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六章 書院小事

第二四六章 書院小事

農曆八月,正是秋收時節。杭州城外,未被戰火bo及的稻一片片的已成金黃sè,農夫、士兵、流民在白日里一撥撥的忙碌,縱使到了夜裡,城池外圍的熱烈景象也未得安寧。一批批的士兵紮營在這田野之間,看管巡視。

這些將收的稻田早已被攻城時的諸多部隊瓜分,說起來糧食稻米大抵都已成為義軍共有財產,但實際上,自然也還是按照各自的力量來分配,只要目前屬於方臘的小朝廷佔得大頭,其餘人自然也都是按照各自的拳頭來切割分配。至於某些仍該屬於某些杭州當地良民的田地,到得這時,其實也都已經有了另外歸屬。

如果只是為了收割,安排的人手自然越多越好,但既然是各自瓜分利益,參與者便未必是多多益善。這些人白日里難免爭鬥摩擦,到得夜間,也常有連夜搶收被別的軍隊或平民偷來收割的情況,沒到這時,水地里、田埂上便是火把蔓延,喊殺震天的情況,斑斕點綴著杭州城市外圍的圈子,徹夜不眠。

城外有城外的秩序與利益分配,城內眾人也有著各自的事情。聖公等級在即,城內大街小巷都已經熱鬮起來,這時候最為血腥混亂的情況已經結束,新的秩序逐漸有了些許的輪廓,只要有關係的,也都在為自身的利益而奔走忙碌著。

有的店鋪開了門,曾經走街串巷又或是攔路劫道的江湖人士們開起了英雄大會,酒樓茶肆之中常可以見到不同身份不同氣質的眾人彙集一片,各自衡量吹噓的情景。有的關係的、有本領的人們在一個個將軍的麾下謀得了一官半職,略識文字曾經懷才不遇的書生儒士開始試探xìng地投出名帖,求得庇護或是謀取一些大小差事。

人總是很多,有許多不看好方臘這邊前途的人,自然也會有存了封侯之志,願意冒一冒險的人。社會這種東西就是這樣只要有了交流,有了一定的趨勢,一個框架就總會自然而然地搭起來。屬於方臘的這個小社會,就這樣拼拼湊湊地有了他的框架與雛形了。城內城外在這一時之間,乍看起來竟還真有了些熱火朝天的感覺。

文烈書院在這幾天的時間裡,還是顯得相對平靜的。此刻正值上午時分,秋末的陽光自樹隙間落下來,夾雜著陣陣慵懶的蟬鳴,書院之中正是授課的時間。寧毅將手中的《史記》合上收拾到書桌中去,準備走人。

這時候書院里基本還是處於學生少先生多的情況,雖然分為了甲乙丙丁四個班,但加起來也不到一百名學生,挂名的老師倒有三四十位。即便其中有一部分屬於特權階級根本不用過來,老師的數量其實還是嚴重超標的。寧毅每天上午在丙班教授半個時辰的史記此後便去山長那兒領一份米糧,回去陪小嬋。

如今這文烈書院的山長姓封,叫做封永利。名字比較俗氣,但人是個好人,據說他幼時也有過讀書的經歷,但家中貧窮,並未參與科舉。他的學問自然不深,但方臘起兵之初便已在軍隊中,故而頗有資歷。

方臘軍中也有幾名厲害的文官,祖士遠是一位另外也有一位婁敏中,封永利當時便在婁敏中手下抄寫一些布告函文到打下杭州,便成了這書院的山長。封家人此時在外面自然也有搜刮逐利之事,但至少在書院,他對文士確實頗為優待。由於他的維持,最近一段時間,書院內部倒還顯得相對和氣。

這時候教諭休息室里一共聚集有七人,基本都是下了課的先生,有的喝著茶研究典籍有的則在一旁輕聲說話。幾人都是屬於杭州淪陷後方才託庇書院的人,彼此之間倒有幾分同命相連的心理這時候有幾人便在一旁說著嘉興的戰事。

「聽說,北邊戰事陷入膠著,朝廷派童貫童將軍率兵南下,方七佛包圍嘉興,但久攻不下,鹿死誰手便難說了………………」

「聽說童樞密用兵如神,原本以為他會率兵北上伐遼,這次………………咳,這次聖公聲勢浩大,把他引過來了,這仗恐怕不好打了吧。」

「難說,如今南北各處起事不斷,水泊梁山宋江,淮西王慶,河北田虎都已經頗為棘手,特別是……聖公這次下了杭州,最近月余,附近起事不斷,童貫雖然南下,這邊……可也是聲勢正隆呢。」

「廣積糧、高築牆、緩稱▲……這次稱帝未免有些急了吧,將童貫別來…………」

「田兄此言差矣,將童貫引來是因為杭州,只要下了杭州,稱不稱帝朝廷都會盯死這裡,也是因此,於聖公這邊來說,稱帝之事才勢在必行,他………………咱們聖公這邊,只能正名份,才能引得更多助力來投靠,如此對上童貫,才更有勝算。」

幾人說話的聲音都有些小,但並不算太過避諱,蓋因這些時日以來,氣氛還是相對寬鬆。寧毅這幾日雖然並未與這些人接觸太多,但眾人也都知道了他亦是淪陷后才到的這裡。大家如今說的,一方面也是關係到切身利益的事情,另一方面,書生總難免有些指點江山的癖好,這時候躲在一角si下議論,多少能感到自己是這亂世之中看清楚方向之寧毅收好東西準備走時,其中一人卻是向他搭了話。

「立恆要走了?」

「嗯,劉先生。」

「無需多禮,大家如今既然都在此處,便是同僚,立恆若是有瑕,倒不妨留下來,與大家聊聊聚聚。世事維艱,無論怎樣,這裡有「家中有人在等,不好多留。他日有空,自當向諸位前輩請益,告罪了。」

「無妨無妨……」

想要留下寧毅的中年人名叫劉希揚,原本便是杭州一地的大儒,如今在這書院中,與另一位名叫王致楨的大儒在學問上名氣最高,只是王致楨相對刻板,劉希揚則更懂變通。原本這些杭州本地的儒生並不受人待見,若是當初隨著方臘軍隊過來的那些儒士文人見了隨意諷刺也不敢說話,只有這劉希揚倒是頗為厲害。

他教的學生中,有一位乃是此時方臘麾下八驃騎之一的劉瓚的兒子,這學生固然不怎麼喜歡老師,但劉瓚卻是希望兒子能成為一位文人的。早幾日劉瓚過來了一次,劉希揚便隨口提了一句那孩子於四書的理解上頗有天賦,劉瓚去打聽了一下劉希揚的名頭,知道是真正有水準的大儒,又是本家於是趕快讓孩子認其為叔,今天在這休息室中,也是他首先議論起北面的情況,否則其他人恐怕也是不敢搭話的。

這話說完,寧毅告辭yù出,也在此時一名衣著整潔名貴三十餘歲的儒士從門外走了進來,yin沉著臉掃過一遍。休息室里談論戰局的聲音在那人進來時便停了,對方目光在寧毅身上停留片刻,隨後問道:「誰是寧立恆?」

寧毅看了他一眼,拱手道:「在下就是。」

「在下屈維清。」來人拱拱手,仰起下巴。這人的名字寧毅之前其實就知道的,他是隨著方臘軍隊進城的文人之一,原本在溫克讓的帳下當幕僚,入城之後在書院挂名,倒是不用授課。他大概幾天過來一次由於本身文才不夠,因此對託庇於此的杭州文人頗有些看不起有時找人說話,冷嘲熱諷一番。前幾日劉希揚收了劉瓚的兒子為侄,那屈維清來時兩人便起了摩擦,劉希揚也因此成為書院中杭州派的領袖人眾人原本以為他要進來找劉希揚的麻煩,卻想不到竟是找寧毅,一時間沒弄清楚狀況。只聽那屈維清便道:「你教史記?為何不求記背,倒是每堂課上以俚語胡說八道?史記開篇五帝本紀,何其莊嚴浩大你如說書一般,毫無尊敬之意你心中無愧么?」

寧毅眨著眼睛,微微皺起眉頭來。

「聖人之言何其深奧,讀書千遍,其義方現。我輩為人師表,當引導學子研讀理解,而不是以膚淺言語直接解讀釋義。你年紀輕輕,怕是四書五經都未讀完,以孩童好玩鬧的心思為yòu,將那課室弄得如茶樓說書一般。別人容得你,我受溫將軍囑託,卻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且問你:耕者九一,仕者世祿,關市譏而不征,澤梁無禁,罪人不孥……這句出於何處,是何意思?」

寧毅揉了揉額頭:「在下不知。」

聽寧毅回答得乾脆,那屈維清微微愣了愣,他原本以為至少這一題對方能答出來,但無論答不答得出,他都有說辭準備。微微的遲疑后又問了幾題,隨後說起教書該如何,為人師表該如何的事情。

如此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大通之後,才道:「如今我永樂朝方興,正缺人才,你年紀輕輕,若虛心向學,未嘗不能有一番建樹。我並非山長,不願罰你,但你若再敢這樣教書,我也容不得你,必讓你從書院出去,你好自為之。」

他說了半天,寧毅表情平淡,並不反駁,待他說完,虛心拱手告辭,然後就那樣走掉了。屈維清又愣了半晌,看看房間中的其他人,方才轉身離開。待他走後,這邊的幾人才又竊竊si語地議論起來,這次自然是針對寧毅了。

以往屈維清逮著人奚落,不至於這般過分,但這些文士聽了,雖然不反駁,但面上的不以為然還是表現了出來的。人爭一口氣,哪怕是憋著,也得有一口,但今天寧毅什麼都不知道,還那樣直接地說,眾人便感到這等文人實在是丟面子。事實上,關於寧毅授課的方式,這幾天里,有人也是感受到了的。

「聽說在課室中說些故事,那幫孩子倒是喜歡………………」

「對這些學生蓄意討好,師長威嚴何在…`…………」

「孟子中的言語都不知道……」

「虧得劉兄還邀他閑聊,便是過來,恐怕他也說不出什麼真知灼見吧……」

「哎,都是杭州人,如今這等環境下,自得團結一番。」

劉希揚如此說著,不多時,待到另外一些老師下了課,便有更多人知道了方才的事情,說起寧毅多有不屑。其實對這年輕人,大家都不怎麼知道底細,寧毅這幾天在書院里如同空氣一般,大家都不怎麼注意他。況且嘴上沒毛,學問自然也不會好,這時候得到了印證而已。也在此時,倒有一人疑huò地說道:「聽你們這樣說,分明是那寧立恆戲耍於他,你們怎會覺得他不懂四書的……」

這人卻是前幾天唯一與寧毅打了招呼的人叫做嚴德明,在杭州一地倒也頗有學識,他這樣說起,劉希揚才問起來:「德明何出此言?」

那嚴德明道:「杭州地震之前,那立秋詩會上這寧立恆曾賦有詞作一首,震驚四座只是後來諸多雜事此事才未有傳出。那詞作開篇是『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嚴德明拿了紙筆,將那《望海潮》一句一句地寫出來,劉希揚等人看了,這才有些目瞪口呆,嚴德明道:「能寫出這樣的詞作來的,怎會是你們說的那樣寧毅原本便是江寧第一才子,又怎會不懂四書五經…怕是想惹事,對那屈維清又極度不屑…因此才故意為之而已。」

他這樣說了,眾人才將信將疑,隨後恍然大悟。當然,這時候對於寧毅或者有幾分新的認知,但也不至於覺得太誇張。杭州已然淪陷,學問在這裡,畢竟不是太驚人的東西了,無論江寧第一才子也好…杭州第一才子也好,總之也如同普通人一般的被困在了此處…託庇於書院而已。想起寧毅這幾日的低調,大抵也是遇上了諸多壓抑之事,與眾人無異。一時之間,這邊是書院中的大夥對他的認知了。

直到兩三天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才讓眾人了解到這寧毅此時的情況跟他們想象的,委實有著太多不同…………

話分兩頭,作為屈維清來說,之所以會忽然找上寧毅的麻煩,並不是因為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

作為隨著方臘義軍進城的文人,有的如同他一般,並不將書院中的差事當一回事,也有的更喜歡去親近這些將領家的小家眷。例如他所認識的郭培英,原本也是幕僚,在書院中挂名之後便專心教起書來,這郭培英重視的是更加長遠的利益,一旦永樂朝真的站穩腳跟,這些小孩子,往後恐怕就都是皇親國戚,如今能成為他們的老師,委實是一件美差。

屈維清也知道,但相對於成為皇親國戚的老師,他更希望直接成為皇親國戚。如今朝堂勢力尚未定型,他在溫克讓的麾下經營,又頗有前途,將來未必不能有一番直接的事業。

但當然,雞蛋沒必要放在一個籃子里,因此偶爾他還是會過來書院,諷刺一下那些大儒什麼的作為人生樂趣。對於這些大儒,他並沒有多少感覺。有學問不代表能馴服這幫原本是從農村出來的甚至見過鮮血的孩子,往日的那般訓學生的方法,在這裡是沒有用的,因為在這幫學生里,有的甚至已經有十四五歲,長得魁梧高大甚至已經親手殺過人,他們還沒有長成真正的紈絝子弟,家裡讓他們念書,說有出息,他們不敢不來,但對於老師,他們是沒有尊敬的。

越是學問深的大儒,或者反而越不能適應這些。天地君親師說了這麼久,他們自己也是信的,絕不會對學生曲意逢迎。相對來說,類似郭培英這種人,就算學問不那麼深,至少在教學生的事情上不會那麼擺架子,比較容易得到學生的好感。而之所以今天忽然找上寧毅,是因為郭培英忽然聽說了一些學生間的話語,隨後與屈維清說了。

那些言論,基本上是說那位新來的「寧先生」的,不過幾天時間,就有人說他講課有趣,引人入勝,比書院里的所有先生都有趣得多了。兩人便叫了學生來仔細詢問,才知道那年輕的寧先生簡直是毫無節操,聽起來根本就是以一個說書先生的態度,贏得了學生們的歡心。

當然,他若是親自去聽聽,或許就知道寧毅的授課並非是那麼一回事,在江寧當了那麼久的老師,他講起課來,雖然天馬行空,但其實還是押題的。當然,這時候對於屈維清等人來說,對一個年輕人,自然無需太過重視,既然有了印象,就那樣認定便是。

大家說起來無冤無仇,但忽然出現這樣的一個人,大家作為老師在「討喜」一項上差這麼多,總感覺有人伸手過來他們的籃子里拿雞蛋一般。郭培英這人比較講究,屈維清便直接過去罵了。

到得第二天,又興之所至跟山長打聽了一下,結果倒是有趣,那寧立恆的身份竟然是階下囚。

對於這事,山長那邊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有些事情封永利也沒辦法跟上面打聽,倒是知道寧毅就住在書院後面,甚至有一個丫鬟跟著,兩人都是被看管的身份,還不知道會怎麼發落。但既然是這樣,屈維清心中倒是更加放開了,這天上午,拉了郭培英便去聽寧毅的上課。囡為他覺得,既然作為被俘者的身份,寧毅昨天的態度,對自己就太不禮貌了,今天他如果不改,自己就讓他好看。

兩人去到那課室旁邊,聽了幾句,客廳之中,那寧立恆果然還在講故事,這故事已講到尾聲,微微停頓時,屈維清便想要衝進去。這時候,大概是客廳中的某個學生站了起來提問,瓮聲瓮氣的。

「喂,寧先生,我昨天回去問了我爹,他說你在湖州幫忙官兵打敗了我們幾千人。有這回事嗎?」

屈維清與郭培英兩人都愣住了,課堂里也是微微的安靜,隨後有人喊起來:「你是壞人!?」

隨後又有孩子說道:「我也問了,說了寧先生的名字,大伯說寧先生在湖州領了一隊殘兵打敗了安惜福領著的五支軍隊,就靠先生一個人,打敗了陸鞘陸將軍、姚義姚將軍和薛斗南薛將軍三支隊伍,姚將軍和薛將軍都被先生殺掉了,姚將軍老跟大伯作對,大伯說死得好。大伯還說先生會武功,很厲害,江湖人稱血手人屠的。先生,你敢跟齊大壯打一架嗎………………他老說自己是天下第一,欺負我們………………」

屈維清此時在前面,幾乎已經mo著門檻要衝進去了,聽得「血手人屠」這般兇殘的外號,一時間,微微地往後縮了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四六章 書院小事

19.9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