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四章 災變(二)

第二一四章 災變(二)

立秋的詩會,大家匯聚一堂,但當然,這樣的聚會,從來都是給有身份地位的眾人參與。在此時的小瀛洲上,縱然有不少人都是孤身前來,隨後與認識的人同行,但有資格參與宴會的人數,也不過在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左右,其餘的皆是丫鬟小廝之類的下人,也有杭州府安排的在周圍維持秩序預防不測的官兵,這些人,並不被算在與會的人數當中。

在寧毅這邊,真正能夠上到大船上的,也不過是他們夫fù與蘇家兄弟一共四人,除此之外,三個丫鬟加上操船的船工與跟在後艙的車夫東柱,這五個人,在宴會進行的時候,便只能在下方自家的畫舫里等著。

因此到了下船去小瀛洲上走走看看時,寧毅與蘇檀兒並未將娟兒杏兒全都帶上,只是叫了小嬋跟隨,待會若在大船上無需伺候,還是得讓她回來。

方才寧毅與蘇檀兒說了小嬋的心事,以蘇檀兒的xìng子,不會讓這個情同姐妹的小丫鬟一直委委屈屈,但眼下人多,也不是什麼適合說si房話的時候。不一會兒遇上了文海鶯,蘇檀兒便與文海鶯一道走開了。寧毅與小嬋一路遊覽,往湖心保寧寺去了一趟,還上了一炷香,由於此時人多,只是讓小嬋站在旁邊一點的位置拜了拜。

那時少女閉著眼睛,神sè虔誠,口中念念有詞,如絲的劉海在斜射而來的陽光里像是泛起的光芒一般,寧毅見了,倒也覺得心中受到了凈化,於是自己也雙手合十拜一拜。

「姑爺剛才許什麼願了嗎?」出了寺門,小嬋跟在寧毅身邊走,好奇地問道。

「你呢?」

小嬋搖頭:「不說,說出來就不靈了啊。」

「喔,原來你是想讓我的願望不靈……」寧毅笑起來,看看小嬋,「其實呢,我許願是想讓小嬋長得……大一點。」

小嬋身材倒還好,平日里出門衣服寬鬆臃腫,看著只像是年畫上的小姑娘,但相處這麼久,偶爾在家中見她穿著比較貼身的衣物時,卻也是曲線玲瓏頗為yòu人。只是她樣貌稚氣***,看來倒是可愛,但老讓寧毅覺得會不會她到了三四十歲還是這種樣子……當然,這其實也是好事啦。寧毅拜神極少許願,這時只是隨口說說,小嬋大概會錯了意,不覺低了低頭,小聲嘟囔道:「小嬋已經很大了……」

她如今的年紀已滿十七歲,若在外面,這樣的女子一般都已經嫁人了,小嬋大概是想著今天的事情,頓時有幾分傷感,又不想自己的話里lù出抱怨的語氣,聲音放得很小。寧毅聽了不由得笑出來,伸手要拍拍她的腦袋,小嬋久經考驗,抱著腦袋小跑開了。

兩人如此遊覽一陣,不久之後在水邊的樹蔭下停下來,點點金黃從樹隙間漏下來,飄在人的身上也像是金sè的嬋兒,周圍是來往的人,水那邊的樹下有女子正在撫琴。先前蘇檀兒在時,小嬋有心事,自也不好在小姐和姑爺兩人面前表現得太活潑,那是丫鬟的本分,這時只跟寧毅在一起,倒是活潑得許多,跟寧毅講述著那邊那位姑娘的來歷。

「……她啊,聽說是叫做呂映彤,是杭州這邊最有名的清館人之一呢,跟許多官家小姐都有來往的。聽說當年這位呂姑娘認識了一位窮書生,花盡了積蓄送那人上京趕考,到現在還在痴痴地等著那人高中回來,大家聽了這事,就很感動,有的富家千金、官家小姐都去安慰她呢。你看,雖然好多人圍著她,她對那些人可都是不假辭sè的……」

「喔喔,真感動……」

「呂姑娘好漂亮,要是我也能彈琴彈得那麼好,娟兒和杏兒姐一定羨慕死了,還有那個進京趕考的書生,將來要是回來了……」小嬋捧著臉,眼睛里冒星星。

寧毅對於這等故事並不感冒,但小嬋對這些故事的喜歡,是非常淳樸的心情,寧毅自也不會去煞風景,笑道:「那小嬋也認識進京趕考沒盤纏的書生么?」

「不認識啊,小嬋將來……呃,嫁給姑爺,姑爺若是要上京,小嬋便把攢的錢拿出來,然後……最好姑爺把小嬋也帶去,到了京城若沒錢了,小嬋可以做生意賺回來的……」

毅點頭,小聲道,「那攢了多少si房錢了?」

小嬋前面是在開玩笑,這時紅了紅臉:「其、其實也沒多少錢……」

兩人為著si房錢的事情說了一陣,寧毅本意是讓她開心些,言語之中將她說得比那呂映彤厲害,小嬋便急著擺手說:「沒有啦沒有啦。」不一會兒,也將心事拋諸腦後,又蹦蹦跳跳地說一些最近打聽到的杭州有關才子佳人的軼事。無論被蘇檀兒訓練成怎樣的小女強人,她也好,家中的娟兒杏兒也好,平日里喜歡議論的自然也是這些八卦趣聞,偶爾想想自己也成為某一段故事的女主角,或者將之與身邊的事情對比一番。

「我覺得啊,姑爺跟小姐之間,比他們過得還……呃,還幸福呢。娟兒和杏兒也是這麼覺得的……」

小嬋紅著臉將這話說完,後方陡然傳來一個聲音:「寧立恆。」寧毅回過頭,她也回過頭,視野之中,手持摺扇,一身白袍翩然的樓書恆一拳轟在了寧毅的臉上……

蘇檀兒與文海鶯在小瀛洲一邊的涼亭里稍稍休息了一會兒。

周圍的樹蔭間基本是女子,大抵都是哪家哪戶的夫人,方才也與幾人打了招呼,但基本上都還顯得陌生。

在杭州這邊,羅田的夫人文海鶯算得上是地主。少女時期她是官家小姐,與杭州上層的這些女xìng也是認識的,只是她xìng子一貫柔弱,自嫁與羅田之後,由於是嫁到了商賈之家,與以往的姐妹也就斷了聯繫,這幾年的幽居生活,情緒鬱結,更是難與旁人有太多往來。眼下雖然大致的解開了心緒,但若論與人交談,倒是旁邊作陪的蘇檀兒更加洒脫爽朗。

當然,在這麼多xìng子柔弱的女xìng間,蘇檀兒的氣質雖然突出,倒也算不得獨一份。在文海鶯的介紹中,她所認識的也有幾名女子不僅xìng情賢惠出眾,相夫教子得人稱道,同時也在一乾女xìng間長袖善舞,與蘇檀兒算是同一類型的女xìng。

「這些年來,也算是一直傳下來的,杭州這邊,有個紅巾社,說的是巾幗不讓鬚眉呢。倒不算是什麼嚴格的結社。都是些女子,及笄前後,知道了,便加入進去,有時候在一起說說話做做女紅之類的。我那時候還小,姐姐帶我加入了,不過也沒有認識太多的人,後來嫁人,便沒有聚過了。你看,那邊樹下的霞姐,她是湯修玄湯老爺子的孫女,人很和氣的,不過我那時膽小,沒怎麼跟她說過話……」

文海鶯平日與人來往不多,這時候有了個信得過的姐妹,倒也是頗為健談,說說少女時期的趣事之類的。她自覺當時xìng子悶,旁***抵不會再認識她,不過片刻之後,倒也有兩名女子過來打招呼,一名是如今杭州一位同知的兒媳,另一名是常家的孫媳fù,互相介紹之後,對方倒也不在乎蘇檀兒乃是商家女,坐下在涼亭里聊天。

聊一陣文海鶯少女時的記憶,然後說說文海鶯的姐姐,說說文海鶯當年的才女之名,然後倒也自然而然地轉到了今天的聚會上。大家已為人fù,當然不可能談論男人這麼俗的事情,也無非是說說詩詞,先前樓書恆那幫人在寫詩,這兩名女子也在旁邊,看著那些人意氣風發地將詩詞傳出來,一乾女子間,當然也有所鑒賞。

「……方才見蘇姑娘也與那樓書恆說了些話,看來兩家便是認識的。老實說,樓公子的那首詩,作得確實是極好的,寥寥幾句,便將小瀛洲這邊的氣象寫了出來……哦,要說詩詞,文妹妹的文采當年才是最好的,文妹妹覺得呢?」

文海鶯想了想:「我這些年其實也沒怎麼寫了,不過……確實ting好的……」

待問到蘇檀兒,蘇檀兒自然也說好:「其實我對詩文沒有幾位姐姐這樣了解,不過聽來也是很好。」其實在她來說,會作詩的都很厲害,少女時期參加詩會,誰被人誇得最多,她便覺得自然是最好,心中也為之傾倒不已,嫁給寧毅之後,那等心情才淡了許多,但若是要評判好壞,還是只能按照旁人的喝彩來說話。

又為著詩詞聊了幾句,蘇檀兒看著她們說詩詞里的好處,偶爾附和著,認真點頭,不久之後倒是想起些事,在交流間自然而然地說道:「其實前些天,跟相公一塊游湖時來這裡,他也做了首詩,當時似乎是順口說的,我也只記了幾句,跟他們的詩作也有些類似呢,我想想……」

她努力回憶一陣:「西湖環岸皆招提,樓閣晦明如卧披。保寧復在……最佳處,水光四合無端倪。車塵不來馬足斷,時有海月相因依……他當時說了四句,我只記得這三句了……」抿了抿嘴,有些遺憾。

這其實是秦觀寫的《送僧歸保寧》,全詩一共是十句,一百四十字。這種長詩寧毅曾經看過也回憶不全,他只記得前面四句,後面便斷斷續續,那些日子一家人到處遊玩,寧毅自然也免不了念兩句記得的詩詞抒發感慨,或者說說「要游西湖,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之類的議論,一家人倒也是和樂融融。

這首詩他念了四句,蘇檀兒努力記只記住三句,但聽來順口,想來自家相公才華橫豎都溢,該是好詩,微微也有炫耀的成分在內。若是樓書恆能見到這一幕,估計便會明白蘇檀兒對他那詩詞根本沒什麼仰慕的,與文海鶯讚美幾句,也不過是禮貌罷了。

果然,雖是殘詩,一說出來,其餘三人也訝然了半晌,然後問起蘇檀兒相公的事情,蘇檀兒心中開心,口頭上則謙虛一番。文海鶯心中反覆咀嚼那詩作,隨後才輕聲道:「難怪妹夫是江寧第一才子呢……」她許久未有社交,對於寧毅的其餘詩作,倒是全然不知,其餘兩名fù人隨後問起,方才訝然道:「難道是水調歌頭的寧立恆……」「是青玉案的寧立恆?」又說說那幾首詞作,文海鶯便也吃驚地聽著。蘇檀兒炫耀得逞,開心地說說自己與相公過來這邊的事情,自然不提寧毅的入贅身份,反正那也不重要。

也在此時,小瀛洲的另一側,似乎漸漸有sāo亂興了起來,樹影之中,有人朝那邊看,隨後也有人朝那邊趕過去,遠遠的似乎鬧出了什麼大事,看熱鬧的眾多。四名女子在涼亭里看了幾眼,隨後便也說說笑笑地朝那邊趕了過去。

不久之後,她們隱約看見了那邊人群中發生的事情……

時間回到片刻之前,樓書恆的一拳,結結實實的印在了寧毅的臉上。

無論如何,這是相對和平的時期,縱然寧毅平日里有鍛煉身體,也每天堅持練陸紅提留下的內功,但要說臨場反應,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還是不會比常人高出太多。樓書恆猝然間的一拳,他自然是躲不過去。

這一拳將他的臉打得偏了一偏,樓書恆的身影映入眼帘,也令得他疑huò地皺起了眉頭。

如果對方手中提的是刀子,這時候他大概會第一時間做出反應,但因為不是,首先在腦海里浮現的念頭倒不是以牙還牙之類的事情,而是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或者以他的xìng格,是「自己又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第一拳打得太正點了,這也許是一切悲劇的

樓書恆xìng格風流不羈,但畢竟是個書生,家裡也極有背景,跟人打架、親自動手的事情很難有。他這一拳,老實說對於寧毅的殺傷力是不大的,但在樓書恆這邊,自然不會是這種認知,他用力一拳打過去,正中寧毅的側臉,這一拳打得極順,太有手感,以至於他接下來的動作幾乎是未加思索,手一收,第二拳又打了出去,試圖繼續體驗那種彷彿唐時遺風般的狂放感。

寧毅舉手試圖格擋,與此同時,側後方的小嬋也陡然撲了過來:「你幹什麼。」

平日里顯得柔弱的小嬋這時候像是陡然反應過來的母狼,家中三個丫鬟在真正做事,訓斥管理下人時或許就有這等氣勢,小嬋揮著雙手想要擋住樓書恆的行兇,當然,她也只是空有氣勢沒有力量的女孩子,樓書恆對她也沒什麼好感,打過來的拳頭變了變方向,只是稍微收了一點力,打在了小嬋的肩膀上:「走開!」

小嬋「啊」的往後方摔過去,寧毅的一隻手抓向她的手臂。

「應該喊***走開的……」樓書恆心中閃過這個念頭,這一拳打得其實不是很順,但他氣勢仍盛,飛起一腳便朝寧毅踹過去,但也在目光往上抬的片刻間,看到了寧毅轉變的眼神,寧毅的目光從小嬋的方向轉回來,那一瞬間,意識是空白的。

像是看見了父親要向人發飆時最yin沉的目光。

那種目光他從小隻看見過一次,幾年前家中與蘇州陳家爭鬥,幾乎鬧到不死不休的局面,母親當時也因此病逝了,那天傍晚去父親那邊,院子里沒有點燈,父親一個人坐在房間里的太師椅上,幾乎跟周圍的黑暗凝成一體。不久后陳家人幾乎是全家死光了,他回想起來,覺得那時的父親像是盤踞在黑暗裡的獅子。

他當時正是意氣風發的年紀,又深得父親喜愛,到不至於害怕,但他很憧憬,後來稍稍收心養xìng,做一些家中的事情,是因為他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有那樣的氣勢,那種感覺很好。但眼下不是傍晚,哪裡都不黑暗,烈陽從天空中照下來,那一瞬間,他彷彿又看到那種黑暗了。

這一腳砰的踢在了寧毅xiong口上。

然後是「啪」的一聲脆響,驚動了陽光與樹葉。

兩人的身形氣勢差不多,樓書恆沒有武者的結實,但也不顯得孱弱,寧毅同樣只是身材頎長的書生模樣,樓書恆一腳踢在了寧毅的xiong口上,寧毅這邊,身體幾乎動都沒動,接著反手便是驚人的一個耳光。

樓書恆的身體飛旋在空中,看來簡直像是踩著寧毅的xiong口跳上去的,然後砰的一聲響,墜入旁邊的水池裡。

片刻的震驚之後,大概弄清楚發生什麼事情的眾人都圍了過來,寧毅將小嬋攬在身側,詢問了她的狀況。而在水池當中,腦袋大概懵了半晌的樓書恆終究是懂水xìng的,在水裡撲騰了幾下,咳嗽,口鼻之中都有鮮血流出來,他指著上方,手臂、嘴巴連帶整張臉都在扭曲顫抖:「你你你你你……」

「樓兄,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事?」

寧毅看著下方,一字一頓地問道,一個鞋印仍清晰地印在他的xiong口上。

隨後,岸上有些人擠過來,有人喊道:「樓兄!怎麼了!」

「樓兄,這小子惹事?」

「樓兄……」

喊聲瞬間將這裡淹沒起來,寧毅吸了一口氣,隨後有些無聊地吐出來,他其實已經大概知道了接下來會有怎樣的事情。當然,樓書恆接下來的反應,倒是令他有些錯愕,卻也順便解答了他心中的疑huò。

樓書恆的身份,畢竟絕大部分人都認識,配合他家中的地位,一時間,他那些好友都已經涌過來。樓書恆此時也反應了過來,指著寧毅,大聲喊道:「抓住他!抓住他們!jiān夫***!這寧毅是別人家中入贅的夫婿,眼下竟與丫鬟勾勾搭搭!抓住他們!傷風敗俗!抓住他們浸豬籠----」

「竟有此事!」

「可恥!」

「抓住他們!」

幾名書生朝這邊奔了過來,寧毅看了他們一眼,又看看樓書恆,沉聲道:「不準備談談?」他氣勢沉穩,話語之中自有威嚴,但也在此時,人群中一名老者橫眉豎目地喊道:「樓賢侄,竟有此事!你放心!來啊,把這對jiān夫***給我抓起來!」

小嬋將身體縮在寧毅身側,雙手揪著他的衣服,已經快要哭出來了,一名書生伸手朝小嬋抓過來,寧毅目光一厲,轟的一下,第一個人結結實實地倒在了地上,第二名書生朝寧毅一拳打來,寧毅順手一帶,將他扔進水池裡。

sāo亂開始擴展開去……

一直覺得,《滿城盡帶黃金甲》里發哥拿著發簪反手將小兒子打倒在地的那一個鏡頭,真是所有電影里見過最有氣勢的一幕……隱約間幾乎能聽到獅子的聲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一四章 災變(二)

17.2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