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六章 災變(四)

第二一六章 災變(四)

瀛洲頭生的一場群毆,持續的時間,其實算不得長。

當這sāo亂的消息傳到主船之上,陸知府還在與一眾學子友人談論有關杭州附近的局勢。他今年四十七歲,正是年富力強,官場之上的黃金年齡,如今又是在杭州這等富庶之地當知府,這一任只要不出大的岔子,此後前途便是不可限量。

如今的杭州府西南一帶有方臘為禍,但對於陸推之來,問題並不大。杭州是商貿重地,水運端,有武德軍專門鎮守,便是匪患再盛也是被拒之於門戶之外。

但當然,對於那些許久未出杭州府,不曾涉及險地的眾人來,方臘之禍,也並非像他們想象的那般平靜。如今杭州西南的眾多州縣都已經被席捲進去,勻富分地,殺官造反,連帶著因一系列秩序崩潰而引起的飢荒,餓殍滿地,這些事情,都是在杭州偏安的眾人難以想象的,陸推之與坐中數人固然有些消息,但自然無需跟眾人得太多。

這時針對方臘的起義,江南一帶,南有陳士勝統領的武威軍,北有康芳亭的武驟軍,而武德軍在杭州截其東路,至少在絕大部分人看來,匪患的擴散,都已經得到控制。而今最重要的還是針對金遼兩國開戰,國內蓄勢yu的請戰情緒,只要七月之後,陸推之這邊守住水運糧道,保證國內後顧無憂,異日一戰而定燕雲,這千古功業,便少不了他陸推之的一份。

「……………,故此康芳亭年初用兵,方臘之流遇之,無不望風而逃。

此患雖非纖介,但可慮者確實不多。倒是秋收前後那等大事,還需諸位助我一臂之力才好……」陸推之到這裡時,便有兵丁進來,朝眾人報告了下面生的sāo亂。這第一輪消息自是簡單,一入贅夫婿,與丫鬟勾勾搭搭,被人撞破之後,竟然行兇傷人,如今已連傷十餘儒生,而最重要的消息還是樓家的次子樓書恆也被毆打,摔入湖中。

「竟有此等狂徒?」陸推之乃個性沉穩之人,手在身邊的茶几上拍了一下,擰起眉頭「是哪家的來人?」

「不知似乎並非我杭州人,乃是自江寧過來的商戶。」

那報信者完這些,廳內眾人一時間都已憤然起身:「竟有此事?」

「欺我杭州無人么!」

「一入贅之人也敢撤野,陸大人,我出!」

這些人義憤填膺,陸推之也已經皺著眉頭起身:「此人現在何處?

出了這等事情莫非安排在下方的軍士竟不能制止?」

到得他這等地位凡事已極少聽信一時ji憤的片面言語。那報信的軍士是見了出事、情況不妙便過來對於下一步的展並不知情,只好「已有人前去制止」。這時廳內已經有人憤然出去,查看究竟,陸推之大步而行也yu出,便有另一中年男子進來對他行了禮,這人乃是他身邊的幕僚,名叫卓慶然,大抵也在外面看了事情經過,陸推之詢問一句:「慶然,那狂徒如何了?可曾拿下?」

卓慶然將方才有人拔刀隨後被制住的事情了,隨後微微壓低了聲音:「…其後袁副將趕到,與其交手,雙方拼殺一記,此後對峙片刻那人方才……」

「那人竟與袁定奇拼殺對峙?」陸推之皺著眉頭打斷了對方的話,那袁定奇乃是武德軍中一名副將,據武藝高強,陸推之也是認識。卓慶然愣了愣,隨後點頭。

「只是一刀,未分勝負。對峙片刻后那書生方才棄刀,也是因其妻子趕到,而且人群之中樓舒婉也出來制止雙方動手,似乎與這對夫妻認識。學生見此事或有蹊蹺,因此來報告大人,不可輕忽。而且那人所持的乃是錢公所請柬。」

「錢公還是錢率」

「錢公。」

「知道了,且。」

陸推之點了點頭,如今杭州幾家,錢穆湯常,數錢家聲名最盛。

但錢希文養望,平日走訪講學,平易近人,於各種牽涉利益的瑣事卻並不插手。數年前杭州大旱,立秋的那場聚會乃是錢希文主導起,那是因為大局。也是因為他、穆伯長、常余安等人的名望,時任知府的熊汝明才能將那聚會辦好,也成為熊汝明日後升遷的最大政績。

而當年大事過後,錢希文便不再為第二年的各種瑣碎操心,錢府的利益,自然有錢氏宗族的眾人為之維持。

這樣的情況下,由錢希文親自出的帖子與錢府出的帖子,當然是有著不同的意義。

這邊還未過去,大廳當中,已經是一片吵嚷之聲,眾人都已經在湧上主船了。若還是在船下,陸推之倒是可以下去,這時候卻不必忙著現身了,他在側面廳堂里等候了片刻,聽著那邊局勢的展。

這時候眾人憤怒的似乎都是江寧人來杭州撤野之類的事情,但想來行兇者受傷者都已經上了船,又有方才的打鬥事件,這時倒沒什麼人再衝動。而人群之中,似乎也不是一面倒的傾向這地域之爭,猶有幾名年輕人在與眾人爭吵,似乎是試圖為那行兇者辯解。陸推之知道這幾人都是錢家後輩,想來那人拿出請柬之後,錢家這幾人雖然不知道內情,卻也已經開始主動站隊。

錢希文在杭州或是錢家聲望都極高,但在陸推之看來,這一次錢家幾名年輕人的站隊恐怕沒什麼用。地域之別,那人畢竟是犯了眾怒,自己只能偏袒杭州一方,而就算擁有錢希文的請柬,也不見得雙方真有多深厚的關係,以錢希文的名士性格,他在鄉下講學遇上悟性稍高之人,一時興之所致張名刺、請柬也不是難以想象要真有多大的利害關係,可能性卻是不大。

他現在一來疑惑錢希文的態,二來對於這事情也是感到稀奇的。打了十多人,能與袁定奇對峙的想來該是三大五粗的漢子,但聽卻只是一名書生,是贅婿,隨後傳來的信息卻道他可能是江寧有名的才子。一時間,他倒也有些好奇,想看看外面那人到底是怎樣一副樣子了。

有熱鬧可看,眾人往船上聚集的速也是極快,不多時,卓慶然進來局面已經差不多了。陸推之起身出去,經過船舷時倒看見了錢家的大管家錢愈,正被人引著往這邊來,對這位老人,陸推之並不怠慢:「老先生可是聽了方時生的事情?不知錢公的意思如何?」

「主人待會便來,老朽怕府尊大人心有疑慮。因此先一步趕來。

那寧立恆,便是…」

他與陸推之聲了幾句,陸推之此時才深深地皺了眉:「此事……倒是有些難辦了「……府尊大人秉公而行便是。老朽見過那寧立恆一次,此人頗有氣,並非魯莽衝動之人,或許其中還有內情。當然,若他真是恃強行兇。犯了眾怒,主人那邊,也絕不會姑息於他……」

陸推之點點頭,對於錢家的態心中稍稍有數,但對於事態拿捏,倒覺得更加難辦了些。他一路出去,到得大廳,眾人稍稍安靜下來,而也有幾人陡然衝上來,要求他作為府尊嚴懲兇手的,期間便有明顯挨了打的傷者。

目光掃過一遍,陸推之將大廳內的局勢看在眼裡。

這時候,廳堂內擺放六列七行的數十張圓桌,大抵都已經坐滿了人。原本這邊有安排的座次,但眼下自然都是隨意了,前排的幾張圓桌附近便是當事的眾人,受了傷的書生、參與了事情並且明顯站在樓家一方的書生足足站了四桌有餘,大夫們正在為他們上藥醫治,一片shēn吟之聲,但看見知府到了,強自忍住。

行兇者應該是坐在第三列前排圓桌邊的一家人,只有四人,那氣勢沉穩站著的書生年輕,很難想象這樣年輕的人會有這種氣質。他臉上應該中了幾拳,嘴角稍顯烏青,破了皮,該有血漬溢出,但是揩掉了。

一襲青衫已經有些亂了,但比之挨打的那些人,受的傷卻是輕得多。

他身邊的椅子上,一名表情沉靜的女子正坐在那兒,牽著他的手,一隻手上拿著手帕,在為他擦拭打人時拳上破皮的傷口。

相對於那邊一名名的大夫拿著藥箱繃帶的情景,這邊桌子上只放了一盆清水想來也知道,生了這種事情之後,不可能再有大夫再敢給這邊的書生醫治,他的妻子想來也是拿不到藥物和繃帶的,只得以手巾沾了清水先擦拭一下。

旁邊是一名丫鬟打扮的少女,哭過,該是事件當中的那名丫鬟了。

而另一名男子也是二十歲左右,並未被打,該是隨這家人來的親戚,似乎那作為妻子的女人有兩名堂弟跟來,這該是其中一位。大廳桌子六列,他們只有四人,卻坐在第三列的前方,並不是低調地縮到一邊,這等氣勢倒是有些耐人尋味。

大廳前方,湯家的湯修玄已經到了,陸推之過去與他打招呼,這位老人道:「府尊大人儘管秉公審理此事,此人若真的行止不端,相信錢公絕不會包庇狂徒。」

「自是如此。」

樓近臨這時也已經到了,對於次子臉上如豬頭一般的傷勢,樓家的這位家主明顯極為憤怒,目光也顯得陰沉。這時在大廳前方,他竟然在與那傷人的贅婿對峙,情況……極為詭異。

雙方的氣勢,看起來竟有些不相上下。

樓近臨是杭州出了名的狠辣之人,並非是混混的狠辣,但樓家並沒有錢穆湯常幾家的身後底蘊,他的家族能到這一步,樓近臨這人的手段在外界看來頗具霸氣,若評價起來,給他一個梟雄的定位絕不為過。他有時喜怒不形於色,但若要動手,便極少給人後路。如今五十來歲須半白的這名男子,一旦怒,一般人很難受得了那種壓力。

而在此時,幾乎整個大廳的人都站在他的背後,當他這時陰沉著臉過來,就連錢家的幾名年輕子弟,一時間都已經住了

名叫寧立恆的年輕人正站在那兒,微笑地看著他。他的妻子則站起來,依舊安靜地朝樓近臨行了一禮,或許打了招呼,隨後不再開口,她站在夫君身側稍微後方一點的位置,握住了夫君破皮的手背,這對夫妻的氣質,看起來卻沒有絲毫後退。

所謂對峙這種東西,誰佔上風誰佔下風向來難,一般的年輕人會自己即便面對著誰誰誰也不會退後,但那不過咬牙硬撐,真實的氣勢之上,從來不是后不後退低不低頭決定的勝負。以樓近臨如今掌握的力量,在大廳內這種千夫所指的情況下,就算是年齡名望相似之人都難免氣弱,年輕人更是不可避免的心虛,或是歇斯底里,或是強自昂著頭,哪怕是敢在樓近臨面前罵髒話,看在旁人眼中也不過如同具,神為之奪。但眼下並沒有這樣的事情,書生的態自然,微笑也看不出半分硬撐來。

老實,當樓近臨開口,落在眾人眼中,另一邊還是有些勢弱的,不過是一對二十齣頭的夫妻,再怎麼樣今天的形勢都很難辦。陸推之還沒過去,那邊樓近臨隱約是了一句:「……我與伯庸相交,與書恆本該是兄妹之情。而立恆,們之間也該以兄弟相稱,我不知書恆做了何等事情,竟對他下如此重手……」

他這話指責嚴厲,先是對著那名叫蘇檀兒的女子所,對入贅的書生,自也有幾分輕視和怒意。蘇檀兒抬起眼帘要話,旁邊那書生舉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這一下舉動輕描淡寫,毫不刻意,但也是在這一下之後,那書生幾乎是自然而然地接下了整個由樓近臨而來的壓力,似乎將因樓近臨怒而引起的整股陰沉氣息都化作了兒戲。

他的回應簡單誠懇:「有關此事,還是去問問樓家世兄,不光是世伯,我也有些奇怪。」

樓書恆變成了那個樣子,他覺得奇怪,偏偏他整個人都顯得理所當然,樓近臨盯著他,寧毅回望過去,目光漸變,好半響,樓近臨怒極地笑起來,lu出兩排牙責:「,很好。」

寧毅仍舊只是看著他,樓近臨方才是對待輩的狠辣目光,寧毅卻也像是看著輩的眼神,微微皺著眉頭,沉穩當中也有著幾分無聊,樓臨近從未在面對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時遇到過這種應對,心間滿滿的都是怒氣。

也在這時,陸推之也已經朝這邊過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一六章 災變(四)

17.4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