的詩才,隱約間在說或許他比不上你。」,周邦彥聽了,心中卻是有些不舒服,心道我隨口便有佳作,他幾年才三首,就算好,這時總也難跟我比的,一時間惆悵的感覺褪了,倒是微微起了些比斗的心思,想看待會若能遇上那寧立恆,倒真要與他比試一下。

表面上自然是保持了微笑的神情,師師能夠撇下其他人跟他過來,他也是很高興」聊著天往樹林深處過去了。

……………………

樹林並不算深,周邦彥與李師師走進來時,寧毅跟坐在那石頭上,讓身邊的雲竹拿了針線」為他縫補着衣服上的破處。沐浴在日光中,說些話兒。

相處這麼久,總之要興趣相投,兩人之間話題總是不缺的,每日裏的生活啊,瑣碎小事啊。他們之間獨處的機會常常也有,但由於錦兒的破壞總是很刻意,此時倒也免不了拿錦兒不在的事情說笑幾句,說她待會怕是要張牙舞爪的找過來,隨後又說起今天天氣不錯。雲竹曲tui坐在旁邊」縫補不快,倒是在享受着這種在一起的時光。聊了一陣,開口問道:「立夏之後,便要走了吧?」,寧毅與蘇檀兒將去蘇杭那邊轉轉,早就與她說了」這時候日期將近,雲竹自也不免心中想着。寧毅沉默片刻,方才點頭,口中卻道:「出發的日子倒是還未定,或許還得晚一點。」,

雲竹笑了笑:「只是想稱早些回來。」片刻又補充道,「若你不回來,說不定我會追過去呢。到時候」也去杭州那邊開鋪子。」

「用不了那麼久的。

「也許蘇姑娘懷了孩子,路途遙遠,便不方便回江寧待產了。」

雲竹想得多些,此時說起蘇檀兒可能懷孕的事情,寧毅想了想,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雲竹xing子溫婉,他明白」認命了,這個也知道,可是在她面前討論蘇檀兒,寧毅便總覺得自己不厚道。雲竹看着他的表情,撲哧一笑,隨後臉上飛紅:「要不然,咱們便在你離開之前,那個……呃,那個……」,

她說了半天,卻終究只是臉sè愈紅,說不出更多的話來,隨後低頭系了個繩結,將細線咬斷了。寧毅自然知道她是指什麼:「可得想辦法躲開錦兒豐行,那傢伙像個牛皮糖,要怎麼樣才能將她支開很久呢……,

……」

雲竹自然不好參與寧毅那「如何將看守者支開,讓我吃掉你。」,

的討論,她微微側了側身子,將頭和肩膀靠在了寧毅身上,此時寧毅坐得比她高,將手放在她另一邊的肩膀上,隨後輕撫上她的臉頰,那臉頰有些燙,雲竹眯了眯眼睛。

「其實……錦兒真是喜歡你……」,寧毅嘆1口氣。

「嗯。」

「走之前的話,要是我走了這麼久,又有其他人……」,

寧毅緩緩說話,話未說完,雲竹將腦袋在他身側微微動了動,閉着眼睛輕聲道:「雲竹不是水xing楊huā的女子,說起來或許不是很光彩,可這些年來,遇上的男子莫非還少么,我只喜歡你一個,喜歡上了,便不改的。那些事…………之前之後都沒有關係,便是三年五年,我自也只喜歡你。立恆,我沒想過入蘇家門,只是想入寧家門就行了,你娶不娶我,將來我為你生了孩子,也是讓他姓寧的……」,

她並沒有為着寧毅的那句話表現ji烈,語氣淡然溫柔間,卻也有着一貫的堅韌,寧毅笑了笑,手指在她chun畔mo索著,她便也笑了起來:「癢。」

「對不起,我說錯了。」,

「我不生氣」雲竹坐在那兒,片刻又笑道:「不過,方才你倒是真為那李姑娘寫詩了,嫉妒……」

她這話自然是故意開的玩笑,寧毅笑起來:「呵呵,他們都說是首爛詩。」

「覺得ting好的,與你平日裏那些歌詞倒有些像了……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人……」,

她輕哼幾句。

兩人的語句瑣瑣碎碎,其實並非是你說完一句我就立刻說一句的對話,此時氣氛悠然,兩人的說話也悠然,想着便說起一句。如果說前面的那些對話倒是有不少內容,此時便是真正的屬於男女間的情話了。

不遠處的樹叢里,倒有兩道身影正打算悄然退去,這是無意間到了這邊的周邦彥與李師師,他們聽了一會兒,終究覺得不太禮貌。

而且聽他自承方才作了「爛詩」,李師師心中多少也是有些在意的,人家多少也是京師huā魁,而且還是往日故友,你卻不給面子,作首「爛半,敷衍。

如此退出幾步,林影斑駁間,倒是聽得那邊寧毅悵然笑了笑,似是為着女子的話語而感動,過得片刻,便有幾句話傳了過來,聲音倒是不大,緩緩的,大概是一面想,一面隨口說話:「缺月……掛疏桐……

呵,漏斷人初靜……」

啊,這是詩詞的句子了。

兩人下意識地停了下來。

以前沒聽過的……,。

♂..更新超穩定,,讓您更舒心。如果您覺得快♂讀♂網還不錯,請將:../這個鏈接分享給您的朋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九三章 寂寞沙洲冷(上)

15.5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