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二章 圍城(六)

第二三二章 圍城(六)

從天空中看下去,斑斑點點閃爍的光。

太平巷中,爆炸鼓舞了氣流,引起震動,街道上眾人的呼喊奔走聲彙集一片,將整個場面渲染得格外混亂。但老實說,自方才爆炸開始,一切的發展也不過是十幾秒的時間,誰也沒有真正將時間浪費。

各人奔走、追殺,做出自己的判斷,揮舞霸刀的少女席捲而來,寧毅自棚屋衝進衝出。有的人被爆炸擋住,芶正與那躍入人群中的聰明人大概是最為倒霉的兩人,前者正好被炸了兩下,後者也被炸飛。石寶被發生在身側的爆炸bo及、震懾,遲疑了一瞬,也就在這片刻間,寧毅已經快要衝出這邊的院子,抓住那渾身鮮血的芶正推出去就是簡單的一刀:「站好!蹲下!」

當芶正被炸飛,他也已經再度跑出了幾米之外。

自這邊的院落到太平巷那頭的運河岸,大概有兩百米左右的距離。

從一開始,由耿護院等人護住的蘇家人就沒有往太平巷外跑,而是一路撤往那邊的運河支流,區區二十餘人的陣容,當中的大人孩子在蘇檀兒強自壓抑心情后的簡單呼喝下,一路行動迅速,秩序井然,就算方臘那邊的人想要衝來,第一bo也被耿護院等人擋下,隨後被那爆炸震懾得不敢亂來。

這邊的寧毅更是在短短片刻間就吸引絕大部分的目光。憑心而論,這些爆炸雖然一時之間響得ji烈,但覆蓋這麼大的範圍,還要持續爆炸,每一刻引起的殺傷,其實是不多的。而即便寧毅在先前已經可曰調動大量的軍隊資源,也不至於真弄到離譜的真將整條街埋滿了的程度。

那爆炸的地方主要還是以逃亡的路線走邊為主,至於街道上、隔得遠的地方自然會少一些,主要還是為了提放敵人從遠一點的地方也繞道包抄。而寧毅這邊,他頂多也只能預測到最初幾秒的爆炸範圍,更久一點,哪一堆火藥什麼時候可能爆炸,就連他自己也只能靠猜,不可能做到類似小棚屋那種衝過去就爆炸的驚險動作了。

但在這片刻間爆發的戰鬥,主要還是以攻心為主。寧毅在布大局時謹慎沉穩,真的事到臨頭,下起手來卻比任何人都果決兇狠,一旦做出取捨,方才立即就決定了放棄太率巷中的其他人,他最初奔跑的方向並不算固定,但一開始就想要衝來對他下手的,一個兩個卻都被爆炸攔下,完全是以自身為餌,給所有人一個下馬威。當他像對待一條狗一樣將芶正劈倒在地,炸得四分五裂之後,那火光之中,幾乎所有人的氣勢都已經被他壓倒。

這些人在西南綠林也都是有名的豪雄,當年刀口tiǎn血,加入叛亂之後更是殺人無數。寧毅的武藝算不得高,若是單打獨鬥,石寶這種人恐怕幾個照面就能將他打死,但這時他一人面對著這十餘名方才還凶神惡煞的匪人,在眾人眼前,一時間幾乎變得如山嶽一般的恐怖。當石寶喊出那句「殺你全家」他只是一揮手,說「那就來啊----

」旁人在那瞬間幾乎都有些后怕。

當然,雖然在片刻間就營造出掌控了全局的巨大威懾力,也不代表這邊石寶等人就是什麼會因此膽怯的菜鳥。越是與厲害的人敵對,便越要有危機感,當寧毅快步衝過一個院子,這邊的石寶也終於狂喝一聲,發足疾奔,他基本已經是ji紅眼了,而在側面,也有一道身影包抄而來。

爆炸幾乎是響起在身側,火光舞動,飛竄的石子劃過了側臉,拉出血痕來。寧毅走得雖快,卻也有些踉踉蹌蹌,這時候他也沒法找更好的路走,否則必然是死路一條。

這場爆炸基本是從幾個點開始的樹狀連鎖反應,每一條線,每一次爆炸之間的間隔,他無法精確控制,眼下在這樣巨大的混亂里,僅僅要依靠爆炸點的先後做推測,難度也是相當的大。一面奔走,他的手指一面在身側下意識地輕彈,輔助著記憶和計算。後方,石寶等人沿著他走過的路線疾奔而來,側面划…過了刀光,在他低頭的瞬間,從他的身側沖了過去。

兵刃交錯,寧毅在爆炸與火焰中翻過一堵院牆,衝過先前已經爆炸過了的彈坑,後方跟著的人緊追不捨,對方現在也已經有了經驗,只要追在寧毅已經走過的地方,總是不會有問題。

如此在那火光中奔逃片刻,當對方又是一刀劈來,寧毅縱身躍出,在地上一滾,站起來時對方又已經逼近。兩把鋼刀在光芒里撞在一起,寧毅踉蹌退了幾步,陡然站定,一副等待著和對方過來的態度,那人手上兵器一揮,待要再次衝上時,陡然遲疑了一瞬,看了看腳下。

也是寧毅這時的威懾力太大,忽如其來的詭異神情讓人無法忽視。

那人幾乎是站在原地下意識地與寧毅對峙了兩秒,才反應過來,想要猛撲過去,腳下轟然爆開。那巨大的衝擊力將寧毅也推得踉蹌後退幾步,手往地上撐了一撐,口中喃喃說著「還好「「才轉身發力繼續跑。

那一頭,蘇家的眾人已經抵達了運河支流的岸邊,有人掀開一層méng布,lù出下方一艘簡單結實的大木筏,開始陸續上船。而在這邊,就在寧毅的身後,破風聲呼嘯而來。

石寶此時已經從後方殺至,寧毅猛地一咬牙,朝著前方發力疾沖而去,這一次,他所取的幾乎是直線,石寶猛地衝上,一刀斬出,爆炸聲轟然而起,升騰的光焰將兩人淹沒下去。

「走、走錯了……」不遠處的木筏上,蘇檀兒直勾勾地看著這一幕,低喃了一聲「相公」便要衝出去,卻被耿護院、1小嬋等人擋在了筏子上。那光焰之中倒也不是沒有動靜,石寶的大刀還在揮斬,只是在光影之中變得模糊,原本立在那邊的小片廢墟中,一根柱子被斬斷了,火焰吞沒下去,寧毅衝進那廢墟之中,隨後又是兩起爆炸,淹沒了視線,爆炸的衝擊里,兩道人影交錯ji烈,更後方一些的地方,名叫劉西瓜的少女已經沖了過來,然而看見那樣的爆炸,終究柱著那巨刃停了下來,她的帽子早被掀飛了,氣浪之中裙擺飛揚,像是一抹黑sè的剪影。

幾秒鐘后,渾身鮮血的石寶被掀飛出去,他狂吼幾聲,想要站起來,一時間踉踉蹌蹌的竟沒有站穩,又坐了回去,他身上都是因爆炸而形成的傷口,刀傷只有一處,許是寧毅趁亂一劈,卻並不嚴重。另一邊,寧毅的身影自另一邊咬緊牙關朝木筏跑過來,他的身體一側明顯也染了鮮血,只是比之石寶便好得多了。目睹著著一名,名叫劉西瓜的少女再度疾沖而來。

爆炸升起時,那少女從旁邊繞了小小的一個彎,寧毅撲上木筏,蘇檀兒等人要衝過來,他低喝了一聲「退開」從懷裡掏出幾樣東西。

後方的岸上,少女拖刀疾走,猛地躍起!寧毅一咬牙,在木筏上轉過身,手中的東西對準了凌空的少女。

砰的一聲響,像是有一團火光亮起在他的手中。

少女的身影在空中旋轉了好幾圈,摔在岸邊的地上。

木筏駛離岸邊,朝著對岸的方向過去,有人支起了木質的屏障,防備那邊有石頭或是箭矢之類的東西過來。眾人的視野中,少女在地上搖了搖頭,一隻手握刀一隻手撐著地面,也緩緩地朝這邊抬起了頭,黑暗之中看不見她的容貌,只有那雙眼睛倒顯得清澈,沒什麼憤怒的表情,看來甚至有幾分好奇和mí惘。寧毅癱坐在木筏上,惡搞地揮了揮手,隨後左手往受傷的右臂上探過去,咬牙用力,將扎在那裡的一小塊也不知是木屑還是鐵片的東西拔了出來,扔進水裡。

「在下血手人屠寧立恆………」

距離漸遠,他坐在那兒喃喃說出這句話,但這時候再沒有大聲喊的力氣,心感無趣,最後躺倒在了木筏上,檀兒的臉、小嬋的臉、娟兒的臉、杏兒的臉、耿護院等人的臉在視野里晃動著,視野的一角有一道煙柱,中心是清澈浩瀚的星海。身體能夠感受到的,是城市四周在夜晚仍舊ji烈的戰鼓擂擂,但至少在太平巷這邊,軍隊也開始趕過來了,接下來是他們該頭痛的時候了……,………

這艘木筏的準備,原本就不是為了出城,城門外的運河流域應該也已經被方臘的人所佔據,走運河毫無意義。木筏本就是為了渡過河道,能多一個選擇而已。無論這次的無妄之災是誰引起的,太平巷那邊,自己這家人都肯定是回不去了。

河道不算太寬,木筏接近那邊岸時,這邊岸上,穿著藍sè碎huā裙的少女還在站著,一向跟在她身邊的中年人已經過來接過了那把巨刃:「茜茜小姐,該走了。」

「細好厲害。」少女偏了偏頭「我要他……當軍師。」

距離這邊街巷地勢更高一點的一處屋頂上,有兩道人影正在黑暗中朝這邊看著,其中一人輕輕拍打著大tui,所發出的,也是與那少女類似的感嘆:「好厲害啊……好厲害……」

「佛帥,那個?

……要不耍想力法……」

「無所謂、無所謂了」名叫方七佛的中年人搖了搖頭,目光望向錢唐門那邊,感受著戰鬥的ji烈「厲害的人哪裡都有,忽然遇上一個,是讓人刮目相看,不過……無所謂了,大局在城外,這人雖然厲害,但在大局已定的情況下,做不成什麼事了……我們走吧。」

圍城數日,城內局勢混亂煩躁,然而並沒有多少人能夠真正把握住此時整個杭州局勢的全貌。就連寧毅,在對於戰爭並不熟悉的情況下,也難以把握住城外戰局到底是一種怎樣的狀態。在錢希文等人眼中,武德營的士兵終是精銳,在傳來的大致情報中,那戰場之上犬牙交錯,互有勝負,方臘那邊入過幾次城,但在武德營這邊原有準備的情況下,隨後又被強大的攻勢壓了出去。

無從把握那邊的情況下,寧毅也只能專註地將心思放在城內的狀況上,利用此時的官僚體系試圖在一兩日後抓住城內的方七佛等人,將這些搗亂者一網打盡。如果沒有這天晚上的這場狀況,或許一兩日後,就能真正的收穫成果。但這時候抱怨也是無用,只能開始收拾心情,準備再與錢海屏等人進行下一輪的反撲。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

第二天早上,一切都化為泡影。

武朝景翰九年七月初四的清晨,杭州錢唐門在方臘軍隊的攻勢下正式告破,武德營守勢潰散,開始收縮,隨後,為杭州城內眾人的舉城逃亡爭取了大概一天左右的時間…其實這也未必是他們主動爭取的,據事後參與者的回憶,只是方臘軍隊在追,他們也在逃,不得已發生了一場場的戰鬥。一天之後,杭州陷落。

農曆七夕的早晨,八百里加急將這一消息傳入汴京,成為壓垮駱駱的,最後一根稻草……

………,…,………,…,

圍城搞定,大範圍下的小視角,然後慢慢展開,一向是我喜歡的手法,只是有些費腦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三二章 圍城(六)

18.7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