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二章 火夜(二)

第二二二章 火夜(二)

太陽從天的一側落下去,月亮與星辰自另一邊升了起來。小瀛洲附近,火焰正在水面上熊熊燃燒着。

大地已經停止了震動,昏暗間所能見到的一切輪廓似乎都給人以狼藉之感。湖面上仍舊在熊熊燃燒的是一艘大船,上面已經沒了人,整個框架燒得分崩離析。着火的殘骸以那團烈焰為中心往四周散去,然後在水面上逐漸的消失,湮沒。

周圍的遊船,也各自以這火焰為中心,在黑暗間朝四處逸散而去,像是已經散亂的雁群,船上的燈火斑斑點點。

蘇家的小畫舫也在黑暗的湖面上緩緩而行,不遠處是那大船燃燒的畫面,飄dàng的殘骸,稍遠一點,有兵丁持了火把,在小瀛洲上救人善後。遠遠近近的水面,還有些船隻在尋覓救人,mí茫的光點間傳來叫喊之聲。寧毅站在畫舫船頭,看着大大小小船隻輪廓的遠去。

地震已經停息下來,初時的慌亂過後,大部分的船隻,還是在第一時間朝杭州的方向趕去了。這時候西湖並非杭州中心,而是郊外,遠遠望去,倒還是能看見杭州城的輪廓,城市的光芒映上夜空,但看起來,比之往日還是微弱得多,縱然無法親見,也能想到此時的城內,必然也是哀漓遍地、一片狼藉。

嗶嗶啵啵的火聲,船篙撐進水裏嘩嘩的水聲,響起來都顯得有些空。這小畫舫上撐船的人不夠,行的倒不是很快,東柱、蘇文定蘇文方等人也去幫忙了。

先前的混亂當中,這小畫舫倒也被撞了好幾下,但總算船還結實,並無大礙。夜風朝這邊吹來時,柔軟的肢體自背後貼了上來,蘇檀兒抱住了他,在他背後靠了一會兒,方才伸手去觸mo他頭上的繃帶。

「沒率吧?」「沒什麼,好在人都沒事。」

「嗯,不知道家裏怎麼欄了,房子怕是都塌了吧。耿叔他們……………」「現在別多想了,該沒事的。」寧毅拍插她的手「房子也不見得都塌了,放鬆心情,晚上還長呢。」

「怎麼會忽然地龍翻身了呢……」

「不知道啊,晚上可能還會接着有,但應該不會有這次這麼厲害了。今晚回去我們要把東西清開,睡院子裏,不能睡房裏了。」

「相公這個也知道?」

「知道,放心,沒事的。」蘇檀兒靠在他背上「嗯」了一句,沉默片刻:「有你在真好。」這是他們平素在江寧小樓陽台上聊天的氣息了。

「一樣的。」「我小時候覺得自己就算是個女孩子,一個人也什麼都能幹得好,跟相公成親之後,才漸漸覺得,有相公在身邊的感覺跟一個人是不一樣的。能跟相公在一起,是檀兒的福氣。」

「還是一樣的,我是入贅的嘛,都是你在養著的」

蘇檀兒撞了他后須一下,好半晌,輕聲道:「不一樣的。」這只是陳述句,無需回答,兩人在船頭站了一陣子,蘇檀兒道:「我去後面看看,寧毅點頭后,方才走了。

夜風吹來,岸倒是快要近了,寧毅嘆了口氣,這忽如其來的地震的確是始料未及的一件事。他對於地震畢竟不曾親歷,倒也不清楚這等震級到底如何,想必是厲害的,也不知道這裏算不算震中,地震之後,又是大量流民,正值秋收之前,老秦上了京,怕是又要難做了。不過此時的城市大抵都是平房,就算被震垮,掩埋的人數、深度比之後世終究要容易施救,而且地震之時正是傍晚,多數人應該還是能逃出來的。

「哎,抄詩遭天譴哪」口中無聊地感嘆一句,心中則是期待着杭州知府等人能反應及時…

去年的時候他的那本賑災冊子應該已經被發遍全國,其中大部分還是地震賑災的應對。

唯一可慮的怕是西邊不斷壯大的方臘,在這方面他的歷史知識不夠,不知道方臘有沒有打來過杭州,在他的印象中,對於粱山起義倒還比較深刻,但那是因為《水滸傳》,而且無論書還是電視,他都沒有看完過。方臘的起義比粱山規模要大,但杭州是重鎮,方臘被鎮壓得快,在他想來應該不至於打了過來。而這地震他也是沒印象的,否則當初也不至於同意與檀兒過來。

時空已變,不知道的事情想也無用了,這念頭只是隨意地在腦海中閃過。偏過頭時,卻見一道單薄的身影正站在側面的船舷那邊,寧毅望過去時,她也望了過來,那是娟兒。

此時的娟兒正踮着腳在那兒取一隻掛在頂棚上的小燈籠,已經取了下來,見寧毅望來,身子陡然一咻,像是緊張得縮小了一圈,她將那小燈籠抱在懷裏,往前方走了兩步,隨即轉身往後方走掉了。寧毅知道她方才在船艙里休息,本來倒好奇她身體怎麼樣了,這時候卻有些擔心她會不會被那燈籠燒着。

不過,回想起先前救人時發生的事情,自己倒是真有些做得過了,無意間將手在對方xiong口上放了好一會兒,後來反應過來時,倒是覺得柔軟,有沒有捏一捏自己也不清楚了。

那時候頭上流下鮮血來,他倒也是反應自然,意識到之後,輕描淡寫地放了手,隨後便去看周圍的狀況,檀兒等人表情古怪,但也沒說什麼。這事情也只能這樣處理,對小女孩的傷害恐怕不小,但事急從權,而且眼下最重要的也不是解決這件事,以後的問題,只能以後再說了。

心肺復甦、人工呼吸,唉……

此後船隻靠岸,岸邊那專為游湖而設的釋站也是一片狼藉,找到了自家馬車,馬卻已經不見了,這時候也無法追究。一行人沿着道路朝杭州城過去,才接近時,便已經看見西側的城牆坍圮了一個大口子,進入城門,火光延綿,哀漓滿地。

滿城當中,觸目所及,鼻是驚人的凄涼景象,城市中的房屋十有六七都已經倒塌,呼喊、尖叫、哭泣聲連綿成片。

寧毅發現,自己先前心中所想的,還是顯得樂觀了,又或者是因為他畢竟沒有經歷過這等超矢規模死傷的場景,周圍哭喊、救人、搶救財物,隨時lù出在視野當中的屍體、鮮血還是讓他覺得有幾分不忍。

這終究是因為作為後世人的心境,而且眼下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一行人穿過城市,朝着家的那邊趕過去,途中經過一處水道時,才發現橋也塌了,只得繞道。四周無處不是殘骸、廢墟,甚至城中水路之中,都能看見漂浮的屍體,也見到幾名曾在小瀛洲上見過的富人,他們已經先一步趕了回來,這時候指揮着搶救財物、家人,舉着火把的軍士自城市中奔跑過去,有的傷者在自家廢墟前哭着跪着呼救,有鄰里之間守望相助的,救了自家再去救別家,但在這等情況下,人手無論如何還是不夠的。

如此一路回到太平巷,已經過了半個多時辰。自家的院子大部分也已經塌了,廢墟周圍燃着火把,有死者有傷者。耿護院倒是沒有受傷,這時候指揮着一些家人正在挖開倒塌的房屋,整個太率巷的景象,基本上也差得不太多,就算有幾間房子仍然顯得完好,瓦片基本上也已經掉得差不多,恐怕沒什麼人敢住。見蘇檀兒寧毅等人回來,一些人頓時迎了上來,有幾名女子還在哭,是跟來的管事、賬房的家人。廢墟之中,自家此時仍有三個人被壓在下面,而在外面許多人都受了傷,死了兩人。

「救人吧。」這時候也沒什麼好說的,寧毅只是看了一眼,揮揮手,隨後徑直走向廢墟之中,加入了搬運挖掘的行列,蘇文定蘇文方在江寧或許比較jiāo氣,但自從隨了姐姐姐夫過來,對寧毅卻是相當崇拜的,寧毅過去,他們便也跟了過去。

半個時辰后,第一次的餘震如約而至,將更多的絕望降臨在這座已成廢墟的城市間,寧毅那邊救出了兩人,但更多仍舊沒被救出來的掩埋者,永久地失去了機會。

夜還漫長,大地的震動帶來的轟鳴巨響中,這座古代城池間一處處的火焰較之方才已經燃燒得更為明亮,紅光在顫動間燎亮了天際,鳥在夜裏飛,有時候像是響起寒鴉的號子。這天夜裏發生了兩次餘震,後半夜,城市中開始出現劫掠事件,官兵暫時沒有反應過來,有些地方猶如無主之地般的凄惶,城東因部分亡命徒的劫掠燃起了大火,直到天明方才撲滅。

第二天,整個城市仍舊是以在廢墟中救人、搶救財物為基調,各種消息也在陸續傳來,因爭奪財物而發生的口角、打鬥,一些身無長物的亡命徒、混混開始趁機發財,渾水mo魚,官府開始試圖組織起秩序,

衝突漸起,有幾人被抓,當場格殺。寧毅去打聽了離開杭州的可能xìng,但運河航道上游坍塌受阻,此時水路倒也暫時停運了。

下午時分,錢希文派了管事過來查看他這邊的安危究竟,寧毅給了一封回信,隨後讓耿護衛挑了家丁跟隨去錢府,以馬車運回大量糧食隨後封存----錢希文是這邊的大地主,家裏的糧食是最多的,地震恐怕還震壞了不少儲存倉庫,這時候自己過去求取一些,不在話下。但畢竟是欠了人情,寧毅在書信中有提出幾點地震后的應對措施,但這些在去年的賑災條款里也有,若是杭州府做得好,自己終究是欠下一份人情。不過這時候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這天夜裏的城市又是火光映天,並非平日的燈火,只是廢墟上的凄惶與火光,不過,軍隊與杭州府的力量終於強行控制了部分的秩序,大量的屍體被運出城外燒毀,仍是三伏天,再晚一些,恐怕便是瘟疫。

隨後到得第三天,大雨降下來了,在這夏秋之交的猛烈雨幕當中,杭州城內,盡成澤國……

這天傍晚,離開徐州附近的鐸道上,一匹奔馬負着背上疲憊yù死的騎士仍在沒命地奔跑着,挾著騎士身上那封記錄了東南天崩地裂的八百里加急文告,不斷地接近此時的武朝首都,汴京。

孤馬疾奔,夕陽已沉下,夜sè將臨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二二章 火夜(二)

17.9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