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七章 種子

第一九七章 種子

夏季.蔚藍的天空中點綴朵朵白雲.江寧氣溫宜人.城內城外一派悠閑,明媚的夏日陽光中,一條條道路,一所所庭院間落下點點樹蔭,鳥兒飛在河床上的畫舫間,古老的城市裡行人來去,酒樓茶肆傍邊響著藝人說書、彈唱的聲調,清茶的香氣與好友們匯聚交談的聲音混在一起,化為點綴這季節圖卷的一部分。

時間是下午,位於城市一側的院子里有烹煮的茶香,梧桐樹的落蔭將棋盤上的黑白棋子又是明明暗暗地渲染得班駁,也是在這樣的庭院間,少年的聲音在響著。

「「孟子有雲,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國不以山溪之險,威天下不以兵草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聖人所言,固是至理,然而自古以來,一時多助者,卻未必為得道,失道者、寡助者,亦往往自視為得道之人,究竟何謂大道...孔子有雲,鄉愿,德之賊也,由此句可知,」

少年身材不高,面容看來還顯得稚氣,年紀大概是十一二歲的樣子,只是一身白色長衫,頭上綸巾瀟洒,看起來卻是如同成熟的小大人一般。實際上此時一般人家的孩童在十一二歲時未有太多世面可見,總還是梳著孩童的雙角束,也就是分隔兩邊的髮髻,因看來像角.古稱「「總角,」,詩經中也有「「總角之宴,言笑晏晏,」的句子。

但這些事情,總也有各種區分,此時的孩童通常是在十五到二十歲間冠禮」以示成年。然而若是農家,往往十三四歲成親生子的也有,許多人十五之前也就得擔起家庭的擔子。若是城裡的孩子,門g學之後」了解的工具多了些,便往往以文士自視,此時社會上文風盎然,一些孩童少年能寫得幾首詩便往往一副儒衣綸巾服裝,小大人也似,倒也是生氣蓬勃,只要服裝簡單些,倒也無人去說什麼。例如十五六歲的少年滿口文辭,指點江山,相攜狎妓的」那也不是什麼出奇的事情。

此時在庭院間說話的少年即是寧毅門生之一的周君武,他在以往都還是活潑的孩童模樣,只在最近這一年間,卻是顯得成熟起來。固然,十一二半的孩子」再成熟也有限,但主要是心中有了些想法,不再如往日一般玩鬧過活,便也自覺「「長大,,起來,他樣貌本就清秀.這時候一身小書生的模樣」倒也顯得有幾分英氣。

這時候他站在那兒說話.一邊說」一邊想著,組織言辭,自然是為了回答院落中尊長的問題。樹蔭之中,秦嗣源與康賢正下完一局棋」隨口問了幾句,他便針對「「大道之辯,」做了一番論述。院落一旁.

也有一名少女坐在矮凳上看著這一幕,少女年紀也不大,頭上仍梳了雙丫髻,身上粉白的夏日衣裙,襯出纖秀的腰肢與穿戴鵝黃牙白繡鞋的小巧雙足,少女雙手託了下巴,在那兒微微笑著望了這一幕,手上一把團扇,由於天氣不算熱,她只是偶爾扇一扇旁邊小火爐上燒熱水的茶壺。這自然即是小郡主周佩了。

寧毅離開江寧已經有好幾日了。這對小姐弟雖然還在豫山書院掛個名,但基本上卻是脫離了那邊的學習,如同以往一般,他們的學業基本上還是由康賢掌握全局,自然也有王府或駙馬府中其他的夫子代為教授。周佩還未及笄,但究竟?結果年紀「「大,」了,對她的學習進度,只隨她的喜歡,要求其實不嚴格,只是對小君武還是有相當要求的。

固然,雖然經常被強勢的姐姐欺負,但周君武的腦瓜自己還是伶俐的,學業算不得頂尖,倒也是中等水平,不至於會太差。

「「大道之辯」」是個相當萬精油的題目,這題目不是秦嗣源與康賢出的,而是少年根據康賢說的幾句話給扯上去的,隨後洋洋洒洒的一通,兩位老人聽完,倒也是相視一笑。

「「花團錦簇。,,一個說。

「「大而無當。,,另一則如此評價。

評價算不得好,但作為考驗少年獨自思考能力的題目,總算是過了關,小君武也知道兩個爺爺的性格,自己也mo著耳朵嘻嘻一笑。其實師父去蘇杭之後,秦家爺爺也將要啟程上京了,今天過來,看見有些工具都已經打好包。駙馬爺爺這幾天來下棋,大抵也是準備要送另外。

「「你師父離開之後,轉隨王府中幾位夫子學習,恐怕與豫山書院傍邊的進度不合。學業可還跟得上,聽得懂嗎?,,秦嗣源笑道。

「「聽得懂。」」周君武行了禮,也笑起來,「「其實,張夫子他們已經考過學生的進度了,也是接著之後的課程講的,還把先前的給說了一遍。只不過就算是之後的,幾位夫子說的時候,學生也老覺得已經知道好多了。師父以前授課,總是洋洋洒洒地說很多不相干的工具,可現在想起來,往往他在說前面的課時,便已經把後面的工具講到了,所以雖然有很多還未學過,但夫子們一講,就覺得很熟悉,也很好理解。就是嘿嘿,枯燥了些。」」

這樣一說,兩位老人相視一笑,隨後倒也是板起了臉。康賢道:「.勿要自滿,張夫子他們也是現今大儒,頗有學識見地。各人教授的體例不合,你雖然覺得理解了些,卻未必能學到張夫子的學問真諦,他們所說所言,雖聽來懂了,但越是這樣,越要細細思考。,」

君武恭謹地址頭:「「是的,師父走時,也是這樣說過的,他說,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本領,當學生的,應當學會思考,好的工具,都要學過來,至於何謂好的,總是要以後的實踐里慢慢驗證。想法怎樣活躍都可以,就是不克不及狂妄。」」

「「似立恆這樣當人師父的,倒也真是難以找到了,,秦嗣源失笑,康賢沒好氣地搖頭」周君武卻是為著這師父微微有些自豪的樣子,一旁托著下巴的小郡主微笑起來,眼睛眯成了一條線,似乎正在想著些什麼。秦嗣源隨後又考了一下君武對四書的掌握」又與康賢聊了一會兒,沏了一壺茶,準備擺開新的棋局時,又說起寧毅的事情。

「「立恆離開江寧之前,卻是與他說了上京之事,只是立恆心中似乎還有顧慮。他心中所想,其實一向令人難以掌控,以往他只談做事,不談救國濟民,在我看來.看來也是他心中對那大道,有所顧慮,因此慎之又慎。」」

康賢點了頷首:「「他做事是極有體例的。只是以往倒也看得出來,對世俗官場.總有些不以為然。他若是能想通出來幫你你在京城,做各種事情阻力倒也是少些。」」

秦嗣源微微搖了搖頭:「「立恆做事,一向沉穩,只是看他風格,目標卻又往往ji進完全,偏偏他自己有這樣的能力他心中恐怕也是明白的。離開之時他曾與我說過若真要出來做事連他自己也不清楚那是好事還是壞事。如我最近也在想,聯金抗遼,最後到底會是個怎樣的結果,我也不知道金國大了,誰知道會不會是另一個遼國有時候,有好心,未必能做成好事來。」」

「「至少有機會了,金遼兩國打起來,我們只要掌控機會,打勝幾仗,即可以收復山河,但如果在這樣的機會中還打不堪。那總不至於是你一個人的事。」」

「「若是這樣國家也該亡了,」秦嗣源皺著眉頭,想起這句話。其實若是一般的小民說起來,這話真是有些大逆不道,但在這裡自然無妨,康賢也皺起了眉頭。秦嗣源壓低聲音,「「其實啊,我覺得立恆顧慮在此。,」

「「嗯?,」

「「他心中所想,一向如他做事的風格,簡簡單單。那日我聽他說出這句話來,看似玩笑,實際未必。或許在他看來,我朝積弱至此,若然真有那一日,有此這等機會都抓不住,這等家國即是該亡了,」

「「豈能如此」」

「「機會已經有了,此去汴京,我自當配合李相,由其整頓軍務,但能否做好,恐怕仍是困難重重。呵,自古以來,天下之事,即是小小、

變草,都是困難無數,yu行大變草者,十有,難有歸處。他說:「你老人家前途未明,不跟你混。,呵呵,雖是玩笑,但這些事情,立恆怕也是想得清楚,他有這見地,恐怕對如何去做,如何抓住這機會,其中困難,也是想過了,他或許是想得太難,心有偏見,因此望而卻步。在我想來,這才是他一直推脫的理由。,,「「難也總得有人去做。,」

「「事情越是ji烈,轉變越多,越難知道後來結果,立恆恐怕是覺得自己做事風格太過ji烈,他終究未曾進入政壇,單憑想象,怕自己日後過於執著,因此才起的隱居之念。我這幾日想來,也只有這個理由了。」」

「「呵,未曾做過,便自以為了解,是否太過自大?,」康賢笑道。

「「若是旁人,我也會這樣說,二十齣頭,就算自視甚高者,預估將來,也不過認為自己能當個知縣知府。但立恆這人,我卻欠好說,只是在江寧的幾次事情,行事老辣,年輕一輩中,我也是平生僅見,他天生能看見人心所想,並且能將之操控在手,以告竣目的。這人若在亂世,必為梟雄,只是他對自己的能力既有認知,又有節制,才是我真正欣賞的處所。如此次我邀其進京,他心中未必是真正排斥,但一方面對將來困難有認知,另一方面對自己做法有認知,因為怕做成壞事反倒有所克制,這在我看來,反倒不是畏縮,而只是讓我更加欣賞他了。,」

老人又笑了笑:「「不過,他出不出生避世我卻是不擔憂,有這能力,早晚是會出來的,先待他自己把一切想清楚吧。,,兩人此時說話,並未避開旁邊的周君武。他究竟?結果與一般的學生不合,若是一般的學生,尊師重道這是最重要的事,兩人勢必不會在他面前談論他的師父,但君武究竟?結果是康王府的小王爺。雖然說武朝對宗師管理得嚴,但另一方面周君武還是康賢的門生,康賢的妻子成國公主名下大量的皇家財產,雖說康賢與周萱自己也有兒孫,但將來這些財產要傳下去需要上面頷首,君武其實是要作為管理者之一來培養的。

寧毅究竟?結果是牟太難掌控的人,將來若真有什麼事,兩人此時的評價,就會成為君武心中的一大參考。

固然,也是因為這是正面評價,兩人才會說上一說,他們談論之時,君武也皺著眉頭臉色有些猶豫,待到說完剛剛笑了起來。秦嗣源微笑著看他一眼:「「君武剛剛論述大道之辯,其中倒也有些是立恆的看法吧?,,君武微微猶豫,隨後頷首:「「師父也說過的,不過這段之上,師父似乎也有些yu言又止。」」

「「呵呵你師父是怕說得太ji烈,反倒嚇壞了你們。他這人啊,恐怕會說,用完之後好用的才是大道,說的都沒用。不過,君武你隨著立恆我覺得學得最多的不是詩文字句四書五經而是如何去看事情想事情。你覺得張夫子他們教的許多都變得易懂了,固然也是因為立恆提過,但主要還是你更加會想了。,」

君武用力頷首。

「「可是太早學會想,未必就是好。,」秦嗣源微笑著「「其實念書之人,識字認字最後都是讓人增廣見聞,然後學會怎樣去想。只要真正學會了怎樣去想,再學其它,都是舉一反三,事半功倍。你的師父一貫教學是為了讓你們儘早的學會想,所以他說那些故事,引導你們去動腦筋。這樣你們就學得更快。可你們現在年紀太小了,閱歷不敷,想很多了,其實有失偏頗,到最後,便恐怕會目中無人了,覺得張夫子比不了寧老師,進而覺得張夫子說的不敷有事理,甚至可能會開始覺得古聖先賢的文章有謬誤...你有了自己的想法,就開始目中無人,夜郎自大!君武,這些話,你要記清楚。,」

秦嗣源待小輩一向寬厚和藹,剛剛康賢說君武的論述「「大而無當」」,他也只是說「「花團錦簇,」,但這時說著,臉色卻開始嚴肅起來,到最後,甚至變得有幾分嚴厲。君武也連忙是肅容坐正了,聆聽教導。片刻后,秦嗣源的臉色才放緩。

「「所以一般來說,老師教導門生,初時只是讓你們記得,比及你們真的年紀大了,可以真正見到一些事情了,才讓你們想,這樣你們的根基就紮實很多。固然,我並不是說你的師父教導有誤,只看他叮嚀你的事項,便知他對此也是很是重視。他有所控制,可你究竟?結果是個孩子,秦爺爺快要上京了,因此想要對此再叮嚀你一番,會想,是好事,但如你師父所言,切忌狂妄,其他人說的話,就算你不以為然的,就算覺得陳腐的,也務必用心記住,只要能記住,往後你大了,一一印證,也會發現旁人為何會那樣想,會發現其中事理,那樣做,你必能發現其中的好處少年肅容行禮:「君武記得了。」

「如此便好。」秦嗣源笑著,「不過,當初你與立恆所學,雖也學習四書五經,但主要的怕還不是為此吧,那格物之學到底如何,君武你覺得有用嗎?如今也該有一番見解了吧。」

「有用、有用啊。」君武一向活潑,剛剛接受考驗聆聽教誨,也是顯得積極,但一說到格物,小男孩的臉上才恍如陡然放出光來,頷首頷首再頷首,「格物就是、格物就??

他恍如要向人推廣這一概念,但一時間倒也難以組織出驚人的言辭來,秦嗣源笑道:「噢?」

「呃,格物就是「...卑父說過一句話,物理的..「哦,格物之學的根本,就是大膽的料想。」

「料想?」

武頷首,「不管看見什麼事情,都可以猜,猜它是為什麼,然後做出一個可以用的公式妾者理論來,但這個理論,必須放之天下而皆準,只要有一條配不上的,就得把這個料想推翻,然後繼續猜…?

「就是猜?」秦嗣源皺著眉頭,理解著這些工具。

「嗯,一般還是用推敲的體例,不過師父說一定要有想象力.如果有什麼事情你一點都不懂,想要弄懂,首先就得猜了。

嗯,師父說過的」有些基本的事理啊,北如,任意兩點之間,都可以畫一條直線;直線可以任意延長「..」

君武開始唧唧呱呱地講述起他學到的格物學基礎來,看得出來,小、

男孩簡直有點佈道的架勢,儼然要通過自己的講述將「很有事理」的格物學推廣給秦家爺爺,老人家聽著那些簡單的事理:「這些工具.還用猜么?」

「這是基本的組成嘛,秦爺爺」格物學不克不及想固然,雖然說理論可以猜,但驗證過程一定要嚴謹,一步一步,每一步都要絕對精確才行…?君武用力地推廣著從寧毅那兒學來的概念」「這些工具一步一步,可以組成很複雜的工具,秦爺爺,天地萬物都是這樣來的,學了它,我們就可以知道」稱為什麼可以稱工具。槓桿為什麼可以傳導力..…力啊」吶我們再這裡放個石頭」作為支點,這邊用力壓下去,那邊就翹起來,它會翹起來多高.我們可以算,然後在那邊放一個齒輪」

齒輪會怎麼動,齒輪之後可以有另一個齒輪,然後再加槓桿,就像水車啊、風車啊,我們可以做出很複雜的工具來「」

「水車風車不是已經有了嗎?」

「可是可以更複雜啊。秦爺爺你不知道,師父給我們設計過一個很簡單的工具,從一個水車開始,加上槓桿,齒輪,然後我們弄一塊印刷的板子,板子升上來,就會有個刷子刷了墨汁塗過去,然後板子壓下去,可以印出一頁書,板子升上去,另外有個爪子,就把印好的書頁拉走,把另一張紙拉過來,然後砰的再印「砰的再印,師父說這個叫流水線…?

小男孩究竟?結果口才不算很是好,說得太複雜了,手舞足蹈:「固然,還得考慮紙張的韌性,墨汁的均勻,機器的損耗。但這些都是可以算的,就算是紙張,只要我們弄清楚紙張為什麼可以成為紙張,我們是可以造出更好的紙來的,師父說這是因為植物纖維什麼的,我們現在還不太懂啦。哦,還可以計算鐵的好壞,秦爺爺你知道嗎,鐵之所以又硬又脆,是因為裡面有可以燒的工具,就是碳,碳越少,鐵越有韌性,就是不容易碎,也不容易生鏽…?

秦嗣源此時已經在望向康賢了,對寧毅的格物,他當初沒有詢問太多,曾經也是有些不以為然的。但這時候,才漸漸聽出了一個輪廓。而君武隨著寧毅學的那些工具,康賢必定是知道的,兩位老人對望一眼,秦嗣源道:「大膽的井測,但要用最認真的推導,每一步都得扣上….」

|才子閣提供文字手打|

康賢頷首:「具體的,現在還看不到太多,但立恆跟君武說的一些工具,我這邊都有讓人記下來,去想。現在有個小冊子,明天我讓人拿給你看看,老實說,只是這料想、推導兩項,真要做起來,博大精深中恐怕也會有些麻煩,你可以幫著想想。」

秦嗣源點頷首。旁邊的君武其實不睬解「麻煩」是指什麼,他覺得要完成推導肯定會有麻煩,這時仍在興奮地說話。

「秦爺爺你有沒有想過,風箏為什麼會飛上天?孔明燈為什麼會飛上天?因為風吹過來的時候,風箏斜著一個角度,因為這個角度會把力分化,釀成一個往後,一個往上,只要風一直吹,就會一直產生往上的力,只要我們可以做一個很大的同黨,一直往前,達到一定的速度,就可以飛起來「...固然,師父說這個需要更堅韌的材料配合,只要我們能弄懂風箱的事理,就可以弄出更好的風箱,把爐子弄出更高的溫度,弄出更好的鐵,也可以生產出更不容易破的布,歸正不管怎麼樣,我們最近已經在算了,只要有大的受風面積,有多大的速度,我們就能飛起來「.…我一定可以造出能飛起來的大風箏的…...」

他說到這裡,目光之中有些狂熱的嚮往,兩位老人一時間在思考他說話中的內容,卻是沒有注意到這種臉色,隨後君武又搖了搖頭:「固然,這是很久以後的事情啦,基礎工業的成長也要很長時間的」他複述著宇毅的說話。

「歸正師父走的時候呢,讓我們去想幾件事情。第一件,我們現在已經知道萬事萬物都有力的作用在裡面了.可是這個力是怎麼來的「.?他在地上跳了跳,「我們一跳起來,就立刻往下失落,為什麼會往下失落」蘋果為什麼會往下失落,大地為什麼會拉著我們呢,我們為什麼不是往上飄...「」

「這個,立恆也讓你們想?」

「嗯,這個只是想想,固然要想,我現在也覺得奇怪呢..…第二個問題是,為什麼我們在海邊的時候,看見船開走,桅杆總是最後消失的..?他打了個寒顫」「爺爺,這個很嚇人的,我們看見工具都是直的,如果桅杆總是最後消失,說明…?

君武咽了一口口水」然後拿出一張紙來,眼中泛著詭異又恐怖的光,將紙偏了偏,弄成一個小拱橋,用手往中間切了切:「高的一邊是地,低的一邊是海」爺爺」我們的世界是有坡度的」它像是一個圓,往海的那邊滑下去,如果它滑到九十度.爺爺.你說那是什麼…………我覺得海的那邊.

肯定是個大洞」也許像是一個大漏斗,可是海水又沒有往那個大洞倒下去,這就要想到師父的上一個問題了,為什麼有一個力拉住我們爺爺,雖然不知道原因,但因為有力拉住我們,我們才沒有失落下去啊.「可是世界為什麼會釀成這個樣子呢,老師一定是在想這些理由,所以才問我們的…?

世界是斜的,海的那邊有個大漏洞,秦嗣源與康賢想想,覺得難以置信,但結合海面上船隻果然是桅杆最後消失的事理來想想,還真是有些恐?…

君武搖搖頭:「不過師父說這兩個問題我們只是想著玩玩就好了,他大概怕嚇到我們,可不知道我們這麼快就已經想出來了不過,師父的第三個問題,才是最重要的。」

秦嗣源此時也有些感興趣:「立恆問什麼了?」

君武站起來,走到一邊燒水泡茶的小火爐邊蹲下,看了一會兒:「師父說,物理學「…呃,格物學最重要的成長途徑之一,就在這個茶壺」

「茶壺?」

「嗯。」.卜男孩頷首,回頭看了看兩位爺爺,「師父忘記了,他以前隨口跟我們提過的…「秦爺爺,如果堵上茶壺的口,我們把蓋子按著禁絕茶壺出氣,我們按得住嗎?」

「氣總是要出的,怕是按不住吧。」

「毛會把蓋子頂開,這裡就有力了,如果這個茶壺大一點,力就更犬.「師父教過我們的,只要用槓桿,用齒輪,用這樣那樣的工具,總可以把這股力傳出去,只要能做出這種工具來,就像師父說的那樣了…?

小男孩跳了起來,回頭笑道:「師父以前有一次說過,他說,人力有時而窮,畜力也有時而窮,不管你有什麼千里馬,馬車最多都只能跑那麼快,因為再厲害的馬也只是馬。可有槓桿齒輪這些工具組合起來,機器不一樣,一個水車,宅的力氣就比馬大多了,可水車不克不及走。

格物學的第一個目標,就是便於攜帶的動力源!」

什麼機器、什麼便亍攜帶、什麼動力源之類的詞語,基本上都是寧毅的說話體例。寧毅來這裡這麼久,基本已經溶入這個時代,但興之所至說起很多新工具時,便不睬會這個時代的語法,歸正你能聽懂也好聽不懂也罷,他都不強求,君武與他相處這麼久,便這些說法都記下來,當作了學習格物學的指導綱領了。由於記得這些,因此當寧毅一說,他不久便想得明白了。

「總有一天,耳以飛到天上去」

小男孩看著那茶壺,喃喃說了一句。片刻,坐在小火爐邊的少女舉起團扇,啪的一下打在他的額頭上。

「好了,算學還沒學好,老想著這些。還做夢飛到天上去,不要命啦!師父前些日子還罵過你,說危險呢,禁絕再想了!」

「嗚。」.卜男孩捂著額頭,幽怨地看著姐姐,嘟囔道,「這是我的理想」

很有理想的男孩有沒有被打醒一時間還難說,對這格物之學的素質,秦嗣源與康賢一方面覺得聞所未聞卻頗有事理,另一方面卻也有覺得荒謬的處所,主要還是因為君武說的那個大地是漏斗狀的推論。不久后,秦嗣源緩緩說了一句:「若在草原之上,見人騎馬馳驅,那可是哪個標的目的都是一樣的,這是為何?若以此所想,這大地莫非是個圓的?」

他想想,隨後笑起來:「無稽之談無稽之談,不過此等想法卻是頗為有趣,呵呵。」

康賢也愣了片刻,隨後笑道:「有趣有趣,若是圓的,這大地的那邊究竟是怎樣的一副樣子,大家豈不失落下去了?難道都倒著過日子么?」

君武一時間頗為苦惱,兩人笑了一陣,面上臉色變得古怪起來,隨後將話題調轉開,他們皆是極有智慧之人,雖然之前對西方的邏輯思考形式其實不了解,但人想事情都是差不多,給出條件、原理,嚴格做出推論這種形式,他們也是瞬間就能適應。對這問題,一時間竟有些不敢去想。

「剛剛聽君武一直說我們我們的,似乎除你與小佩,還有其他人在學習這格物學?」

「也算啊。」君武頷首,很是自豪,「除我和姐姐,還有學堂里的兩位師弟,還有開平郡公家的小兒子,我最近跟他說了,他也覺得很有事理,最近要跟著我一起做風箏呢,哦,對了對了,還有康洛也覺得格物很有所以我們前些天已經成立了格物黨,現在有六個人了。

我是黨魁!」

周佩的團扇啪的又打在弟弟頭上,卻是笑著沒有說話,兩位老人一時間也有些好笑,他學堂里兩位師弟卻是姑且不說了,開平郡公家的小、

兒子今年才十歲,平日里跟在君武後面跑,被他拉了進去,康洛則是康賢的小孫子,目前八歲。君武這傢伙在一幫孩子之間人緣還是ting好的,立即就將他們拉了進去。

「看起來,這格物黨成長會很快。」秦嗣源頷首道。

「我家中小奇、小新他們怕是也逃不失落…?康賢笑起來,拿家中幾個孩子開了個玩笑,他家中的幾個孫子里,康奇七歲,康新五歲,恐怕也逃不失落被成長進格物黨的命了……

兩個老人的玩笑傍邊,小君武倒也微微有些生氣起來,決定不給康奇康新加入格物黨的機會了,歸正他們也很笨,他目前成長黨員是很嚴格的,因為每次要成長人進來,他城市好好地描述一番將來的前景,那可是飛上天去呢。

一定會有那樣的一天的「.「.

夏日午後,距離另一段歷史上真實呈現能飛上天空的載具尚有約八百年的歷史,小王爺在這庭院間回頭看看那茶壺,在心中滿懷嚮往地劃下了一隻大大的餅。

有些工具,在無聲之間扎了根、發了芽,便再也揮不去了...「.

與此同時,在那隨意間扔下了種子的那人,此時已然乘船過了鎮江。他們原本乘船自長江東進,到鎮江停留幾日,隨後剛剛啟程,沿江南河南下。這一片水域船隻來往忙碌,水流卻是不急,因此駛得也是緩慢悠閑,穿行一日,過了丹陽,將將進入常州地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九七章 種子

15.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