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二章 山雨

第二六二章 山雨

第二六二章

山雨

「厲天閏厲元帥回來之後,杭州這邊,恐怕要有一次小的動亂了。」

抿了一小口杯里的清茶,樓舒婉優雅地笑了笑,將茶杯放下時,手腕上的銀鐲與瓷杯輕輕碰了碰,發出「叮」的一聲清脆聲響。

「立恆在書院教書,可能淡泊一點,但我也聽說了,這文烈書院之所以能維持住,上面是有人在背後撐著的。不過這一次可能波及較廣,聽說……立恆之前在書院之中曾說過有關錢老的一些事情,如今時局敏感,可能要被人舊事重提,立恆要小心一些……不過也沒關係。樓家如今在杭州也能說上一些話了,雖然……各種情由可能立恆有些瞧不起,但若是有事,立恆或者可以知會幾句,小妹這邊,可能會幫得上忙,希望立恆無需芥蒂……」

自那次百官宴上的重逢,這是樓舒婉第五次上門拜訪。雖然說之前在外的風評並不佳,但若是真心想要給人好感,樓舒婉這等女子倒也不是什麼會直接讓人厭惡的人,舉止大方得體,來往也頗有分寸,第一次的登門,不過是區區一盞茶不到的時間便已主動離去,第二次過來,也是顯得匆忙。按照她的說法,樓家在這邊也頗有些產業,以往過來照看一番。戰後杭州,她其實也失去了許多認識的人,如今既然重又遇上,往後自得多多走動。

如此一來,到得第三次登門,就顯得自然許多了,樓舒婉並不矯情,直接送了些大家大戶需要的生活用品以及一些書香陳古的古籍或是畫軸來,這些東西在以往的杭州大抵都是珍貴的收藏品。

「如今倒是不怎麼值錢了,打仗那一兩月,燒的燒砸的砸,識貨的讓人殺了。這些東西再貴,也抵不了一碗飯錢。樓家趁機搜了不少這樣的,老實說,原本也是想拿來送人的……」樓舒婉當時說著這話笑起來,倒也有幾分落寞,「不過,義軍中就算有幾個讀書人,也不會很喜歡這個,你送他十箱這個,不如送一箱金銀來得實惠,他們也知道很值錢,不過……心裡想不來。」

她說到這裡,又笑起來:「一個月前,西營那邊的潘文得潘將軍搶了個大宅子,也重新修了一遍,說家裡沒什麼東西啊,讓送點書畫古玩什麼的擺擺。我們這邊趕緊給找了一箱最值錢的送去,潘將軍後來很不高興,說樓家怎麼才送這麼一點東西,一間房的牆壁都掛不滿,還都是舊的。我們又趕緊送了兩箱金銀過去人家才消氣,又過了幾天,也有個將軍要書畫古玩的,我們直接湊了十箱,那將軍說,這畫龍飛鳳舞的,比潘將軍那邊的好看……其實十箱也值不得幾兩銀子……」

「後來想了想,反正人家瞧不上,就不必拿熱臉貼人家冷屁股了,以後就不送這個。但這些東西我們家收著也是明珠投暗了。立恆是識貨之人,便拿去玩玩,如今這等時局,都是小事,立恆不要與小妹推脫才是……」

很難猜測樓舒婉以往與那些書生才子來往是怎樣的一幅情景,但在這種人人自危的戰後圍城當中,樓家蒸蒸日上,一步登天,這位比往日更有地位的樓家小姐卻擺出了那種真正的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態度與人來往。如果寧毅真是那種落魄無路的才子,或許就已經折服在對方的風采與胸懷之下,而即便心有清醒,在這種多一份助益是一份助益的情況下,寧毅自然也不會完全拒絕別人的好意。

此後的兩次一切便更加自然起來,不知從哪裡知道了寧毅在書院中講述錢希文的事之後,樓舒婉倒也自嘲了幾次自家的權勢算不得什麼。實際上,這點倒是算不得作偽,縱然本身不是什麼女才子,樓舒婉對於什麼文人啊、氣節啊之類的東西倒是頗為嚮往,若非如此,她以往也不會總是在文人圈子裡往來。而到得這次,便又帶來了厲天閏要回來的消息。她為寧毅所折服,調查卻並不算深入,若她能知道寧毅被抓來的真正緣由或是厲天佑與寧毅的過節,此時說的,大抵也不會是這些話了。

「呃,你怎麼知道的?」她說起那些話時,寧毅正在房間里順手歸檔了霸刀營一名親衛送來的兩份消息,對於厲天閏要回來的消息他也是知道的,後續會發生的事情也有推測,只不過這些推測從樓舒婉的口中說出來,倒真讓他感到有些驚奇。

「聽說往日里義軍當中便是有招安派的……」樓舒婉壓低了聲音,「只是方臘……義軍的聲勢越來越大,特別是在打下杭州稱帝之後,招安自然是不可能了。這些人中,有的人改變想法,心甘情願地往下走,另外一些人也不會再把想法露出來。但一直以來,上面對這些人都很堤防。只是國家初立,根基不穩,不可能從現在開始就將上下都清理一遍,但一個多月里,這些事情的風聲其實一直都很緊的,大大小小的事件,因為這類事情被殺的人很多。家兄說,厲天閏元帥這次回來,可能就是要弄一次大的了,所以我有些擔心立恆你被波及……」

「家兄……你二哥?」

「是大哥,他叫書望……哦,立恆你見過一次的。」

「……喔。」

日漸黃昏的時候,樓舒婉從細柳街寧毅所在的小院之中走出來,上了馬車,路上人來人往,馬車在夕陽之中朝著相鄰的街巷過去,隨後消失在視野當中。院子里,小嬋收拾了茶具,在院廊下與寧毅說著些話,寧毅也笑著回了幾句,偶爾揮手在空中畫幾個圈圈,小嬋便被逗笑起來。如此過得一陣,寧毅拿起幾分文書,自院落側門過了醫館,一路朝霸刀營主院所在的方向過去。

文烈書院的課程在中午就已經散去,沒了嘰嘰喳喳的孩子,黃昏的壯麗天光里,一切都顯得安謐而閑適。由這邊過去主院的道路是在一個個院子間通過的,早已住滿了人,不過這個時間在這裡的就大抵是婦女和孩子,也有些霸刀營中成員已經放工回來,有的與寧毅認識,便與他揮手打個招呼,也有孩子看見他了,過來行禮,嘰嘰喳喳的說話。

小孩子們知道他是先生,但多半還是喜歡他的,最主要的是因為寧毅到這裡之後,他們也多了許多故事可以聽。有的是寧毅無事時親口講的,有的則是在課堂上講了,口耳相傳。總之,大家便都知道了他是個肚子里有一堆有趣故事的人。

往日里經營許許多多的事物,他並非是一個輕佻活潑的人,要幽默當然是有的,但幽默的方向卻多半有些深沉。倒是想不到到得如今,會成為一個受許多孩子喜歡的人物。他自認並不好為人師,但對於旁人受到自己的影響后發生各種稀奇古怪的變化卻頗為感興趣。按照他以往看過的某些,許多作為大魔王存在的人,才會有這樣的惡趣味。

有時候想想,自己如今的處境已經頗為不妙,不該有這種與身份不符的錯覺才對……

每日里去到霸刀營主宅這邊,都已經是駕輕就熟。處理了事情回來,天便已經黑了,院落間燈火亮起來,家家戶戶傳出炒菜的香氣,映襯著每個院落間懸挂的衣物,孩子的奔跑,頗有古代農家的氛圍。許多人家便在院子里擺開桌子,招呼一兩個好友,聊天吃喝。寧毅時常也會受到邀請,多是劉天南等人的招呼,他畢竟是霸刀營的大管家,與寧毅算是交流密切,而跟在劉大彪身邊的一些人若是與寧毅熟起來了,便也知道與他頗易相處。

「厲帥要回來了,最近杭州城恐怕不太平。立恆你知道的,盡量少出門,若是有事,不妨知會一聲小殺或者阿常,多安排些人手跟著。安全第一。」

讓女兒去知會小嬋寧毅不回家吃飯的消息,劉天南招呼著寧毅坐下時,院子里已經有了其餘的五個人,有劉大彪身邊「殺人償命」的杜殺、阿常,有陳凡,有見過一兩面的安惜福,另外一人則是劉天南手下的一名副手,叫劉雙木的,寧毅與他認識,卻是不熟。

與幾人點頭打了個招呼,寧毅笑著坐下,接過劉天南遞過來的酒杯:「聽說厲帥老持陳重,不至於為了我這個小人物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吧。」

劉天南搖頭道:「這可難說,怕的是他攜大勢而來。」

「攜大勢而來,就不會私下動手了,大家會提前知道的。」

兩人說了這幾句,一旁的劉雙木皺起眉頭:「什麼大勢?」

「最近要發生的大清洗啊。」

「寧先生……不是一直不處理外事嗎……」那劉雙木疑惑道,「怎麼知道的?」

有關於厲天閏的回城有可能引起的一系列事情,顯然那劉雙木也明白,他所疑惑的顯然不是具體發生什麼,而是寧毅為何會知道,劉天南拍了拍他的肩膀,寧毅也看了他一眼:「最近一段時間,好幾項莊內的生意、關係來往都有變動。肖金健、郭炎這些人往日都是招安派,厲帥回來的消息也不是封得很嚴,配合北面的戰局,事情不難想……畢竟數字是不會作假的。」

陳凡喝了一杯酒,聳了聳肩:「別多想了,這傢伙既然涉及其中,事情瞞不過他的。要麼有這個心理準備,要不然雙木你幹掉他如何?」

寧毅笑起來:「為何上面還沒頒布法令,把無業游民全都弔死?」自從卸去了城管老大的身份之後,陳凡基本也就與無業游民無異了。

安惜福在那邊聽了一會兒,問道:「寧先生覺得北方戰事如何?」

兩人交往不多,但基本上在湖州已經有過一次交手,寧毅看了他一眼:「我能猜到的也不多,說起來,嘉興肯定是打不下了,對吧。」

這話說得輕描淡寫,劉天南卻並無芥蒂,點了點頭:「嗯,童貫率兵,城圍已解。」

「方七佛恐怕並不想回來,七八月間糧食豐收,從杭州到嘉興之間,向來是魚米之鄉。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大家能收的收,不能收的自然是燒了,童貫的軍隊多,兵線的後勤需求也強。這邊……大概是打算據城以戰了。是這回事吧?」

這次倒是沒人接話了,寧毅笑了笑:「剛剛收了糧食,杭州城不破,便能撐上很久的時間。起義、稱帝,有了名號,總有人望風來投,即便解不了杭州之圍,只要這邊撐住,外面給朝廷的壓力就會越來越大,另外北方金遼兩國已然開戰,武朝同樣要出兵北伐,將十五萬大軍拖在江南一地,此消彼長之下,就可能……把朝廷拖垮。我能猜到的,也就是這些了。」

寧毅想了想:「之前永樂朝初立,不可能立刻就殺一批人的頭,弄得人心惶惶,但既然要堅壁清野準備守城,城內是不是能擰成一股繩,就成了最重要的事情。聽說厲帥穩重,他率兵回來,清理一批,也能更好的穩下杭州的局勢。政治鬥爭嘛,大概是這個樣子了。」

寧毅如今在霸刀營中所進行處理的,都是有關於內部的事物,與一些核心機密,或是北地戰事有關的,基本都已經被過濾出去。這也是為什麼劉雙木會對他表示驚奇的原因。待他說完這些,大夥便都有些沉默下來。陳凡大概是最清楚方七佛想法的人,皺了皺眉,問道:「有可能嗎?」指的自然是拖垮朝廷的目的。

寧毅笑了起來:「大家紙上談兵,說說推測,我是很擅長的,你若要將這事當真……那我就不清楚了。世上之事從無成法,有句話叫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但放在這裡,你們急著稱帝,當然也有自己的想法,能不能成,總是具體操作之後才能成功的事情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久之後,劉天南道:「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這句話頗有道理,不知是誰說的……」

寧毅道:「韓信跟劉邦說的嘛。」

他這時正在跟陳凡說第二天要去參加的一個詩會的事情。事實上,寧毅與秦老派來的名叫聞人不二的特務頭子在前幾天已經有過第二次的碰面,這是約好的第三次碰面的地點,於是先在劉天南這些人面前打個底,就道是樓舒婉約她前去的——實際上倒是寧毅在今天提到那詩會,樓舒婉正好說自己也有請柬——一時間倒也沒怎麼在意那簡單的歷史題,直到一群人議論起來「韓信原來說過這個話……」,他才認真去想了想。

「呃……好像……可能……是啊……」

許久之後,「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這句名言通過許多奇特的方式傳播出來,多數人認為是寧毅本人或是其身邊幕僚之語,至於他口口聲聲說的為韓信所說之事,在多年以後依然無從可考……

此時的寧毅自然不會知道這些,在與眾人的隨意談笑中,他只是在心裡想著明天那場詩會的事情而已。在這樣的賓朋談笑間,夜漸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六二章 山雨

21.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