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〇三章 杭州

第二百〇三章 杭州

波光流淌,夜涼如水,不知名的蟲兒在岸邊的樹葉中、草叢裡叫著,時間已經不早,船上的人們也已經到了睡覺的時候,畫舫二樓上的窗戶里透出點點暖黃,兩名女子也已經回到房間,正在做著睡前的交談。、(-

「這麼,妹夫他即是這樣……闖出那些名頭來的了?」

「具體的……即是這樣了……只是幾首詩詞,他推脫不過剛剛作出來的,旁人要他是江寧第一才子,他也有些不以為然……呵,他性情蠻怪的……」

「自古以來,即是很是之人方能行很是之事嘛……不過,妹夫難道真對科舉毫無興趣?」

「他是沒有,不過這些事情,其實我也欠好問得太多……」

「妹妹跟妹夫怎麼認識的呢?」

「成親之後剛剛認識。」

「怎會……」

不算太亮的燈光,瑣瑣碎碎的語句,時間已經不早,蘇檀兒與樓舒婉的聲音也放得輕柔,在談論著有關寧毅的這些事情。

今夜在那畫舫的宴席間,要完全沒有人對寧立恆這個名字有印象,其實也是不成能的。縱然資訊其實不發財,但整個國家屬於文人的圈子也就這麼年夜,幾首詩詞在青樓一眾女子的口中過得一遍,寧立恆這三個字,幾多便會在眾人耳中過得一兩遍,此時的書人,講究的又是博聞強記,寧毅稍作自我介紹之後,難免有人會覺得有幾分耳熟。

只是先入為主的印象也很強烈,有了林庭知與樓舒婉這一對作為參考,那邊既然也是一對入贅夫妻,自然容易讓人產生各種聯想。而另一方面,林庭知想要炫耀一番,難免跟眾人點明一下樓舒婉的家境,暗示一番對方是個有地位有氣質的已婚少fu,如今被我詩文折服,對我有好感。而樓姑娘的朋友也是這樣的身份,們想要表示自己,自然可以向她獻獻殷勤。如此這般,一干人將注意力放在蘇檀兒的身上,對她的夫婿寧毅,下意識便過濾開去。

年夜大都情況下,贅婿身份低,這不是單在口頭上出來的。絕年夜部分入贅的人家,即便女方真是公開的不檢點,男方也都是敢怒而不敢言,這些男人的身份如長工如家奴,偶爾有些有血性的,迫不得已入了贅,遇上這等事情,若是咽不下去,殺了妻子岳父全家的新聞,也不是沒有過。

這類事情是極少數,武朝這個時代總是在著三從四德,但原本就是一份不服等的基礎,在周圍所有人都覺得這兩人不服等的情況下,入贅夫妻間的感情自然也就不成能成長得太好。若是女方一開始也就存了看不起男方的心思,男方也算不得爭氣,久而久之,不滿意就會多起來,這時候女方在外面找了姘頭、有了相好的情況,便不會少見。

似樓舒婉這樣的,有這等家境條件,明裡私下跟些書生才子有所瓜葛,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她年輕、貌美、錢多、氣質又不差,哪位書生能跟她在一起,也只是純占廉價,不吃虧,這時代高門年夜戶互贈姬妾的事情可稱風雅,勾搭上有fu之夫,圈子裡一傳,也不過是樁證明魅力的風流韻事罷了,江南風流地,自古便不差讚美這等事情的淫詞艷曲。

如此這般,乍然介紹之後,也僅是有一兩個人心疑,年夜家沒興趣打理入贅之人,那時也就沒有詢問。待到寧毅與蘇檀兒離開之後,正式的晚宴也散了,剛剛有人在一旁朝林庭知詢問起這對夫妻的來歷,或者向蘇文定蘇文方問問家裡在江寧的秘聞,如此談論一番,才有人起來:「剛剛那寧立恆,似是與那《水調歌頭》的作者同名哎。」

畫舫上那位晴兒姑娘也笑道:「剛剛奴家也在想呢,又都是江寧人,真巧。」她以此為生,對這些事情更加敏感一些,倒也不認為那商戶家的贅婿會是什麼年夜詞人,只向蘇家的兩人問道:「文定公子,文方公子,兩位在江寧,可曾見過那寧公子么?」

蘇文定道:「不就是剛剛我那姐夫么?」

「哎呀,是作了《水調歌頭》《青玉案》的寧公子啦。、(-前段時間,晴兒日日唱那幾曲,早想見見作者是何等風流人物了呢,如今雖然見不著,文定公子與文方公子若是見了,與晴兒也是好的。」

蘇文定與蘇文方一臉木然:「嗯,就是……我姐夫。」

一時間,那舫間眾人臉色各有精彩,多是目瞪口呆的,隨後竊竊si語,也有如同樓舒婉這種一開始其實不怎麼注意,意識到時什麼事情后剛剛過來提問。事實上蘇文定蘇文方几多也有些壞心眼,原本以為這麼多書生,姐夫一報姓名對便利會年夜呼久仰,這邊也與有榮焉,誰知道那幫人一點反應都沒有,這時候才終於比及,看得心滿意足之後,一臉純良地各自告辭。回家跟姐姐姐夫炫耀去。

至於樓舒婉與林庭知,自也在不久之後回來。林庭知看著寧毅欠好問得太多,樓舒婉自不一樣。她自己對詩文文句的興緻不高,真正吸引她的應該是詩文文句后的那份文墨與喧囂並存的氣息,如蘇杭每年的文會,眾人的追捧稱道,一位位文人吟詩作賦,眾人拍手叫好時的矚目……

她是個伶俐的女人,稍加學習,也能分出詩文的好壞。但與蘇檀兒不合的是,蘇檀兒在經商之餘更期待能融入文字自己,不止是能分出好壞來,還希望自己能如那些文人一般,就算做不出來,至少也能溶入詩詞意境傍邊,讓自己也成為一個雅人,只是諸事纏身,她又是女性的立場,這方面天賦不敷,有時候覺得自己滿身銅臭毫無風雅氣息,便仰慕起那幫文人來。

樓舒婉則更期待詩文帶來的表象,素質上不文雅沒關係,旁人覺得她文雅或好文雅也就夠了。江寧第一才子到底有多厲害她卻是不清楚,只是聽得這頭銜,自然也能讓她想起杭州第一才子或者蘇杭第一才子這樣的稱號來,通常能被這樣稱號的人,無論富貴貧寒,在外面都是他人津津樂道的中心點,或介入某某文會贏得頭籌,或是在某某場合被年夜儒、年夜官們推崇或器重,他們有的科舉高中,不多時便成了一地官員,即便考場不順,在蘇杭一地,也總是眾人矚目的中心。

樓舒婉也只能依照這等印象來幻想一下江寧第一才子究竟是怎樣,只是與寧毅那贅婿的身份無論如何聯繫不起來。疑惑一路,回來之後卻也欠好直接就問,好在她也通曉談話的藝術,聊了一陣之後才到這上面來,語氣平和淡然。

只是寧毅對這方面的事情並沒有太多交流的心思,他的文采原也是造假。對此寧毅心無芥蒂,若是在妻子家人面前,包含蘇檀兒包含嬋包含聶雲竹這些人,裝裝年夜文豪逗她們一笑引她們自豪那自然隨意,但要在外人如樓舒婉這等女子面前炫耀太多,以他如今的心境修養,就實在沒什麼需要,只自己文采不高,他人謬讚,如此這般。

於是樓舒婉也只好以為是前兩天對這妹夫太失禮,因此對方几多有些生氣,只好待到夜深,剛剛與蘇檀兒起來。

只不過隨後這半晚的交談,待到蘇檀兒沉沉睡去,她心中還是有些疑惑。不明白這等年夜才子,為何會與蘇檀兒成親,不明白寧毅為何會有那樣的性情。待到第二天早上起來,又見寧毅在甲板上練拳,也只好認為這是一位真正通六藝、慕俠風的不羈才子,而林庭知在再度見到寧毅練武時,面上yu言又止的臉色,也是複雜難言。

畫舫在這天的清晨再度啟程,由嘉興到杭州的水路仍有近兩百里,但順風順水的情況下,縱然船行不算太快,到得這天下午,水路就已經愈發顯得忙碌起來,運河兩側的村莊、路人開始明顯增多,偶爾有一處處的園林莊院掩映在附近的茶山樹林間,便證明著杭州將至了。

縱然此時的杭州還不是國家的首都,但作為年夜運河的一端,杭州自古以來即是極為富貴的年夜城市,將至傍晚時,城市的建築便重重疊疊地蔓延在眼前,遠遠的即是忙碌的貨運碼頭,即便比起江寧,也沒有半點的遜色。

而後卻是並沒有什麼節外生枝的事情產生,樓舒婉找來自傢伙計從船上搬下貨物,另一方面,極力邀請寧毅夫fu去樓家暫住,究竟?結果一行人遠道而來,年夜概還沒有找到具體的住處。不過,雖然往後的生意可能還要仰仗樓家這地頭蛇,但蘇檀兒還是搖頭暗示了拒絕。事實上,蘇府在杭州有一定的財產,雖然只是隨意開過來的兩個鋪子,但要住處,從準備南下時起,她便放置了人過來租了一家院,而往後真籌算住下的宅子,則準備這幾天里一面遊玩一面尋找。

蘇家一行過來這麼多人,自然也有拓展生意的想法,一下子住到他人家去其實不見得是好兆頭。樓舒婉稍稍開口,也就不再多,她對寧毅心懷好奇,但自然也僅止於好奇。第二天寧毅與蘇檀兒過去樓府造訪,吃了一頓飯,也見到了樓家如今的家主樓近臨。

這人比蘇伯庸的年紀稍年夜,應該是五十歲出頭的樣子,鬍鬚頭髮皆是黑白參差,但精神很好,樣貌端方豪邁,極其有神,穩下來時,氣勢迫人。從樣貌談吐上看來,這人是真正的商場梟雄。樓家比蘇家家世底蘊要厚,雖然仍是商家,但已然沉澱出真正穩健的家風,這樓近臨想必從就是養尊處優,但他並不是庸才,有才調有手腕,經歷過真正ji烈的商場打拚,才能培養起這類貴氣逼人的壓迫感來。

對蘇檀兒,他顯然是以對晚輩的親切姿態來看待,態度相對和藹。但對寧毅,這位樓家家主則或多或少有幾分疑惑與敵意,吃飯之時,問了幾個相對尖銳的問題,隨後便眯了眼睛似笑非笑地望著他,感覺上簡直有些像是盯住獵物的獅子。

他的敵意,寧毅年夜抵知道來自於哪裡,從造訪時的交談看來,樓舒婉顯然已經將一路上產生的事情告訴了父親,這樓近臨聽了女兒的述說,想必會覺得女兒讓寧毅夫妻扮豬吃老虎地消遣了一番,他對蘇檀兒或許沒有太多試探的想法,但聽了寧毅的身份后,卻是下意識地想要momo他的底。

與樓近臨不合,前一世時寧毅赤手起家,一路往上,到得一定水平,也曾見過很多真正家世淵源的商場年夜亨,當這些人以警惕或考驗的態度審視輩,也就往往是這樣的目光。倒不是年輕人看了這種目光真會害怕,但在這樣的目光與氣勢下,一般人便難免會亂了陣腳,有的人考慮到對方權勢,下意識的示弱,有人強自硬撐,或者乾脆擺出稍微蠻橫傲氣的態度,其實也是亂了自己的章法,在有經驗的人眼中,便很容易看出這人的深淺。這倒並不是是可以學習的知識,而是持久識人所能養成的閱歷罷了。

被樓近臨這樣一盯,寧毅心中忍不住失笑,幾乎有些懷念起來。在曾經的那段歲月里,這樣看過他的人,後來也是一個個的被他超出,這其中有敵手有夥伴,只不過他是赤手起家,一路搏殺,後來雖然有所沉澱收斂,但如果認真起來,氣勢依然顯得尖銳。當初與唐明遠的話別也是這樣,骨子裡只是感慨與疲累,養不成那種獅子般的慵懶。

這時樓近臨自然無法讓他感到多年夜的壓力,他笑著將樓近臨的臉色看了幾遍,隨後也只是做出閑聊的簡單姿態,如常回答,神情上不做半分修飾增減,至於事情過後,樓近臨要如何判斷,那倒不關他的事了。

卻是蘇檀兒,覺察出樓近臨的態度,造訪過後回家途中,神情有幾分生氣:「這家人,好心去造訪,居然也拜那種臉色,相公,……沒感覺出什麼來嗎?」

蘇檀兒看著寧毅,有些游移地問,剛剛的交談中,樓近臨詢問起寧毅的布景之類,有幾個問題相對尖銳,對方的臉色也很能讓人感到壓力,只是寧毅一邊吃飯一邊隨口回答,有兩個問題年夜概是關係到夫妻感情不想回答的,竟隨隨便便地轉成了反問。在那種情況下,自己也不見得能有多自然,他竟然直接在那老人強烈的主場優勢下反賓為主,然後又順手把主場塞了回去的感覺。

寧毅只是搖了搖頭,態度平和:「他女兒幾多有點像是被擺了一道,他有這種反應,倒其實不奇怪。這位世伯還是很厲害的,如非需要,盡量還是不要豎這樣的仇敵了。」

檀兒頷首:「知道了。」她本是擅長商場、人際,比之寧毅,也不見得真有多遜色——至少就憑如今的接觸,是很難看出這些高下的,究竟?結果她自己也是極有天賦和高度的商人了——但聽得寧毅隨口如告誡般的話,她心中卻沒有太多排斥,只是乖巧頷首,安然於心。

即便如此,也不會有人覺得她低於寧毅,此時夕陽西下,馬車之中,映在光芒里的也只像是一對夫唱fu隨的年輕而默契的夫妻,寧毅想想,也就笑了起來,隨後,她便也笑起來了。

馬車駛過對他們來美麗而陌生的街頭,眼下,已經是杭州的街市了……

這次的造訪只是見了樓近臨、樓舒婉以及她的那位夫婿,樓舒婉的兩位兄長則其實不在家。算是禮貌性的造訪,不含太多的目的,彼此不見得能留下何等深刻的印象,樓舒婉的夫婿雖也是書生才子,但入贅身份,在樓家之中也是極為低調。固然,那等年紀的人,在樓近臨這種家主面前,也是只有低調的份。

造訪過後的第二天,天空下起雨來,樓舒婉過來了蘇家人暫住的院一趟,她原本籌算盡田主之誼領著年夜家在杭州遊玩,但也因為年夜雨而作罷。再過一天,年夜雨未停,樓舒婉便去措置家中生意上的事情,如此待到轉晴,也沒有再來,只是派了一名家中下人,要領著蘇檀兒等人去看一些院落門面等等,只姐如今有急事,不克前來,還請擔待。

此時年夜家方在杭州落腳,蘇家原本在這邊有幾份財產,另外烏家割讓的也有幾份門面地產,原本隔得太遠,此時要正式接收整理,也是相當麻煩。蘇檀兒惦記著原本是隨夫君前來遊玩的,但各種瑣瑣碎碎混雜在一起,在寧毅看來,這些日子倒也是頗為有趣。

過得幾日,他們在城內正式看中一處院落,直接買下,隨後開始計劃和安插。這是位於太平巷附近的一處宅邸,貴雖然貴,卻是寧毅做主要買。依照他的計算,往後若國都南遷,不算遠的處所也就會建起九里皇城,到時候這片處所無論是要賣還是自家要住,城市是寸土寸金,他卻是沒籌算跟什麼王侯將相搶處所,只要稍有些關係,賣失落也能年夜賺一筆。

這宅子附近的幾條街都還算富貴,做生意也是簡單,但相鄰的一片則是住宅,適合住家,卻是街口有一家不年夜不的武館,整日嘿嘿哈哈,只是寧毅住久年夜都會,自然也不會覺得吵人,反倒感到有趣。隨後想想,自己歸正無事,倒無妨加入這武館之中,找些實戰。

他喜歡內力這類玄奇的工具,幾多有些嚮往武俠,不過是對不了解的神奇事物的一種探索,對實戰打鬥,其實其實不熱衷,也其實不認為自己將來真要成為什麼刀口添血的江湖人。只是經歷過幾次事情,這時又閑來無事,覺得練練似乎也有好處罷了。

固然,稍微開口提出之後,遭到了家中一向順從的妻子與丫鬟們的堅決否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〇三章 杭州

16.3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