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一章 火夜(一)

第二二一章 火夜(一)

武朝景翰九年立秋,傍晚。

杭州。

夕照殘紅,一片凄惶,劇烈的震動之中,原本溫柔的西湖水如同沸騰一般的不斷翻騰,遠山近水,皆被這忽如其來的天地偉力籠罩在無可名狀的惶然當中。

「躲到桌子下去!躲到桌子下去!」大船之上,無數桌椅移動位置的聲音,碗碟掉落摔碎的聲音,慌亂聲、驚叫聲混在一起,有人摔倒,有人亂跑,與他人撞成一團。這片刻間,充斥在整個空間里的,皆是不知所措的驚慌,寧毅挽起了蘇檀兒與小嬋的手,隨即又將她們推向圓桌下方,一旁的文定、文方、羅田夫fù等人也反應出來,隨之躲了進去。

不過,這樣子躲避的必要,其實不大,當眾人躲進圓桌之下,過得片刻,也就察覺到了,這船上持續的搖晃,其實算不得非常大。地震經過了湖水的緩衝,轉化到船上的,主要還是左右的晃動。

這船隻不是海船,抗震能力不夠,但也因為船身龐大,終究還是相對平穩的,除了一開始那驚人的威勢,其餘的搖晃,也就都可以忍受,眼下剛至傍晚,船上還沒有全面掌燈,或許這才是最為幸運的一件事。

隨後,又是友的一聲響,另一邊的船隻晃過來,與這邊撞在一起。

小瀛洲的泊船地本就不多,這麼多的船舫停在一起,考慮到西湖此時風不大,今天的船隻靠得本就密集,這時候水bo將震動轉化為搖擺,幾乎整個小瀛洲上的船這時候都在互相亂撞。船與船之間,船與碼頭之間,一時間都是亂響,尖叫、恐慌、大喊的聲音遠遠傳來,混雜在地震的巨響中,此起彼伏。

寧毅愣了一愣,仔細聽著這些聲音,蘇檀兒的捏住了他的手掌:「娟兒跟杏兒她們、娟兒跟杏兒她們……」她此時也意識到了這船上的震動並不算強烈,只是整片天地都是這等嘈雜的聲音而已。寧毅看了她一眼,然後拍她手掌:「沒事的。」這樣倉促的時候,他也沒有多少應對的經驗,這邊大船上該是無事,事實上,地震時最主要的還是怕被東西砸傷,怕被倒塌的物體壓住,但此時倒沒有摩天大樓,他只是稍微遲疑了一下,又道:「我去甲板看看。」

鑽出桌子,前方已經有人在喊「不要慌亂,不要慌亂,沒事的!」

寧毅推開一個跑過來的人,指著旁邊的桌子吼道:「躲到桌子下面去!」回頭一看,檀兒、1小嬋竟也跑了出來,還跟著蘇文定蘇文方,本想大吼,但想著外面甲板或許比這裡更安全,也就不多說,首先搖搖晃晃地朝外面奔去。

船舷甲板上也都是慌亂的人,寧毅朝著周圍看,整個小瀛洲都在劇烈震動,橋在塌、樹在晃,遠處的保寧寺不斷地在夕陽中掉落瓦片,儼然細碎地解體一般,一邊一座亭子的柱子倒了,然後整個亭子都開始倒下去,偶爾便有水bo撲上較低的圍堰走道。

寧毅遠遠地看,但四周都是船,他們的那艘畫舫畢竟是小了,被擋住了根本看不見,這大船與碼頭相連接的板子轟隆隆的亂顫,但這些東西原本就弄得規模氣派,平時即便上馬車都顯得寬敝結實,這時候竟也沒有要散架的跡象。

陸地上的人比船上的人運氣要差,有的兵丁在地勢較低的地方已經掉進了水裡,拚命撲騰,保寧寺附近也有幾個和尚,亡命奔逃,卻不知道要跑去哪,一個和尚掉下了水,隨後又撲騰著爬了上去,他們原本居住在這,水xìng倒好。

寧毅的思想中,也有著些許的空白期。而也在下一刻,蘇檀兒陡然指著遠方喊起來:「老吳!老吳……相公!你看!」她神sè倉惶,無數顫抖的樹木當中,寧毅卻也看見了那邊隱約lù出的景象,那是自家畫舫停泊著的岸邊,船工老吳隱約是在圍堰上抱著一棵樹,他的tui上看起來已經是在受傷流血,這些操船人若是掉進水裡反而不怕,但這時候看來,顯然是在地震出現的時候被什麼東西磕到碰到。畫舫應該就在那邊,但一時間竟沒有人下來幫忙他重新回到船上。

「我過去,你們不要來!這裡安全!」寧毅乾脆地吼完,朝著船舷的上下木板那邊過去,大船又是一晃,他穩定了身形,過去仔細看了,船與岸的連接倒還不至於直接塌掉或是斷掉。寧毅吸了口氣,猛地奔跑過去,已經跑上了那木板,才聽得蘇檀兒喊:「我也去。」

「你……」寧毅回頭伸手,夫妻倆踉踉蹌蹌地上了岸,幾乎摔倒,此時腳下已經是劇烈顫抖的堰道地面,整個視野都已經轟隆隆的huā了,隨即又聽得似乎是斷斷續續的大喊:「姑爺、小姐……」只見小嬋也已經跑了一半,她慌亂地跑著,快要到地面時,木板猛地一顫,她便往地下摔去,寧毅伸手一抓,抓住了她xiong前的衣襟,1小嬋也用雙手抱住了他的手臂,被寧毅拉過來,整張小臉也在視野里轟轟轟地晃。

這時候如果大船又被劇烈地撞一下,那寬達數米的上下木板說不定就要朝這邊鏟過來,寧毅拉了兩個女人趕快走,卻見蘇文定蘇文方兩人也在往下跑,蘇文方差點摔倒,但也被蘇文定拉住了,他們兩個大男人倒也沒出什麼意外,寧毅眨了眼睛:「你……妹哦……」他做決策者那麼多年,每逢緊急大事則嚴厲,但在此時,卻也沒心情說什麼了。其實蘇文定蘇文方跟過來總比蘇檀兒小嬋適合幫忙,只是他們兩人若過來,恐怕蘇檀兒小嬋就更加不會留在大船上。

五人踉踉蹌蹌的往那邊跑,其實寧毅倒不是為了救那名船工,只是船上留了有人,這船工受了傷,卻沒人出來搭理他,那多半就是船上還有其它問題發生。寧毅與蘇檀兒心中焦急的基本也是娟兒與杏兒的安危。這種危急關頭畢竟沒人能博愛,若是娟兒與杏兒也在大船上,這邊便是船工甚至一路跟來的車夫東柱等人都死了,寧毅等人恐怕也是不會下船冒險的。

搖晃、碰撞、巨大的聲響、搖晃的視野、凄慘的尖叫、一艘艘的船隻與掉進水裡的人,五人才奔跑過的地方陡然有一處堰道崩塌,連著一顆大樹幾乎半條道路都坍進水裡。小瀛洲這邊畢竟都是堰道堤壩圍成,在這樣的震動里,有的地方也已經開始塌了,寧毅只是看了一眼,攙著人更快地奔跑。

到得那畫舫所在,1小小的畫舫倒還是靠在岸邊,甚至繩子還綁在岸上,那船工的tui傷也難說到底嚴重不嚴重只是被嚇傻了,寧毅抓起他就往畫舫上扔。人才扔上去,陡然間見到那邊船頭杏兒似乎是趴在甲板上也不知道在往水裡幹嘛,東柱拿了一根竹竿,寧毅叫了一聲:「怎麼了?」東柱回過頭杏兒也回過了頭,哭喊道:「姑爺!姑爺!娟兒掉水裡了……」杏兒、東柱是不會水的。

蘇檀兒與小嬋等人瞬間就懵了,寧毅放開她們,跳上畫舫的甲板,差點因為震動被崴了一下,但隨即已經朝著那頭跑過去看見那邊水裡還有一抹身影砰的跳進去。

這樣的水裡游泳跟平日里在西湖中游泳,感覺完全不同,無數的水huā、泡沫、暗涌、沉悶的聲響,但好在寧毅也已經鍛煉了許久片刻,終於找到娟兒的位置拉住的她的後背將她抱出水面。

水紋在周圍視野里ji烈地跳動,平日里看起來不高的面舫船頭這時候幾乎遙不可及,上方的身影在伸手,在喊些什麼也聽不清楚。寧毅通常是從側面稍矮一點的地方上船的,這時候念頭才剛剛興起,只見旁邊一艘畫舫如小山一般的晃過來,與自家的小畫舫轟的撞了一下。

寧毅在水裡調整著身體,看了看被抱住的娟兒,她沒什麼掙扎的力氣了,但眼睛還微微睜著,似乎還在動。這樣就好,寧毅心想,用力划…

了幾下,再度靠近畫舫船頭,卻見那船頭在視野中陡然擴大。

水bo推著畫舫,朝這邊撞了過來,砰的一下,船底撞在了寧毅的腦袋上。

一時間,天旋地轉,他整個人也有些懵了。咕嘟嘟的水huā,水bo下猩紅sè顫抖的天,娟兒也因此再度沉了下去,他下意識地抓了一下但沒有抓到,片刻之後,他終於調整了身體,再度抱起娟兒往上浮。

破出水面,視野中,有人伸下手來,慌亂之中,彼此都抓了好幾下,確實蘇文定,他半個身體都懸在了船頭的甲板外,後方大家拖著他。寧毅的腦袋一時間似乎還在嗡嗡響,再反應過來時,他與好兒都已經被拉上了甲板,娟兒被抱在他的懷裡,寧毅幾乎是箍住了他。

恍惚幾秒之後,寧毅搖了搖頭,才正式反應過來,去看娟兒,平日里相對文靜寡言的小丫鬟這時候腦袋偏在一邊,已經沒了聲息,閉了眼睛,睫毛上掛著晶瑩的水珠。寧毅拍了拍她的臉,但是沒反應,隨後又拍幾下,寧毅愣了愣,將人身邊甲板上放平,蘇檀兒也在一邊拚命查看著她的動靜。

沒有多少遲疑的空間,寧毅趴下去將耳朵伏在了娟兒的xiong口上,此時本屬夏天,娟兒穿的衣服也單薄,這時候緊緊地貼在了jiāo小的身軀上,suxiong像是餿頭一樣的隆起著。但寧毅也估計不了其它,沒有聽到心跳,他交叉了雙手,覆在娟兒左xiong房上用力按了幾下,隨後捏著她的鼻子嘴對嘴地做人工呼吸,然後,又在xiong口上繼續按,如此來回數次,終於,小丫鬟的口中吐出了幾口水來,寧毅俯下身子,用耳朵繼續聽。

然而,依舊沒有反饋。

寧毅吸了一口氣,繼續按下去、呼吸、按下去、呼吸周圍的人也沒怎麼見過這類施救方法,但看著寧毅的態度,便多半知道他在做的時,某一刻,當寧毅放開娟兒的鼻子,雙手再在對方xiong口上壓了一下之後,才猛地發現,躺在甲板上的小丫鬟已經睜開了眼睛,此時正有些mí惘地望著他。

寧毅下意識地又按了一下。

娟兒仍然在疑huò地看他,只是身體倒也隨著這一下微微抽動,兩人對望了片刻,寧毅伸出一隻手拍了拍她的臉頰,另一隻手卻仍舊覆在她的xiong口,又俯下身去貼上了那柔軟的地方……其實從這個下午開始,他也經歷了太多的事情,耗了許多心力,幾乎是在焦急而機械地做著這些,一時間也沒能反應過來。蘇檀兒俯下身去叫了一聲:「娟兒。」

「小姐……姑爺……咳……」

娟兒那張平日里就文靜的小臉上表情此時委實有些空靈,似乎自己也弄不清楚具體的事情,對於寧毅的手放在她xiong口上,甚至貼著耳朵在聽,甚至她剛剛睜開眼睛時的嘴對嘴吹氣,都覺得非常的疑huò。寧毅倒是舒了口氣,轉身在她身邊坐下「哈哈」地笑起來。他也是累得夠嗆了。

如釋重負的疲倦笑聲之中,他的左手仍舊是放在對方的左xiong之上。

此時,周圍的山水仍舊處於一片劇烈而瘋狂的震動中。寧毅方才被船底撞到的額頭,也正在泌出鮮血來,令得周圍眾人倒是有些複雜,一時間不知道該提醒他放在娟兒xiong口上的咸豬手還是提醒他額頭的傷勢,就連蘇檀兒的表情,似乎都有些複雜和遲疑。

就連娟兒,這時候也還如同先前一般的躺著,看了天空,木木地眨眼睛,剛剛蘇醒的恍惚情緒大概仍沒有讓她意識到這事情的不妥,看錶情或許只是在想:姑爺幹嘛一直將手放在她的那裡呢?

她也只好一直躺著不動了……

船工已經在那頭掙扎著收起了繩索。不遠處一艘船舫正在燃著火焰,不知道它是怎樣燃起來的,但在這時終於因為觸到了易燃物而轟然爆開,1小半邊的船體帶著光點落入水中,有人從那兒跳下,有人掉進水裡,有人在空中撞上旁邊晃過來的船舷,隨後掉進兩艘將要碰撞的船隻當中,轟的一聲響。更遠處,更多的慌亂與意外還在發生著。

這個夜晚狂亂的交響曲,就在這樣的氣氛下徐徐奏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二一章 火夜(一)

17.8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