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猜測

第二十章 猜測

(ne?

「我知道這樣說出來或許沒人信,不過……有些事情倒的確不想去做。才子也好,名聲也好,功名也罷,不願去碰。這個……是真的。」

寧毅語氣淡然,然而話語中蘊含的說服力毋庸置疑,他是認認真真地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沒有什麼勉強,沒有什麼苦衷,真誠而坦蕩。他此時看來不過二十齣頭的年輕人,曾經又是獃獃板板的文人,若是之前的那個書獃子,在秦老康老面前怕是連說話都會結巴,然而此時此刻,他一身的氣質卻絕不能讓人忽視,配上這副身形,看起來是超然灑脫,不拘於物。若這氣質是在一名四十五十的中年人身上,那便是成熟穩重,淵渟岳峙,語擲千金,不容置疑。

也正是這樣,他這回答才更讓兩人疑惑。對於康老這樣的人來說,能夠問出這句話來,蘊含的意義也絕不簡單,況且以如今的這種來往方式,康老也並非是與他做交易,需要他報答什麼,若是一般的人,或許會腦袋忽然傻掉為了傲氣或是什麼推辭,但寧毅又絕非這樣的愣頭青。對方的疑惑當中,寧毅有些無奈地苦笑起來。

「呵,我也明白此事讓人疑惑,只是……」他輕輕點了點自己的額頭,「兩位或許不知道,幾個月前頭上曾經挨了一下,昏迷數日之後方才醒來。前事已然忘得七七八八,功名之事,眼下確實很難上心,至於與一幫才子流連青樓畫舫,吟詩作賦得女子青睞,也實在提不起太多的興趣。倒是學堂里的那幫孩子,讓人覺得有趣,偶爾給他們說個故事,吵吵鬧鬧,要不然來這河邊,下棋喝茶,倒也覺得自在,腦袋裏,有意思的想法也有一些,或許可以慢慢來,如今這生活,我是滿意的,至於些許白眼,那又何必去管他。將來怎樣,到現在還想不清楚。只是明公好意,在下也確能理會。」

他拱手一禮,點了點頭:「此事,銘記在心。」

這段話說起來自然有真有假,只不過當然也不可能把實情說懂了給他們聽,將這等心情與腦袋被打失憶的事情掛上鈎,一推二五六反倒是最好的辦法。這理由無需再做解釋,自然合理而又不用給對方咸吃蘿蔔淡操心的多餘感,只是自己這邊出了這樣的問題而已。

果然,這話說完,康老秦老二人都有些疑惑,寧毅便又將失憶的事情說了一遍,對方才都是一臉的恍然,康賢搖頭笑了笑:「想不到竟有此事。」只當他失憶之後,想法有些古怪。

隨後康老也不再提起那些事情,喝了一杯茶,寧毅拿起那白板和木炭,告辭轉去豫山書院。待到那身影消失在遠處的路口,康老方才嘆了口氣:「沒想到有此一節,被那樣一打,倒打出個淡泊心性來,年輕人之中,有此等心性者,確是難得,只是那一身才華可惜了。」

秦老笑着喝一口茶:「他如今不過二十齣頭,日後變成怎樣,現在怎說得准。以他的才氣,該遇上的事情,避也是避不過的。只是看今日之事,有些事情,倒是令人擔憂……明公,立恆此人,太過務實了。」

康賢皺起眉頭:「你這一說,事情倒也的確是如此。看他的詩詞隨手書就皆是佳句,偏對詩詞之道,卻是毫不在意,呵,明月幾時有,自掛東南枝……書法也是信手拈來,如此多種,竟也都能達到如此高度,平日裏怕不過是當成消遣而已。這些事情,在他眼中竟還不如那粉筆來的有趣……」

秦老點點頭:「務實本為好事,可若太過務實,直來直去,日後怕也有麻煩……雖然立恆此人也頗懂趨利避害之道,但畢竟年輕氣盛,有些事情上,還是頗為高傲的。他不願去敷衍那些學子的考驗,推了邀請,在你我面前,卻並不多做掩飾,大抵也是為此……」

他想了想,隨後笑了起來:「此事無須多想了,我等不過以棋會友,操心太多,未免過分,既知其想法也就是了。今後事情會如何,且看便是。」

********************

幾日以來,寧毅這個名字在江寧城中也算是掀起了或大或小的一些波瀾,能夠得知水調歌頭,得知這名字的人,自然也會有着各種各樣的猜測和看法,大多數的看法其實是單純的,但若隔得近些,便會漸漸的複雜起來。例如康秦二老,例如蘇家的許多人,遠親近戚啊,管事啊、下人啊之類的,若再近些,無疑便到了蘇太公、蘇伯庸這些人。然後是嬋兒娟兒杏兒,幾日以來,杏兒常用「千里共嬋娟」來打趣兩人,嬋兒算是有些心理準備了,至於娟兒真可謂躺着也中槍,每每面紅耳赤,羞得臉蛋都要燒成滾燙的小茶壺,私下裏跟嬋兒抱怨:「姑爺幹嘛要寫這句啊……」

於是這幾日,她見了寧毅都是低了頭躲著走的。

這些人當中,心情最為複雜的,自然便是蘇檀兒了,平心而論,最讓她在意的不是夫君多有才華,或者他的性格多麼古怪,而是:她看不懂他了。

她原本嫁給寧毅,便是因為對方簡單,自己能夠輕易地看懂這個人,即便成了親,對方入贅過來,自己便能更不受非議地參與到蘇家的事業里去。如今這婚姻雖然還算是有名無實,但在她的心中多多少少也已經接受了對方,接下來,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了。

誰知到得此時才發現,自己對這夫君,竟是完全看不透了。

當然,此時這事情不過現出些端倪,夫君看來淡泊,不像是心懷鬼胎之人,蘇檀兒也是心性恬靜聰慧的女子,未必會為之慌張。只不過,處理各種店鋪事物之餘,心中所思所想,就免不了停在這件事上了,這樣的年月,便是再聰慧再獨立的女孩兒,只要嫁了人,誰又能真對自己的夫君全無所謂呢?

這幾日依舊是忙忙碌碌地管理著蘇府在江寧的諸多綢緞布莊,閑暇之餘,叫了娟兒再去寧毅以前居住的衚衕打探消息,倒是在生意當中,偶爾接觸的熟人便會問及:「那寧毅寧立恆,便是你夫婿么?」然後將水調歌頭讚歎一番。

成親之後,本也該將入贅的夫婿帶來與之前認識的人見上一見的,也好坐實自己羅敷有夫的身份,談生意時能更加方便一些。不過成親之時自己耍了些性子,寧毅又被人打暈,此後便是修養的時間,到得如今,兩人的這種相處模式幾乎定型下來,只是在家中吃飯的時候有些交談。她對待寧毅的態度雖然自然,但畢竟成了親,更多幾分矜持與傲氣,因此直到現在,除了上次提出參加濮園詩會的事情,她至今還未有對寧毅做出一同出門參與某事的邀請。

到得現在,怕是更難提出了。

各方面打聽、搜集有關寧毅的消息,在成親之前,其實就已經做過一次,多數是父親和爺爺叫人做的,她自己也與幾個丫鬟過去看過,並且讓嬋兒娟兒杏兒打聽過有關寧毅的風評,那時候得到的消息,不過是個簡簡單單的書獃子,才學不算高,當然,人倒也不至於完全讀書讀傻掉,否則後來想也不至於會接受蘇家的提議入贅進來。這年月,一個男人要入贅到別家,大抵也是認了命了。

不過,這次讓娟兒過去打聽的時候,得到的消息,卻有了些許不同。

大部分的評價,自然還是如同之前一般,寧毅在那處衚衕里存在感並不強,有些人家還是娟兒強調好幾遍是住在某家某院的男子之後對方才想起來:「哦,卻是有這樣的一個人。」或者說:「那個傻書呆嘛,聽說是入贅到什麼地方去了,院子也賣掉了。」「大概自己也覺得考不了功名吧。」這樣的說法,佔了絕大多數。

不過,卻也有兩三家傳出了這樣的說法:「哦,立恆嘛,我早知道他才學驚人,只是一向低調,性子也穩重啊,不願與人攀比。那像是那些什麼才子,胸中沒有多少墨水,就愛出風頭,這就叫滿桶水不響,半桶水晃蕩……姑娘你也是聽說了那水調歌頭才來打聽的吧……」

「入贅,是入贅了,因為有婚約嘛,立恆那孩子是個實誠人,婚約是必定要守的……」

「隔壁的三嬸、還有巷口的牛二伯,他們都是這樣說的,婢子給了他們每人五十文……」雖然不過是個小丫鬟,娟兒打探消息的本領卻絕對不容小覷,此時想想,有笑起來,說起自己的看法,「不過婢子覺得,他們也都是聽了那水調歌頭之後,方才這樣說的,做不得數。可惜當初教姑爺書的鄒夫子去年已經去世了,婢子倒也去打聽了一下,姑爺的師娘幾乎就不記得有姑爺這個人了,只是清楚婢子來意之後,還是說了些好話。鄒夫子的遺孀一家過得似乎不是太好,婢子自作主張送去了兩貫錢,也提了些熏肉過去,是以姑爺的名義送的。」

「理該如此……」蘇檀兒點點頭,隨後倒也笑了起來,但伴隨而來的,依舊是濃濃的疑惑。打探消息,不見得別人說什麼自己就信什麼,雖然這次也得了些好話,但基本上的信息,還是與以前無異,不過,待到娟兒調查了另外一個方向之後,某些看來正確的猜測,才漸漸對蘇檀兒露出了輪廓。

「姑爺去河邊下棋時認識的幾個老人家,怕是了不得呢……現在能知道得最清楚的一個,怕就是那天在止水詩會上為姑爺說話的康老爺子……」

「嗯?」寧毅失憶之前的風評能夠得到確認,那麼如果真發生了什麼事情,便該是在失憶之後,先前寧毅跑去河邊下棋,認識了幾個棋友的事情她也知道,只是並非做什麼調查,這時候得到的消息,才委實將她嚇了一跳,自己這夫君,竟能與這等人物認識,也不知到底是運氣還是因為其它的一些什麼,而隨後反饋過來的信息,更是令她愕然。

從止水詩會上傳出的消息,只是說了康賢乃理學大家,各方面的造詣如何如何,怎樣令人尊敬。但隱藏在其後的一些背景,其實並未經過太多的掩飾,只是不說而已,一調查,便已經調查出來了。

康賢康明允,不光是書法大家,理學泰斗,在此同時,他的另一個身份,乃是成國公主駙馬,皇親國戚。雖說武朝對皇親國戚一向管束極嚴,駙馬不可能參與國家大事,入朝為官,然而成國公主乃是當今聖上的親姑姑,這康賢說起來,竟是當今聖上的姑父,即便只是一個富貴閑人,但這樣的身份,也當真是貴不可言了,根本不是蘇家這等商賈家庭可以企及的。

這消息一旦揭開,初時帶來的震撼,真是難以言喻,蘇檀兒在一時間都有些懵掉,然而片刻的震撼之後,一條相對清晰的線索,也漸漸地擺在了面前。

「姑爺他到底是怎麼跟能這種大人物交上朋友的呢,嬋兒那邊倒是說,他們不過是隨意地過去,隨意地下棋,就認識了。」娟兒疑惑著,隨後變得有些遲疑,「不過說起來,這康老爺子的身份,與姑爺的身份……呀……」

接下來的話,娟兒不敢說出來,但也已經足夠了。經商之道,對於各種各樣的信息,每時每刻都要加以過濾,有時候某些線索看來很難讓人相信,然而當其它的線索都被過濾出去,剩餘下來的,或許就是這樣的消息。

夫君的身份,與那康老爺子的身份……皆是贅婿嗎……

對於蘇檀兒來說,雖然這答案在普通人看來會有些離奇,但已然是最接近核心的答案了。

夫君……或許只是在下棋時與對方有些來往,或許也根本不知道對方的身份,然而兩人卻的確有着這樣的共同點。駙馬的身份看來尊貴,娶了公主,實際上也是入贅皇室,以對方那等才華,卻是一輩子都不能當官,不能一展胸中抱負,他見了夫君,會起惺惺相惜之念並不難理解,這樣一來,也難怪他要在止水詩會上堵截眾人口舌,為夫君揚名了……

那水調歌頭,夫君說是什麼道士經過門前,不光爺爺不信,自己也是絕對不信的,因為小嬋肯定不會騙自己,那道士吟了一首詞,莫非還是唱出來的么……或真是夫君妙手偶得,又或是那康老爺子所做,難說得緊,她現在倒並不是太過在意,畢竟之前心中疑惑,只覺得處處都有疑慮,現在整理出一條線來,反倒是豁然開朗,對於有些事情,倒也不甚介意了。

夫君這人,性格其實是淡泊的,說話做事,其實也不惹人討厭,才華高低,她反倒是無所謂,低些好,他入贅過來,自己並不介意,高些也便當是意外欣喜吧。中秋那詩會,到想不到其中竟有這樣的黑幕,若真是那康賢的謀划,說不定也是這老人家一時興起,開的玩笑。

「看老夫教你,將你那娘子與家人嚇上一跳……」

如此想來,並非是沒有可能,自己這夫君的性子雖是淡然,但這樣的年紀,未必就真會安於贅婿的身份,爺爺雖然不願苛待他,自己也不希望他受歧視,但贅婿的身份偶爾受些白眼,那也是避免不了的,人家總會有這樣那樣的想法,這是他自己要過去的坎,便是因此想要展露一番才華,也是可以理解。

如此說來,夫君……莫非真是想馴服自己這個不安分的小女子么……

有些事情決定了,那是不會改的,這是大前提,她對於招贅或是出嫁,原本是沒什麼要求的,只是終有一日,她要接受這蘇家的家業,這才是重點,而有了這個前提,自己這夫婿,便只能是入贅了。她心中如此想着,對於心中猜測的這些事情,卻是並不討厭,甚至有着一絲喜歡。

沒有更多的可能性了,不是么。

於是在回家的路上,她就輕輕的、暖暖的笑了出來……

這是很私人的笑,甚至連同在馬車中的娟兒、杏兒,都未有發覺……

*****************

求推薦票^_^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猜測

1.6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