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零章 回家的路(六)

第二四零章 回家的路(六)

景翰九年七月十一,湖州、杭州交界之處,午時過後,天空中瀰漫的陰雲像是將世界籠罩成了下午,雷雨聚集著。營地之中,武德營的數千殘兵開始朝着空地上聚集過去。

不安的情緒在人群間瀰漫,主營帳那邊,如今能參與到逃亡隊伍高層的將領、士紳在這陰沉的氣氛中激烈的爭吵,也有性格相對暴烈的,看起來簡直想要動手,隨後又被周圍的人攔下。

不光是這裏,有關陸鞘的軍隊發現了眾人躲避的方向,此時正朝這邊奔來的消息,也已經漸漸散佈到了軍隊當中。平民間此時也有了些許的耳聞,但鰠亂在一時間並沒有起來,因為如果事情是真的,眾人現在甚至連魯莽的決定都沒辦法做出來,往後是即將下雨的河流湖泊,往前是自投羅網,誰也不知道該往哪裏逃。

有的人在確認著事情的真實與否,有人在尋找著自己認識的人,詢問對策。主營帳這邊,則被各種各樣的人,投注了最多的關注目光。湯修玄、錢海屏、陳興都、那病懨懨的年輕書生寧立恆,乃至於更多的曾經在杭州有才名、有官名的人,都被大家密切的注視着。

寧毅偶爾會簡單地跟一些人說話,說得最多的,大概是那邊的湯修玄,作為四大家的家主之一,這位老人目前仍舊有着最高的地位,有着最多的關係。武朝重文輕武已有多年,即便是陳興都,在這時也沒辦法怠慢真正的士紳。湯修玄與寧毅說了很久,某一刻終於皺着眉頭深深地看了寧毅一眼,點了點頭。

「在杭州之時,希文公很看重你吧..「..事到如今,也只好聽你的了。去吧,保重身體。」

說這個的時候,一名將官正要憤怒地朝寧毅衝過來,隨後被人隔開了,湯修玄看了一眼,搖搖頭,柱著拐杖轉身離去,那將領在罵罵咧咧中被拉開了距離,寧毅沒有看他,由蘇檀兒攙扶著往另一邊走去了,雖然已經很累了,但還有一些事情要做。

這樣的時間裏,姚義所帶領的隊伍正一刻不停地往他們所在的南邊過來,更北面的地方,黑翎衛掉轉了方向,朝着這邊飛速趕來。天空之下,這片大戰場的東北面,隔了河道的方向,名叫劉茜茜,小名劉西瓜的女子,正帶領了一隊霸刀營朝着石橋渡的北面包抄過去,她並不着急,只是等待着陸鞘等人在北面某地打敗了那支逃亡隊伍,然後去接收她看上的軍師。

當寧毅強忍着頭暈,去往武德營士兵聚集的那片空地時,遠遠的已經傳來過好幾次嘩然的聲響了,隱約間,陳興都正在說話,將面臨的整個情況,都一五一十地告訴在場的士兵。

那是一片草地,此時看起來,已經像是一個小小的校場,前方扎了個簡單的枱子。風不大,寧毅從側面上去時,半數人都朝他望了過來,蘇檀兒沒有跟上去,這樣的地方,她並不適合上去攙扶。台上不止是陳興都,也有湯修玄、錢海屏,以及一些杭州的官員、士紳,看着這時候有些弱不禁風的寧毅,多少有些怨氣,但並沒有太多的表現出來,只是有的盯着他看,有的轉過了頭。

那大枱子上,這時有塊簡單的幕布,標出了眾人所處的位置以及面臨的五股敵人。

「..「.位兄弟!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人家要逼死我們!我們只能往前走!我們有三千人,他們只有一千,而且各自都已分散,來不及救援..「.們如今輕敵,我們才會有這樣的機會,若讓他們清醒過來,我們什麼機會都不會有了..「..幾日以來,我們費儘力氣才將他們的距離拉開,路,可以別人指,但得自己掙!還有血性的,就給我拿起刀,殺出一條血路來」

陳興都本人也是有武藝的,這時候大聲說話,全場皆聞,但他算不得口齒靈活之人,重複的基本也是寧毅的那番話。待到他說完,寧毅走過去,將拿着的一大疊卷冊交給了湯修玄,隨後到陳興都身邊:「我沒什麼力氣了,陳將軍可以幫我傳言嗎?」

陳興都點了點頭。寧毅掃視了這三千餘人組成的黑壓壓的一大片,低聲地、緩慢地說話:「中途折返,陷於死地,是我寧立恆故意設下的算計,你們都被我

算計了。但除了置之死地而後生,我們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

陳興都先是愣了愣,隨後方才開口,將他的話大聲轉述出去,頓時軍隊之中又是一片嗡嗡之聲,寧毅等待了片刻。

「前無去路,後有追兵,近萬人的隊伍,掩蓋不了行進的痕迹,在杭州這一片的地方,不管怎麼樣走,時間一長,我們都只有死路一條。我們的前面,有將近六千的敵人,但杭州一戰,方匪的隊伍已經開始輕敵,昨天石橋渡往回,我們那樣簡單的就騙過了他們,就是明證。我們還有唯一的勝算,那就是,我們是武德營..「.軍中精銳。

寧毅看了看他們,但其實這樣的奉承,並沒有什麼效果。

「杭州一戰,因為天時的原因,我們敗了一仗,敗得我們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今天走在這裏的還有三千人,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開始怕。但方臘那邊的人,已經覺得我們是土雞瓦狗了,他們派了五支軍隊來,每一支,都只有一千多人,這些人互相爭吵,不願意對方佔了太多的利益,至於怎麼打敗我們,搶走我們的東西,他們沒有去想。他們像大家一樣,覺得這已經不用去想了,可我們還有三千人,那邊,那些護院、鏢師,也有近千人。現在的情況已經畫在後面的圖上,他們一千多人氣勢洶洶地過來,我們四千多人,只想着逃跑,他們一千,我們四千。」

「我對打仗,並不了解,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勝,可到了現在,我們的情況,大家都已經清清楚楚,跟以前不一樣,這次你們每個人,都清清楚楚,我們要怎樣打,你們也清清楚楚。我只能幫你們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他揮了揮手,有人將一些大大小小的箱子抬上來。

「從昨天開始,我們就已經記錄了各位兄弟的姓名,籍貫,今天在這裏的,以湯老為首,我剛才已經將卷冊全部交給了他。如今的這個隊伍里,大家都在一條船上,如果可以回到湖州,你們看看這台上,看看那邊,所有人,都欠你們一份人情,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陞官發財。」

那些箱子被打開,金釒)光芒閃了出來。

「這裏的,都不是忘恩負義之人。大家衛戍杭州一地,我知道你們有許多人的親人、兄弟,也都在杭州,他們有的也在這支隊伍里,有的已經在杭州去世,或者出不來了..「..方臘殺了他們,燒了大家的房子..「.&prime有女人..「.

寧毅頓了頓,然後指了指後面的那塊幕布:「他們跟當初攻杭州的那批精銳不一樣,他們是一些農民,連刀槍都配不全!手上拿着耙子木棒跟我們打仗!到了現在,他們一千多人,就已經氣勢洶洶地過來了!我們可以想想怎麼逃,現在脫光衣服跳進河裏,從這邊游過去!也可以現在過去踩死他們!你們現在已經看到了,他們五支軍隊都已經分散,我們吃掉陸鞘的這支,再吃掉姚義的這支,其餘的都還趕不過來,我們據河以戰,繞一圈再吃掉薛斗南,要下雨了,這是天助我們..「.-一仗怎麼打,有沒有可能打贏,你們可以自己想!」

「打贏了,你們可以為杭州死去的親人兄弟報仇!你們可以分走這些金釒艮你們可以去到湖州,加官進爵!你們是這場杭州大戰唯一打勝的軍隊!你們每一個人的名字都清清楚楚地記在湯老手上的那份卷冊里,卷冊到湖州,你們每一個人都不會落下。就算你們回不去,你們的家人,也會拿到他們該拿到的東西,活着的人對你們的家人,必如至親奉養!」

湯老點了點頭:「老朽可為此事負責,天地可鑒。」有人便將他的說話傳出去

寧毅笑了笑:「若不勝,那就什麼都沒有了,各位兄弟,我的娘子如今已經有了身孕,她就在後面站着。如果這樣也能敗,大家都會死在這裏,這些金釒艮會被他們全部搶走,你們活不下來,你們在杭州被他們破了城,毀了家,殺了至親之人,那些仇,就再也沒有可能報了。這時戮力向前,那就活下來,什麼都有,這時候往後,大家就都報不了仇,死路一條..「.們是一群連兵器都不全的亂民,沒有操練沒有秩序,就為了搶掠殺

人到了這裏,他們只有一千人,大家會輸嗎?把所有東西都輸給他們?」

「還是要拿回來一些什麼?」

他將話說完,整個場面,都已經窒息起來,黑壓壓的雲層下,大家看着那塊大幕布,怔了半晌,有人終於說起來:「可以報仇..「.

「怎麼可能輸」

「踩死他們」

這聲浪漸漸的開始彙集起來,也在此時,陡然有人沖了出來:「別聽他的,他妖言惑眾,就是他把我們陷在這裏的!」那卻是之前尋寧毅麻煩的將領。這人姓夏,名叫夏七,寧毅在初九清晨將一名阻人取水的者弄得半死,便是他的堂弟,這幾日以來,倒是與寧毅唱了幾次反調,他這時候跑出來,令猖-一干士兵的情緒陡然一滯,這夏七緊接着便開始說那計劃是寧毅一人所為。

台上的眾人也都愣了愣,陳興都原本看着將兵的情緒都已經被調動起來,還在高興,這時候指著那人:「夏七!為了你堂弟與寧公子的私怨,你這幾日無理取鬧得還不夠么!竟在此時霍亂軍心!」

萬人的隊伍,說大也大,說小也小,那天寧毅與這夏七堂弟結下樑子,部分軍士也是明白的。夏天仰頭道:「陳將軍,我說的都是實情,若不是這寧立恆..「.

他話沒說完,台上寧毅朝旁邊已經走出幾步,抓起旁邊一名士兵北上的弩,用力地上了弦,直接指向那夏七。夏七愣了愣,隨後雙手一張:「你敢」

下一刻,嘭的一下,血光飈射出去,弩箭直接射在了他的腦門上。這人睜着眼睛,保持那張開雙臂的姿勢倒在了地上,寧毅另一隻手抓住旁邊一名士兵手上的長槍,努力讓自己站穩:「嗦嗦!婆婆媽媽!唧唧歪歪!不是男人!」

他原本已經處於虛弱的狀態,這時候卻是強用蠻力,那聲音說出來,全場皆聞,一時間,不光是下方的士兵,就連台上的湯修玄等人,都愕然地望着這平日裏病懨懨的書生,心下驚怵。他們也聽說了寧毅心狠手辣與石寶等人交過手的傳聞,但平日裏自然沒見過,這時候才見他如此干脘地動手殺人。

「路只有兩條!往前!往後!你們選好了,就走過去,為自己掙命!與我有私仇的!事後要找我殺我!我儘管奉陪!但在這時要禍亂軍心的,都是大家的死敵!你們儘管選擇聽不聽他們的!」

寧毅說完這些,手和身體都劇烈的抖動起來,只是仍舊站在那兒。那夏七的手下原本也有些人,初時錯愕過後,這時便有人陡然喊起來:「竟敢當眾行兇,兄弟們..「.這話還沒喊完,陡然聽見「乒」的一聲,後方有人猛地拔刀朝他砍過去,那人也機警,擋了一刀,退後幾步,只聽那出手之人喊道:他媽是你兄弟!」這人卻是素來與他有嫌隙的一人。

人群中刷的又有人拔出了刀,指向這邊:「這人不安好心!」

「宰了他!」

又有人狂喊起來。這人持刀退後了幾步,那邊喊聲已經此起彼伏,不少人被剛才的鮮血激紅了眼睛,在此時找寧毅麻煩根本無濟於事,這時所有人都能想到的。呼喊聲中,那人腰肋之間猛地被身邊人劈了一刀,鮮血飈射出來,他錯愕地睜着眼睛將刀子往四周揮,士兵群中一名大漢直衝過來,刷的一刀往他肚子裏捅進去:「老子宰了你這孬種」

一刀之後,又是一刀,四周的士兵已經成了一個圈子,刀光刷刷刷的往那人身上劈,鮮血四處飛灑,直到有人一刀劈了那人的腦袋,周圍的地面都已經被鮮血染紅。當先那大漢舉起手中的鋼刀,朝向北面:「兄弟們,殺光那幫雜碎!報仇」

「殺了他們。」

「殺光那群農民」

「我要報仇!」

片刻之間,幾乎所有人都被這殺戮激紅了眼睛,刀兵如火,聲浪開始沸騰起來,這時候的軍隊不見得會有多好的指揮,但人在絕處時的血性,終於已經被激了出來。

寧毅站在那兒,柱著長槍,看着這一切,他眨了眨眼睛,然後,周圍的黑暗包圍過來了。身體冰涼,視野開始傾斜,他吸了一口氣,隱約聽見有人喊:「寧公子」

「寧公子..「.

意識

遠離..「..

半刻鐘后,陰沉的天空下,就在朝北方不到兩裏外的一片丘陵的山坡上,陸鞘所率領的將士將他們這次追殺的目標納入視野,如狼群一般的朝着那邊疾沖而去,雙方很快地進入箭矢所能及的距離。這邊不多的箭矢飛了過去,似乎並沒有起到怎樣的效果。

陸鞘還在疑惑雙方接兵為何會如此之快,那邊的數千武德營士兵,紅了眼睛,揮舞刀槍,如同海潮一般的淹沒過來,吶喊聲震天。

沖在最前方一名陸鞘麾下士兵微微察覺到不對,幾乎是下意識地停了一下,被後方的同伴推倒在地,踩了過去,隨後那前方卻是更多人下意識的放慢速度或是停下。這發展與他們原本想像的並不一樣,與早幾天裏經歷過的類似事情也並不一樣。

這上千人的錯愕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片刻之後,他們被眼前這次毫無章法僅憑着血氣的簡單衝鋒一次平推,數千人的怒潮,在數里長的戰線上轟然席捲,沖向北方。

沒有鏖戰,沒有章法,沒有更多的圍追堵截,兵鋒過後,紅色的地毯一次鋪開,滿地屍骸..「..

呃,月中,應該大家也出新的了吧。這一章可不可以求點呢,謝謝大家×一×ro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四零章 回家的路(六)

19.3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