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六章 力所能及

第二二六章 力所能及

上午的陽光升起來時,慌亂與躁動的氣息已經籠罩在整個城池間。

西面錢唐門附近的戰鬥信息隱隱傳來,城北的火勢看來仍在蔓延,但依舊處於一片巨大的混亂當中,也不知是軍隊與城內的民眾在混戰,還是軍隊與混入城內來的方臘部署在混戰,而由於這等混亂的蔓延,此時杭州城內各處,都發生了大大小小的衝突,人心惶惶,無有依歸。

作為江南之地最重要也最具象徵xìng的城市之一,杭州自武朝建立以來,就未再遭受過戰火。早先就算南方局勢紛亂,方臘等人在歙州、婺州等地打來打去時,由於武德營在這邊防守嚴密,大家也都明白杭州一地的意義重大,至少對於世居蘇杭一帶的眾人來說,對於戰亂的危機感,終究是如隔天淵。也是因此,當得知方臘的人馬殺過來,噩夢一夜之間成為現實,此時城內的家家戶戶,也在陡然間有些懵了。

此時杭州富庶,鎮守這邊的禁軍、廂軍都有一定數量,但主要還是歸武德營統制。這些日子由於地震,武德營的主要軍力也已經聚集過來,鎮守城內城外的軍隊大概有三萬左右。西面錢唐門的混亂一起,軍隊當即收縮,閉四面城門,發警報、拒敵,並且開始鎮壓城內的混亂。

軍隊並不是不夠,而且此時鎮守杭州的武德營補給精良,戰力也是可以保證。自早晨開始的一片混亂當中,位於太平巷的寧毅等人除了聽著這混亂的發展,拒守著自己這邊的巷子之外,根本無法清晰地弄懂事情的走向,一個街道上的人都在人心惶惶地想要等到什麼確切的消息,也有人過來詢問寧毅這時候可以幹嘛的,寧毅最後也只是揮了揮手,讓自家的廚娘回去煮早飯。

兵凶戰危,當這類事情近在眼前,手邊又沒有足夠資源的時候,寧毅也不見得能有多少的主心骨,這時候城北那邊又是大火蔓延。回想起袁定奇昨天過來時的樣子,今早被人一刀斬首,必然是方臘的部署趁著混亂早早的進了城,具體有多少,也是難說得緊。這時候,也只能暫時相信武德營的戰力,等待更多的消息傳來,讓趨勢變明顯。

當然,需要做的,自然也不只是等待這麼簡單的事情,到得這個時候,自己到底能做些什麼,也該歸納起來了。

早晨喝粥。

各種聲音還是從城市四面傳來,嗡嗡嗡的擾得人心煩,寧毅與家裡人坐在院子里吃著早餐,外面街道上還是有人惶然來去,但這時候治安單位終究還是以街道為主,沒什麼人真敢出太平巷,畢竟誰也不知道會不會遇上方臘派進城裡來的人。寧毅思考了一陣,便吩咐東柱去備起馬車,一旁的眾人被他這決定嚇到,小嬋瞪大眼睛:「姑、姑爺,你要幹什麼啊……」

「沒什麼……」寧毅正要說明,副坊正也從院外進來了。原來,剛才便有武德營的軍人過來,傳令讓每一個街道的人嚴守家門,不要隨意亂跑,此時有一部分方匪在城內煽動作亂,武德營正在圍剿,免得被那些匪人趁了機會。

那副坊正又道,據武德營的來人說,西面錢唐門附近的作亂,這邊卻是早有準備,此時已然將敵人拒於門外,對方雖然想要衝擊城牆的破口,但必然不會得趁,讓城內的民眾放心。聽著早上那陣的聲勢,這事情倒像是真的,畢竟杭州這邊,能人還是有,城牆塌了,不會絲毫防備都不做,看來官兵方面也是故意lù出破綻來,引人上鉤,倒是入了城的那些匪人,能弄出這麼大的聲勢,恐怕才是他們沒有料到的。

寧毅為此也是心下稍定,但官兵不能盡信,已經決定了的事情還是要去做。他與副坊正說了待會要出去一趟的事情,拿出昨天那塊武德營的統領令牌,又敷衍了幾句理由,對方才點頭,隨後去告知其他人要將太平巷戒嚴的消息。

副坊正走後,小嬋著急得像是要哭:「姑爺,你到底要去哪啊,那些匪人都進城了,要是遇上了怎麼辦啊?」

寧毅輕聲道:「去拜訪一下錢家的人,做些事情,然後看看我們能不能搞到船,北邊走運河是不行了,但往東邊走錢塘江的海船還是有的……」

「不行的啦,這個時候肯定不行的,而且外面有匪人啊……」

「搏一搏嘛,別忘了你家姑爺也是兇殘的血手人屠,大家都是江湖人士,不怕的,我很快就會回來。」寧毅笑著安慰她,隨後單手將她摟在身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此時周圍還有諸多家人,他這動作卻做得理所當然,自然無比,小嬋一時間也是懵了,只隱約聽得寧毅自言自語地咕噥:「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只是摟了一下,他便將小嬋放開,蘇檀兒在對面看著他,倒並沒有在意寧毅摟抱小嬋,只是與寧毅稍稍走到一邊,她才低聲開口:「小嬋說的對,這時候海船怕是……」

「我知道。」寧毅點頭,低聲回答,「海船能出城,但肯定不多,這個時候我估計碼頭那邊的人都已經滿了,我們這邊過去也沒希望。但官府那邊只要還有一點希望,就絕不會放船隻離開的,否則人心只會更亂,那肯定會是留下來的後路。事情兩手準備,如果真到了要逃跑的地步,我一定要想辦法弄些名額出來,你、文方文定、嬋兒娟兒杏兒……武德營有準備,城不會太快破,我必須趁早去找錢希文。不光是海船,我們還要做第三手準備。」

「那其他人……」

「我會儘力,但如果真的被殺進來……」寧毅想了想,「我只能優先顧你們。」

蘇檀兒捏著他的手點了點頭:「……相公快點回來,這邊妾身看著。」

寧毅點頭,之後東柱套好了馬車,寧毅倒是沒打算讓他趕車,這時候外面遇上危險的可能xìng有,但估計不大,不過想了想,他又搬了兩罐火藥放到馬車上。駕車離開了巷子。

一路前行,沿途的許多街巷都已經被當中的民眾守得嚴實,sāo亂還是發生在城北大火蔓延的那一片,但遠遠的感受起來,最主要的還是被壓了下來,此時似乎正化成小股往四周擴散,那邊距離這裡隔得倒遠,一時間應該延伸不過來。倒是行了一陣之後,卻看見有些街巷並非是固守著本身的地方,似乎是組織了一定的護院、民壯持著武器出來了,要往哪裡趕的樣子,這樣的人,片刻間倒是遇上了好幾批,寧毅在馬車上低頭沉思片刻,再遇上一批時,他靠了過去,拿出令牌。

一名為首的人見了那令牌,一時間卻也有些將信將疑,但畢竟看寧毅不像是什麼匪人,道:「先前有人通知我們守住自家街坊,但過了一段時間又有軍爺來說讓我們派些人幫忙守城,到熙春橋那邊集合,不聽的將來軍法處置,這種事情你讓我們聽誰的啊!」

寧毅與這隊人分開,不一會兒,又遇上另一隊方向似乎不太一樣的人,卻說是有傳令官讓他們去古卯巷集合的,那人渾身是血,話說得嚴厲,又持著衙門的令牌,這邊人自然不敢不聽。寧毅吸了一口氣,讓這幫人回去再守住自家家門,這幫人應該是信了寧毅的話,開始往回趕。

類似的事情,此時在城內發生的恐怕還不少,寧毅一時間雖然大致看出一些端倪,但這時也無暇去管,一路來到錢家。這時候錢家的房子也倒了許多。大量的錢家護院、護衛都在看守著附近,不過,寧毅叫人通傳之後,倒是第一時間受到了錢希文的接見。

錢家祖宅這邊,錢希文原本居住的房子倒是並沒有被地震震垮,但此時在院子里也搭起了棚子。寧毅被人領著過去時,那位老人家正坐在棚屋裡的椅子上喝茶,由於院牆被震垮了,從這邊望出去可以看見北邊天空上的煙塵,眼見寧毅過來,錢希文站起來笑了笑,隨後在桌子上放下茶杯。看起來,老人家ting淡定,對於寧毅此時過來找他,也有幾分讚許,吩咐下人倒茶過來。

「立恆,坐。地方簡陋,不必客氣了,那邊房子雖然沒倒,不過家中小輩倒是一直擔心,看著我這老頭子只許住草棚。不過話說回來,牆塌了,晚上有風吹過來,還是蠻涼快的,你那邊也不好過吧?」

寧毅朝他行了一禮:「晚輩這次過來,是想問問守城之時,聽聽錢公的看法。」

錢希文點頭:「立秋詩會你得罪樓家,後來雖然地震,但你未有過來找我,說明心中有數。今日之事,你第一時間來了,則說明你並非單純的自傲。懂應對、知進退、有血xìng,這很好。」

這時候下人為寧毅奉上一杯茶,錢希文舉起自己的茶杯朝北面示意了一下:「老夫是文人,對今日之事,也無從拿捏,不過,方才是尋了人來問的,對於地震之後,方匪趁機奪城,軍中是有準備的。錢唐門那邊方匪所屬猝然發難,但第一bo攻勢已經被完全打下去。立恆你若問我戰事,我不能說,但我問過的人,倒是有幾分信心的,雖然……那大火也令得他們有些意外,而且此時城內諸多狀況,表明方匪確有不少人入城。不過,若城外攻勢不濟,舉城皆敵的情況下,他們也是亂不了多久的。」

寧毅點頭:「這麼說,軍中有信心。」

錢希文喝了一口茶,等待了片刻:「既然任事,就得負責,說話嘛,信心倒是誰都有的,只是若沒有這地震,形勢會好很多。」

「錢老也有信心?」

錢希文笑了起來,搖頭:「老夫說了,老夫是書生,不好說,也不能說。不過,立恆能問出這句話,沖著嗣源,有些事情,老夫倒也不避諱了。西面戰事,武威、武驟兩軍與方匪偶有勝負,有事便報以大捷,可軍中政壇,欺上瞞下,要說這人那人的說法有多少可信,老夫還是得自己去看,老實說,武威武驟雖未有大敗,方匪那邊,也不見得傷筋動骨,聲勢反倒是越來越大了。這次他攻杭州,杭州是重鎮,多年未經戰亂,武德營能守住杭州,這個……老夫基本是信的。但人生數十載,見過許多事,若有萬一……這是老夫不想去想的事情……」

老人放低了聲音,倒並非是為了什麼機密:「武德營說是精銳,但多年未經戰事,這次守城,未有先例,這是劣勢。方臘那邊也未必有多厲害,畢竟是些飯都吃不飽的人……老夫從未接觸戰事,倒是嗣源曾經感嘆,就算看來再厲害,也未必就是常勝之師……」

錢希文畢竟也不是什麼好糊弄的人,圍城之戰,勝了也就勝了,敗了便是無數人家破人亡,他雖然覺得應該會勝,但心中終究是清醒的。寧毅聽他說完,抬頭道:「晚輩冒昧了,南面海船港口,若有意外應該可以走吧?」

「嗯,軍中既有準備,那些船是早早就扣下了,不過除非城破,否則也是不會動的。海船不多,能走的人也是有限,一旦開始離開,港口那邊,必定嘩變。」

「到時候,晚輩想要七個名額,此事必有厚報。」

「七個有些多。」錢希文笑了笑,「不過可以,待會老夫拿憑證給你。不過老夫是不會坐船走的,真有那時候,也可以隨潰軍殺出去。」

「謝謝。只是未雨綢繆,晚輩有家人在,錢公也有家人在,不想讓她們出事。哦,過來的時候,我發現一件事……」

寧毅將駕車來時遇上的情況跟錢希文說了,錢希文皺起眉頭,寧毅道:「雖然方臘一直在西邊不遠為患,但這次地震一起,七天的時間,他們裡應外合,開始攻城,我覺得是有些快的,那些過來的流民,不會是真正的流民,要慢慢聚集到這邊,盡量不lù馬腳,大部分肯定還是事先挑選過的匪兵。而且城內傳令,也有自己的機制,要傳假消息,不是不行,但也會有一定的難度,他們反應這麼快,一面放火,一面各處傳不同的消息。我不知道城內還有沒有其他的事……」

「確實有人在鳳凰門附近作亂,那邊城牆也有坍塌,武德營派人重重把守,但外面並無攻城跡象。」錢希文插了一句,隨後道,「立恆繼續說。」

「那就是到處布疑兵了,配合城外攻勢盡量讓武德營疲於奔命。要遍地開花,進來的肯定都是好手,而且拿捏得這麼好,我覺得他們肯定在地震以前就開始有了計劃。方臘往杭州來,必然是之前就做了準備,然後實施到中途,遇上地震……」

錢希文愣了愣,隨後感嘆:「這樣……得天時了啊……」

「此事望錢公儘早知會負責城內防務之人。策劃這些事情的人很厲害,而且他肯定是進了城了,否則城內應變不足,如果能夠揪出這人,也許能稍微減輕城內外的壓力。」寧毅頓了頓,他對於杭州城畢竟太不熟悉,只是提醒對方也就夠了,「另外,我希望錢公能給我要來一道令符。」

「什麼令符?」

「我想去說服太平巷附近一帶的豪商富戶,以及各種武館鏢局。這時候城內軍人是足夠的,應該不用立刻募集他們守城。但若有萬一,需要他們,或是大家都要逃的時候,我也許可以讓情況變得好些。海船的事情,畢竟船少人多,我想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留第三條路。」

錢希文看了他好一會兒,想了想,神sè古怪地笑起來:「能為秦公賞識的人,不會簡單,我是知道的,不過,有句話倒是一直想問問立恆。立恆擅長之事,到底為何?」

寧毅想了想,片刻之後,拱手說道:「去年賑災方略,是我寫的,其餘的,倒不好說。」

錢希文聽完,微微點頭,隨後打開抽屜,拿出一些符印來。

「……這就可以了。」ro!。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二六章 力所能及

18.2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