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七章 無趣之人

第二五七章 無趣之人

秋雨連綿,降在觸目所及的每一個院子里。

房間里焚著香,一幕竹簾將房屋中間隔開了,竹簾這邊的窗口旁,長長的桌前寧毅正在用毛筆勾畫著數字,偏過頭看了看外面的雨幕,隨後將這個本子歸類到一邊。

桌上的本子不多,未時還沒過一半,若在後世,該是兩點還沒到的時候,那些本子已經處理了一大半了。竹簾那邊似乎也在做著同樣的工作,不一會兒,傳來女子的笑聲:「呵呵。」

那笑起來的聲音並不高,像是看到了或是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自顧自地笑起來,寧毅低頭執筆,也就不去理會,直到片刻后,那邊女子彷彿提醒一般的又「呼呼哼哼」輕笑一聲,寧毅方才將手中的本子合起來,扔到一邊,隨口問道:「主公何故發笑。」

「前幾日,山裡運來一塊石頭,青色的,挺好看……」

那話聲不高,說到一半便停下來,寧毅也已經習慣了,沒有回答,一手執筆一手拖腮看著本子上的信息。過得片刻,便又有一句話傳來。

「我想雕成一把大刀放在門口,因為雕石頭,想到王寅······你沒見過他,他是鑿石頭的,我覺得,如果請他幫忙,他肯定要生氣,生氣的話,就會打起來。」

「我不一定打得過他。」竹簾那邊的身影點了點頭,以這句話做結尾,埋頭繼續寫字,寧毅一邊寫字一邊挑了挑眉:「打架這件事在下應該可以幫忙。」

「唔。」女子倒沒什麼大的反應,只是安靜了片刻,大概在帘子那邊眨了眨眼睛,點頭道:「如此甚好。」

「嘖,自然甚好……」

一邊的話語中有著幾分故作文縐縐的酸氣,另一邊基本也是隨意找個話題的應酬,在這雨幕降下的房間里,那已有「主公」身份的劉大彪大抵是認為有時不該太過冷場·隨意開口。不過她性情古怪,許多時候笑點與旁人不同,據說以往霸刀營的幾位書生與她處理事情,每逢此時往往只會更加冷場。

寧毅則多少有些不同。當然·早幾日遇上這等情況,往往也要楞上片刻,後來才大抵明白,對方是想要禮賢下士,放鬆氣氛,於是一面點頭一面回答幾句。

雙方在待人接物上都是性情有些特異之人,劉大彪說個笑話是囡為覺得為上位者應該給努力工作的下屬一個放鬆的氛圍·但她倒不刻意追求效果,總之,笑話自己說了,笑不笑就隨你。寧毅有時待人滿是算計,有時又全不在意他人的接受能力。幾句話之間,有時隨口胡謅,有時自說自話,在這等下雨的大房間里·倒也平添了幾分清冷的氣氛。

房間里因為這幾句對話又得以安靜許久,穿皂白衣物的侍女端來茶水,走過了檐下·隨後有默默地出去了。

「前幾日那批軍資照你說的法子,賣出去了,自周平福那裡購的糧食不多,如今運了一半回去,恐怕還是不夠的。吃的,總是個大問題……早些天,七月里到月初的時候,每天送來的這些本子也是這麼多,我每日下午開始看,然後問人·要整理到掌燈之時才能看完,如今也是這麼多,還未過一個時辰,差不多就已經做完了,我覺得自己開始變懶了,回想起來·這種事情是從前幾天開始發生的······」

平鋪直述的語調,聽起來倒是並未帶有多少心情和感受在內。寧毅見過帘子后的少女也不過幾次,杭州街頭她帶著斗笠穿著民族衣裙時的模樣,後來在太平巷的樣子,他對她開槍時曾依稀見過少女在面紗后的眼神,倒是很難跟帘子后這等模仿著男子思路和語氣的風格聯繫起來。

但這些時日的接觸下來,帘子后的那位少女在這等模式下,還是頗有威勢的,一方面是那等積極渴學的學生摸樣,另一方面又有著各種看來古怪某些方面又有些幼稚的行事方式,但顯然是在長期的培養下,這種行為模式還是形成了一股獨特的氣質,至少在如今這一片霸刀營成員當中的反應可以看出來,對於這位繼承了父親衣缽的女子,大家都有著普遍的擁戴與敬佩,前者可以說是由他父親保留下來的凝聚力,但後者卻絕不簡單,其中包含的大家對她的信心與依靠必須是長期的正確和不行差踏錯才能培養起來。

他合上手頭的本子:「主公對此有什麼不滿么?」

「早幾日寧先生處理這些事情,問的問題,說的話,都頗為發人深省,不過這兩天回頭看看,寧先生處理事情的方法,卻都極為保守。循規蹈矩,絕沒有什麼真正的驚人之舉,若是這樣,這事情我隨便叫個人來做也就行了,為何要請你,請寧先生有以教我。」

寧毅看了那邊一眼:「一開始要把自己推銷出去,得說幾句漂亮話,給人留點印象。但是做事情,最重要的是規矩,不是什麼驚人之舉,幾千人的寨子,能有多少大事,規矩本身就有,交給下面的人比照前例就行了,事事都仔細權衡的話,長久下來,人情壞了規矩,反倒不好。」

「這麼說來······」裡面的少女微微頓了頓,似乎有些不忿,「我這幾年事事過問,親力親為,反倒是我傻了?」

「有這樣的心,這樣子做事是很好,為什麼不用到其它地方?」

「為什麼用在這上面不行?」

「比起別人來,的確是好很多,不過我看過你早兩年的處理方式,寨子里阿貓該要一個好職位,你要去仔細想一下,阿狗娶了個老婆,是哪裡人,你要關心一下。事情處理,的確稱得上面面俱到,我想我是做不到的,你雖然平時不露面,但大家都知道你用心良苦,都承你的情,寨子也比其他地方有人情味。可人情味蓋過了規矩,大家做好事,知道你在背後幫他們撐腰,可要是做壞事呢?他們不會想到規矩只想到你知道以後會怎麼處理?那些有功的人,出了事情,你就不忍心,想要酌情開恩以後誰還願意講規矩,這樣的事情最近幾年出過好幾次……」

帘子那邊硬生生的話誆打斷了寧毅的說話:「律法不外乎人情,我寨子里的人,我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般對待。在聖公麾下,他們打仗是最勇猛的,他們沖在最前頭,流血最多在天南武林,無人敢惹我霸刀庄的人。大家都很喜歡這樣,過得很好,他們看不到我,但我做了什麼,他們都會看到,若只講規矩,總有一天我會眾叛親離的。」

她話語的前半段似乎微微有些生氣後面便平靜下來,單純陳述著自己的想法了,寧毅笑了笑:「人情和規矩都要有,沒有什麼地方離得開人情這種東西。但寨子有規矩,國家有法律,我告訴你,衡量一個地方是不是健康的最簡單的辦法是什麼:一個人,出了一些矛盾,犯了一些事,他想要解決,首先想到的是通過規矩,還是想要直接找人出頭看看這個比例佔多少就行了。如果他只考慮規矩,萬事都想著打官司,這個世界是沒什麼人情味的,當然,這樣的地方我還沒見過,沒聽說過但如果他只想著找某某人,那麼律法也就形同虛設了。你要管理這個寨子,兩者就都要有,現在這樣,死傷的人一多,事情一多,大家都看著你,你就只是把自己累死而已······」

嘰里呱啦嘰里呱啦,雨還在下,房間里的兩人為著這事爭辯許久,最終看起來,倒是沒什麼結果。早些天看一些資料,提一些問題,了解一些事情,在帘子後面那位劉大彪對這寨子的用心上,他是有些驚嘆的,能做到這個程度,沒幾個人能夠及得上。

如今這世道,無論是管理寨子還是統治天下,終究都是人情高於規矩,他思想里那種屬於現代的完全講究三角制衡的管理理念,不被接受是自然的事情。但理論歸理論,做事得看結果,這些天來,寧毅那看似保守卻也乾淨利落的處理和歸類手法確實也令得目前已經手忙腳亂的劉大彪鬆了一口氣。這一點,帘子那邊的少女也是心知肚明,於是雙方天南地北地爭論半晌,她冷哼一聲:「你的說法我會考慮的。」便生悶氣地不說話了,這邊就也是撇撇嘴,開始做自己快要做完的事情。

過了一會兒,帘子那邊說道:「最近幾天時間,聽說寧先生正在結交外面的人?每日里都有應酬?」

寧毅想了想,點頭:「唔,既然要在這邊住下,多少也該認識些人才好。」

「我原以為你會一直在霸刀營,不多牽扯雜事,那樣也行。但如今你要出去認識人,結交的卻都是些三教九流······」

「妻是些商人。」寧毅稍作糾正。

劉大彪輕哼一聲:「反正是些不太值得去結交的人,劉總管說,你這是在自污。我說過,你既已入了我霸刀營,我便能保你平安,你最近為我處理許多事情,我是要謝謝你的,不需要你去做這些不想做的事,若你不想去,後天的百官宴,你只道自己生病,我許你不去便是了。」

她這時說出這話,寧毅倒是有些好笑地眨了眨眼睛,中秋過後的這三四天里,他開始出門結交一些人,參與一些小小的應酬。如今的杭州城裡,各種江湖人士,三教九流雲集,這類的機會還是有的。不過,一旦與周圍的開始交流、結識,漸漸的總會被卷進這個圈子,就如同參加那百官宴一樣,一旦被官府打上記號,往後如果有事,他一介書生,便脫不了身了。

他如果從一開始就不願意與方臘系統中的人結交,固然清高,但自然很難讓人真正對他產生信任,但主動出去結交各種人,就等於是開始納投名狀。劉大彪稱之為自污,固然不貼切,但意思總是清楚的。寧毅對這少女倒也有幾分佩服起來,口頭上自然是笑著堅持了自己的事情,對方也不勉強,只是輕哼一句:「隨你喜歡。

兩人如今雖然是每日里對話論辯,但要說親近,自然也不算,不一會兒事情做完,再討論幾寧毅起身告辭帘子那邊便叮囑他拿把傘走。寧毅離開之後便有人自側門進來,這人身材魁梧高大,便是霸刀營的大總管劉天南當初杭州尚未淪陷時,他跟隨劉西瓜進城,也與寧毅有著一面之緣,還一度被認為他就是劉大彪本尊。方才寧毅在房間里,他在側門外便等了一會兒,這時候進來,主要還是要問問霸刀營每日里各種事情的處理。

如今的霸刀山莊隨著方臘起事家屬老小分佈在了霸刀山莊、杭州兩地,真正能打能抗的青壯,則仍在嘉興參與戰事。每日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報告過來,劉西瓜又是凡事親力親為的性格,最近受了傷,整日的勞累劉天南看在眼裡,也有些著急。但少女律己甚嚴,將這種事情看成對自己的考驗劉天南就算想要勸說幾句,少女也都是隨口跳過。

劉天南其實還算得上是精明之人,他是霸刀營的老人武藝高強,威嚴有餘,處理事情的能力倒也是有的,否則當初真正的劉大彪也不可能讓他任總管一職,作為託孤之臣。但最近各種事情確實是多,他與劉西瓜雖然用力最大的力氣,每日之中,其實還是有許多忙碌。倒是是那寧立恆來后,指手畫腳一陣「你去這裡」、「你去那裡」,情況似乎就已經緩和下來他也便看在眼裡。

「說起來,這位寧先生,倒也真是有才學之人。只不過,當初在杭州,見他勇武過人,湖州之時率眾突圍也是有勇有謀,本以為他該是性情洒脫不羈之人。但這些時日看起來,他做事倒是比那些老學究還有條理。哈哈,莊主,這人若是真心投靠,倒真是撿到個寶了。」

「不是真心又能如何。」少女坐在那張大床上,手中拿顆石子彈了一彈,砰的一聲打開了窗戶,「他如今結交許多人,往後若是我們敗了,朝廷追究掀底,必定有人指他。我讓他去參加百官宴,他心裡就明白了,開始做這些事。」

「未免······果決了一些。」劉天南皺了皺眉頭,寧死不屈之人他見過,貪生怕死之人他也見過,但寧毅做的那些事情,卻看不出太多的感情,這種事情,便讓人覺得有些古怪了。

「事事都講規矩,我們殺過來,他幫朝廷打我們,被抓了,他開始幫我們,我讓他參加百官宴,他知道推不過去,就乾脆做得徹底些。這些天里,處理事情也是這樣,他知道什麼是應做之事,卻不管什麼是想做之事。但走到這一步,他也該知道自己沒有退路了。」劉西瓜想了一陣,「······無趣之人。」

這世界上的人各有堅持各有**,聖公麾下有許多壞人,滿心私慾,有著骯髒的想法做著骯髒的事情。但也有讓人欣賞之人,縱然大家的想法和堅持並不一樣,如佛帥為著這一番基業殫精竭慮,婁敏中想要流芳千古,陳凡看似魯莽實則心細,但在一些事情上,也是剛烈如火的性情中人,安惜福為人冷漠,戰陣上殺自己人如斬草,卻有自己的努力和堅持。

她當初在杭州知道有寧立恆這樣的一個人為朝廷設局,後來在太平巷中,看他將整條巷子炸得乾乾淨淨,一人之力讓自己與石寶等人都毫無辦法,再到湖州反擊的轟轟烈烈。她也想,這人或許是個洒脫不羈,談笑間諸事皆定的風流名士,就像是小時候爹爹說過的卧龍先生一樣,但現在看起來,對方似乎根本沒將那些事情放在心上。

最重要的是規矩,是應該怎樣做,而不是自己想怎樣做。自己殺過來了,他要設局保命,於是差點把自己等人全給炸死了,在湖州,他在逃亡者當中,所以操弄人心,讓那些殘兵奮起,斬殺自己這邊三千餘人,被抓了,自己要他做事,推不過去,就這樣做下去,自己讓他參加百官宴,他知道事情無法避免,就乾脆出去結交各種人,哪怕他並不喜歡—自己的人生若是這樣,還有什麼意思。

她這樣想著,劉天南倒也知道她的想法,笑了起來:「若他那麼有趣,咱們恐怕也沒辦法讓他幫我們做事了。」

「嗯······」劉西瓜點了點頭。但總希望他有趣一些才好····…不用太徹底,自己原本也想了許多的方法,讓他屈服,或者是讓他感動的,到頭來他欣然答應,自己當然認為他上道,但這幾天大概感受到對方的這種性情時,就像是一刀砍在了空處,她就不由得覺得有些無趣了。

但也罷,這樣的人,山莊是最需要的,往後他好好做事,自己自然也會以莊主身份,絕不虧待於他,至於其他的,也就無所謂了。

當然,也真的想知道,這個人真正想做的是什麼。但這事不急,也就慢慢來吧……

好奇心到此為止,已經知道對方是一個怎樣的人,往後,大抵也沒什麼好探究的了······她是這樣想的。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五七章 無趣之人

20.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