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章 姐妹

第二一一章 姐妹

給羅田那邊送禮的事情,此時在樓舒婉等人眼中看來,或許非常震撼,但在寧毅那邊,若定義起來,不過是無心插柳之下的一個意外收穫而已。

羅夫人以前是官家小姐,xìng情憂鬱,想來無非是套上類似紅樓里林黛玉的xìng子。她們平素教養太好,xìng子jiāo弱,愛好高雅,到後來有些抑鬱症,不是什麼出奇的事情。這羅夫人既然嫁給一個商人,或許與以前的小姐圈子也都疏遠了,這些都是可以想像的事情,當然,這些也只算是隨意的猜測。

對這些從來養尊處優的女子,送一盒蠶過去給她養養,算不得多麼高明的想法,相對於貓狗,裝在盒子裏的那些蠶或許更加惹人憐愛,女孩子半數應該都會喜歡這些,親手摘了桑葉喂它們,看着葉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啃出缺口,應該也比貓狗對着一大盤食物吃來吃去有趣。

有了寄託,心情自會開朗一些,心情開朗了,這些人的病也就好了,原本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

當然,如果這些女子不喜歡蠶,或者小時候生在江南水鄉也養過蠶,又或者是這女子的心病並非這麼簡單,那一盒蠶送過去,其實也就沒什麼意義。但橫豎是亂槍打鳥,寧毅隨口說,後來也就隨意試試,

這一個多月來,拜訪與布業有關的商戶,足有數十名,羅田那邊能夠談妥,只是一個意外結果罷了,從不是真正運籌帷幄后的成績。

沒有什麼人能夠輕易把握人xìng到第一次拜訪對方就一定能將人搞定的程度,哪怕是真正專業的心理醫生甚至給出所有能婁到的資料,對方也不可能認定一盒蠶能搞定羅夫人,至於搞定了,那只是一個概率。真正有閱歷的成功者比一般人勝出的,也往往是這些概率罷了。

這段時間以來的到處拜訪,除了讓人意外一點的羅田,其實也有幾家杭州本地的商戶,已經基本談妥了支持蘇揚在這邊經營的想法,只是蘇揚兒這邊還未發力,因此杭州的商人也就沒有太多的感觸,基本也已經接受了蘇揚作為外來商戶的進場。最近幾日,由江宇那邊運來的第一批貨物、織機都已經到了,倉庫與這邊的作坊也已經準備好也就等待着正式進入了。

「到時候,若蘇揚這邊需要,只是棉料方面,我羅家可以一力供應,至於生絲方面蘇揚一帶,我也有幾位朋友,過幾日可以替蘇揚弟介紹一番……」

「先代家姐談過了,不過看起來,蠶絲方面,到時候羅大哥恐怕也可以供應了嘛……」

「哦?」「嫂子啊。」「呃……呵呵哈哈哈哈……」

船艙里此時正在說話的是羅田與蘇揚定。聊到這裏羅田哈哈大笑起來這笑聲令得裏面小艙里的兩名女子也朝這邊望來。那是羅田的妻子文海鶯與正在與她聊天的蘇揚兒。

羅夫人是個身材小巧xìng格內向的女子,雖然是官家千金,但因為心情抑鬱,初看起來倒像是個見了誰都害羞的小家碧玉、說話也是輕言細語的。但由於蘇揚兒送了她蠶,又教了她如何去養她此時與蘇揚兒還是頗為親近。

方才羅家的船朝這邊靠過來時,羅夫人的情緒似乎還有些低落,與蘇揚兒驚喜地見了面,捧著自己的盒子,哭哭啼啼說昨日那蠶兒死了一條,她沒能養好,好生傷心。蘇揚兒柔聲安慰了一會兒,又從自己這邊拿了個蠶盒出來,勻了一條與她,隨後兩人在小艙室里圍着兩隻盒子裏的十幾條蠶聊來聊去,不一會兒便已經親熱得如多年的閨mì一般。

蘇揚兒其實對蠶並沒有什麼感覺,既然是布業世家,雖然家中並不直接養蠶,但從小也見慣了那些蠶農家中的情況。幾條蠶養在盒子裏或許好看有趣,幾千幾萬條蠶養在房間里,就實在難以令人產生什麼憐愛之情,她這盒子是幾天前確定了與羅家的關係后才弄的,弄了之後,也好奇地餵了幾片桑葉,與寧毅笑着聊一陣,但初時的少女心萌動過後,她也就再度回復女強人的xìng子,將盒子交給丫鬟打理,嬋兒娟兒都喜歡這小東西,每天也跑出去採桑葉,照顧得相當好。

長久以來,蘇揚兒的身份,其實很難走夫人戰略,她的閨mì不多,雖然據說在江寧,許多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商家fù人說起她也有佩服的,但更多的自是各種怪話,蘇揚兒沒法與她們坐在某個後院為着妯娌瑣事聊一下午。倒是在這邊,交上這樣一個朋友,由於知道蘇揚兒管着許多生意,文海鶯對她很是佩服,而對於妻子能交上一個投契的朋友,放鬆心情,就算不純粹,羅田那邊也是樂於見到的。

外艙里陪羅田說話的主要是蘇揚定,蘇揚方與寧毅作陪,因此大部分的交談還是在羅田與蘇揚定之間進行,寧毅只是偶爾才搭一句話,例如蘇揚定的說話過多停留在商業問越上時,問問羅田與羅夫人是如何認識的之類,果然那羅田便哈哈大笑,說個不停。待到羅氏夫fù離開之後,蘇揚定才有些緊張地問寧毅:「姐夫,方才我說得如何?」

「還不錯。」寧毅笑了笑「不過你以前也是不靠譜的huāhuā公子一名,怎麼今天老跟人聊經商。雖然你姐姐打算把跟羅家這邊的聯繫交給你,但現在是交朋友,不是談生意,照你以前那樣,說點不著調的笑話不是很好嗎?」揚定一臉嚴肅「姐夫,我已經打算改邪歸正了,人家可是很厲害的商人,我怎麼還能像以前一樣輕浮,我已經想了很久了,怎麼樣說話才能既表現得專業,又顯得風趣有禮而且我剛才好像覺得,羅夫人是千金小姐,也許有忌諱,我們提起來或許不太禮貌……」他話沒說完,寧毅身邊的蘇揚兒偏過頭來白了一眼:「做生意主要是交朋友,生意都是到了當口才有必要談的,你平時有交朋友的心思也就成了。

而且羅田能夠娶到一名官家小姐,不管他口頭上怎麼說,心裏一定都會非常高興。本人在旁邊的時候,你不能提,平時你只管把話題往上面引就是了,笨……」姐姐這樣一說,蘇揚定耷拉了頭「不過二姐你平時談生意也總是一本正經的,不是想跟你學么……」

蘇揚兒抿了嘴,瞪了這堂弟一眼,不過心中倒不生氣,望了望寧毅,看他也在笑,方才沒好氣地一笑:「你二姐是女人,跟你們男人怎麼一樣!」

蘇揚定不再回嘴,寧毅笑:「其實不錯了。」蘇揚兒才放過他,回頭看看正在遠離的羅家畫舫,文海鶯從窗口探出頭來揮了揮手,蘇揚兒便也揮手微笑。與身邊的寧毅卻道:「覺得在利用人的樣子」「朋友有純粹的,也有不純粹的,你這樣想不對。我還是很高興你交了個朋友。」「初衷是為了與羅田做生意。」

「認識以後,就算不再有生意,你們也還能一塊聊天,或者逛逛街,買買東西的。」

「呃」蘇揚兒想了想,又看看身邊的夫君「相公你的想法總是很怪。」回過身時,正看見艙室里的嬋兒跟娟兒在收拾那盒子,拿了兩片桑葉往裏放,也不知忽然想到了什麼:「其實羅家這邊也準備好了,其餘的也都差不多,照來時說的,過兩天也該讓小嬋正式進門了。相公你說呢?」

她lù出微笑望望寧毅,寧毅也看她一眼:「真心的?」

這問題太尖銳,蘇揚兒沒好氣地眯起了眼睛,垮了垮肩膀,隨後又與寧毅看船艙中的小嬋,片刻,她握住寧毅的手,微微搖了搖頭:「不真心。」這聲音瓮聲瓮氣,像是從緊抿的雙chún中吹出來的「不過還是要辦了啊,反正小嬋像我親妹妹一樣,我會辦得好好的,不讓她受委屈。」她說完這話,轉身要往一邊走,才走出一步又退了回來,因為寧毅拉着她的手沒放開,此時寧毅的目光也有些嚴肅:「既然這個樣子,

我在想一件事。」「嗯?」「以後是不是可以三個人睡一張chuáng上?我知道夏天有點熱,但冬天還是蠻暖和的,一家人排排睡……」

蘇揚兒愣了半晌,想要踩寧毅一腳,最終沒能有動作,倒是此時嬋兒從那邊回過了頭,見寧毅在看她,笑得古怪,不禁有些疑huò,微微睜圓了眼睛。蘇揚兒看看,忽然一笑,揮了揮手:「小嬋,來。」

「嗯?」嬋兒小跑過來「小姐,姑爺,有事?」

「你家姑爺說,過幾天,咱們三個人睡到一張chuáng上,小嬋你覺得怎麼樣?」小丫頭一怔,臉上霎時間紅了,然後驚愕地低下頭,手指在身前絞啊絞啊好一陣:「這個……這個……但是……小姐……這個……嗝………」她打了個嗝……

寧毅翻個白眼,抬頭無語,蘇揚兒眨眼睛,笑得純潔又開心:「嗯?」「但但但但、但是……小姐……這個……姑爺……小姐……」她抬頭看了寧毅一眼,簡直要哭出來了,只是那一眼之後,又不敢再看,害怕小姐以為她是在找姑爺求援,寧毅伸手在她眼前按了兩下:「你家小姐在欺負你呢,不用理她……」「但但但但、但是小姐欺負我是應該的」話說到一半,嬋兒的聲音便低了下去,蘇揚兒跟寧毅都笑了出來,寧毅道:「你先去做事吧,待會我幫你欺負你家小姐」蘇揚兒頓時偏過頭來,仰起臉看着他,目光中滿是「看你敢欺負我」的倔強警告,當然這種眼神對寧毅是沒用的。

小嬋絞着手指,心神不寧地轉身走了,走出幾步,又回頭看一眼,寧毅沖着她笑,她連忙又回頭不敢看。蘇揚兒正打算與寧毅置氣,只聽砰的一聲,卻是嬋兒進船艙時忘了跨那不高的門檻…連「啊……都忘了喊,在船艙地板上摔成一塊大餅,另一邊蘇揚定蘇揚方看見,指著這邊幸災樂禍地哈哈大笑,蘇揚兒則已經比寧毅先一步的跑了過去,將嬋兒扶起來。

「小姐」嬋兒哭喪著臉看她,似乎還在想剛才的說話,她摔得不輕,但倒也不至於受傷,鼻頭和額頭都被微微摔紅了。蘇揚兒替她揉了揉,輕輕拍打兩下身上的灰塵,其實兩人此時的身材已經差不了太多,嬋兒雖然顯得稚氣,但也早已不是女孩,而是少女了,只是這幾下的拍打,仍舊像是孩提時的感覺,那時嬋兒顯得笨拙,但也頗為可愛,蘇揚兒雖然作為主家,但對於身邊人,常常也是如姐姐一般的照料著,到得後來她們開始管理諸多的事情,相處之間也是如此。

「別老想那些了,相公說得對,我是欺負你呢」蘇揚兒輕聲道。

「可是小姐就算……呃……」嬋兒話說一般,忽然愣住,蘇揚兒看着她,眨眨眼睛,訝異地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隨即覺得臉上有微微的涼意,她舉起手指mo了mo,卻是眼淚,可嬋兒並沒有哭出來,手指在臉頰上停留了一會兒,才驀地反應過來,這是從自己的眼眶裏流出來的。但那眼淚只是無意識地留出來,隨即她倒是笑了。

「過幾天,給你與相公操辦過門的事,雖然……雖然我們倆嫁給同一個男人,但咱們從小一起長大,我也覺得像是嫁了一個妹妹一樣,嗯?」「小姐……要不然……我不嫁了……」蘇揚兒笑着搖頭:「不行。」目光之中,寧毅也正自後方過來,她方才眉頭一擰,仰著頭,一字一頓地說道:「走!開!」這聲音稍稍清脆蠻橫了些,與她平日裏的語氣不同,卻自有一股與她氣質相稱的俏皮感,在寧毅聽來,頗有幾分類似現代野蠻女友的感覺,只是現代的女子或許會做出許多的額外事情來,她頂多也就是停留在眼下的語氣上,或許還會覺得對自家夫君用這樣的語氣其實不好,瞪着的目光中一時間有微微感到歉意的弱勢,話說完,自己拉了小嬋到一邊去了。

這是在船上發生的小小插曲,又過了一陣,也差不多到了上小瀛洲的時間,畫舫才朝那邊過去。靠岸之時,周圍早已是各種大小船隻,多家的那艘船又靠了過來,文海鶯由丫鬟陪着趕快過來找蘇揚兒,她是非常柔弱的xìng子,由於嫁了商人,與當初那個官家小姐的圈子也疏遠已久,這時若不能找個陪伴的,怕是也不怎麼敢下船去人多的地方。

蘇揚定蘇揚方xìng子活潑,先一步下了船,蘇揚兒與文海鶯留在船艙里,看着遠遠近近從船上下來打招呼的人,各種杭州有名的才子之類的,羅田也已經過去了,蘇揚兒陪着她說說羅田,文海鶯偶爾也會指指一兩個大概有印象的文人才子,她以前畢竟也是參與過類似的議論和追星的,隨後又說起寧毅。

「聽人說起,檀兒妹子的夫婿,是江寧有名的大才子呢,待會他會過去作詩嗎?」文海鶯怯怯弱弱地問。

寧毅此時還未下船,蘇揚兒想想:「這個我也不清楚了,他不太喜歡湊這類熱鬧。」說了這句,想想又補充「我們畢竟是外地來的,太張揚了其實不太好。相公他…可能會為了我不寫詩吧……………」海鶯點點頭,不再說這些,片刻笑道「其實你們夫妻感情很好呢。」

蘇揚兒含蓄地微笑:「羅大哥與文姐姐之間才讓人羨慕。」但那笑容之中,倒也有幾分自得。

另一方面,小瀛洲上景sè美麗,寧毅已經準備下船去走走,既然蘇揚兒陪了羅夫人說話,他暫時也就無需作陪,正準備去招呼嬋兒等人,那邊嬋兒走過來,微微低着頭,倒是有幾分心事,遲疑片刻,方才鼓起勇氣拉拉寧毅的衣袖:「姑爺,我、我有些話想跟你說,你你有時間嗎?」她看了寧毅一眼,隨即臉sè又彤紅地低下了,也不知有了些什麼想法。但看她的臉sè,倒不像是要跟自己分手的感覺寧毅想了想「嗯」地點頭。

………,………,………

雖然有人說歷史類的書比較容易後宮,但後來發現,基於人xìng的理由,即便在古代,想要完美後宮,也真是一件有難度的事情啊任重而道遠,我會努力地虐待她們的,一想到這裏,就讓我非常非常地感到興奮,………,不,心痛啊,哈哈哈哈。

當然,不要誤會,我不寫苦情戲。過程會是好看的、合理的,重要的是,會是合理的……

?:請稱呼這樣的我為香蕉大魔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一一章 姐妹

17.0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