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二章 睡一晚

第二一二章 睡一晚

陽光耀眼,畫舫隨著水波的dàng漾而微微起伏,遠遠的傳來遊人間嗡嗡嗡嗡的聲音。寧毅正與嬋在畫舫靠著湖面的那邊坐著,視野之中,仍有船隻自遠處駛過來,天空飛過結伴的鳥兒。

「好了,到底怎麼了?、,坐下之後,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緘默。1嬋沒有坐正,側著身子坐在椅子邊沿上,這是有些拘束的坐法,若是在一般的人家,丫鬟在主人面前不敢正坐,即是這個樣子,但嬋在寧毅面前早已放下了那些形式化的敬意,忽然又是這樣的態度,或許只能明她心中在想著一些難於決斷的事情,看她雙手的手指仍舊用力絞在一起,寧毅伸過手去,將她的一隻手握在掌中,那手掌白凈巧,放到寧毅手中之後,微微有些顫抖,但總算令得嬋吸了一口氣。

「姑、姑爺……」

「嗯?」

「姑爺……可不成以承諾我一件事?」少女問得怯生生的,話語逐漸轉低,寧毅微微一笑:「不告訴我什麼事,我也不知道自己做不做獲得。」「我、我想讓姑爺承諾我,待會我跟姑爺的話,若是若是姑爺不合意,也不要告訴姐好欠好……」「哦?不克不及跟家姐么?」

「也不是……」

嬋兒聲地搖了搖頭,她的一隻手被寧毅握在手中,微感安心,這時候又想了一會兒,決定開口,臉色卻是漸漸的緋紅了起來。

「姑爺、姑爺可不成以……跟姐一下,…………今天晚上,不,或者明天晚上哪天都可以姑爺跟姐,空一晚出來,不跟姐住在一起好欠好……」她這話得艱難,頗有歧義,並且以丫鬟身份讓兩位主人晚上不住到一起,這也實在是太過僭越的舉動。寧毅微微愣了愣,1嬋應該也是意識到這話的歧義,臉上一時間又紅又白又是焦急,她平素只是純真可愛的笑臉,這時候卻是各種神情都混雜在了一起,被寧毅握住的左手一縮,想要抽回來,但寧毅手上用了力,抽不回,她便將右手碰了上去,低下頭,身子在椅子上躬了起來,寧毅已經看不見她的臉色,只覺得她的肌膚上像是要燒起來,不可是手心,原本白凈的頸項也都已經燒紅了。

「姑爺只要陪嬋、陪嬋姑爺只要陪嬋睡一晚就可以了。」她將這話用力完,額頭低到了寧毅的手上,此時的船舷陰影中,少女薄弱的身子像是在寧毅跟前蜷縮成了一團。寧毅想了想,隨後坐過去一點,將她的額頭攬到自己的肩膀上,嘆了口氣:「等過幾天,過了門,不就可以了嗎?」視野的遠處有船隻過來,若是看得仔細些,或許也能看見這邊的情況,不過眼下寧毅自不在乎,1嬋在他肩膀處微微搖了搖頭:「不、

不過門了……」

完這句,她將身子往後挪了挪,伸手抹了抹眼睛,稍稍抬頭lu出一個勉強的笑容:「嬋想過了,不過門了,嬋……嬋跟姑爺、姑爺那個了以後,就當通房丫頭就可以了,不要名分,也可以的。」寧毅看著她沒有話,他的觀念與此時的人不一樣,名分、地位什麼的都是無所謂的,但對嬋等人來,卻不成能如此。就概念而言,shi寢的可以是通房丫頭,也可以是妾,有了儀式,則多個名分,哪怕妾的身份也不高,但許多通房丫頭所追求的,也只能是這些名分,對她們來,也許有著某些重要的象徵意義。

即便寧毅可以憑藉自身的影響將這個家庭變得盡量和睦,盡量…古怪,但對嬋等人來,總有些工具是不成能消除的。其實不但僅是妾的身份,以寧毅與嬋的親密,兩人之間早就可以做出更多的事情來,寧毅之所以不往前走,是因為他知道,至少對嬋而言,那些儀式,應該是有意義的。

她只是個丫鬟,但仍舊可以有一個儀式,這個儀式可能很,可能只有家裡的幾個人介入,但至少在那個儀式里,她也可以像一般女子一樣受到重視,拜天地、敬茶,會有一次洞房花燭。這些在她的生命里會是有意義的,因此,寧毅希望她的這些經歷可以完整起來,但她此時只要有一個晚上就好,其中的心率,就可想而知了。

一時間不知道該什麼才好,嬋目光中帶著祈求地望著他。這事情她一個丫鬟不克不及跟姐,也是知道寧毅在家中有地位,才如此求寧毅出面話。好片刻,又彌補道:「我、我想了很久了」

她盡量冷靜下來,低聲著:「我、我和娟兒原本不是跟著姐的丫鬟的,只有杏兒姐姐是一開始就跟著姐,後來姐要兩個輔佐做事的,我和娟兒才到的姐身邊。

我們一直都是幫著姐做事情的,若真的過了門,家裡人的看法就不一樣了,也許會嬋是妾,欠好再拋頭lu面,有些以前嬋管著的事情也欠好管了,否則會被不安本分。我、我就算跟了姑爺,也是要跟著姐做事的……

到這裡,抬頭看了看寧毅:「姑爺別亂想,我很喜歡很喜歡姑爺,可是可是歸正嬋是顧得過來的,也可以輔佐姐也可以服shi姑爺,沒關係的」她聲音低了下去,隨即才恢復正常「還有,還有娟兒跟杏兒姐,我們都是丫鬟嘛,我若跟了姑爺,以後身份不一樣了,相處起來,也許沒以前那麼好……我跟娟兒關係很好,把杏兒姐也當作親姐姐看的,不想被疏遠了……」

話到這裡,她心中的勇氣終於也用完了,寧毅組織了一下辭:「我…不會跟家姐亂,但以她的精明,我若是就照這樣的想法措置,覺得,她會想不到這是的主意嗎?還是她會想不到是怎樣想的?」

「呃?」

「想一想,婁轉述以後,家姐會怎麼樣?」

「想不到……」

「她也許會找到假裝發脾氣,但最後還是一個結果」寧毅把玩著她纖巧的手指「有些事情算是這個時代決定的,不過對我來,我確實…很喜歡,不想放離開,1嬋」他雙手合十,將少女的手掌裹在其中「一輩子的事情,只想一件事就好,想嫁嗎?」

對寧毅的某些辭彙,1嬋明顯聽不太懂,不過這時只是微微紅了臉:「1嬋、1嬋原本就是姑爺跟姐的,嫁不嫁都是的不過我不想讓姐不開心……」

「既然這樣了,讓我跟家姐來措置就行了,嗯?」不回答

嬋的後半句,寧毅笑了笑,做出了決定,1嬋愣了愣,隨後也點子頷首,lu出一個赧然的笑容。許多事情不見得有完美的解法,此時寧毅只是有些感動,卻未必有具體的想法,固然,有些事情其實未必須要真正解決,其實讓嬋感到有主心骨也就夠了。

上一世曾經在那樣的一個圈子裡,走到最高點,周圍的環境中妻子要比情fu少見,一夜情則往往比戀愛實際很多,金錢與權力帶不來真正的感情,相反,物yu越多,周圍的一切,越是扭曲的。經歷多了以後,累了,會嚮往純真的工具,但其實不代表他會將這些工具完全的理想化。

蘇檀兒忽然湧上的心情,1嬋這惹人憐愛的委曲求全,皆是這純真的一部分,兩人之間產生的苦惱,則是這時代的一部分,在沒有一夫一妻觀念的此時,其實算不很何等嚴重的事情。

寧毅將這事情包辦上身,撫慰n句,相信寧毅的嬋心情也變開朗起來。此時回憶起剛剛央求寧毅陪她睡一晚就好的事,又是害羞,幾句「天上的雲跟魚鱗一樣了,好奇怪」之類的閑話,倉促跑失落,寧毅本想帶著她下船看一幫年夜才子吟詩,這時自然也找不到她了。

擔擱了這些時間,其實今天要到的眾人基本也已經到齊。1瀛洲這邊自己是狹長的環形島,此時雖然也是一個漂亮的水上園林,但還不到後世那般規模,島上也沒有可以讓年夜批人聚集的處所,雖是詩會,但由於來的人多,這時人們在林間走走坐坐欣賞景色,看來也與踏青會有些類似。

不過,詩會固然還是有的,這時候岸邊停泊年夜年夜的船隻幾乎連成一片,真正詩會的舉行,首先其實不是在岸上,而是在停在岸邊的幾艘年夜船上。

「立秋還太熱,這時舉行詩會,不是慣例,還是幾年前在這邊任知府的熊汝明開的先例,那時各處遭災,杭州這邊還沒到秋收,但各種物資也見了底固然,是這麼,其實問題是不年夜的。熊知府請了許多人來這島上遊玩,讓年夜戶們出些物資,讓才子們寫些詩,寫一寫年夜家共體時艱的精神,那時邀了錢希文錢公、穆伯長穆公、常余安常公這些人輔佐以壯聲勢,如今常公已逝,但立秋時這詩會卻是保存下來了,若非如此,他們文人的聚會,倒也不至於請來如此多的商人來壯聲勢。」時間差不多,在下面逛了一會兒的羅田也到了畫舫上,準備接他的妻子過去正式赴會,順口起這立秋詩會的來由,寧毅想了想:「怕不會很是融洽吧?」

「曾有清高之士借詩諷刺商人銅臭的,不過也有人會拿出昔時的事情來做辯駁。那時也算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為眾人博了個好名聲。並且請過來的,幾多也是有詩文布景的,如同拙荊,昔時可也是有些名氣的才女,呵其實如今這立秋詩會倒沒有當初那般功利了,遊園,寫詩,到得傍晚,這邊會有福慶樓年夜廚子精心準備的宴席,夜間放些水燈,以此祈福,還是蠻熱鬧的……」羅田完這些,領了妻子離開,娟兒收拾茶碗果盤時,蘇檀兒拉了寧毅走到一邊,輕聲道:「剛剛看見嬋兒眼睛紅了,她是跟了些什麼吧?」寧毅將嬋兒所的要求跟她轉述了,蘇檀兒緘默片刻,將額頭抵在寧毅的肩膀上,沒有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一二章 睡一晚

17.1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