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九章 圍城(三)

第二二九章 圍城(三)

狗已經累了,它一瘸一拐地在血跡斑駁的土坡上繞了一圈,然後去到土坡下方已經傾塌了半邊的小院子里卧了下來,tiǎn了tiǎn已經瘸掉的后tui。主人就躺在它的身邊,轉過頭時,它看著主人身體上插著的長長的木杆,鼻子往前拱了拱,隨後又「嗚」地縮了回來。

狗、院子、屍體、箭桿、還有血,喧鬧的聲音自不算遠的地方傳來。

它是一條老狗了,老得恐怕已經沒有多少的年歲可過,一直以來它陪著同樣年邁的主人住在靠近那堵大牆的小院子里,偶爾出去遛上一圈,累了便緩緩地回來,眼下它最喜歡的事情是趴在門檻邊樹下的青石板上曬太陽,眯起眼睛在太陽與蟬鳴里打盹,當老主人坐在旁邊mo著它脖子上的硬筋絮絮叨叨地說話時,它偶爾便會舒服地發出「嗚」的一聲。

直到前些天,它看到鳥兒都飛走了,然後大地動了,震垮了那堵大牆。接下來人來人往,全是它無法理解的事情,大牆倒塌的地方連續好些天都是那些人的嘶喊聲。到那天,密密麻麻的人從那破口蜂擁而進了,無數的人又從一處處的地方湧出來,那些人海對撞在一起,老主人站在院子的破口看那邊隱隱約約的動靜,口中又在絮絮叨叨地說著一些它也不懂的話時,就那樣毫無徵兆的倒了下去。

它看見了老主人身上支起的木杆,嗅到了血的不詳的味道,那鮮血湧出來。它快步跑過去,對著老主人又嗅又拖,試圖讓老主人能夠再動一下,但那已經年邁的老人只是睜開眼睛微微看了它一眼,隨後那眼神便永遠地凝固下來。

血還在流出來,它跑到街上,爬到後方的土坡上叫。有些身上染了血的人衝過來,它叫著衝過去撕咬,但它也已經老了,被刀柄打斷了tui,嗚咽著到一邊。有些人衝進了院子,後來又衝出去。過了許久,大量的人群又自破口被趕出去,喧囂在那邊沸騰著,只有這邊的小院子冷了下來,只有老狗在這邊緩緩地走來走去。

隨後那大牆的破口時時有人衝進來,也有許多人在那邊倒下。它已經幾天沒有吃東西了,偶爾在那土堆上朝外看一看,拖著被打瘸了的tui,能叫的時候,便叫上幾聲,叫得累了,便又回到院子里,看著老主人的屍體上生出的蒼蠅。

天氣炎熱,如血的殘陽終於在滾滾雲濤與群山之間淹沒下去,院外一株紅楓樹皺了一半的葉子,在傍晚的熱浪與臭氣里婆娑,天將黑的時候,老狗又爬上了土坡,身影與土坡在橘紅的顏色里融成一抹孤單的剪影。

某一刻,那狗在土坡上站直了四肢,探頭朝遠方望出去。無數箭影飛蝗般的升上天空。

其中一支箭矢刷的射穿了老狗的身體,屍體滾下去,散碎的幾支箭矢噗噗噗的落在了土坡上,然後,聽得那城池之外,有一個人在喊起來:「聖公」又有人喊起來:「是法平等!無有高下!聖公到了」「聖公!到了無數的聲音匯成一片,轟隆隆地朝著這邊壓過來!

………,………,………,………,……………

這又是一個沉悶的傍晚,每日當中,杭州城內外的sāo亂幾乎已經成為日常的一部分。太平巷裡,寧毅坐在未塌的木樓頂上,朝著不遠處的夕陽與城市望過去。太平巷附近的水脈是大運河的一小條支流,由於上游的堵塞,加之這些天的兵凶戰危,河水也變得渾濁了。

地震以來多日的亂局,內憂外患,城市之中流通不暢,此時隱隱散發著一股腐爛的臭氣。

有幾個人騎馬自太平巷外過來時,寧毅才從樓上下去。過來的幾人中,為首的一人名叫錢海屏,乃是錢希文的一名侄子,不過此時也已有近四十歲上下,他在杭州府任一文職,頗有實權,這次方臘攻城,他負責了城內的許多事情,前幾日便與寧毅有了一定的交集。

他這兩日已經往太平巷來過幾次,守住巷口的人基本也都認識他,放了進去。一見寧毅,這顯得風塵僕僕的中年人也沒有太多客套,拱了拱手,從身上拿出一張紙條:「寧賢侄無需多禮了,今日上午,城西安大人家遇亂匪偷襲,起了火,死了十餘人命。我們其後得到這些消息……………」他壓低了聲音「眼下已經能初步確定對方的主謀了……」「但錢世叔還沒把握吧。」寧毅看了那紙條,微微皺眉,隨後伸手邀請對方几人進屋。蘇檀兒在不遠處的屋檐下襝衽一禮,並沒有過來。

前幾天,寧毅第一次拿出了拚命的力氣,糾合了附近數條街區所能說服、動用的力量,這個算是為了自己所做的活動。當再次見到錢希文時,他曾隨口說了一些想法,對方在杭州城裡顯然已經活動了一段時間,此時運籌策劃…的顯然又是一個高手,想要在防禦城外攻勢的同時地毯式地把人揪出來,這個想法並不靠譜。

但對方既然來到城裡,有了了解,就必定會確認一些真正適合下手的地方。謀略攻心,這世界上最怕的反而是那種毫無徵兆興之所至的瘋子,例如那次寧毅被顧燕楨請人綁架,就真的是簡簡單單,之前毫無端倪。但如果對方也掌握了大量情報,所能做的選擇範圍卻往往會小很多,一下子揪不出來時,反倒可以請君入甕。

在哪些地方動手,可以讓目前的杭州城更亂的,就不妨示敵以弱。

對於這事,寧毅所能知道的,也就是南邊的港口,至於更細緻的事情,還是得讓熟悉杭州的人來做。讓他們去破壞,甚至引yòu他們去破壞,這邊先準備好足夠的善後手段,並且在這個過程里抓住對方的行事規則。寧毅說這些后例舉了幾個簡單的計劃,故意讓城南碼頭亂一次也是其中之一,他說的時候已經是戰事的第三天,而就在當天下午,城南的碼頭果然就被人挑起了混亂,一名官員想要跑路,藏在人群里的亂匪趁機發難,而藏在人群里的密探,也第一次地揪住了對方的尾巴。

這條線索在一個時辰之後便已斷掉,但善後得當,終究沒有引起大的亂子。而後錢海屏也在錢希文的叮囑之下來尋找寧毅,將一些想法、

情報交由寧毅這邊過上一遍。寧毅眼下只於大局上有經驗,但對於要結合本地民俗、了解的計劃…,卻是極端謹慎,並不亂開口,許多時候,還會與蘇檀幾討論一番。錢海屏以及手下的人經歷幾次,便也不免對這對夫妻感到佩服起來。

寧毅看完那紙條上的消息,也將妻子招過來看了看。蘇檀兒只是默默點頭,看完后交還錢海屏。幾天以來,由錢海屏的手下在城內布下的是一張大網,眼下已經收縮到一定程度,能夠確定幾個主謀者的信息。

「…這些人幾乎都是以前有名的綠林高手,那石寶一手大刀耍得極其厲害。眼下已經能確定,當初城北的大火中,一刀便將袁副將殺死的便是他。早兩天在城中見到那身材高瘦,長發披肩舞大槍的該是王寅,這人心狠手辣,武藝高強,不在石寶之下。而且王寅謀略出眾,我們現在懷疑,這時候坐鎮城內領頭的可能便是他。但另一個人也有可能,方臘手下方七佛,人稱佛帥,乃是亂軍之中地位今次方臘之人,甚至有人說他學識淵博,能通古今,是諸葛亮般的人物。可惜還沒能確定他到底在不在城內,否則若能揪出,一網打盡,便等若斷了方臘一臂。」

錢海屏如此說著,進了房間坐下,當蘇檀兒親自端上茶水,他也點頭以謝:「倒是那劉大彪子,讓人覺得有些奇怪。這人在西南綠林原本頗有威名,人稱霸刀。但我這裡卻有一份消息,說這劉大彪子在數年以前便已去世,這上面說劉大彪子性格粗獷豪邁,滿臉絡腮鬍,倒有個怪脾氣,常以其xiong毛凜凜為傲,無論冬夏都穿一身短打裝扮。立恆賢侄那日雖然看見對方,但那四十多歲的漢子卻並無絡腮鬍。而且以他的身份,加入了亂軍,還得以一名少女為主,這少女莫非是方臘的女兒不成?若能如此,抓來殺了,也是一份大功。」

這時候房間里的桌子上已經擺了好些情報,寧毅基本已經看了許多次,這時候將紙條也加入其中:「怕是還得一兩天,狡兔三窟,這時候城內太亂了,他們的聚集點,也只能確定一個,貿然行事,怕多半會無功而返。」

「嗯,這些人皆是高手,此時無萬全之計,怕是動手也會被他們殺出。」錢海屏也點頭,隨後想起件事,笑起來「哦,對了,聽說立恆與樓家之人有些過節,今日有空,我便叫人過去敲打了一下,哈哈,砸了他家的大門,且為賢侄出一口氣。」

寧毅皺了皺眉,看看笑得開心的錢海屏:「些許小事,恩怨不大,此時正要齊心對外,世叔這樣做,怕是會……」

「哎,無妨無妨。」錢海屏揮了揮手「他們樓家說是有些勢力,可在我錢家人眼裡,不過雞犬一般。立恆受辱之事,叔叔之前不知道,現在知道了,便是我的豐,他若有怨,那也行,叔叔趁機幫你抹了他!我知立恆仁厚,呵呵,但此事無需操心。眼下立恆之事,便是我錢家之事好了,今日別無他事,我便走了,希望明日便能聽得捷報。

他笑著起身,在寧毅的陪同下走出房去,這時候殘陽如血,只聽得西方城內附近的喊聲,在那遙遠的天際,沸騰了起來。

「文來了」錢海屏搖了搖頭,嘆氣后,無聊地離開。

寧毅望著那天色,皺起眉頭來。

………,………,………,……………

「聖公到了,看起來,這一兩日,便能破城!」

有人在說話,夕陽之中,這是一個相對完整的院子,石寶衝進來,大聲笑。

王寅一頭長發,正坐在井邊擦洗著鋼槍,不知道先前在想些什麼。

這時候望望西面,仔細聽風力的聲音,隨後倒並不顯得高興:「我原本以為,這兩日便該破了,想不到竟拖到了今日。這幾日在城裡的行事,總覺得有些蹊蹺。」

「蹊蹺?哪有蹊蹺?」石寶愣了愣,隨後在王寅身邊坐下來,拍了拍他的肩膀「哎,鑿石頭的,你總是這樣,想多啦。這幾日咱們殺得如此開心,城內亂成一片,我覺得靠譜。佛帥先前說過,你們讀書人,就是想太多,所以書生造反,十年不成哪。哦,我可不是說呢,………」

王寅笑了笑,鋼槍揮出去,呈一直線,槍上的水滴悉數爆開,甚至在空氣中都響起砰的一聲:「亂成一片了嗎?我覺得有些不對亂得還不夠,雖然每次行事都沒什麼問題,但我覺得,此後結果總是不甚清晰。就像是打在了棉團里,力道是出去了,又總有人能把破口大概補上,讓我覺得,也有人在暗中看著我們……」

「不會吧,鑿石頭的,你確定?」

「呵,許是我想多了,我原想在聖公到之前,便裡應外合地破城,不過既然聖公已至,破城也就更簡單,接下來對了,徐方、芶正、劉大彪他們呢?」

「在趕過來吧,消息都送到了。」

正說話間,有人打開了門,匆忙過來,這人名叫徐方,與石寶王寅兩人也頗為熟悉了,進了院子之後,神色凝重:「要走了。」

「什麼事?」

「劉大彪那邊被人認出、跟蹤,抓住了一名官府的探子,事情有些嚴重。」

石寶與王寅同時站了起來,隨後抓起武器,一面偽裝一面朝著門外走去。一行人出了院子,穿過廢墟、街道、行人,轉過了兩條街后,街上也陸陸續續地開始掌燈,有的沒了家人的民眾在路邊生活煮食,孩子們奔來跑去。他們進入另一個院落,夕陽落下后,院子有些黑,一邊屋檐下的長廊邊,穿著藍色碎花裙、戴了黑紗斗笠的少女正抱著膝蓋,安安靜靜地在那邊黑影里坐著,另一邊背了長木盒的大漢正在井邊洗手,鮮血浸入草地里,正面的一個房間點著豆點般的油燈,房間的地上有血。

王寅首先走進那房裡,看見的是一具已經殘破的屍體,回過頭時,洗完手的中年大漢也已經走了過來,拍打手掌,1小聲地說著一些話。

王寅逐漸皺起眉頭,許久之後又笑起來,夜晚的風裡,隱約能聽見他們的聲音。

「寧立恆……」

「入贅的……哈……」

「杭州竟也有這等人……,………」

「真想去會會他……」

片刻,石寶將手中的寶刀扔起,又接住。

「嘿,今晚怎麼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二九章 圍城(三)

18.4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