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翻手為雲

第二十五章 翻手為雲

(ne?

「其實將要抵達江寧之時,便已經聽人在說你的厲害了,還說檀兒你近幾日順手拿下了賀家,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簡直有鬼神莫測之能。爹爹說,賀家的貨源原本並非最重要的,但他這兩年已經跟定了薛家,還真是完全沒人能改變的局面,檀兒你如今拿下他,明春附近幾個地區貨源的調度,可是靈活了一倍不止了。」

一路往前走,表姐一面跟蘇檀兒議論著這些事情,她本身是商人家的女兒,嫁了個夫君如今也是蘇府的掌柜,對這些事情本就熟悉,若有緊急事情,怕是也能抵半個掌柜用。聽她說起這個,蘇檀兒倒也笑了起來。

「紅姐你別說這個了,我們到現在都不是非常清楚賀府當時為何要改變主意。而且賀家的事情,這幾日也還在談呢,也不知是不是完全定下了。」

「已經定了,方才見到席君煜與羅掌柜的時候,他們便是來報喜的。」

說笑幾句,兩名女子進入了前方的院子。這並非是蘇檀兒與寧毅平日裏居住的院落,但也僅是一牆之隔,平日裏用於接待與蘇檀兒有關係的外客,偶爾有什麼緊急一點的事情,也會召集幾名管事在這邊聚集商議對策。蘇檀兒與蘇丹紅走進去時,嬋兒便在院落的客廳中一邊抱着端茶的盤子一邊與兩名掌柜笑着說話,見蘇檀兒來了,連忙跑出來。

過來的兩名掌柜一老一少,老的姓羅,算是蘇家的元老了,以前蘇老太公年輕時他便在蘇氏做學徒了,後來跟過蘇伯庸,再被分過來協助蘇檀兒,為人處事老練穩重,是蘇檀兒身邊最可靠的人手之一。旁邊年輕的男子看來比蘇檀兒也大不了幾歲,樣貌文氣、英俊,一股自信內斂其中,他叫做席君煜,商場上能力極強,自在蘇府當掌柜以來,協助蘇檀兒做成過幾筆大生意,據說烏家曾經招攬他過去,但他沒有答應。乃是蘇檀兒手底最出眾的幫手,幾乎沒有多少人會懷疑,一旦蘇檀兒站穩腳跟,這席君煜立刻便是一方的大掌柜,毋庸置疑。

表姐與這兩人也是熟識了,方才已經打了招呼,此時幾人倒也隨意,在客廳中坐下,席君煜從懷中拿出一份契約,便先笑着向蘇檀兒說了過來的主要事情。

「與賀家的生意已經談妥,老實說,未想到能有這麼順利,賀家那邊也是爽快。價格上基本沿用今年舊例,不過明年生絲價格當漲,這樣算來,等於是我們這邊壓了他半成。契約已簽下,這事情就算是定了。」

「這樣就好,席掌柜,羅掌柜,辛苦了。」

席君煜笑着搖頭,一臉豁達。

「此事倒是不敢居功,生意本就是小姐拿下的……不過話說回來,其實假如小姐當日未有登門,說不定賀家也該找我們了,原來這些日子他們已經在懷疑薛家將有動作,大概是因為小姐當日說了些什麼,因此這次才會變得這麼爽快。」

身穿銀白狐裘的少女看着那契約,隨後也搖頭笑了笑:「此時倒是早已猜到了,只是那邊為何會忽然下了決心,實在有些奇怪。」

那席君煜笑得開心,揮揮手又道:「其實我們這幾日也在分析薛家那邊的動作,倒是得出了一個結論。薛家要放棄廬州將重心轉往壽州的消息……呵呵,十有**是假的,他們近日的確做出了一些調整,看起來有些像,但因為不是,反倒沒有知會賀家,偏偏賀家的賀鈞做生意出了名的謹慎敏感。這些事情我知道的卻不多,羅老應當非常清楚。」

羅掌柜點了點頭:「卻是如此,早年賀家走得艱難,當時有一次賀家因為怕風險,推了一筆近五萬貫的生意,旁人都罵他們毫無氣魄,誰知半年之後承接下這筆生意的幾個商戶都被牽連,若是賀家當初接下,怕是早已破產。賀鈞便是這等性格,寧願少賺,也要將風險降到最低。也是因此,他們賀家如今雖不是最富的,倒的確是走得最穩的。」

老人家說着也笑起來:「不過這次確是過於敏感了,我們若晚跟他談幾天,說不定他們將事情弄清楚,這單契約便又要告吹。」

席君煜接道:「也是因此,談條件之時我故作不知,只是迫切地想要談妥的樣子,想來那賀鈞也是以為佔了我們便宜,心中竊喜呢。哈哈,過得幾日之後,薛家的人怕是要罵娘了。」

這事情本就有趣,一筆生意,誰都以為自己佔了便宜,想到薛家知道這事情來龍去脈后可能有的表情,房間里的幾人笑得開心,只是對於這事情的起因,卻依舊是混沌一片。

說笑幾句,那羅掌柜似是在想些什麼,笑容是最快收斂起來的。蘇檀兒感覺到這變化,笑着詢問了一句,羅掌柜看看席君煜,又看看蘇檀兒,欲言又止,片刻后,還是微笑着開了口:「關於這次生意,昨日我倒是聽說了一件事。」

「哦?」

「昨日在東市的酒坊那邊遇上集素坊的劉掌柜,與之閑聊了幾句,倒也是說起了賀府之事。」

聽他說起集素坊劉掌柜,蘇檀兒點了點頭:「嗯,沒錯,當日賀府他也在,只不過與興慶坊的掌柜先走了半步,他對這事,可是知道一些什麼么?」

「此事說來奇怪,老朽倒不清楚是否真是如此。這劉掌柜昨日曾言,那日小姐是與姑爺一道前去的,那日小姐去園裏賞雪之後,賀廷光對姑爺實是有些不敬,言語之中,頗多挑釁……」

他說到這裏,蘇檀兒皺起了眉頭:「這事倒是沒注意了……」

「呵,賀廷光在小姐面前,自是不敢造次。不過姑爺脾氣倒也好,言談得體,舉止從容,雖只是簡單幾句,那賀廷光卻是未有找到什麼機會,倒是後來那賀廷光一直聒噪。姑爺倒是順口說了一句話,話語之中,問及賀家生意是否是在壽州……」

「啊……」蘇檀兒微微一愣,與表姐交換了一個疑惑的眼神,坐在旁邊原是微笑旁聽的席君煜目光一凝,隨後不動聲色地調整了一下坐姿。

「關於具體的話語,據說姑爺僅僅是簡單提及薛家,問及壽州之事,賀廷光當時還譏諷他絲毫不懂絲業布業之事,自家生意不在壽州,而在廬州。其後姑爺才恍然大悟,坦言之前並不懂這些,只是隨口搞錯了。據劉掌柜所言,那話語神情的確不似作偽,怕是隨意提及,只是他說完壽州與薛家之後,賀鈞的表情變得甚是複雜,隨後還與管事說了些什麼……若此事當真,老朽覺得姑爺的這下歪打正著,怕才是生意能做成的緣由……」

房間里的幾人一陣沉默,唯有旁邊抱着盤子的小嬋一臉淡定。過得片刻,席君煜緩緩開了口:「莫非是……姑爺看清楚了這些……故意的?」一邊說,一邊注意著眾人的表情。

蘇檀兒眉頭蹙得更緊,隨後望向羅掌柜,畢竟她與表姐與席君煜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輕人,再出色總也比不了羅老幾十年的見地。但見羅掌柜搖了搖頭。

「我看……應當並非如此。君煜方才也說了,薛家要以壽州代廬州的事情,本身便是假的,這已然杜絕了從旁人處得來消息的可能。而且就算是真的,整個事情也實在隱蔽,我們根本沒有察覺到其中不妥,也是因為賀家本身便在其中,對事情把握更為敏感,再加上賀鈞本身的謹慎,才會當成有這事的發生。聽說姑爺對商業本就不感興趣,這些時日陪小姐出門,也僅僅是聽些旁人的散碎言語,若要說有人能在局外僅以閑言碎語便把握住這事,還能在賀府察覺到賀鈞的想法,恰好說出那句話,這人真是……」

他想想,搖了搖頭:「這委實令人難以置信。」

幾人本就對商場熟悉,自然知道這種可能性有多麼的異想天開,如果一切原本就有目的性,那能做到的根本就不是人了。只是他們自然想不到,當時在那樣的場合,寧毅也不過是不負責任的隨口一句而已。又想了片刻,蘇檀兒才笑了出來:「這樣的巧合,若能多來幾次那可就好了。」

眾人附和著笑了起來,隨後想想,自也是這樣的理解最為靠譜了。如此又聊了一會兒,再談及其餘一些事情的細節,年關統一歸帳、核對賬目之類的事情,羅老又問候了一些有關蘇雲松的情況,閑話之後才準備告辭,也在這時,娟兒踩着積雪氣喘吁吁地跑進院子來了,到得近處,還差點摔了一跤。

看來是有急事,娟兒跑得太快,扶著門口的柱子拚命喘氣,行禮也來不及行,臉上倒是帶着笑容的,望了裏面的眾人一圈,卻是隱隱有些失望:「小、小姐……小嬋,姑爺、姑爺呢……」

一身銀白的蘇檀兒已經笑着走出了門外,看她跑得厲害,甚至還伸手替她拍了拍後背,撫順氣息。聽得她的問題后才笑道:「怎麼了?姑爺的話……現下怕是在前面的藏書樓那邊吧,不是說宋知州他們考校文章么,他此時該在的。」

「沒、沒有啦……」娟兒搖頭,「娟兒剛才便是在那邊過來的,大老爺、大老爺說要叫姑爺過去呢……」

「呃……」蘇檀兒神色一凝,「怎麼了?」

「怕不是真的要找人挨罵了吧……」

表姐跟過來,在後方輕聲笑道,先前在路上便聽蘇檀兒說了寧毅的教書方法,竟然花一半的時間談天說地講故事,這分明是在籠絡那幫孩子的心,自古嚴師出高徒,棍棒得孝子,如此教書,哪能有多少的成績可言。

旁邊,娟兒用力搖著頭,湖綠布襖下的胸脯劇烈起伏着:「不是啦……不是啦……知州老爺他說、說小黑子他們有見識啊,小姐,小姐,不是啦……」

有些事情心中早已想過好多遍,蘇檀兒此時還沒聽到小丫頭的說話,皺着眉頭在想着自己到底要不要做點什麼,要不然乾脆說他不在。過得好半晌,某些訊息才傳了過來,小丫頭正在前方拉着她,拚命搖頭。

「呃……啊?」

******************

求票^_^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翻手為雲

2.0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