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一章 圍城(五)

第二三一章 圍城(五)

「你說什麼!?」

城市的夜,沉悶中帶着些許的躁動不安,由於方才太平巷中眾人的示警,此時警報已經透過一條條的街道朝着遠處傳播過去。那些鑼聲遠遠傳開,軍隊或許還得一陣才有可能趕到,至少在此時的太平巷裏,場面安靜,氣氛肅殺。除了在這邊形成的對峙局面,一時間竟沒有多少人敢開口說話。

對峙的兩邊,看起來自然極不對稱,一方僅有寧毅這書生一人,另一方以那石寶等人為首,來的都是綠林高手。他們能被方臘派來城裏四處作亂,本身就是藝業驚人,人雖然也算不上多,但方才那名叫劉西瓜的少女的出手,加上石寶等人的隨意廝殺,此時整個太平巷組織起來的力量,在他們面前也沒有絲毫的抵抗能力。寧毅此時等於就是用一句話,將這一批的人的注意力生生地拉在了自己身上。

他之前在太平巷裏已經建立了足夠的威信,而在另一邊,他暗中設局的事情操縱也已經被眾人知曉。這短短片刻間,看着他穿著書生服赤手空拳地站在那兒,嚴肅的神sè,大家竟也下意識的覺得他很危險,特別是在太平巷中的人,或許就已經在期待着眼前這蘇家姑爺陡然出手,反過來擺平這幫匪人的一幕。

「我想說,既然已經來了,你們也許就不用回去了……」

深吸了一口氣,寧毅面sèyin沉,一面嘆息,一面開口,隨後抬起了頭,微微拱手,笑了起來:「太平巷的大家……」

那聲音在夜空裏響起來。

即便對於寧毅來說,眼前的事情,也實在也是有些出乎意料的,委實讓人生氣,也令人氣餒。

一直以來,幫助杭州應付眼下的危局,是出於在這種情況下自保的原則,能多做一些,不妨多做一些。他是誠心誠意地在幫這些忙,當然,由於本身不入官場,對於官場內部的運作,他是不會多做指手畫腳的。但即便是這樣,第一個就被人出賣了出來,也實在讓人覺得荒謬。必須承認,他之前並沒有想過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不過,要應付眼下狀況所提前準備的措施,倒並不是沒有,雖然……不到萬不得已他本不想用。

「在這裏住得不久,但是……很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照顧,能夠跟大家和睦相處,這一點很難得。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一直在大家眼裏保持很好的形象,不過,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之前並沒有想到過。所以,接下來,我也許會有些過分……」

對峙、以及被包圍的立場,寧毅此時一面笑着一面緩緩說着這些話。那一邊,一干蘇家人開始試圖撤走,自然也引起了石寶這邊人的注意,也有人交換了眼神,想要過去將這些人截住,然而隨着寧毅話語的推進,一絲絲帶着壓迫感的不祥氣息也已經凝聚起來,若究其根由,無非是因為寧毅此時的態度便充滿了說服力。在這方面,無論真假,寧毅都絕對是一個最富有說服力的演員。

當寧毅說到這裏,人群之中,隱隱地躁動起來,不遠處名叫劉西瓜的少女目光朝這邊望來,石寶等人也皺起了眉頭,寧毅微微躬身,行了一禮。

「事情很抱歉,但沒有其它的辦法了,大家快逃,便……自求多福吧。」

「抓住他!」

寧毅話音落下,那一邊,石寶已經大喝着發足衝來,無論寧毅到底為什麼說這番話,總之先將他拿下。同一時刻,前方、後方、屋頂上的幾人也陡然有了行動,包括那名叫劉西瓜的少女,也猛地揮刀,如暴風般的捲來!

那一邊,相對靠近蘇家人的方向上,也有兩人陡然發力衝過去。夜sè中,幾個院子裏,人影由靜轉動,發力疾奔,交錯彙集!

方臘這邊來的人不多,但都是高手,彼此相隔都不過十幾二十米的距離,一旦奔出,轉瞬即至,寧毅自然也沒有坐以待斃,反手拔刀,朝着一旁奔跑而出,不過兩三米的距離,轉了方向,隨後,轟然巨響,震動所有人的鼓膜。

地面爆開了,巨大的轟鳴聲,那是院落一側距離所有人都比較遠的一處地方,但爆炸引起的光芒與震動還是第一時間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如同巨大的煙花散開。

這煙花還在飛濺,只聽得轟轟又是兩聲,接着轟轟轟轟的爆炸開始延綿開去。

那爆炸的位置並不確定,有的在這邊院子,有的在幾個院落之外,甚至有的爆開在街上,但這僅僅是一個開端。身處其中,巨大的衝擊在轉眼間便籠罩全身,光焰、泥土、雜物充斥眼帘,聲音震動鼓膜。最為接近寧毅的一人在距離寧毅僅有幾米遠的地方被爆炸掀飛,那爆炸ji揚著寧毅的衣袍,石寶的眼前閃過亮光,連聲音都傳不出去,他看見那書生朝着這邊隨意地揮了揮手,幾乎下意識地站住,火焰在他前方不遠的地方爆開了。

劉家少女揮舞的巨刃朝着寧毅那邊席捲而至,看起來那威勢簡直不像是人在舞刀,而是一把瘋狂的大刀依靠慣xìng在帶着少女飛旋。她第一時間迫近,寧毅也已經衝進旁邊的草棚里,就在少女斬裂棚屋側壁的瞬間,光焰從草棚里ji射出來,寧毅則從另一邊的窗戶躍出……

「當----心----」

不管爆起的煙火在這一刻幾乎推慢了時間,令得言語的傳播都變得緩慢,街道之上已經嘶喊、混亂起來。要接近蘇家人的幾名方臘手下開始退卻起來。

老實說,整個爆炸的範圍,雖然是從這邊開始,但片刻間,幾乎蔓延到了整條長街的範圍上。如果以寧毅的概念來說,這些爆炸當然算不得威力強大,比不得後世的地雷陣或是炮火覆蓋,但對於眼下這個年代的人來說,這些陡然間亮起的光焰,就在夜sè里盛開成了一曲死亡的交響,它們威力強大,位置隨機,但自然有寧毅先前的規劃在內,這時候寧毅以及蘇家人撤退路線的周圍,便是爆炸最為密集的地方,它們一下接一下,若不是事先就知道大概範圍的,貿然衝過去,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從腳下或是身側的雜物堆中升起一團光芒來。

即便是身經百戰的綠林豪雄,這些人一時之間也懵了,有的停住腳步,有的下意識地想要奔逃,也有的仍在朝寧毅衝去,外面道路上的爆炸雖然少,但一時間也受到了bo及,就在方才,一名綠林匪人朝着他們衝過去,以為跟着這些住在本地的人便能倖免,結果連同其餘的兩三名居民,在爆炸中被一齊掀飛。

若不是遇上今夜這般坑爹的情況,寧毅是絕不願意動用到這一記伏筆的。他在這裏做這類埋伏,原本就不是為了預防身份暴lù,而是假設方臘破城,才有可能用上的一記后招。這年頭沒有什麼人熱衷於像他這樣大規模地用火藥設伏,若讓其他人來,真要應付一些事情,當然也有更多的方法,不過寧毅這幾日幫助錢海屏,要動用一些火藥資源卻比先前要容易得多了,他也就順手布下一個,想不到在這個時候發揮了作用。

這樣大量的火藥,斑斑點點的幾乎埋足整條街,就為了對付幾個人,當然稱不上經濟,但石寶本身是方臘麾下數一數二的高手,便是他率領的這些人,若單打獨鬥,寧毅恐怕都打不過一個,這時候若不出手,今天恐怕就是滿門死光的下場。

作為一個現代人,寧毅固然有惻隱心,看見貧民受苦會不忍、看見饑民挨餓會皺眉,若有機會,他也願意出手去救一些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但他畢竟是經歷了殘酷打拚的梟雄,真到了要做取捨的時候,此時在太平巷中的居民,也就不再被他列入優先考慮。當然,行走的院子裏,逃跑的路線上,佈下的火藥是最多的,至於外面的街道便好一些,但傷亡當然有,這時候一片混亂,無可避免。

石寶此時已經被圍困在一片光焰之中,他的側身也已經受到一次爆炸的衝擊,血跡斑斑。不遠處,寧毅行走在一片危險的焰火中,回過頭來,還朝他看了一眼,但那目光冷得像冰,輕蔑且毫無人xìng,如果是在平時,這就是最為ji烈的挑釁,但這個時候甚至連石寶都有些懵了。

一道人影被爆炸傷到,踉踉蹌蹌地就在寧毅身側不遠的地方,卻是隨着石寶過來的苟正,同樣是方臘手下頗為倚重的高手,武藝不弱,但他的運氣不如石寶那樣好,這時候xiong口、背後被爆炸炸了兩次,血肉模糊。兵器已經沒了,只是人似乎還清醒,看見寧毅過來,揮拳便要衝上,寧毅左手抓住他的xiong口,將他拉過來,朝另一邊順手一推。

「過去……站好!」

爆炸聲中,似乎有冷漠的聲音傳出來。

「蹲下!」

寧毅隨手一道劈在對方大tui上,鮮血飈射,苟正踉蹌倒地,寧毅已經從他身邊一刻不停地走了過去。隨後在眾人的視線中,苟正的身體倒下,就在xiong口將要觸地的一瞬間,光芒自下方膨脹出來,將那身體炸飛出去,四分五裂。

「寧立恆----」石寶雙目充血,呀呲yù裂,「我殺你全家啊----」

光焰此起彼伏的升騰中,寧毅從那邊用力揮手,乾乾脆脆地喝出聲來:「那就來啊----」

雙倍最後一天,求啊啊啊啊啊啊----ro!。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三一章 圍城(五)

18.6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