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秋末冬初(一)

第二十一章 秋末冬初(一)

第二十一章秋末冬初(一)

九月寒露過後,天氣降溫的速度變得愈發明顯了,大雨降下的時候,江寧城中仿似霧茫茫的一片片。深秋的雨沒有夏日那般喧鬧,像是帶著冬日將臨的寒意,一絲一毫的都要滲進人的衣服里。

走過小小街巷對面的木橋時,寧毅順手拍了拍長袍上沾到的水漬。在這樣的雨天里,長袍穿起來其實有些礙事,相對來說,自後方小跑過來的小嬋就要好得多了,雨天里出來,她沒有穿裙子,一身帶湖綠花邊的上衣配上長褲,頭上照例是可愛的包包頭,足下淡藍色繡鞋,一身行裝輕盈無比,方才大概是落在後方買什麼東西,這時候撐著油紙傘,繞過路邊的一個個水窪,燕子似的飛過來了。

「姑爺、姑爺,等等我啦。」

「怎麼了?」

「買了東西。」跑到寧毅身前,小嬋笑著拿出一本小冊子來,「剛才路過那邊的店,看見這本是新出的,姑爺可能沒看過,所以就買來了。」

那是一本市面上新出的白話話本,看看名字,叫做《鬼狐奇緣》。這樣的話本在這時代頗為常見,遣詞造句也都比較淺顯易懂,有的是歷史傳奇,有的則是民間傳說的愛情故事,尤以各種精怪鬼魅的愛情傳說較多,一些受歡迎的在出了之後,說書人便會拿去茶樓酒館講述。寧毅這段時間看這些看得多,小嬋自也是記在心裡,有時候見到出了新的,便會買了帶回家。

這類在娛樂性上比之現代的各種故事自有不如,但也是矮個子里拔高個,無聊時翻翻,畢竟是古文,也能讓自己身加融合進這個時代的氣息。寧毅此時笑著接過,順手翻了翻,小嬋跟在身後一邊走一邊說話。

「中午的時候,那個人說的話真可惡呢,小嬋真想上去罵他一頓。」

「嗯。」

「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就會瞎猜測,還敢在酒樓里吹噓自己是什麼才子,這樣的人,秀才也考不上啦。」

「嗯。」

「姑爺啊,小嬋這可是在為你打抱不平呢,那個人在說你的壞話好不好。」

「有什麼關係?」

「怎麼會沒關係,這人……哼,好啦好啦,知道姑爺不在意這些庸俗之人的說法啦,可是小嬋聽了也不舒服啊,畢竟有辱姑爺的名聲呢。姑爺當時要是當場寫一首詩罵他,小嬋就拿過去直接打到他頭上!」

「呵,他又不認識我。」寧毅將翻了一頁,「我坐他旁邊呢。」

「就是這樣才生氣嘛……」

中秋節的那場詩會,到得如今算來已近月余,有關那水調歌頭引起的輿論,到如今一直在變化著,最初的十餘天內,對這首詩詞的評價幾乎到達巔峰,關於對寧毅的好奇與議論,那段時間裡也是最多的,然後……這輿論便飛快地降下來了,開始往更深層,更特定的方向發展。

這等輿論在市井中傳播的熱度畢竟有其時間性,對於諸多升斗小民來說,中秋過後十天左右的時間裡他們或許還會附庸風雅地關注一番詩會中發生的事情,隨後,其它的東西就會漸漸的將這熱度覆蓋,生活本身是忙碌倉促的,當這些人提起那事的頻率降下來,平日里能聽到的有關這事的議論也就少了。

更多的讚歎、疑問,開始集中於一批批的學人士子身上,水調歌頭這首詞的影響,還是不斷地朝周圍傳——通過這些學人士子的口耳信件,但對於寧毅的質疑與猜測,卻停留在了江寧範圍內。譬如一名身在東京的士子聽了水調歌頭,他的讚歎不會有多少減弱,但對於寧毅具體是誰,寧毅能否寫出這首詞,他自然不會太過上心,畢竟——太遠了。

武朝與宋朝類似,儒學到達了巔峰,文人士子在社會中比重相當大。這個相當大也是針對之前的千年而言的,即便這是有史以來文人最多的一個朝代,比之寧毅所在過的現代,這個比例也真是太少了,因此,僅僅不到一個月,感受到的東西便已經安靜下來——當然,如同今天中午這般,在外面吃飯時無意間聽到幾名文人不太好的質疑之聲的機會,自然也是有的。

那日與秦老康老說了自己想法之後,康老或許覺得中秋那日的推波助瀾做得有些多餘,事後幫忙寧毅活動了一番,隨後據說有些想要來找寧毅討教的學子受到了先生的訓斥。這近月的時間,各種聚會邀請自有許多,請柬全都被寧毅無視了,而真找上門來的討教的人便只有三撥,一撥撲了個空,另外兩撥過來時,見寧毅在給孩子們講論語,首先便找話題:「嘗說半本論語治天下,今日聽寧兄講解此道,想是造詣頗深,不知XXX該當何解?」

這個算是慣性思維了,見對方在說什麼便從這上面找話,對於四書之類正書,寧毅過了幾遍,還是有準備的,在現代那種知識大爆炸的時代熏陶過,哪怕隨口說上一段,掐住重點發人深省不在話下,即便劍走偏鋒,對方一時間也難以辯駁。這些人既然過來,自然也準備了其餘問題,生僻的也有,只不過以寧毅的風度氣場,即便聶雲竹這樣的女子也得被牽制著隨他而走,這幫書生又能如何,一段論語答完,其餘的問題根本沒機會提出來,寧毅應付一陣離開,旁人也只覺得他淵博或是高深莫測,事後想想,倒是大多數問題都沒能問出來。

這樣的組團挑釁之外,其實也有私人過來的,有個叫做李頻的傢伙每天跑過來似乎是對寧毅隨口說的那些故事很感興趣,於是跑來旁聽,前幾天講完課後他倒是向寧毅提了些問題,主要是對那些故事的看法,要與寧毅討教,實際上這些問題也是句句不離論語之義。他沒有挑釁的意思,寧毅便也與他說了半個多時辰。此後對方便沒有過來了。

在寧毅來說,只要沒有人能坐實他的不學無術,外界有關水調歌頭的懷疑,就都不可能真的變成污名,等到他需要這名氣的那天,要證實可以很簡單。隨時都能做的事情,現在卻是沒什麼必要,這樣的事情,他是不放在心上的。

外界的置疑當中,隱隱約約也流傳著有關道士吟詩被寧毅剽竊的傳聞,信的人不多,至於是從哪裡傳出去的,自然是查不到了,不過在寧毅這裡,對這事卻是早有預期,聽過之後,只是淡然一笑置之。

粉筆的事情,自那日說過後不到半月的時間裡康賢那邊便制出了一批,質量還相當不錯,於是由白板進化為黑板的過程,僅僅是用了十餘天的時間就已經被完成,如此一來,上課之時倒也方便了許多。具體的成效一時間自然還看不出來,他上課的流程依舊:讀書、釋義、講故事。如此而已,倒是那幫孩子學習熱情的增長是顯而易見的。

只是課堂上這種活潑的氣氛,怕是這個時代都不多見的情況,學生們喜歡,老師們則多是搖頭,蘇崇華又旁敲側擊地說了一回,這次寧毅跟他討論了片刻這種教學或許會有好處,他便不說了。一來寧毅如今頂個才子的名頭,有那水調歌頭的光環,他也不好管,二來,書院反正一直都沒什麼成效,再差也就這樣了,隨便他去,看看成效也好。

上午講課,下午便走走逛逛,或依舊去秦老那邊下棋——當然也得是在不下雨的時間才行。

小嬋在大部分的時間仍然是跟著他,並且也跑來書院聽課——她挺喜歡寧毅講故事的,各種古古怪怪的故事都有,若是回去了,便可以講給兩位姐妹炫耀一番。寧毅覺得她跟隨得又緊了些可能有蘇檀兒的授意,自己寫了首水調歌頭,這樣的事情也是可想而知,他對此頗能理解,倒是並不介意。

當然,讓他比較疑惑的是,自己這妻子或許的確是找了什麼理由來解釋自己為何寫出那首詞作。因為在最初的幾天里,大家吃飯的時候,對方的審視目光還是挺多的,後來便轉變了,她再度專註於工作,每日馬車來來去去,用餐、說話恢復以前那樣的態度,話語之中也沒了什麼試探的意思,這倒是讓寧毅有些感興趣:她到底找到什麼理由並且接受和理解了呢……真是把握不住……

除了與之前並無二致的這些生活,寧毅偶爾會打聽有關武功的或是內功的消息,蘇家是有一批護院的,據說有人橫練功夫很好,那也不過是現代軍隊里硬氣功的水準,可以頭裂磚石。至於比較神奇的內功,按照他目前的聽聞,這時代應該是有,一些有名氣的大門派高手可能會,不過想要去學那可難了。

寧毅暫時還只是開始搜集這方面的消息——他最感興趣的也就是這個。在這個時代,當官也好、經商也好、造反也好,都不過是在現代就已經玩過了的體系,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而已。唯有武功,這才有新意,如果真有機會,他真是想要接觸一下內功什麼的——只希望不像現代一樣是假的,他也不貪心,譬如原地能蹦個一丈左右就行,當然……兩丈他也不介意啦……

想要練武功,也得有個好身體,現在就想找個大俠什麼的來教自己那也不怎麼靠譜,腳踏實地方為正道。於是在不下雨的清晨,每日早上的鍛煉,依舊在持續著,並且按照練出最大效果的打算將強度翻了倍。仰卧起坐、俯卧撐、長跑,前幾日經過聶雲竹所居住的房屋時,穿著樸素衣裙的女子倒是站在那兒看見了他,等到他跑近了,斂衽一禮:「寧公子。」

寧毅一身大汗淋漓、氣喘吁吁,勉強掙扎出一個笑臉,揮了揮手,「嗨」字也沒能喊出聲來,隨後……就那樣跑過去了……

留下聶雲竹站在原地,愣了半晌。

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決定出來打招呼的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秋末冬初(一)

1.7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